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侠女
(一)

  王二家在城郊,母亲生下他后就死了,他是父亲养大的。他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可惜在他十五 岁那年也死了,以后便是他自己一个人生活。

  所幸他有一个大伯在县中普度寺当方丈,因此小时候他也读过几本书,平时替人抄抄写写;再把祖上留下的几亩地租将出去,尚可糊口。只是想成家立室,却是万万不能。王二家果然可以称得上荒郊野外了,孤零零只有他家一所宅子,四周全是杂草,什么左邻右舍一个也没有。王二的大伯对他颇为关照,数次让他住在庙中。王二不想剃度,在庙中又颇不自在,便坚持回己家。方丈也只得由他,时常拿些钱粮接济他,日子便这么过着。

  (二)

  这一日,王二又到寺中取了半袋米,天候尚早,也不忙走,在庙中闲逛。

  此日天气颇好,春暖花开,微风和煦,普度寺是县中首屈一指的大寺,来上香的女子络绎不绝。王二无所事事,便细看上香女眷,但见燕瘦环肥,各有千秋。

  正看得兴起之时,从外面进来一位绝色女子,十七八岁年纪,鸭蛋脸面,眉毛弯弯,鼻梁挺挺,一双杏核眼,两片薄嘴唇,实在是天姿国色。王二哪里见过如此美女,登时目瞪口呆,做声不得,胸中心跳「咚咚」如鼓点,耳中震响「嗡嗡」

  若铜锣,魂儿都不是自己的了。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子从沙弥手中取过香,碰巧看见王二猪哥样,心头有气,对那女子道:「小姐你看。」

  那小姐瞥王二一眼道:「别理他。」自行拿过香来,拜在菩萨面前。普度寺不是供如来的,供的是观音菩萨。一般老百姓谁知道释迦牟尼是什么玩意,却是很少有人不知道观世音菩萨,因此庙中香火很是鼎盛。小姐口中念道:「全知全能的观世音菩萨,保佑爹爹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保佑我家平安喜乐。」丫鬟也跟着磕头。

  上香完毕,她们主仆二人转身要走。王二仍是傻傻看着,口水流出也浑然不觉。丫鬟看到王二如此无礼,拿手帕拍他鼻子:「看什么看!」王二如梦初醒,回过神来,满面通红。那手帕香气扑鼻,王二闻来更是窘迫,支支吾吾,不知所措。丫鬟一抬腿,便在王二两腿上各踢了一脚,其中一下踢到了他右腿「中都穴」,另一下却是弯脚勾他左腿膝弯。王二只觉左腿一软,右腿却整个麻了,登时站立不住,不由自主摔倒在地,只摔得头晕脑胀,眼冒金星。

  丫鬟嗤之以鼻:「真是个草包。」

  小姐微微皱起眉头,口中道:「碧痕,你又淘气。」虽然说得是责备的话,但语气却丝毫没有责备的意思。碧痕笑道:「这人好生无礼,让他摔个狗吃屎。」小姐道:「别多事,快走吧。」主仆二人径自去了,未再向王二看上一眼。

  王二灰头土脸爬起来,右腿兀自酸麻,揉搓了好久,才觉得好了一点。问了小沙弥,方知这小姐乃是县中大户高家的小姐,名翠兰,艳名远播,王二也曾听过。高小姐从小便跟父亲学习武术。练得一身好本事,因此上看不起王二一般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凡上门提亲者一概退却,现在仍待字闺中。

  王二的伯父倒是有一番好身手,也曾经授过王二武功,只是这学武岂非旦夕可成?所需的功夫毅力又非常人可比。王二生性惫懒,吃不得这份苦,又怎能练出好武艺?再者他一贫如洗,高家是县中大家,家财万贯,又怎么看的上他?想一亲高小姐芳泽,今生今世是全无可能了。

  王二心中胡思乱想一番,长长叹了口气。当下也全无心情看人家女眷,慢慢踱回家中。他家既在荒郊,又兼贫困,院门也是从来不锁。推开屋门时,发现屋中多出两个人来,一个是中年妇女,容貌甚美,却是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手按胸口半躺在他床上,一看便是身受重伤的;另一个是位年轻女子,黑衣黑裙,红丝带束腰,两道剑眉,一双凤目,目光清泠透彻,如利刃一般,只扫了王二一眼,王二便觉心中一惊,不自觉后退一步。那女子上下打量他一番。

  王二定定神道:「两位……这个……光临寒舍……」女子道:「我妈受了伤,要在你这里修养些时日,好生抱歉。」声音也是冷冰冰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说是抱歉,可完全听不出来这种意思。王二倒是颇有些古道热肠,再说看着情形也猜到几分,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天不怕地不怕,忙到:「无妨,两位请自便。」那女子应了他一句话时,已开始助美妇疗伤,一双手在美妇胸前背后飘飞,姿势美妙之极,再不理王二了。王二不便打扰,便去准备些茶水,见两人渐渐出汗,又备了面巾脸盆,甚是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