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奸系列  »  港商奸空姐和人母
港商坚叔,乘坐北方航空客机,从大连飞往淫城从事商务活动。他坐在13B,坐在他里面靠窗座位的是一位颇有姿色的成熟妇人,看去约五十四岁,中等身材,穿一无袖小褂,短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着凉鞋,浓密腋毛从腋下窜出,老色鬼坚叔哪里能放过如此性感妇人,便搭讪起来。

  原来,这妇人名叫夏月珍,是淫城某机关女干部,去大连参加一个会,现在是结束出差往回赶。

  坚叔一边和夏月珍聊天,一边不住偷看那妇人的腋毛,那妇人的腋毛不像有些妇人那样直直地往外窜,而是卷卷地,别有风味。坚叔又不时低头看那妇人的秀足,夏月珍的秀足是银白色的,玉趾银白妖媚,趾甲形状秀美,晶莹润泽,实在是秀足可餐,看得坚叔忍不住地咽着口水。

  夏月珍得知坚叔是位港商,遂有意巴结,她发现坚叔不住偷看自己的腋毛和秀足,她身上这两处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她自然知道,便微微一笑,低声道:「到了淫城,我来招待你,让你看个够!」坚叔用手暗暗拧了妇人的丰美大腿一下,妇人疼得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空姐们向乘客分发食物。坚叔见来到他面前的空姐容貌俊美,这头老色狼竟不顾刚鈎搭上的夏月珍还坐在他身边,不顾一切地死死盯住那空姐。

  这个空姐叫吕小月,25岁,身高1米68,容貌俊美,美腿秀足,穿着衬衣短裙,肉色裤袜浅口半高跟鞋,非常性感。

  在她给坚叔倒饮料时,正好把腋下部位对着坚叔,她衬衣里只戴着奶罩,坚叔的目光通过空姐衬衣短袖筒往里看去,正好看到吕小月的腋下,那里淡淡地长了些腋毛,看得坚叔有些硬了。

  吃完了食物,坚叔假装上厕所,来到机舱後部,和发完食品正坐在那里休息的吕小月攀谈起来。

  吕小月有男朋友,还没结婚,见坚叔是港商,也有意结交,於是谈得火热。

  坚叔看着梳着髻的吕小月的俊美脸庞,越来越硬,吕小月对他的热情也使他胆子更大了,坚叔乾脆向吕小月说明了想操她,现在。

  吕小月看着坚叔,微微一笑,带着他走进了後舱四个洗手间中的一间,将门栓好。坚叔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将高大的吕小月一下抱上洗手台,吕小月解开衬衣,坚叔迫不及待地掀起吕小月的胳膊,亮出她的腋窝,贪婪地舔起吕小月的淡淡腋毛来,吕小月没想到这老色狼如此淫邪,痒得低声乱叫,待要挣扎,却被坚叔架住胳膊,只得任他舔弄。

  到後来,吕小月痒得连淫水也流出来,把小三角裤裆部都浸湿了。坚叔又捉了吕小月的秀足,扒了半高跟鞋,捉了那空姐的精美袜莲,将鼻子凑到那发黑袜尖上,使劲地闻,吕小月发黑袜尖的异香,令坚叔兽性大发,他不由分说,将空姐两条修长美腿扛在肩头,吕小月穿的是无裆肉色裤袜,这种裤袜是专为方便女人挨操设计的,女人挨操时不用脱袜,坚叔将吕小月的小三角裤扒到一边,空姐的毛茸茸的屄眼就露了出来。

  坚叔将带刺雄茎套套在上,然後奋勇将粗顶入空姐阴道。坚叔不长,却粗如易拉罐,再加上套上有刺,空姐吕小月的阴道被撑开很大,同时阴道壁肉被套上的刺摩擦得又痛又痒,她淫水不断流出,忍不住低声叫唤起来。

  坚叔听到空姐被他奸弄得叫,更加兴奋,奋勇朝吕小月屄眼里猛冲,捅得吕小月表情十分痛苦,低声嚎叫。

  坚叔把空姐两只精美袜莲深弯敏感的脚心抵在脸上,他感到温暖极了,情不自禁发出低低的吼声,拚命地朝吕小月屄眼里猛烈冲击。

  坚叔一口气操了二十几分锺,在吕小月要死要活的哭叫声中,精液狂奔。吕小月喘息了好久,才勉强从台上下来,坚叔命她跪下,坚叔按住她的头,将塞入她嘴里,命她把坚叔的吮吸乾净。

  在空姐吕小月的嘴里,坚叔的慢慢地又硬了,他按着吕小月的头,丧心病狂地将使劲往那空姐的喉咙深处里顶,呛得吕小月眼泪都流出来了。

  坚叔将往吕小月嘴里乱捅,突然,他感觉又要射了,於是迅速将从空姐嘴里抽出,精液狂射,全都射在空姐吕小月俊美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