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两类训练,迅速掌握近战作战技巧,“坦克伙伴”积极支援与配合<br /><br />美官员支招如何打赢未来坦克战<br /><br />在近日举办的北约“强大欧洲坦克挑战赛”中,驾驶M1A2 SEP主战坦克参赛的美国代表队接连惨败。对美军坦克手来说,这已经是近期第二次遭到“羞辱”了——在不久前的2016年美国陆军“苏利文杯”坦克赛上,一支国民警卫队预备役坦克分队击败了所有参赛的正规军代表队。面对这样的结果,有美军官员表示,美军应加紧提升坦克部队的作战能力,以便在未来地面作战中战胜对手。<br /><br />寻回失去的能力<br /><br />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麦利赛后在《纽约时报》撰文反思,“9·11”事件后,反游击作战成为美军最优先考虑的对象。在长期的反恐战争中,美军坦克参与的大多是城市作战,对手的反坦克能力较弱。“在伊拉克或阿富汗,你只需把炮口对准目标就行了,无需担心对手会射来一枚反坦克炮弹,更不需要考虑如何进行机动才能躲开对手的瞄准——M1坦克的装甲,足够抵御恐怖分子或叛乱武装火箭弹的袭击。长此以往,坦克手们逐渐满足于这种状态,类似于冷战时期那种高强度训练则被抛诸脑后。”<br /><br />美国在北约坦克竞赛上的对手们虽然也大多派兵参加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但他们在其中承担的作战比例非常低。“这使得他们可以坚持进行一些与传统坦克作战任务相关的训练,比如,在大规模战争中与其他坦克交战,”麦利说。“这些训练正是我们目前缺失的。在十余年的治安作战后,我们应该重新恢复坦克部队在战争中的主要角色,我们的坦克手也要寻回失去的能力。”<br /><br />据悉,麦利要求美军坦克手寻回的“能力”即坦克乘员在常规战争中应该具备的核心技能,主要包括进攻和防御两大类别。“射击、高速行驶、敌我识别等是坦克进攻项目中的主要训练课目;防生化武器攻击、紧急抢修以及抢救伤员等则是防御课目中的主要训练内容,”美国《大众机械》杂志评论称。“在大规模野战条件下,坦克手们的体能状况也是在训练中应该解决的问题——如果没有自动装弹机,充沛的体能是保证作战流畅进行的基础。”<br /><br />专注作战能力与技巧<br /><br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正在研究的《俄罗斯新一代战争》项目认为,要想在广阔的野战战场上与俄军坦克决胜负,首先必须克服的是对远程导弹的依赖心理,强化自身作战能力。<br /><br />五角大楼长期以来倡导的“非接触作战”“精确打击”等作战理念让美国陆军地面部队对导弹武器产生了极大的依赖。“他们认为,远程导弹的精确打击甚至能将坦克从冲锋陷阵的角色中解脱出来,坦克手们将不会再冒与敌面对面决战的危险,他们的任务很可能只是跟在导弹后面在战场上推进,与装甲运兵车无异,”《大众机械》杂志称。“但这无疑是一种错误的理念。”<br /><br />美国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在一篇报告称,“我们已经花了很长时间谈论在决战中使用远程导弹来取得胜利,但是利用远程导弹只能从正面进行战斗行动。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在进入战斗行动后该怎么做。”他表示,在未来可能爆发的大国战争中,美国的对手不会再像伊拉克或阿富汗这样孱弱。“他们能进行网络攻击,破坏美国精确导航和实时协调能力,这意味着美军及其坦克部队很可能被卷入近战中。此时,远程导弹将失去作用。”<br /><br />就坦克部队而言,没有远程导弹的支援就意味着必须强化本身的作战能力和作战技巧。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武器和材料研究分部主任帕特里克称,目前美军为增强坦克作战能力采取的举措之一是努力为“过度肥胖”的主战坦克减重,以使坦克兵在未来的突发战争中具备“快速部署、快速进入进攻作战”的能力。帕特里克表示,新型材料以及制造工艺的出现,将使坦克减重40%成为可能。“届时,它不仅能够做到大量、快速部署,对敌坦克形成数量上的优势,而且可携带更多弹药及燃料,作战持续时间也将大幅增加。”<br /><br />前美国陆军参谋长雷蒙德·奥迪耶对此表示认同。他援引伊拉克战争时的经验表示,“理想的陆军坦克部队可以以多种速度、多种规模、在多种不同的条件下完成多种任务,具有在任何环境中作战的能力。如果空军能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将一支中型装甲部队(比如一个坦克连)运送到某个关键地点(比如机场或港口),那么许多可能的作战行动就会由这些坦克所决定。敌人要打败这种部队会非常困难。”<br /><br />大力发展“坦克伙伴”<br /><br />麦克马斯特认为,未来可能的大规模坦克作战不仅要求坦克本身拥有强大的战斗力,而且还需要有“坦克伙伴”的支援与配合。所谓“坦克伙伴”,即支援坦克作战的常规火炮、伴随坦克冲锋的步兵战车以及为坦克提供实时战场态势信息的无人机等。<br /><br />“根据乌克兰战争的经验可知,我们在地面作战中需要更多的炮兵、高质量的火炮以及新旧搭配的组合,从而能够为坦克作战提供最充分的支援,”麦克马斯特说。美国波多马克基金会在调查报告中称,俄军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他们的炮兵通过混合使用打击性弹药和温压弹药,可以在3分钟内完全摧毁2个机械化营。而美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把过多注意力放在了战场精确打击上,丧失了发射密集火力的能力,因此打击的范围受到限制。“野战状态下,为坦克扫清冲锋的障碍是支援炮火的主要任务,因此我们的打击不需要太高的精确度,但要确保炮火覆盖的范围。”<br /><br /><br />另外,伴随坦克部队作战的装甲步兵战车和侦察无人机也是提高获胜几率的必要因素。麦克马斯特表示:“众所周知,得到步兵支援与掩护的坦克在作战中发挥得更稳定、更犀利,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先进的步兵装甲战车。”他还指出,侦察无人机显然也是未来坦克作战中不可缺少的。“乌克兰东部作战的一个特点之一是双方都使用了无人机,当然并不是为了猎杀恐怖组织领导人,而是为了控制火力。”在未来战场上,能更早、更准确、更及时地发现对方将是取胜的关键。“很显然,无人机就是坦克延伸到天空的眼睛。”<br /><br />人是最关键因素<br /><br />麦克马斯特表示,未来的大国战争或冲突将是一场综合实力的比拼,坦克作战是其中的一部分,胜负也取决于多种技术及装备的协调配合和运用。“没有‘银子弹’或‘撒手锏’,即便我们拥有了最强大的坦克、最密集的炮火、最先进的步兵战车,也不一定能获得最终胜利。”他指出,在残酷的地面进攻或防御作战中,人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新技术、新装备并不具备人所拥有的优势。因为在作战中,人员可以灵活地根据战斗行动的目标以及对战场形势的判断做出调整或改变。” [!--empirenews.page--]分页标题[/!--empirenews.page--]</td> </tr> <tr> <td class="td_bottom_tool"> <!--楼主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