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长篇连载  »  【乡村春事】【作者:农村闲汉】【第一部】【完】
第1章 难熬的饥渴

  久旱多时的龙王庄刚下了一场特大的暴雨,那阵仗可叫一个大。这老天爷仿佛一个憋尿多时的壮汉一般,掏出那大玩意浇了七 天七夜,把这龙王庄的大河小沟都灌得满满的,龙王庄的村子里处处都是尺把深的积水,那些处在偏远山凹子里的农田也给淹了个 七七八八,好在龙王庄的良田都在山上和山坡上,至于这些山凹里的庄稼农家人本就不指望有啥好收成,所以这对龙王庄的村民来 说虽然也是皮痒肉不痒的事,可就是这样,也让龙王庄的村民愤恨不已。

  据龙王村的老人说,这场大雨那可是百年不遇。因为这龙王村本就是一块福地,有龙王爷保佑着咧,就是黄河发大水龙王村也 屁事没有。没想到这次却破了例,被这一场大雨给搅和得七荤八素。「狗日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村 民们个个冲着老天爷大骂。一直以来山上那香火鼎盛的龙王庙,这些天败落得连有人上香都没了,更不用提奉上供品了。要知道就 是在抗战时期有小鬼子封山和在五八年饥荒饿死人的年景,也照样有村民天天冒死进庙上香奉送供品。用龙王庄村民的话来讲,那 就是不管啥时候,也不能让庇护龙王庄的龙王爷给饿死了!由此可见这一场雨,让龙王庄的村民对龙王爷有多恨了!

  雨过天晴,龙小宝满身泥水的窜上了山上的龙王庙。他两只贼眼珠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当眼睛扫到那空空的供桌上连一个干 硬的馒头都没有的时候,他不由得指着庙正中的龙王爷破口大骂:「妈妈的,天天供着你有屁用,信不信老子推翻你个鸟泥胎?」「汪汪汪汪!」龙小宝身后传来狗叫,龙小宝回头笑骂:「将军,你是不是也觉得供这个泥胎没鸟用?」「汪汪汪汪!」一条比小牛犊子矮不了多少的大黑狼狗窜进庙中,一边颇通人性的点着它的大黑脑袋,一边用它粗糙的头舔着 龙小宝的脸,把龙小宝舔得咯咯直笑。

  龙小宝被困山上七八天了,平日里他就在半山腰的果园里守着,每逢饭点,他干爹或者干妈都会来给他送饭。如今这大暴雨一 连下了这么久,恐怕上山的路都被封死了。这些天他饿得可是前心贴后心,眼珠子都发绿了。要不是将军对他忠心耿耿,他早就拿 它打牙祭了。本指望雨停了,到这龙王庙里先寻摸点东西祭奠下他的五脏庙,哪知道他却失算了。

  此时此刻,龙小宝看着这泥胎塑成的龙王爷绝对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吐沫,卯足劲就要推倒那龙王爷。哪曾 想?就在这个时候,凭空响起了一声炸雷,把龙小宝吓得心肝差点从嘴里蹦出来。「这可是得罪了神灵了!」龙小宝摸了摸裤裆, 湿漉漉了,「妈妈的,吓得老子尿了一裤!」龙小宝心惊胆颤,招呼将军一声,随即抱着脑袋就往龙王庙外窜,边窜边嚷嚷:「妈 妈的,龙王爷这个老不死的还真有点灵气!」龙小宝窜回到他的果园里,就直奔他的小木屋,跳上床招呼大狼狗上来,然后拿被子蒙上了头。躲在被窝里好一阵子,这才敢 偷偷的露出头。扒着窗户往外边瞅了瞅,没有啥异常的动静,他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将军,去把老子的书给我叼过来!」龙小宝吹了声口哨,就见那条大狼狗嗖得窜下了床,叼着一本古书摇头晃脑的跑了过来 。

  「呸呸!」龙小宝往手指上吐了两口吐沫,翻开他宝贝疙瘩一般的《周易算经》「让老子算算这事是吉还是凶?」「咕噜,咕噜!」刚翻开书,他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响了,「这雨都停了半晌了,怎么干爹和干妈还不给我送吃的来,老子都快 饿死了!」龙小宝捂着肚子满肚子的火,「没办法,谁让自己不是人家的亲生儿子呢?」龙小宝顶不住饿,只得慢吞吞的下地,从 果园的树上敲了两颗青涩的果子,狠狠的咬了一口。果子刚结实,实在不能吃。龙小宝酸得眼泪都冒出来了,嘴巴都能咧到后脑勺 !

  「给!」他掰开将军的嘴,把手中的另外一颗果子塞到它的狗嘴里,哪知道将军嗷嗷叫着吐了出来,冲着龙小宝不满的叫了两 声,然后三窜两窜就不见了踪影。

  龙小宝啃了口青涩的果子,随后回到了小木屋中,从铺盖地下抽出了一本厚厚的画册,里边净是些露奶子露屁股的大美人,还 有不少是金发碧眼的洋娘们,这些大美人一个个搔首弄姿,有的还岔开腿,露出了让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限遐想的神秘部位,勾 引得龙小宝哈喇子流出多长。

  「妈妈的,要是这奶子有水,能给老子吃两下,也是件美事!」龙小宝敲打着画册上的大美人,舔了舔嘴唇,眼珠子里散发出 幽幽的蓝光。

  第2章 快点用力啊

  实在熬不下去了,后半晌,龙小宝就拉着脸下了山。村里的积水还很深,龙小宝把裤子卷到大腿根处,小心翼翼的趟着水往家 里走去。村里的那些风臊得女人瞅见了龙小宝,都捂着嘴笑,眼睛都盯着龙小宝的裤裆看,仿佛龙小宝的裤裆里装着宝贝一样。

  「狗日的二蛋子,让老子遇到你,老子非扒了你的皮!」龙小宝自然知道这些风臊的女人看什么。记得前年,他和二蛋子去后 山的小河沟里摸鱼,一不留神,自己在河里摔了一脚,等站起身来,他发现自己的裤衩子已经秃噜到脚脖子上了。这个时候,就见 二蛋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的那玩意看,然后咧着嘴大声的嚷嚷:「快来看啊,快来看啊,小宝的那东西比驴玩意还大咧!」二蛋子村长王富贵的傻儿子,唯一的宝贝疙瘩。二蛋子不是实傻,只是缺了个心眼,脑子里缺根筋。俗话说,傻人嘴里吐真言 。就二蛋子这一嚷嚷,全村的人都知道龙小宝的那玩意比驴的那玩意还要大。龙王庄地处偏远山村,村里的女人们可没有城里的女 人那般羞涩,个个的豪放大胆得很。时常有那些得不到满足的女人撩拨龙小宝,说些让龙小宝那玩意支帐篷的话。

  「狗日的,等着老子逮着机会日死你们这些臊货!」龙小宝肚子饿得咕咕的叫,没闲心理会这些,只是闷着头往家里赶。

  眼下正是晚饭的时候,尽管天还没黑。但夏天农村人都吃饭早。大老远,龙小宝就闻到了家里传来的肉香味,等到了家,龙小 宝就看到干爹和干娘还有那个才四岁的小崽子正围坐在石头饭桌前吃饭。往饭桌上瞄了一眼,香喷喷的炖母鸡,让龙小宝的脸拉得 更长了。

  「哟,小宝回来了,我还正寻思着等吃过饭让你干爹给你上山送饭呢?」马菊芳见干儿子龙小宝拉+黑着脸,就觉得脸上 臊得慌。干爹龙老蔫一见自己干儿子这个样子,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