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念凉<br />字数:11656<br /><br /><br />  第一章:被袭击的托托莉和咪咪<br /><br />  在城南荒岭的林中小路上,两位少女冒险家正悠闲地行走着。<br /><br />  「嗯……应该马上就到委托地点了呢。」走在前面的浅茶色发少女自言自语<br />道。她的名字是托托莉,作为新人冒险者的她,因为接下了委托而来到城外这块<br />荒无人烟的森林里,似乎是要她们到达地点后才能告知委托内容。<br /><br />  「真是的,连委托内容都没说明就让我们来这种地方,真是可疑呢。」黑发<br />少女抱怨道。她叫咪咪,因为放不下好友托托莉独自前往城外完成委托而一起跟<br />了过来。<br /><br />  「放心啦,不会有危险的,公会的大家都是好人啦。」托托莉似乎丝毫没有<br />怀疑,用她尚未发育完软绵绵的声音安慰着咪咪。<br /><br />  虽然接下了有些可疑的委托,但其实两人有着不俗的实力。托托莉在炼金术<br />方面相当拿手;而咪咪则是阿兰德王国某名门贵族的大小姐。和实力相比,两人<br />的外表倒是相当的稚嫩。<br /><br />  此时的咪咪正穿着酒红色带兜帽的斗篷,黑色的长发用嵌有紫色宝石的发夹<br />束成马尾,从右耳上一直垂直到膝盖下。稚嫩的脸蛋上挂着坚强的神色,而留海<br />下淡粉色的眼眸又为她的坚强添加了一笔柔弱,让人不禁想要欺负欺负这个有些<br />傲娇的贵族少女。<br /><br />  斗篷下面穿着合身的长袖制服,制服由深蓝色布料打底,白色布料则覆盖在<br />正面以及手臂外侧,并在末端织成羽毛边,看起来相当的精致。下半身没有穿裙<br />子,而是穿着贴身的黑色小短裤,将咪咪圆润的翘臀紧紧包裹住。一双褐色的宽<br />口靴穿在了咪咪的脚上,而她均匀白皙的双腿上正穿着白色的高筒袜,袜口上还<br />有着红色的小绑绳,在将咪咪的纤细双腿展现的更有肉感的同时还不失那份小女<br />生的可爱,袜子虽不怎么透色但材质相当棒,包裹着咪咪柔嫩的玉足。<br /><br />  而一旁的托托莉则穿着一件相当少女风的吊带连衣裙,连衣裙的主体是淡淡<br />的粉红色,胸前的领口有着淡蓝色的花边,裙摆也是半透明的淡蓝色薄纱材质,<br />能够若隐若现看到托托莉诱人的大腿内侧。两只纤细的手臂套着一对宽口的蓝色<br />袖套,固定在连衣裙的侧面,与连衣裙一样的露肩设计将托托莉雪白的香肩完美<br />地展示了出来。因为托托莉的脚非常敏感,所以她并没有像咪咪那样穿着高筒袜,<br />而是穿着一双有绒的白棉袜,一双银白色镶有金边的靴子也安全的保护着托托莉<br />的小脚。浅茶色的长发自然地披在身后,头上还戴着嵌有红水晶的精致头巾。一<br />双有着和头发相同浅茶色的美丽眼眸,白嫩的小脸蛋看上去相当的柔软,似乎比<br />起咪咪的坚强,托托莉看起来要更加弱气一些。<br /><br />  终于两人到达了约定的地点,但似乎雇主并没有按约定在此等候,咪咪忍不<br />住开口道:「真是的,居然不在,难不成是在耍……」<br /><br />  话音未落,随着一阵窸窣,四周的树丛里突然窜出几道人影,几名满脸凶相<br />的男人狞笑着从树丛中出现,并迅速地冲到了托托莉和咪咪的身边,一手抱住了<br />她们的腰和手,另一只手抓着一块涂抹了迷药的白布,一把捂在还没反应过来的<br />少女脸上。<br /><br />  「呼呜呜呜?!」<br /><br />  「呜呜呜呜嗯!!」<br /><br />  显然这帮强盗的伏击相当成功,弱气的托托莉完全没机会挣扎便失去了反抗<br />的力气。而尽管咪咪慌乱地挣扎着想挣开强盗的怀抱,却被男人铁钳般的臂膊固<br />定的难以动弹分毫,而挣扎时的剧烈喘息又让她吸入了更多的迷药。没一会,咪<br />咪也很快就全身发软安静了下来。随后强盗们松开白布,托托莉和咪咪马上瘫软<br />在强盗怀里轻轻地抽搐着,眼睛也有些向上泛白,嘴角不受控地流出了香津。<br /><br />  「捂了这么久居然没睡着,看来这次的『货物』品质会很好啊,嘿嘿嘿~」<br />身为山贼头领的刀疤男率先开口说话,声音沙哑难听,但又夹杂着危险的气息。<br />他得意得笑着,用手挑起咪咪的下巴欣赏着她失神的模样。<br /><br />  「哈啊……你……你这……!」咪咪面露潮红,娇喘着呵斥道,并用她那已<br />经迷离的眼神怒视着刀疤男。<br /><br />  看到咪咪如此快就恢复了意识,而且还露出如此的表情,刀疤男乐开了花,<br />狞笑着说道:「嘿嘿嘿,要的就是这种眼神,这样调教起来才过瘾!」随后麻利<br />地脱下咪咪的斗篷,并一把撕开了咪咪胸前的衣服,「嚯,这小奶子,发育的真<br />可爱啊!」<br /><br />  「可恶,,,住……呜呜呜!」咪咪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塞进一团棉布,<br />棉布充斥着咪咪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接着刀疤男又拿出一条中<br />间系结的黑布条,强行让咪咪的小嘴咬住布结,并在脑后勒紧固定住,让咪咪无<br />法吐出口里的棉布。<br /><br />  这还没完,刀疤男又拿出几捆麻绳,趁着无力之际将咪咪的双手反扭在身后,<br />将手臂强行并列在一起,然后用绳子一圈圈地绑起来,绳子绕过了咪咪雪白的脖<br />颈,又勒过胸部,与绑着手臂的绳子连接在一起。直到仔细确认咪咪无法挣脱后,<br />刀疤男才满意地揉了揉咪咪那对小巧可爱的玉乳。<br /><br />  「呜呜呜嗯!」咪咪不甘地瞪着刀疤男,身为贵族大小姐的她哪受过这般屈<br />辱,如果不是被伏击,她可以很轻易击败眼前的男人。<br /><br />  「哈,这小母狗穿的这么华贵,应该是个贵族吧,被我们这种低贱的强盗玩<br />弄的感觉怎么样啊?~」刀疤男淫笑道,说完便撕开了咪咪的黑色小短裤,勾勒<br />出小巧挺翘臀部曲线的内裤立马暴露出来,刀疤男一把抓住那翘臀用力地揉捏着,<br />咪咪浑圆柔软的臀肉被他肆意揉捏成各种形状,「小婊子,你的屁股可真软啊!」<br /><br />  「呜呜!哼呜呜呜呜!」咪咪厌恶地扭动着身子,无力地踢着双脚想甩开刀<br />疤男的亵弄,但却被一旁的寸头强盗抓住双脚,然后两下扒掉了她的靴子,咪咪<br />那纤巧的白丝玉足暴露了出来。质感诱人的白色丝袜配上形状完美的可爱玉足,<br />将强盗看得流出了口水,随后伸出大手粗暴地抓住了两只纤细的脚踝,另一只手<br />则玩弄起咪咪的白丝玉足。<br /><br />  「呜嗯?!呼唔呜呜呜!!」咪咪惊慌地娇吟着,自己的小脚被陌生男人如<br />此玩弄,原本白皙的脸蛋已经涨得满脸绯红,但因为迷药而无力反抗,只得任由<br />两个强盗淫笑着玩弄自己的身体……<br /><br />  「放……放开她……!」一旁的托托莉勉强地挤出这句话,此时的她也相当<br />不好受,托托莉的身体比咪咪更加柔弱,被白布捂住时她几乎没挣扎就失去了抵<br />抗力。待托托莉从迷药的眩晕中稍微恢复过来时,看到咪咪被强盗们这样欺负,<br />托托莉挣扎着想要去帮助她,却发现自己正在被强盗们牢牢实实地捆绑着,而此<br />时托托莉胸前的领口已经被撕开,将她那对小白兔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一圈圈的<br />绳子在她酥胸上下勒紧,将托托莉发育良好的酥胸挺的更高。手臂的袖套也被脱<br />下,绳子将她的双手合并紧紧捆在身后,丝毫无法分开。她的裙摆也被撕下,只<br />剩下一层几乎全透明的薄纱,将她可爱的粉色内裤全部展示了出来。最让托托莉<br />羞耻的是,她双腿的膝盖已经被合并捆绑在一起,而身后的光头强盗正想要脱下<br />自己的靴子。<br /><br />  「不……不要,只有这个不能……」托托莉用快要哭出来的口气哀求着,然<br />而现在的她连踢腿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扒掉自己的鞋子,然后<br />是白色棉袜,将托托莉的嫩足毫无遮掩地显露了出来,凉风吹拂着她暴露在空气<br />中的娇嫩足心,白皙光洁的纤长大腿不安地扭动着,圆润可爱的脚趾也因为羞耻<br />和挣扎紧紧扣在一起。<br /><br />  「求求你,不要……呜呜呜!」不等托托莉哀求完,一旁的黄发强盗恶趣味<br />地抓起托托莉刚脱下的白棉袜揉成一团,一把塞进了她的小嘴里。织物的味道充<br />斥在托托莉的口腔里,虽然棉袜并不臭,甚至还带着点少女的汗香味,但托托莉<br />还是十分抗拒嘴里的异物,强烈的耻辱感让她快要哭出来似的,眼角带着泪光不<br />停呜咽着。<br /><br />  「叔叔们会好好对待你的,小妹妹~」金发强盗拿出和咪咪口中一样的黑布<br />条,开始给托托莉系上,身后的光头强盗也开始绑起托托莉的脚踝,托托莉眼中<br />已经开始浮现出绝望,只能委屈地望着面前的金发强盗,奢求着对方的饶恕。而<br />一旁的咪咪也被被迫跪在地上,旁边的强盗在她的脚踝上缠起一圈圈的绳子,身<br />后的刀疤男拿出一条黑布条,正要蒙住咪咪的眼睛,「小婊子,以后你就是我们<br />的性奴了,嘿嘿……」<br /><br />         TotoriDefeatPart1<br /><br />             GAMEOVER<br /><br />  「呜呜!呜呜呜呜嗯……!」咪咪俏脸绯红,眼角同样带着泪光,想要避开,<br />但还是被刀疤男一把抓住,黑色的布条蒙上了咪咪的双眼,视线瞬间变得一片漆<br />黑,恐惧和无助占据了咪咪的内心。此时咪咪平日的坚强已经褪去,她内心中娇<br />弱的一面全部涌现了出来,只能够无力地摇着头。<br /><br />  「啧啧,这小脚真他妈嫩。」当托托莉和咪咪的脚踝都被绑好后,光头强盗<br />面前托托莉白皙柔嫩的裸足,突然伸出手把玩起托托莉的小脚,大手肆意地揉捏<br />着托托莉的足心和脚趾。<br /><br />  「呜呜?!呜呜呜嗯!呼呜呜呜呜呜!!」托托莉的脚非常敏感,哪受得了<br />别人这样揉捏,羞耻感让她的脸烧起来一样,想要挣扎却被绳子绑的无法动弹,<br />惹得托托莉不断发出高声的娇呼。<br /><br />  「嘿嘿,别急嘛,也会疼爱疼爱你的。」刀疤男调笑着身下因托托莉被欺负<br />而努力挣扎着的咪咪,随后一把将她抱入怀中,粗糙的大手在咪咪的身上游走着,<br />先是在咪咪白皙挺翘的玉乳上狠狠地揉了一把,接着开始把玩这对娇嫩的玉乳,<br />惹得咪咪一阵娇呼。然后还逗弄起咪咪玉乳上那两颗粉红的小樱桃,时不时用手<br />指撩过少女不自觉挺立起来的乳尖,同时另一只手正肆意揉捏着咪咪柔软的翘臀,<br />甚至还伸出手指隔着内裤挠弄着她的肉缝。<br /><br />  「呜呜!呜嗯……」极度的羞耻和难以忍受的快感使咪咪紧紧咬着嘴里的布<br />团,不想发出奇怪的声音。<br /><br />  「哦哟~还会忍耐啊?行,你们两个,准备回去了,把她们带回基地再慢慢<br />玩。」说完刀疤男还狠狠地捏了捏咪咪已经挺立到不行的粉嫩乳头,刺激得咪咪<br />颤抖了一下,抑制不住的发出娇媚的声音。随后咪咪宛如被捕获的猎物一般,被<br />刀疤男扛在了肩上。<br /><br />  一旁玩弄托托莉的强盗听令只好扫兴地收手,忍着下体的胀痛感将托托莉给<br />抗在肩上。此时托托莉也早已被蒙起眼睛,她的俏脸和小脚因玩弄变得一片绯红,<br />仔细一看脸上还有着许些泪痕,看来也被好好玩弄了一番。<br /><br />  尽管托托莉和咪咪暂时逃过了被当场强暴的命运,但在路上强盗们也没闲着,<br />不时用空闲的手调戏着托托莉和咪咪。<br /><br />  「嘿嘿,还老不老实了,嗯?」扛着托托莉的光头男不断揉弄着托托莉圆润<br />厚实的翘臀,还时不时粗暴地抽打几下。<br /><br />  「呜呜呜!呜呜呜呜!!」托托莉发出带着痛苦的娇吟,娇嫩的臀肉因为被<br />用力抽打多出了一大片绯红的印记,被蒙住眼睛的俏脸上一片羞红,眼泪又一次<br />流下,疼痛和羞耻让她无助地摆着被紧紧束缚的双腿。但这却只能激起光头男的<br />施虐心,反而变本加厉地揉捏、抽打起托托莉的翘臀。<br /><br />  而一旁的咪咪虽然没被打屁股,但刀疤男却娴熟地用手隔着内裤肆意地挑逗<br />着她的肉缝,铁钳般的大手牢牢地固定住了咪咪的双腿,让咪咪只能被迫忍受自<br />己的挑逗。尽管产生了强烈的厌恶和羞耻,身体却还是不自觉地起了反应。<br /><br />  随着刀疤男的不断逗弄,咪咪娇喘变得越来越酥软,眼罩下稚嫩的脸蛋变得<br />一片潮红,晶莹的爱液也从小穴中不断分泌出来,很快便浸湿了内裤。而这次,<br />咪咪已经没法忍住不发出声音了,「呜呜!呜呜呜呜嗯?……」<br /><br />  「哈哈,小骚货,看你还忍不忍。」刀疤男淫笑着,更加的得寸进尺,干脆<br />将遮住粉嫩阴户的布料拉向一旁,让少女的私处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清凉的山风中,<br />然后伸出两根手指沿着肉缝轻触、摩擦,甚至还探进了咪咪已经湿润的小穴中…<br />…<br /><br />  「呜!呼呜!!呜呜呜嗯!?」<br /><br />  「呜嗯……哼嗯!呜嗯嗯嗯嗯嗯?」<br /><br />  荒僻的小路上回响着男人的脚步声和少女夹杂着快感的无助呜咽声……<br /><br />  第二章:托托莉和咪咪的性奴调教<br /><br />  「呼……呼,小婊子,把你的屁股夹紧些!」正在喘息着的男人一边抽打着<br />托托莉的臀肉,一边加快了了下体的运动,山洞中回响起其他人放肆的淫笑声。<br /><br />  「呜,呜呜呜呜!」托托莉眼角溢出泪水,被自己棉袜和布团堵住的小嘴只<br />能无助的抗议着。她和咪咪已经被这些强盗抓住两天了,尽管一直戴着眼罩,她<br />还是敏锐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在场的所有男人轮番使用过,自己的好友咪<br />咪想必也是如此。这些粗鲁下作的男人有的喜欢把玩她小巧的双乳,有的则是喜<br />欢将自己硕大的阳物插入她娇嫩的菊穴,来让她发出痛苦的哀鸣;不过大多数还<br />是像这个正在挺着下身的男人一般,只是一味的将自己浑浊滚烫的精液倾注在托<br />托莉紧致而温暖的阴道中;起初托托莉还扭动着身体做些无谓的挣扎,而现在被<br />奸污了两天的她精神上已经麻木了一般,只是被动的承受着强盗们的猥亵。<br /><br />  两天来,这些男人日夜不停的使用着二人,托托莉甚至已经能隐约从插进自<br />己体内的阳物形状判断出是谁正在凌辱自己,原本未尝人事的小穴现在已经饱尝<br />性爱的快感,然而这只是让她感到烧灼神经的痛苦与耻辱。男人们一刻不停的轮<br />番抽插已经让她俩的下体变得红肿,尽管每天晚上男人都会扒开她们的小穴,然<br />后淫笑着用冷水冲干净她们的身体,看着她们柔弱的身体被刺激的抽搐取乐,但<br />此时的两人身上还是沾满了带着少女体香的汗水以及男人们的精液。<br /><br />  唯一能让这些野兽们稍稍停下的办法,就是夹紧自己的小穴,让男人们尽快<br />射精——尽管内心极度排斥着这种事情,然而被轮流奸淫的身体似乎已经不自觉<br />的习惯了一般按着男人的话语做出回应,这让她被堵住的喉咙不住的发出悲鸣。<br /><br />  可是,再大的痛苦,也掩盖不了她听到咪咪被凌辱时那凄惨的声音所感受到<br />的悲伤与绝望。<br /><br />  或许是因为要强的性格,在刚开始的凌辱中,咪咪只是咬紧嘴中的布团努力<br />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而这只是激发了强盗们更加强烈的施虐欲望。男人们粗暴<br />的撕碎了包裹住少女最为珍视的部位的那一小片布料,让咪咪的阴部和翘臀毫无<br />保留的暴露在外,然后便毫无怜惜的轮流起被捆成粽子般的少女。娇嫩的肉壁仿<br />佛被一根根巨大的阳物撕裂、贯穿一般,没有前戏和情趣的插入起初让咪咪痛的<br />快要昏死过去,男人们几乎是把她当成了飞机杯一样使用着——<br /><br />  咪咪最初只能从无休止的奸淫中感到痛苦与耻辱,任凭泪水润湿了眼罩,紧<br />咬着布团,甜津被织物全部吸收,发出喘息与无助的呻吟。然而,在男人们的精<br />液一次次不知疲倦地填满她的小穴之后,她的神智变得模糊,原本光洁的下体在<br />男人们的反复抽插中已经有些红肿,习惯了疼痛的身体开始感受到违背本意的快<br />感,甚至让她不自觉的发出娇媚的呜咽声,肉壁开始也时不时的夹紧男人的阳物。<br />意识到这点的咪咪羞耻的直颤抖,男人们显然发现了这一点,淫笑着变本加厉的<br />侵犯着她,时不时用污言秽语羞辱着她。咪咪夹杂着快感与痛苦的呻吟声回荡在<br />山洞中,而这只是更加激发了强盗们的兽欲——<br /><br />  整整两天的侵犯让她的身体变的敏感起来,男人们肉棒的插入不再让她感到<br />疼痛,只是触电般的酥麻快感接连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而一旁没有她这般坚<br />强的托托莉被凌辱时的哭声与有些淫乱的呜咽更是像针一样刺入她的内心,让她<br />懊悔着自己的弱小无力。<br /><br />  此时,强盗中身材最为健硕的男人正在抓着咪咪乌黑亮丽的长发,一边用粗<br />糙的大手反复抚摸着她白皙光洁的大腿和完全暴露在外的臀部,一边用自己格外<br />粗壮的阳物抽插着她不由自主变得湿润的小穴。尽管这几天已经被开发了不少,<br />这个尺寸还是让咪咪禁不住从喉咙中发出哀鸣;而最令她羞耻的是,自己的身体<br />似乎还在渴望男人将那个滚烫巨大的东西插的更深一些——咪咪别过头去,徒劳<br />无功的想挣脱男人的掌控。<br /><br />  男人不满的扯着她的头发,逼迫她仰起头来,「呼……臭婊子,现在还装什<br />么清纯,这两天让人操的不够爽吗?嗯?」粗鲁的呵骂着,愈发兴奋地抽动着下<br />体,揉捏咪咪臀肉的大手游移到她的阴部,竟是伸出手指逗弄起她勃起挺立的阴<br />蒂。<br /><br />  「呜,嗯呜呜呜?」咪咪在连续不断的凌辱下变得敏感不已的小穴传来触电<br />般的快感,在男人的玩弄下忍不住的开始沁出淫水,随着男人的抽插发出咕叽咕<br />叽的下流水声。<br /><br />  「小婊子果然被操的很爽啊,骚穴里都这么多水了?」男人揉捏着咪咪的阴<br />蒂,欣赏着她粉嫩而有些红肿的阴部。<br /><br />  「呜,呜呜呜!」男人的污言秽语让咪咪羞恼的扭动着身子挣扎着,然而身<br />体被捆缚的严严实实,无力的挣扎只是给了男人肉棒更强的刺激。<br /><br />  「这个小骚货,扭的真来劲……妈的,老子顶不住了!」男人喘着粗气,将<br />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在咪咪温热的肉壁中,使她的小穴夹得更紧:「呼……<br />真他妈爽,这些冒险者就是和城里妓院的娘们不一样,到你们了……」<br /><br />  听到男人将自己与妓女相提并论,出身贵族的咪咪不禁又一次流出眼泪。男<br />人拔出自己还硬挺着的家伙,在咪咪的长筒袜上擦干净,白浊的液体顺着她的肉<br />缝慢慢滴到地上;尽管这两天一直被这样凌辱着,咪咪还是忍不住因为羞耻和愤<br />怒发出稍带哭声的悲鸣。<br /><br />  男人皱着眉,抬起手对着咪咪的臀肉就是两巴掌,「操,老实点,别他妈哭<br />哭啼啼的!到交货的时候要是还敢这样,非得弄死你个婊子!」<br /><br />  「呜,呜嗯!呜呜呜!」一旁的托托莉听着强盗们肆意欺辱咪咪的声音,忍<br />不住发出抗议的呜咽声,仿佛忘记自己的情况并不比咪咪好到哪去,甚至更为凄<br />惨。此时,她绛紫色的纱裙已经被扯得破破烂烂,富有少女气息的粉色内裤也早<br />就被拉到了脚踝,一个男人正用大手固定住她纤细的腰肢,把玩着她挺翘的臀肉,<br />同时淫笑着用肉棒抽插着她已经红肿的小穴,上一个男人留下的精液还在顺着大<br />腿流动着。尽管托托莉想要挣扎,可是身为炼金术师的娇弱身体如何能够挣脱男<br />人铁钳般的大手,只能从被堵住的小嘴里发出带着抗拒意味的呜咽声。另一个男<br />人又走到她的身旁,伸出大手玩弄起她白皙挺翘的小巧鸽乳,不停地揉捏、轻抚、<br />抽打着。<br /><br />  「呜嗯嗯嗯?呜,呜呜!」胸脯上传来的酥麻快感让托托莉忍不住发出娇媚<br />的哼声,意识到这点的她脸上通红,咬紧了口中的棉袜控制着自己尽量不去发出<br />那样的羞耻声音。<br /><br />  而男人显然发现了这一点,嘿嘿的笑着,伸出食指轻轻触碰了一下托托莉早<br />已充血挺立的粉嫩乳尖,「呜咿——?!」托托莉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变换<br />着,忍受着触电般划过神经的快感与羞怯,然而内心伸出似乎在渴望男人更多的<br />爱抚。<br /><br />  「小骚货,奶子挺敏感的啊?哼哼……」男人的淫笑声更加放肆,双手的食<br />指快速拨弄起托托莉硬挺的乳头,「是不是很爽啊,你这小骚货?」<br /><br />  「呜呜呜呜!」托托莉绷直了身子,拼命扭着腰想要闪躲男人的戏弄,却被<br />身上的绳子束缚着难以动弹分毫,已经被揉捏到有些潮红的两团乳肉随着她剧烈<br />的喘息一起一伏,竟然像是主动用自己的乳尖去蹭男人的手指一般。<br /><br />  「真是贱货,看来你一定会喜欢以后的生活的,」男人舔了舔嘴唇,用两只<br />手的食指和拇指捉住托托莉的乳头,揉捏,旋转,轻轻揪起……换着花样玩弄着<br />少女最为敏感的蓓蕾。<br /><br />  「呜嗯,呜呜呜呜?」胸部潮水般的快感涌来,托托莉不禁夹紧了自己的小<br />穴,身上却像没有力气一般,挣扎的幅度小了下来。<br /><br />  「哦哦哦,这个骚货的穴夹得好紧,我要来了……!」抓住托托莉腰部突进<br />着的男人低吼一声,随着一阵猛烈的冲刺,将自己滚烫的精华尽数倾注在她的花<br />径中。<br /><br />  「呜呜呜呜——?」这是第几次被人中出了呢?那种事,早就不记得了吧。<br />托托莉在这股直冲花心的热流刺激下,也又一次迎来了高潮,泪水从眼罩边缘渗<br />出,脸上的表情混杂着快感与绝望,瘫在地上抽搐着。<br /><br />  「看你干的这么爽,老子也想来一发啊……」还在玩弄托托莉双乳的强盗撇<br />撇嘴,「刚被你操过,不太想用啊……算了,我用这个婊子的小脚丫好了。」一<br />边说,一边绕到托托莉的身后,一把抓住她被紧紧捆缚的双脚淫笑起来,用她柔<br />软的脚心摩擦着自己的肉棒。<br /><br />  「呜?呜呼,呜呜呜!」托托莉惊恐地扭动着身体,发出抗拒的声音,圆润<br />的脚趾都紧紧蜷缩起来。因为特殊的体质,她白嫩的双脚敏感度并不比胸部和下<br />体低,即使是轻轻的挠一挠都会让她瘙痒难耐,何况是被这样滚烫坚硬的东西快<br />速摩擦着,强烈的酥痒感让她发出娇媚的娇呼声,却被口中的棉袜全部堵住,变<br />成了模糊不清的呜咽,刚刚高潮过的身体只能无力的挣扎,仿佛是在主动刺激着<br />男人的阳物一般。<br /><br />  「哈……呼,还挺舒服的,比起操她的骚穴别有感受啊!」男人加快速度用<br />肉棒顶着托托莉的娇嫩脚心,脸上挂着享受的神情,肆意羞辱着她。在他的玩弄<br />下,托托莉只感到触电般的快感不断传来,光洁的脚背因为忍耐绷得笔直,敏感<br />的脚心也因为不停的摩擦稍稍有些潮红,酥麻的感觉一浪又一浪的刺激着她的神<br />经,胸脯随着她急促的喘息起伏着,两团乳肉不停摇晃,构成一幅诱人的美景。<br /><br />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嗯——?」随着一阵痉挛,男人喘着粗气,将滚烫<br />的精液喷在托托莉的小脚上,而托托莉也因为敏感的足心被不断地刺激,迎来了<br />又一次的高潮。白浊的液体染脏了托托莉白嫩的小脚丫,托托莉只是瘫在那里,<br />脱力般的微微抽动着身子。<br /><br />  「好了,都干够了吗?还有谁想做?」强盗头领,那个脸上有着深深刀疤的<br />男人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山洞中,众多强盗互相对视了一下,嘿嘿笑着,无人想再<br />来一发。这两天中,这些充斥着兽欲的家伙每人都对托托莉和咪咪进行了起码五<br />次的奸淫,也都有些疲惫,暂时没有了继续凌辱二人的想法。<br /><br />  「那么,把她俩的眼罩和口塞摘下来。」刀疤男命令着,两人身边的男人立<br />刻照做,托托莉和咪咪被蒙住两天的双眼一时无法适应明亮的灯光,微微眯着眼<br />睛,涎水从嘴边滑落,无力的怒视着周围的男人,然后把目光集中在令众人唯命<br />是从的头领上,内心多少有些恐惧接下来又会被如何折磨。<br /><br />  「这两天被操的还舒服吗,可爱的炼金术师和贵族小姐?」刀疤男露出讽刺<br />的笑容,而即使是此时也还在不由自主一张一合的小穴和坚挺的乳头让两人羞红<br />了脸瞪着他,任何辩驳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br /><br />  「不过那是你们的前职业了哦,从现在开始,你们的新身份是高级性奴。调<br />教完后你们会被送到市场进行拍卖,到时候老实点,或许能少吃一些苦头哦?」<br />刀疤男眯起眼睛,仿佛眼前的两个女孩已经是大把的金币一般。<br /><br />  「痴心妄想!」咪咪开口呵斥道:「无耻的混蛋,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br />哈啊啊——?」话还没说完,身边的男人惩罚一般用力捏了一把她的胸部,让她<br />不自主的呻吟出来。<br /><br />  「呜……!」托托莉的脸像烧起来一般,自己要被当成性奴拍卖了吗?这种<br />事让她因为害怕而颤栗起来,牙齿轻轻碰撞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求饶肯定是没<br />有用的吧,那么要像咪咪那样咒骂着眼前可憎的男人吗?似乎自己又提不起那份<br />勇气,只能用混杂着痛苦与不甘的表情注视着刀疤男。<br /><br />  「哼,就知道不会这么老实。再蒙上她们的眼睛,然后戴上开口环,扛到<br />『马』上去。」手下们淫笑着固定住挣扎的二人,然后给她们戴上被泪水润湿的<br />眼罩,两人的视线再次变得一片漆黑。「放开我,放……呜呜,啊呜呜呜!」咪<br />咪抗拒的话还没说完,小嘴就被精钢制的开口环撑开,固定带在头后紧紧系住,<br />身边托托莉也是同样的待遇。扭动着的两人被男人们抗在肩上向山洞内走去,口<br />水抑制不住的从被撑开的嘴中滴出银色的丝线。<br /><br />  隐隐约约的,两人感觉男人在下楼梯,潮湿的青苔味铺面而来。「地牢」,<br />咪咪和托托莉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个名字,身体因为害怕微微颤抖着,却已经连<br />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br /><br />  终于,男人们停了下来,两人被扔到了冰凉的青石地板上,忽然觉得被麻绳<br />勒的有些麻的双腿上层层束缚被利刃划开,露出下面绯红色的绳痕。不过强盗们<br />显然不是好心的给她们休息的机会,马上,咪咪和托托莉的大小腿就被折叠着捆<br />缚在一起,同时大腿和脚踝也被麻绳固定住,然后强盗们架起两人,强迫她们相<br />对着坐在房间中包有光滑铁皮的三角木马上。<br /><br />  「呜,呜呜呜!」「呜,咕呜,呜嗯……」金属尖端毫无感情的陷入两人被<br />奸污的有些红肿的肉缝中,冰冷的触感与压迫感让托托莉哀鸣起来,骑在木马上<br />胡乱地挣扎着,但这只会让棱角陷的更深;而咪咪强忍着被异物侵犯的痛苦吞咽<br />着口水,不想在强盗们的面前露出失态的样子,胸口因为急促的喘息一起一伏。<br /><br />  「老实点,小婊子,一会有你爽的!」刀疤男走过来,粗暴的抓了一把咪咪<br />的臀部,让她羞愤的扭着身子,然后给两人戴上棕色的皮质项圈,用两根坚韧的<br />短绳分别穿过两人项圈上的铁环系住,拉紧,系在由一根悬吊在天花板的长绳垂<br />下的挂环上,使得咪咪和托托莉只能被迫的向前倾着身子,近的甚至能清楚感受<br />到彼此的鼻息。<br /><br />         TotoriDefeatPart2<br /><br />             GAMEOVER<br /><br />  此时被放在木马上的两人除了嵌入尖端的小穴,就只靠这项圈支撑着身体,<br />这简易的装置迫使着咪咪和托托莉保持着身体的平衡,而如果失去平衡,绳子就<br />紧紧拉紧项圈,让其中的一方呼吸困难。<br /><br />  刀疤男又淫笑着,伸出手搓弄着两人充血挺立的粉嫩乳尖,使它们不由自主<br />地变得更加坚硬胀大,然后给咪咪和托托莉的硬挺乳头上都夹上了乳夹,同时用<br />细链紧紧的相对着连在一起,如果谁乱动就会狠狠的刺激到另一方的乳头。<br /><br />  感觉着托托莉温热的鼻息,以及男人大手在自己敏感胸部的肆意玩弄,不知<br />这个装置原理的咪咪不由得羞恼的向后缩了下身子,扯动到托托莉乳头上的夹子,<br />立即传来她夹杂着痛苦,却因为收紧的项圈而变得模糊的哀鸣,咪咪吓得马上恢<br />复了前倾着身体的模样不敢乱动,忍受着男人的羞辱。<br /><br />  「哟,小婊子还挺聪明,反正你要敢乱动,遭罪的可就是你的朋友哦?如果<br />你不在意的话就尽管挣扎吧,哈哈哈……」刀疤男露出得意的笑容,咪咪两团白<br />嫩的乳肉在他手中被揉搓的变形。<br /><br />  「呜,呜呜呜呜!」胸部传来的快感让咪咪颤抖着,极度的想要挣扎,然而<br />托托莉刚才的痛呼像钉子般扎入她的心中,想到因为是自己的过失带给她那样的<br />痛苦,咪咪懊悔不已——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我向你保证……她心中默念着,咬<br />紧口中的开口环,银色的丝线从口角滴落,绷紧了身子任凭刀疤男玩弄。<br /><br />  「哼,臭婊子,怎么不挣扎了?」刀疤男的手上加大力度,咪咪的双乳被捏<br />出一片红印,「呜呜呜嗯——」但她只是颤抖着,甚至将身子往前凑了凑,只是<br />不愿让托托莉因为自己而痛苦。而聪明的托托莉听到她的呜咽声,似乎也明白了<br />装置的原理,也慌忙向前又倾了倾身子。<br /><br />  「啧,挺能忍的啊。喂,拿铁球来!」刀疤男挑了下眉毛,对手下命令着,<br />「给她们挂上,就一条腿五千克吧。」<br /><br />  「呜……?呜呜呜呜!」咪咪明白了他的意图,被撑开的小嘴发出绝望的哀<br />鸣,涎水丝丝缕缕的滴在胸前。<br /><br />  「是!」两个男人拎着四个带着皮圈漆黑的铁球走来,然后眼中流露出施虐<br />的兴奋光芒,将铁球挂在咪咪和托托莉被折成V字型的膝盖上,沉重的铁球向下<br />坠着,让两人的红肿肉缝更深的陷进金属棱角中。此时两人大部分的体重都由少<br />女原本娇嫩的下体承受着,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两人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于是又<br />牵动了彼此的乳夹,发出更加无助的呜咽声。<br /><br />  刀疤男一只手胡乱揉捏着咪咪的胸脯,另一只手挑逗着她跨坐在木马上而暴<br />露在外的挺立阴蒂,触电般的快感让咪咪一阵抽搐,竭力维持着前倾的姿势,身<br />上沁满带有少女体香的细密汗珠。<br /><br />  「真是当性奴的好胚子,被这样玩弄竟然很有感觉吗?你这淫贱的婊子!」<br />刀疤男眯起眼睛羞辱着咪咪,而随着他的玩弄和越陷越深的棱角带来的刺激,咪<br />咪的肉缝不由自主的沁出淫水,顺着木马滴在地上,挺立的乳头上夹子带来的痛<br />感也渐渐转化成难以忍受的快感。<br /><br />  「呜嗯,呜嗯嗯嗯嗯?」小嘴中控制不住的发出甜美淫糜的呻吟,「为什么<br />……会……舒服……呜啊啊啊?」在刀疤男的持续挑逗下,咪咪跨坐在木马上高<br />潮了,爱液甚至喷溅到了托托莉的小腹上,她烧红着脸大口喘息着,胸前已经滴<br />满了自己的口水。<br /><br />  「呜,嗯唔唔……」突如其来的温暖而黏稠的液体溅到自己身上,加上咪咪<br />那淫乱的呻吟声,托托莉明白自己的好友在紧贴着自己的面前高潮了,脸上也变<br />的通红。<br /><br />  「你们两个婊子,互相用舌头舔对方的嘴穴,就当是为了以后的口交做练习<br />吧。让我不满意的话,就用鞭子把你们的骚臀抽烂,现在开始!」刀疤男命令着<br />面对面的咪咪和托托莉,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样高品质的性奴,以后在贵族们的<br />地下市场可是能卖出相当高的价格。<br /><br />  「呜……」咪咪颤抖着,刚刚高潮过的身体连探头的力气都没有,绝望地喘<br />息着,眼罩下的双目轻轻合上,准备迎接鞭挞的痛苦——<br /><br />  「呜,咕,咕滋,哈,哈啊……」忽地,一条香软的舌滑入她的口腔,然后<br />生涩的舔舐着,品尝着她的甜津。咪咪瞪大了双眼,「呜,呜呜……咕滋……」<br />被动而笨拙的回应着。<br /><br />  「咕,咕噜……」托托莉吞咽着口水,红着脸,努力的从被撑开的小嘴中伸<br />出舌头按着刀疤男的命令挑逗着咪咪的口腔。在众人面前被强迫做这种事让她羞<br />的微微发抖,然而无论内心多么拒绝,她还是鼓起勇气将脸凑了上去,任凭棱角<br />更深的没入自己的肉缝——(对不起……因为我的错,让你遭受这种事,至少让<br />我尽可能的替你承受……)用行动诉说着自己的心声。<br /><br />  「很好,很好。像狗那样努力舔舐吧。」刀疤男扯掉两人的眼罩,咪咪因为<br />刚才的凌辱,双目有些无神,挂着泪光,呆呆的看着面前费力的纠缠着自己舌头<br />的托托莉;而托托莉虽然因为没入肉缝的棱角、胸前的乳夹以及羞耻满脸通红,<br />嘴角挂着涎水,脸上同样淌着泪水,眼中却有着某种温柔的光,仿佛忘记了目前<br />的处境,忘情的品尝着咪咪的味道,试图给她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安慰。过了片刻,<br />咪咪眼中溢出泪水,同样认命般的努力舔舐着托托莉的口腔,回应着她的感情,<br />两条香舌交杂在一起,发出下流的水声——<br /><br />  「咕,咕啊,呼,呜嗯?」。(新职业……吗,罢了,只要是能跟你在一起<br />的话,那么……也不是太坏……)咪咪闭上眼睛,将倾诉心声的话语随着吞咽声<br />隐于无形,摒弃那份坚强与羞耻,红着脸开始享受起身体各处的快感——<br /><br />  尽管在前方等着她的将是无尽的凌辱,但只要有托托莉在身边的话,这位原<br />贵族冒险家应该会很快适应自己的新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