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奸系列  »  茅山术的迷药
泰国贫民区的壹栋房子外,壹个衣着整洁的男子皱着眉头抽着烟。他是哥的战友——猜霸,退役后在警局当警长,今天他特意抽空来看望战友的遗属,却意外发现在外婆怀里哭泣的小娃娃和壹个坏消息——艾玛,她的大嫂失踪了。他放下了壹些钱就在巷子里抽烟,他很自责,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战友的亲人。【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有事,不然你让怎么面对哥呢】猜霸出神的呢喃道。

  艾玛到底在哪?水王宫的对面正是泰国另壹位黑道老大兼降头师卓昂的按摩中心『金沙』。此时在员工休息室的卫生间内艾玛正在吸食着泰国的特产——海洛因。在这里工作了壹个月的她明显比原来消瘦了,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身材,反显得那对巨乳肥臀更加突出,她撅起那被毒品麻醉的脸,表情中混杂着痛苦与快乐。她不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原本对丈夫忠贞对孩子慈爱的她在性面前变得越发敏感丝毫没有抵抗力。在懊恼之时又被领班带入了毒品的世界。她每天都在这种矛盾中挣紮,唯壹能麻醉自己的除了性就是毒品。【艾玛,上钟了】门外传来领班的呼唤,艾玛懒散的整理了壹下自己,向按摩房走去。

  面对着房门,艾玛的心里充满了恐惧,她知道自己壹进入里面就似乎着魔壹般,完全变成另壹个人,但下体处却又不受控制的变得湿闰,仿佛充满了期待。门内久候的客人不耐烦的打开房门,见到伫立在外的艾玛,脸上怒意渐消代之的是壹张淫笑满满的脸【红牌就是不壹洋啊】说着壹手把她拉进了房中。

  按摩房里仿佛有着壹股不知名的力量,艾玛壹进门不知是受海洛因的后劲影响还是房子真的有着邪力,她感到壹阵天旋地转,壹个妩媚的笑意渐渐在她的红唇上露出。她慢慢解开胸前的衣钮,双腿盘上那正在舔弄她下体男人的头部嘴里冒出淫秽的话语【死鬼,你舔得我都出水了,快来吧,我下面痒死了啦】说话的当下,她已经把那件粉色的胸罩扔到地上,露出那对巍颤颤的大奶子。

  男人听到召唤,拨拉开头上的美腿,【嘿嘿】的淫笑着壹手攀着那坚挺的乳房,壹手就去松腰上的短裤。只见那只大手壹用力,艾玛高高翘起的奶头上就冒出星星点点的白色乳汁,男人兴奋地品尝着乳水,下面的坚硬滋溜壹下就跑到了那湿滑的阴道中,随之就是老练的抽插。【啊……大鸡吧好爽,哦……啊……快点……啊……快……】艾玛享受着从双峰和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结实的小腿盘在男人的腰上,壹下壹下的夹动帮助男人更快更深入的侵犯自己。

  【妈的,好骚的娘们,有奶水,下面还那么多水,今天真是赚到了,骚货,别急今天老子喂不饱你,明天我还来】说着下体更大力的捅进,仿佛想把整个人都钻进那水水的肉洞里壹般。【好……啊……喂饱我……啊……操死我,我每天都要你的大鸡吧喂我……啊……用力】艾玛热烈的回应着,在高潮来临时,攀在男人背上的双手深深的在哪里留下了几道抓痕。

  这种淫秽的场面,在整座金沙的按摩房里都进行着。壹切的源头则来源於老板房内的密室。密室内烟雾弥漫,邪佛前的法台上,是壹个金沙的模型,壹个浑身发黑的骷髅正趴伏着,双手环抱住模型,烟气正是从模型里冒出。

  神桌前是壹个黑实健壮的光头疤面男子,只见他浑身泛着诡异的绿光口中念念有词。男子深吸壹口气绿光随之消失,雾气也尽数被吸入骷髅口中。【师傅这次的丹药果然神妙,我连续施展了7天大范围的迷心降却丝毫不见疲惫还感觉修行进步了许多。】男子对壹旁的卓昂恭敬的感谢。卓昂只是淡淡的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去办事了】看着走出房门的男子,卓昂的嘴角微微上扬。心头为自己计策得逞而自喜。原来那些丹药只是用壹只有着50年修为的老鬼附上的壹种邪降——练鬼降,1个月后,他就能得到壹只完全被控制的强大鬼怪,但他的这个大徒弟疤脸估计也会陪葬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对卓昂来说壹切都是可以利用的只是迟早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