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葡萄架下的浪漫
「好热啊……」在葡萄架下蹲着,直希不高兴地说道。

  「嗯,确实就算到了九月末也还是太热了呢」虽然只是随声附和,但阿倍的声音听上去心情不错。一边仔细端详着葡萄硕大的果实,一边用剪子小心地采摘。

  「不行了,腰痛得受不了了」

  「确实,这里的架子太低了点」比直希还要个高的阿倍维持着屈膝的姿势失笑道,即使这样也没有受教源源不断地把葡萄摘下放进脚边的小笼子里。

  「你摘那么多干什么啊。在园内吃不完的部分可是要额外付钱的哦」「当然是要带回去才摘的啊,你啊,不是喜欢吃吗?」「还好啦,虽说水果的话我基本都喜欢的。但是,在这种地方买很明显要贵吧」

  「娇生惯养的你也会在意这种事情,真是意外啊」「……反正又不是我付钱随便你啦」直希粗声敷衍道。其实一开始就是直希自己提议要来摘葡萄的,可现在却是一付极不耐烦的态度。而阿倍却是没有一点不高兴,反之完全地兴致盎然。

  「就是说啊,你不用在意这种事情。我只要能和你这样享受周末就已经很满足了。满足到就算把这个架子上的葡萄全都买走都可以哦」虽然一付不耐烦的表情,但实际上心情并不坏。不,可以说心情相当不错。之所以想要来摘葡萄,是因为昨天在学校食堂里听到朋友们的聊天。板桥想送珠宝给刚交往的女友以讨其欢心,就带女友去了御徒町的首饰店街。想说在那里用同样的预算就可以买下足以媲美一间公寓的好东西让她高兴,可不知怎的女友反而生气了,之后就连短信也不发了。

  不明其中而唉声叹气的板桥,被可奈和莉子驳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吧,都那样了。女孩子都不喜欢男生在买首饰的时候追求划算。」「在礼物上还想省钱的男人,最差劲了」

  「才不是呢。我是觉得用相同的价钱买到更有价值的东西对方会更开心才对。」「板桥君所说的价值,不过是价格啊性价比之类什么的吧?可女孩子的价值观可不是这样的哦,想要的可是无价的添加值哦,气氛啊情调之类的」「就算你说气氛什么的……东西在哪里买都是一样的吧」一旁的康太也微妙地点着头。

  莉子叹了口气,捏起装饰在午餐甜点上的黑加仑摆在两个男人面前。

  「那么,打个比方说,一个是在超市里买甜度有保证价格又划算的葡萄,另一个是去葡萄园里摘葡萄,这种感觉明白了吗?」「诶……,可是那样,自己摘又耗体力,还要付入园费超重了还要收钱吧?

  而且还要付高速公路费和汽油费。这样算一颗葡萄要多少钱根本就说不清了不是吗?」

  「嗯,说实在的用那些钱直接去购买葡萄都足够了」「啊,但是,听说像那种乡村的农园,周围有很多爱情旅馆呢,要是算上这个的话可能很划算哦」

  面对这两个男人的对话,莉子和可奈露出被打败了的表情。

  同是男人,直希非常理解板桥和康太的所说的话。基本上,就算自己不主动出击女孩子也会叽叽喳喳地靠过来,过着这样人生的直希从来没想过要用礼物来讨好女孩子,也无法想象像摘葡萄那样麻烦的约会。事前先调查好开车,付钱,还要作农务,谁会喜欢啊。可是,换个立场来看,假如自己说想去摘葡萄,阿倍却说「在超市里买又方便又便宜」,会是一种什么心情呢。大概,女孩子所说的摘葡萄,目的并不是为了吃葡萄,只是为了以此名目粘在一起的意思吧。

  直希想,要是阿倍那样回答的话,我们搞不好会以此而分手。回去路过阿倍的研究室,直希试着问了阿倍。

  「要是我说想去摘葡萄你会怎么做?」

  之后的答复就变成了今天这样的情况。被一大清早就到公寓来接人的阿倍,哼着歌驱车两个小时带到了这家观光农园。

  「过来吧,去对面的树荫下尝尝摘的葡萄」摘了满满一个笼子的葡萄,阿倍心满意足地拉着直希的手站了起来。虽然放任这种接触,但直希还是有点尴尬地注意起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