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奸系列  »  年前的奸淫
柳曦,今年27歲,披肩的長卷發,精緻的五官很難讓人猜測到她的實際年齡,身材快1米68,喜歡穿各種裙子與高跟鞋,掛在口中常說的一句就是:「有身高,就是任性」,前凸後翹還又苗條高挑的身材與時尚的打扮,確實不吸引男人的眼光都很難。一家外企營業部經理,得益于她的外語專業、美貌與老闆的關系,在一家大的貿易公司從業務員做到營業擔當。結婚兩年了,老公也不錯,她精心挑選出來老實人,設計師工資也很高。這家人在別人眼裏也算是很不錯了,事實也確實如此,柳曦對目前的狀態很滿意,家庭和諧,有些餘錢,大好的享受人生的時候,至于小孩,過幾年再說吧。

年前沒什麼事,特別還是周一晚上,柳曦正開著她的smart進了小區地下停車庫。,6點不到就到家了,柳曦按著電梯到了6樓,居然發現樓梯間感應燈沒亮,柳曦緊了緊羽絨服,高筒長靴又用力的踩了兩下,清脆的高跟聲在樓層回響著,燈依然沒亮。「唉,當初真不該沖動買這小區的,說是高檔,結果現在房價一跌,更沒人肯買了,現在物業連都不行了,燈壞了也沒人管,報修也得等好久吧。」柳曦打出手機靠著微光,打開了房門。

就在她進門的那一刻,忽然自己從身後被人緊緊的捂住嘴巴,勒住脖子,推進了屋子。如此大的驚嚇,柳曦根本間覺得頭腦一片空白,從小到大一番風順的人生中,根本沒遇見這樣的狀況,直到她在緩過神來,這是被人入室綁架時,自己已經被人戴上了眼罩,嘴巴被封箱膠帶封了起來,根本不能叫kp手雙腳都被人用繩子捆綁了起來。

起源于幾天前,一個小飯館的灰暗小包廂裏,幾個小炒和兩瓶二鍋頭,楊老大楊老二兄弟和他們的老鄉小陸三人正在年前最後的小聚。

「眼看就要過年了,今年也沒賺到多少錢,回去真沒面子啊」「是啊,們仨裏面就哥還算穩定在小區裏做個保安,我和小陸今年是混慘了,來,哥,走個」三人的杯子碰了一下,各自灌了一口。「屁,我這邊死工資能有個啥錢存的,這個小區今年一年到現在都沒賣出去幾套房子,物業費都收不上,工資都快發不出來了。」楊老大又端起酒杯悶了一口,說道:「我已經說好了,做到年底就辭職不幹了,來年再換一個工作。」

「唉,明年都不知道做啥好呢,沒錢存啊。」小陸接話道。「屁,你們倆我還不知道,都25出頭的人了,正經的女朋友都沒,你們白天幫人家搬家,晚上幫人家做保安能混到不少錢了,老是跑浴室,兩三百的送,能存個啥錢呢!」

「哈哈,說得你好像沒去一樣,我們倆不是能去得起會所的人,也沒本事玩微信陌陌,不去那去哪啊。哥,你在那小區也快1年了,沒認識什麼有錢人,搞點賺錢的門路?」

  「有錢人誰買我們那小區,入住率還沒10%,一點人氣都沒,設備都沒齊全,連監控什麼的都沒到位呢。」楊老大說著忽然頓住了,其餘兩人愣著盯著他,忽然楊老大聲音低了一下「說道有錢人,我到是留意過有家年輕夫妻,兩個人都有汽車,大錢談不上,肯定有幾個字的,敢不敢走之前搞一把?」

  「這個……」有點白淨的小陸這人有點不敢,到是一旁壯的楊老二又一口白酒下肚,酒氣上湧,他重重的把酒杯一放「哥,你到是說說,沒錢回去過年我嫂子肯定沒好臉色給你。弄一筆錢,我們也好回去過年!」


  「這事我還真這麼想過,我查過那家住在6樓,那單位樓層下面都沒人,上面要到10幾層才有人,還不經常回來,這小區連個監控都沒,我們……」楊老大這人也是焉壞,說了一堆計劃。趁著酒意,三人都變得膽大起來,最後拍闆,決定幹一票三人均分了就走,大不了到時候明年不來這城市了。于是他們策劃的入室搶劫終于變成了現實。

  「嗚嗚!」柳曦想求救的聲音變成了嗚嗚聲,根本傳不出去。手腳被捆綁著,根本無法掙紮,隻能徒勞的扭動著身子。

  老實點!哥幾個就是求財,不想傷人,配合點,包你沒事,不然別怪我們下狠心。」一低沉的男人聲音在耳邊想起,更有一冰冷的金屬物貼上了自己的脖子,寒氣讓柳曦渾身上下都冰涼起來,她害怕再也不敢動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