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青春校园] 爱情祭品.古嘉鱼
澎湖列岛最南端的七美屿,人称爱情岛,北风呼啸的冬天,游客却步,给人一种凄凉!

  我昨夜去阿嬷老宅,又空等一整晚了!

  打开窗,天空是灰色的,彷佛我的的心情。转头看窗台边那盆天人菊,它挺起花苞了…我扬起嘴角。

  天人菊是我的宿命花,全株覆着贵气的柔毛,只在春夏两季开花;一朵花其实就是一束花。

  「古嘉鱼!快出来…哥哥回来了!」先是雀跃的呼喊,接着像是被坞住嘴巴「呜…哥…你…」的讲不出话来。呼喊着的是古灵,小我四岁的妹妹。

  「哥?古灵…」我循声音追出去,接连叫了几声。哥哥没有回来,连古灵也不见了,若大的庭院,只留北风继续呼啸着。

  哥哥古梧回大我四岁,九年前潜水失踪了。一开始每天都在盼望奇迹出现,警察偶会要我们去指认一些漂流物。村民说梧回就勿回,被海龙王抓去当女婿,最少十年才放人,怎可能随便回来?该是古灵又幻想了!

  我们三兄妹的名字都很怪,妈妈还炫是花钱取的好名字。我叫古嘉,妹妹却叫我古嘉鱼。哥哥古梧回,从小常常呆呆的看着海,我们就叫他阿呆。唯有古灵符合妹妹的个性,她还真的刁钻爱作怪。

  落寞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桌上一个透明活页夹,夹着一张张情人节的日历纸。每个月的十四日都是独具意义的情人节。

  我不相信哥哥出事,直觉那是他的障眼法,更是我俩的秘密约定。

  翻动活页夹,每一个情人节日历背面,都写满密密麻麻的字,它是我的日记本,被岁月沁黄最深的那一张是2004年,那一年我大学三年级。

  像学生拿到新课本小心翼翼的,我翻开日历纸的第一张,思绪随着时空穿越,回到九年前的画面,是在台北的哥哥回到七美屿。

  「哥!你怎没有帮我买日记本?啍…」七美屿连文具店都没有,总得托人从马公或台湾带过来。

  我热衷拍照更爱写心情,上次托他买了一台相机,钱还没还完。这次托他买一本日记本,就推说忘了。

  我嘟嚷之后啍了一声,用力踱脚往外走。

  「你又没情人,写什么日记啦!」

  「要你管!」我坐在码头,把船运过来的石子一颗颗的往海里丢,我讨厌这些不属于七美屿的建材。

  晚上回家,床上搁着一本2004年的日历,是县政府印发每一户都有的。

  「古灵!你皮在痒唷!」我以为妹妹又在我床上玩。

  「是哥哥躺你床上画图啦!凶八婆!」

  「哦!对不起啦!」听到哥哥躺我床上,心一阵暖、口气也缓了。心想,他在我床上画什么?

  日历材质不错,每一张都印着澎湖美景,有的景点很熟悉就在我家后面,有的是我梦里一直想去的,尤其北海的沙滩。

  哥哥没有画图,只是在日历纸背面写了一些字:

  〈臭嘉鱼…不要生气啦!希望这日记本不会太大,等我学会开船时,就带着你四处捡拾这些美丽。明天就是日记情人节(Diary Day),就委曲用日历纸写日记罗!哥^-^〉几天后,我才知道哥哥被学校「二一」,还打架闹上警察局,被爸爸抓回来,跟着学开船钓土魠鱼。

  离岛人口不多,三兄妹从小就形影不离。听到哥哥不走了就高兴,至于什么是「二一」不在意,我们只要能一起快乐一起悲伤就好。

  小时候,哥哥的口袋里总藏着糖果,是哄古灵哭闹用的。长大后,他口袋里的惊奇从没减少。

  伸进去会抓到什么?都是一种探险!我抓过仙人掌果,被刺到哇哇叫。最深刻的惊栗,是我抓到男孩硬起来的鸡巴,我才惊觉哥哥是大男人,而我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只要是闲暇时候,三兄妹还是会跑去采仙人掌果。这果子里外都有刺,只有贪嘴的小孩会拿来吃。长大后,我想改名还没改,它就先改名叫沙漠苹果,还被做成果汁、果酱、冰沙,一红就变成最夯的澎湖特产。

  或许是吃多了沙漠苹果,或许是长时间腻在一起,我对哥哥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