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校园也有绿
颱风过后的第一天上课,我们班扫落叶扫到快虚脱,我刚把扫把放回扫具间,一转身就面对着一个国三学长,他个头比我矮一点,体重则大概是1。5倍的我。
  「你就是陈嘉年?」那个肥肥学长旁边,一个瘦不拉叽,黑眼圈很深的另一个学长问道。

  「嗯。」我赶紧张大眼睛,一副诚恳中带点可爱的人畜无害模样回话,毕竟学长主动来找我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知道甲乙丙栋是谁罩的齁?」肥肥学长身边另一个高个子问道。

  「不知道。」靠夭咧,这些小痞子自己私自划分势力范围,像野狗一样到处尿尿,以为尿过就是他的地盘,还真的以为会一统天下啊,我上我的学,谁管你谁罩谁。

  「本来是鬼氏企业啦,现在变成冥府军团了你知不知道?」黑眼圈学长道。
  「喔。」我乖乖地有问有答,心里面却觉得这些杂碎幼稚到不行。

  「我就是冥府军团老大张福报。」肥肥学长总算开口了。

  他大概以为我会像听到铜锣湾陈浩南一样肃然起敬,不然好歹也像东星乌鸦一样被他的暴戾之气震慑,不过我只是毫无反应,就只是个中二屁孩。因为我觉得,就算你要叫做南韩欧巴马,火星麦特戴蒙也不关我的事。

  「优罗志亚附中的陈昱豪你认识吧?」咦?那就可能关我的事了,其实听到陈昱豪的名字我反而松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我在课堂上内射甄书竹,陈昱豪绝对不可能当作没事的,就算他们在冷战,我搞了人家名义上女友毕竟是触犯江湖大忌啊。

  「我补习班同学啊。」我赶紧答道。

  「他女朋友甄书竹也是我们罩的,离她远一点。」福报哥右手食指点了点我的胸口,旁边的哼哈二将也斜眼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

  靠,我知道陈昱豪平时都跟小混混、八嘎冏在一起,没想到他混得这么大尾,竟然跟鬼氏企业、冥府军团也有交集。

  当初敢搞上甄书竹,一方面是觉得陈昱豪大概不太当一回事,一方面是就算他女朋友真的被我怎么样了,他也不会跟那些小混混说,难道说:「喂,兄弟,我马子被内射了,帮我报仇。」谁会把自己当了活王八的事情跟别人说啊?想到这里,加上张福报他们气势也没有很凶狠,我就没有太放在心上了。

  不过回家后我赶紧上了久违的FB,发现甄书竹之前「一言难尽」的感情状态,现在又变回「稳定交往中」了,难道她和陈昱豪又和好了?不然陈昱豪怎么会劳驾不同校的朋友帮忙对我呛声警告维护主权?

  唉,如果这件事能这样平息就好了,不过想起甄书竹,我的胯下竟然也会有蠢蠢欲动的感觉。

  当周的补习班数学课前,甄书竹一看到我,就赶紧暗示我到补习班后面男厕附近一个比较没有人经过的小空间,平常是放杂物用的。

  我想大概跟她和陈昱豪之间的事有关,就乖乖过去,希望这件事能善了。
  「陈嘉年,我跟陈昱豪没事了,不过你以后别再跟他说些有的没的。」身高跟我差不多的甄书竹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

  哇咧,我从来就没跟陈昱豪说过什么有的没的,纯粹是你自己作贼心虚,手机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精采画面,以为我掌握了什么关键秘密,其实我连怎么打开手机画面都不会。

  「喔。」在他们面前,我多半是惜字如金,这样比较不会被发现我内心真正想法,也比较容易随机应变。

  「就这样,没有什么条件吗?」甄书竹本来看着我的眼神闪烁了起来,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校裙。

  靠,你们愿意放过我,我谢天谢地都来不及了,是还要什么条件啦。

  「我说真的,我珍惜和陈昱豪之间的感情,只要能留住他,能力范围内的事我都会做。」甄书竹咬了咬牙,总算再次和我对上眼,但是没几秒钟就又低下头去了。

  其实我们虽然都只是国中屁孩,但是像她这样和男朋友互许终身,还偷吃了禁果,现在又一副慷慨就义的伟大模样,我还蛮欣赏的,不禁想起李法和我说的「牺牲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