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长篇连载  »  【血骷髅】 【作者:三世】【1-21】
***********************************简介:血骷髅,一个神秘而又危险的杀手组织,它在地下世界有着非常大的名气,因为只要是它接的任务,就从来没有失败过,也没有人知道它里面有多少杀手,他们都是什么样子,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同样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幕后老板是谁,只能隐约的猜到『他』或者是『她』拥有庞大的财力,来支撑血骷髅这个杀手组织来运作,直到有一天,他出现了……***********************************
?????? 序

  夜,寂静深沉的黑夜。

  一辆轿车在公路上飞驰着,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驾驶座前面色焦急,在轿车后面的座位上,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睡眼朦胧的偎依在一个同样睡眼朦胧的女人怀里,看样子是一家三口人在焦急的赶路。

  路上的车辆由于黑夜的原因显得很稀少,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行驶,轿车很快进入了一个隧道,傍边偶尔有别的汽车呼啸而过。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道刺眼的强光,驾驶轿车的男人眼睛被强光的刺激下猛然踩下刹车,只听见「砰」的强烈撞击声,男人被狠狠的撞到方向盘上,额头上开了个大口子在不停的流血,女人和孩子也被巨大的撞击力震得撞在前排的座位上,身上很多地方被轿车震碎的细小玻璃划伤,两人意识模糊的横躺在车内。

  男人使劲的摇了摇头,好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点,抬头看着和自己轿车迎面撞击在一起的大卡车,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出车祸了,接着马上扭头察看轿车后座的妻儿,发现他们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他强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吃力的一脚踢开已经变了形的车门,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双手扶着车身不断的喘着粗气,强烈的震动使得他有种呕吐的冲动。

  这时,从卡车上跳下一个手拿东洋长刀的男人,穿着黑色风衣,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走了过来,冷笑道:「楚国豪,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如若不然刚刚就把你给撞死了。」

  「你是什么人?我不清楚你说什么?」楚国豪双眼不时的瞄向四周,希望快点有车经过着隧道,这样一来希望对方有些顾忌。

  拿着东洋长刀的男人好似看出了楚国豪的心思,继续冷笑道:「你不用看了,这时候不会有车经过这里的,我早已经布置好一切,起码有十分钟的时间不会有车经过,而我杀你只需要一秒钟。」说完男人得意的笑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隧道里。

  楚国豪对着正在高笑的男人问道:「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笑声马上停止下来,男人拍手说道:「问的好,但是我不会把答案告诉一个要死的人,这样子就太没有意义了,你还是带着疑惑去死吧!」说完,他就缓缓的抽出东洋长刀,双眸紧紧盯在上面,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仔细。

  「嘿嘿嘿……楚国豪,你可以去死了。」说话间长刀已经挥出。

  楚国豪几乎本能想的躲闪了一下,可是对方出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把长刀撒出一道寒光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直接从后背穿出,鲜血汩汩的从伤口流出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到了尽头,当男人抽出长刀后,楚国豪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还在车内昏迷的妻儿,四肢抽搐了几下,逐渐停止了呼吸。

  男人迅速的在楚国豪身上搜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快速来到轿车里,同样搜寻了一番无果后,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老板,没有找到东西,还剩下楚国豪的妻儿怎么办?」「……」

  「是,知道了!」男人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将东洋长刀上的血迹轻轻擦干净后,然后用一种常人很难达到的速度纵身向隧道出口奔去,刹那间,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第01章十年

  华南市,一座历史悠久、经济发达的大都市。

  诗句中常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可是这一天华南市却没有下雨,只是天空有着厚厚的乌云,显得很阴沉,在去往凤凰山陵的公路上,开来一辆黑色的大奔SL600停在墓园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四十多岁,一身黑色整洁的西装给人一种沉稳厚重的感觉,他就是华南市的首富张少阳,女的却无法看出她的年龄,二十岁的皮肤、三十岁的身材、四十岁的气质,身穿一件黑色的翻领单排扣儿风衣,风衣的下摆刚刚到大腿中断,腰部一条两指宽的黑色丝绸腰带,把腰部柔美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风衣前面上下一共只有四粒纽扣,最上端的纽扣正好在乳房稍微往上一点的位置,衣领开口处的那抹白嫩的酥胸欲露未露,最下端的纽扣则在大腿根部往下一点,随着女人走路时的双腿摆动,开叉处隐约会露出半截黑色丝袜包裹的细腻大腿,黑色的漆皮高跟鞋嘀嗒嘀嗒的敲打在青石地面上,女人看上去既端庄贤淑,又高贵妩媚,他就是张少阳的妻子赵婉儿。

  清明节在现代人的眼中已经是可有可无的节日了,所以整个凤凰园陵也就几个人,张少阳拉着赵婉儿的手慢慢的往山顶走去。赵婉儿的面相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然而她的皮肤却水嫩的好似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只是身材要比小姑娘丰腴一些,实际上她的年龄都超过四十了。

  张少阳扭头看着身边的女人,只见赵婉儿神色悲切,原本明亮的眼眸中黯淡无光,浮现着一丝丝水汽,不由的说道:「婉儿,每年清明来这里你都这么伤心,下次我们还是不要来了。」

  赵婉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着,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两个相邻且修饰比较豪华的墓碑前。

  张少阳单膝跪地,一手抚摸着身前墓碑上的遗像,一边喃喃道:「楚老弟啊!

  哥哥我又来看你了,不知不觉你都走了十年了啊!呵呵……」说完他从一旁取出三根长香,点燃之后插入墓碑前的铜制香炉中。

  张少阳起身来到一旁赵婉儿的身后,只见女人轻轻的蹲在墓碑前,把手中的香点燃插入香炉中,轻轻的自语道:「云儿,妈妈又来看你了,这里山清水秀你还住得习惯吗?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不要太想妈妈,妈妈现在过得很好。」「是啊!乖侄子,你妈妈有张叔在疼爱,你和楚老弟在那边可以放心的把一切都交给我啦!」张少阳上前走了两步,蹲在女人身边,伸出左手揽住赵婉儿的腰身,轻轻的抚摸起来,同时还扭头在女人绝美的脸蛋儿上亲吻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