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克里斯蒂安的旅程
她似乎都能听到自己急促的脚步与呼吸,是的 她在奔跑,眼眶里都是眼泪 ~ ~自从姐姐进了那片森林后再也没有出来,但是她不是姐姐那样具有魅力可爱孝顺的女孩,父母总是在姐姐死后对她挑剔与虐待“就像只有姐姐,只有姐姐才是他们亲生的一样”,想到这里她的眼泪更是夺眶而出放肆的跑着,前方是 溯蓝森林 姐姐死去的地方 但是奔跑的女孩并没有看见森林黑暗而肮脏 到处是不明生物 ,黑暗中能闻到腐坏的尸骨 巨大动物的气息,女孩回头看才发现 已经回不去外面的世界了 一片漆黑,她迷路了,而前方有两个明亮而灼烧着的瞳孔,那是一个巨大的怪物,它嗅到人类美味的气息,当然 这个巨大的丑陋生物是有传说的,它总会在遇到女性人类时先将她百般凌辱后再吃掉因此 它伸出了下体的巨大肉棒 甚至和女孩一样大,女孩害怕得发抖 她想逃跑,迈上步伐那一刻 就被怪物拉着脚倒立在半空中,怪物“咯咯咯咯咯”的笑着 表情令人作呕,撕碎她的衣物 用那巨大污秽的手在她美丽的身体上搓揉着,怪物似乎很舒服 女孩光滑的肌肤都产生了勒痕,它抚摸着女孩私处 肉棒挺立了起来 冒着滚烫的烟,女孩好害怕 她清秀美丽的脸庞上浮现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正当怪物要将肉棒抵如她的蜜穴时,一阵狂风袭来 将怪物强制刮倒,因为失重的缘故 怪物松手了 压倒了一片树林,女孩被柔软的东西接住了失去知觉,怪物发狂的吼叫着 震彻山间却没有回应过了一会 一个笑声“噗”不知道是人还是别的什么生物发出来的声音,怪物开始发抖 双脚跪倒在地 女孩渐渐支撑不住眼睛 她只知道 怪物一直跪在那,当她醒来时 天蓝的就像无忧无虑一样 真的就是那么蓝,她似乎躺在海中 虽然身上什么衣物也没有 她也还是觉得很温暖,她听见一个巨大的声音“你走吧”,她回头看才知道 那是一个体积巨大的章鱼,和普通章鱼不同 它的触手并没有吸盘 全身都是浅蓝色,让人看了有一种很舒服的枕头的感觉 但是它是背对着自己的,可能是因为海风的缘故 伴随着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很舒服“是你救了我吗”章鱼说“嗯。“,她冲上前抱住一条触手 轻轻一吻,章鱼怔了一下 转过身来看女孩,看到的那一刻 它的浅蓝色瞳孔泛起了淡淡的金色 这是情绪波动较大才会有的表现,“是你?”章鱼拿出触手拉着她 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女孩问“你你做什么。”,看着女孩被弄疼了的样子 它似乎有些于心不忍 就放松了些。

  问“你不认得我了吗”

  女孩狐疑“我们之前并不认识”

  章鱼暴怒“怎么会这样,是你父母吗?还是那些可恨的人类?让我让你想起来吧!”

  它拉开女孩的四肢,开始摩擦在她的下体

  章鱼像惩罚一般更加深入了 女孩一下子直起了身子她总猜不透这只章鱼在想什么 既然知道自己喜欢它 这就应该足够了 为什么这样“如果我知道你忘了我,那么你刚才早就应该被那只小渣滓弄死掉了吧,我虽然不是人类,但是我记得人类有一句话叫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那我现在总要拿回来吧,我给你的恩情。”,女孩冒出惊异的眼神,她不曾出过以外也没有什么天生性失意,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只是她似乎会被这只章鱼玩死,一颗颗硕大的卵进入了她的子宫 ,她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像是怀孕三四个月的孕妇,“你杀了我吧”她看着湛蓝的天,听着自己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只是想让你想起来,想起我们的曾经。”章鱼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奇怪的神色,“我没有…忘记过活到现在的事情,或许我前世认识你…不过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她的肚子开始痒痒,她知道,自己快做妈妈了,但是她一点也不高兴,她哭了。,章鱼问“那你说 你叫什么名字”,“诺…瑶。克里斯…蒂安啊…啊…”她娇喘着,“什么!”章鱼停了下来,“你…不是木瑶。克里斯蒂安怎么可能!”章鱼像是不敢相信一般,“你认识…认识姐姐吗嗯哼啊…”卵在她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往身处挤压,她吃力保持着意志,一颗颗硕大的卵进入了她的子宫 ,她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像是怀孕三四个月的孕妇“你杀了我吧”她看着湛蓝的天,听着自己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只是想让你想起来,想起我们的曾经。”章鱼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奇怪的神色,“我没有…忘记过活到现在的事情,或许我前世认识你…不过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她的肚子开始痒痒,她知道,自己快做妈妈了,但是她一点也不高兴,她哭了。,章鱼问“那你说 你叫什么名字”,“诺…瑶。克里斯…蒂安啊…啊…”她娇喘着,“什么!”章鱼停了下来,“你…不是木瑶。克里斯蒂安怎么可能!”章鱼像是不敢相信一般,“你认识…认识姐姐吗嗯哼啊…”卵在她的肚子里一点一点往身处挤压,她吃力保持着意志,想到这里,章鱼突然也晕过去了(大家要知道除了人类以外的灵长类智能动物脑水都是很不够用的- -)诺瑶子宫里的章鱼开始孵化了,但是由于大章鱼的触手堵住它们根本出不来,就一直在子宫里挤啊挤,大章鱼也褪去蓝色,露出了白皙的肌肤,缩小成了人形,唯一不变的是龟头那根触手一直插在诺瑶的身体里,直到诺瑶被这痒痒的感觉挠醒。,她醒来,躺在海中,看到一个金发的少年压在自己身上,她才知道,这是那只大章鱼。,在水中一直浸泡,她的身体与皮肤变得光滑而美丽,伸出玲珑的手指使劲的摇着压在她身上的男孩,“快醒醒…啊…肚子里好痒…我在替你生宝宝,你给我让开!”,男孩这才疲惫的睁开眼睛,海蓝色宝石般的眼睛,他一下子让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章鱼从她的阴/道中一个一个挤了出来,滑溜溜的身体弄得诺瑶又高潮了好几次 看着她们海蓝色的身体 她笑着,“宝宝们好像你呢,爸爸”,章鱼看着她笑,想起了木瑶,原来,笑起来还是一样的美丽,女孩红色的瞳孔洋溢着喜悦,“宝宝妈妈幸苦了。”男孩温暖的抱住了她,“对不起,刚才太粗鲁了,是我不好,下次会很温柔的。”,诺瑶突然不笑了,表情漠然下来,“你是怎么遇到姐姐的,我知道她是死在这片森林的,是你杀了她吗?村民都说是这片森林的恶魔引发了大水,毁坏了村庄,然后还要找很多女人献祭。”“我不知道,只是她走后,我再也没能找到她。”“你骗我!姐姐不可能自己走的,从小我就知道,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即使是骗你她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如果她把身体给你了,说明姐姐是真的喜欢你,她怎么可能会走!”“我不知道…我…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每次想起关于她的记忆我都很痛苦,我们有很多没好的回忆,但是关于她怎么会回去村子的记忆我无论想多么多次,越想大脑就越是疼痛难耐,有一次尽全力到呕血也没能想起来,就像有些记忆被割支开来遗忘了一般…我…”他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他被她扶到海边,用手支撑地面制止疼痛。“不行了…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好难受”在这时,女孩抱住她,在额头吻了一下。”你父母呢?他们不担心你独自跑到这么可怕的森林里送命吗?”他咬着她的耳朵说“我死掉他们或许也不会觉得可惜的,和你一样。他们把我当作姐姐的替代品,或许连替代品也算不上”她眼眸里充满了悲伤“你不是替代品。”他说“你不会明白的!那天早晨时,我去邻村贩售小鸭子,傍晚,也就是姐姐死亡的那天,发了洪水,但是那水像是汽油一样会燃烧,整个村子有一半陷入了火海,因此我回来后,他们说是因为我回来晚了,姐姐才会独自去森林,都是我的错,姐姐也一同被烧死了。然后把我关在笼子里,掉在树上,不给我东西吃。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关心,喜欢我的男孩看见我被吊在树上,想要救我,结果我们并没有成功的出逃,我醒来后他的尸体在我家里的后院。”“火海很美,不是吗?”男孩邪笑了女孩心里震动了一下,难道是他放的洪水吗,他可以做到,不,不是他,他那么爱姐姐,看得出遇事漠然的他只有对姐姐那么在意,他不会烧死姐姐的,不是他。诺瑶这么想着。“你看,你也没有给小章鱼们喂过奶,它们也还是很喜欢你对吗。可能你的父母在你消失以后会痛哭流泪,如果是这样,你也不愿意回去看看他们吗。或者换一种角度,你想报复他们,看看他们哭泣的样子,回去看看吧。”他美丽的脸上笑容绽放。,女孩看呆了眼睛,真的好美。“嗯,那我怎么独自穿过那个森林呢?”诺瑶思考着“你听说过触手衣吗?”男孩邪笑“什么是触手衣?”“试试看就知道了!”咻一下男孩沉入了大海“喂,快出来!你在哪!”女孩呼喊着,没有他在的地方她已经感觉不到安全了。突然,冒出一个透明的蓝色的东西深入女孩的蜜/穴,并且包裹着她的全身。“嗯…唔”在胸部处有一个东西像是吸允着她的乳头一般的透明触手,弄得诺瑶真的很舒服,下方触手刚好比她的蜜穴多一点点,撑的她很满足,突然伸展,触手触碰到她的子宫,然后暖暖的东西就流入了她的肚子里。“你你在做什么。”“抱歉,太舒服了一不小心就射了哈哈哈哈。”包裹住她的全身后,她拿起了他为她准备的衣服穿上。“出发吧,我会守护在你身边的。”他清澈的声音冒了出来“你明明是守护在我身“上”!我没有见到你在我身边,色鬼。”“你要知道我从来没穿过人类的衣物也没有出过这片森林嘛,说实话这样出去我认为真的很有挑战性哦~哦对了,你都没问过我的名字。”“因为我想你这样的肯定只有你,名字什么的不重要。至少你对我来说是唯一的。”他听的愣了一下“我知道了,你也会是对于我唯一的存在。但是。”“但是什么?”“你也要问一下我叫什么嘛,我都知道你的名字!”他开始撒娇了“唔啊啊嗯不要插了好吧,你叫什么名字。”“溯蓝。”她在黑暗的尽头,看到外围一片火光“溯蓝,出来吧,树林外很多村子里的人。”“嗯。”他有点依依不舍这舒适的地方,然后又变成了触手服,诺瑶的肚子缩小到了两三个月身孕的大小,但是衣服很宽大,并看不出。她慢慢的走出森林,看到村子里很多男人举着火把在外面,其中有一个,是她的父亲。“你果然是进去了啊,捉住她!”父亲一声令下,其他男人都扑了上来。“别动,我们看看他们想做些什么,有我在他们都伤不了你,先假装被抓走吧。”溯蓝悄悄对她说。“嗯,我知道了。”她被放入了一个木箱中。木箱内只能听到外面摇晃碰撞 诺瑶不太清楚她会到什么地方“按照古典触手狗血文的思路,你看看你会被扔到什么地方?”“说的好像你就在写一样,我认为可能是献祭什么的。”“你不怕吗,愚蠢的人类,我也可以不救你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