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傀儡游戏

自述:我是一个孤僻的人,人际关系的建立和维持对我来说是一个扰人的问题,人家说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想法不同,你总是不知道别人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我又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然而好印象的建立是很不容易的,要摧毁却可能是一个失言失态就坏光光了,你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踩到人家的地雷,所以基于多做多错,我便采取尽量不作为、不发表意见,总是压抑自己的喜好配合别人的意见,当一个没有主见的应声虫。

  但是长期下来感觉很痛苦,也没什么存在感,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地我脱离团体,变成一个独行侠,尽量避免与熟人接触,去哪里都是一个人。这样反而自在多了!我在熟人面前从不说真心话…真心话总是伤人的,反而在陌生人面前可以畅所欲言,尤其是在网路上,说话不用负责任,也不用担心别人生气或是讨厌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点压力都没有,我变得寄托于网路上的团体,虽然我也知道这些人就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但至少我还是能藉此排遣寂寞。

  我的朋友很少,这一点我并不在意,与人交友带给我的只是压力,我已经厌烦了从众行为。一个人自由自在,爱去哪就去哪、想做啥就做啥,不用看人脸色、不用迁就他人,我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样一个人过。直到读高中的时候,因为荷尔蒙作祟吧,我开始对异性产生兴趣,这是一种自然的生物本能,动物到了繁殖期都会面临求偶的课题。

  问题是我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近女生。女生比男生更难以接近,这种生物太神秘了,仿佛罩在一层蒙眬的薄纱里,似真似幻、若即若离,又像窗台上的麻雀,远看她们吱吱喳喳的十分可爱,一靠近却全都飞跑了。我连搭话都搭不上几句,女生的兴趣与话题跟我平常接触的事物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明明同样是讲中文却觉得好像是不同的语言。

  这样下去不行!要追求女生,你要比她们更了解她们自己,她们没想到的都要帮她们想得好好的,她们说的话是真是假、有何用意你要一听就了然于心,你要做她们肚子里的蛔虫,这样才叫做贴心才能让人感动!但是这太难了啊,我真是还差得远呢,看来首先我必须了解女生的心思,才能投其所好。于是虽然我的成绩很差,还是义无反顾填上了某个无名私大的心理学系。

  可是…我失望了,不知道是教授无心教学,还是我听课不认真,我觉得我还是学不会我想要的读心术,没办法看透别人心中所想,或许打从一开始我就搞错心理学系的研究方向了吧。身边的心理系同学们还不也是只靠蛮干的方式,秉持着国父革命的精神屡仆屡起、屡败屡战,当了无数次的好人、司机、提款机、水电工…,到最后有些人幸运地找到了另一半(还要担心能不能长久呢),有些人用了整整大学四年的时光,全部都在做白工。

  有句话说暧昧让人受尽委屈,但我怎么觉得受委屈的多半都是男方呢?男生必须要主动地示好,为女方做牛做马、鞠躬尽瘁,而女生站在被动的优势地位,还握有定义两人关系的最终决定权,她可以接受你、也可以拒绝你,甚至可以迟迟不要给你答复,让你的心情总随她的喜怒哀乐而起起伏伏,到最后久攻不下只好自行撤退,身边有好多勇者都是这样壮烈牺牲的。然而大家为了胜利之后的甜美果实,还是不断前仆后继,戴着钢盔向前冲。

  我也曾经有两次轰轰烈烈的奋斗。大学的校园里处处都在诞生新的恋情,春城无处不飞花,向世人炫耀着幸福甜蜜,看着别人那些酸甜苦辣的爱情故事,我心中也燃起一股傻劲。

  我好不容易提起了莫大的勇气去邀约心仪的对象,只是我终究是不懂她们的心,我笨拙的示爱方式无法取悦她们,甚至还惹人讨厌,被刻意疏远。而女生们尚在爱作梦的年纪,她们看了许多偶像剧和小说,觉得真男人就是要帅气、多金、温柔、幽默、有领导力而且痴情,为了等待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王子,她们也不愿那么轻易让自己死会。空有痴情的我不是王子,只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