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01章??<br><br>“嘿嘿嘿,還磨叽著。”我不耐煩地朝還有描眉擦粉的老婆吼著:“你爸你媽等下又有閑話了,每次都是我們去得最晚。”<br><br><br><br>“就完,就完了。小可那。”她嘴里頭答應著,手里還是小心翼翼地對著嘴塗抹。<br><br><br><br>我在台上扭著脖子直瞪著樓底下,六歲的兒已是按奈不住下了樓,待看到了她嬌小的影在花壇邊的草坪后,我才返回到了臥室里,她還自得其樂的往臉上撲粉,上灘放著一套湖綠的西服,她端在鏡子前,白溜溜的背后寸縷不挂,唯有滾圓的上一襲狹小得可憐的衩,勒索得兩辮蛋呼呼的。<br><br><br><br>這真的要了我的命了,一見著她穿這麽勾人的小衩,我就不把她個服服帖帖討饒求救決不罷休。<br><br><br><br>我凶神惡煞地將她翻在地,手足並舞地扯她的衩,她放蕩地笑叫著:<br><br><br><br>“你怎又來了,你有夠沒有,人家剛妥當了,你又搗蛋。”<br><br><br><br>我才不管,俗話說膽包天,就是刀子架到了脖頸上,也得讓人做完再砍。<br><br><br><br>把我的那已硬的掏出來,瞄著她那並不濃密的,我只一沈擺,如同長眼似的整就盡致挑剌進去,里融融暖,頭兒一觸到一個子就酥麻酷暢,不由得猛縱濫送。<br><br><br><br>沒有幾下子,小里細輕溢粘滯膩滑,唧唧唧如同貓粥碗,再看讓我一手撈著際,一手托著的老婆,已是粉臉绯紅鬓發缭,一雙吊捎眼細眯僅剩細線,嘴里叽叽哼哼呻哦不斷,我再來幾下猛烈的沖撞,她就魂魄升天,一只腿勾著我的,那一只卻舉指天,了一半的衩還挂在她的腿肚子上,如同搖晃著旗幟在空中飄揚。<br><br><br><br>她已是潰不成軍,小里一陣滾滾的,這就宣告她徹底繳械投降了,我就把那狠狠地一頂,然后悶然不動,讓它在小里臌到暴長,體驗著那里面嬰兒一樣的搐輕咬,這才讓綁著的神經松懈,讓那些熾熱的瘋狂,在中也跳躍抖動,她一陣嚎叫,再后就渾緊繃,從大腿再到腳趾頭繃得發僵,然后再重重地摔到了地面。<br><br><br><br>看著一個軟癱癱的子躺在地毯上,額角上汗水如珠,我把她整個人挽了起來,老婆就這點讓人心動,很易動情也容易足,胡在她小掏一番,她就美滋滋地叠叫。<br><br><br><br>該我獻殷勤的時候了,我替她找來罩,再讓她指揮著拿了紙巾墊進她的衩里,她穿上西服時把她的領子妥。就興采烈喜氣洋洋地直奔樓下,兒在我們那輛小車邊不耐煩踢著車輪,見我們勾肩搭臂地從樓道出來,小臉一別,嘴翹得老。<br><br><br><br>岳父母的家在小巷底,我們的車子小巧,還是開不進去,我把車子停放到了遠處,老婆就小聲地咕噜:“怎不跟大姐的車停一塊。”<br><br><br><br>好笨的老婆,人家那是進口的皇冠,我們那算啥啊。一家子就拎著大包小袋的,不時有悉的鄰居跟老婆打招呼,進了家里,果然又是我們最晚到的,其實也就是落在大姐他們家后面。<br><br><br><br>岳父母就仨兒,小妹小蔓還末出嫁,談了男朋友不下十個,就是沒有讓她另眼相看芳心所許的。<br><br><br><br>岳父大名許德賢,曾是重點中學的校長,在教育界德望重、挑李天下,到了一定年齡,退了職務,還在學校謀一閑職。<br><br><br><br>岳母李靜娴也是中學的語文教師,夫妻相差八歲,當年老岳父冒著撤職查辦甚至開除公職的可能,肆無忌憚地把他的學生十八歲的靜娴娶了,在當地演譯一出可歌可泣可圈可點的動人故事。私底下岳母卻對我們說,那時她已懷孕在,推辭不了也無從選擇。<br><br><br><br>我誠恐誠惶地向岳父大人祝了壽,並捧上壽禮一條中華煙兩瓶五糧,一個紅包里面掖著八百塊錢,把我這師范學院的講師一個月的薪水全都奉獻出去,是心疼,不過老婆興。但這比起大姐小媛他們是滄海一栗,不能同而語的。姐夫張平是小官僚,現今下放到下面鄉鎮里挂職,聽說還前程無量,一調回來就重任在肩仁途大展。<br><br><br><br>此刻他正搖晃著腿端在沙發上,他堆在那里心寬體胖,一些時沒見就大了一圈,嘴角叼著煙旁若無人地直對客廳旁邊廂房里瞄,那是小蔓的臥室。<br><br><br><br>我就埋頭過去倚在門檻,里面老婆跟她正說得熱鬧,就聽小蔓說:“他那人一切都好,就是太急了,才約會了幾次,就要我跟他上。”<br><br><br><br>“現在的男人那不是這樣,我看他長得好帥氣的。”老婆說“而且家里環境也不錯,你別裝淑了,又不是末經人道。”<br><br><br><br>小蔓急了拍打老婆“不許你說,你再提了,今后我可什麽都不對你說。”<br><br><br><br>我裝模作樣很紳士地敲了開著的門,小蔓臉紅霞過來推著我的肩膀“去去去,人家的說事,你湊那門子熱鬧。”<br><br><br><br>“我找老婆還不行嗎。”我大模大樣走了進去。<br><br><br><br>老婆正掉西服,尋著小蔓的睡換,小蔓拿著眼角掃著我,嘴里還嘀咕著:“你瞧你老婆,里面還墊著紙,從實招來,剛來時就做了。”<br><br><br><br>“是啊,象咱這體魄,那天不來個三兩回的,能受得了嗎。”我干脆地回答她。<br><br><br><br>“恬不知,這也能眩耀的嗎,死相。”小蔓就拿手在臉上輕劃。<br><br><br><br>“小蔓吃醋了。”老婆用潤的眼波瞟了過來,不失時宜地打趣著,老婆總是跟我同一戰壕。小蔓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天啊,那鳳眼一盯自有一種悠悠的怨氣。岳母就在外面叫著:“小蕙,快過來幫手。”<br><br><br><br>小蕙是我老婆,她剛一走,我就躺到了小蔓的上,本來少的閨房里就香的,何況是上,小蔓就撲了上來,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擰了一把。<br><br><br><br>“你倒是威風啊,像種馬一樣四處撤野。”<br><br><br><br>我忍著疼痛不敢大叫,只好嘴里咻咻地倒著氣:“不能的,會讓人瞧見了的。”<br><br><br><br>她這才站起來了,就在邊對我說:“你說張平介紹那小警察怎樣,倒是跟你有點象。”<br><br><br><br>“來來,說說,到什麽程度了。”好像有一子酸味打腦門里直冒,臉上還強撐著笑。<br><br><br><br>“也就是摟摟抱抱呗,他帶我到了剛分的房子里面,想我的服,我不讓的。”<br><br><br><br>她邊說邊拿腳踢著腿,每一踢動,我的心在上就一下撲蕩,眼前的這小妹,臉嬌得像雨后的桃花,她背對著門,讓外面的光芒一照,雪白的睡裙里輕薄如紙,包裹著的一俱曲折玲珑子暴無遺,我的如魚得水一下就撐了起來,撥地而起的把裆頂著像一帳篷。<br><br><br><br>我把拉鏈一拉,拿起它問:“怎樣,好長子不知味了吧。”<br><br><br><br>她扭過了臉:“死相,誰稀罕你,找你老婆去。”說完絞著子一步一顫地走出。<br><br><br><br>讓她澆了這一瓢子的冷水,我從心里一直涼到了腳底,也莫名其妙癱軟了。孩的心事就像突變的風云,猜不透的。<br><br><br><br>兩年前我在省城參加一個藍球教練的進修班,小蔓在省城還沒畢業,我就常去看她。小蔓她們生宿舍把門的阿姨也可,每當我去時她就拿起話筒對著摟上叫喊:“許小蔓,接客。”或是“許小蔓,來客了。”把那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無可挑剔。<br><br><br><br>小蔓就咚咚地跑下樓來,挽著我的手臂或在校園里晃蕩,或是到附近吃飯,看她興采烈的樣子,當初我還以爲那是一個在異地的孩對親人的眷戀,慢慢地跟她邊的那些同學悉了,大家也就一起上歌廳下酒館。<br><br><br><br>她從不向她的同學朋友挑破我是她姐夫這事實,仿然間把我當做家鄉里來的男朋友,我也將這一切歸納爲孩子的虛榮,而且這個姐夫還是個姿拔,容貌出衆的藍球教練。在包廂唱歌跳舞也就輕挑地摟抱,酒喝多了也放蕩不羁地親咂鬧到一塊。<br><br><br><br>周末時小蔓就給我來了電話,說她們一夥人在一有名的迪廳狂,要我一定過去。我打了個車到了的時候,她們一夥三兩男喝得差不多,那里面的噪糟雜人聲沸騰,音樂如疾風如湧,象是要掀開頂蓋一般。<br><br><br><br>卓上十多個酒瓶東顛西倒,還有開了的紅酒,有一對男已相擁在狹窄的單人圈椅上手忙腳糾一起,真是名副其實的狂好去處。<br><br><br><br>又是一陣暴風聚雨般的狂,轟鳴如雷震耳聾攝人心膜,小蔓硬是拽著我湧入舞池,還是末,小蔓已迫不及待地穿上夏,黑的短裙輕薄窄小一展一擺就能見到里面的內,上面是火辣的領無袖緊衫,把她前的兩陀箍得聳隆突。<br><br><br><br>她在我面前拚命地扭動,做著一些要命的充挑逗的動作,不時有探照燈如閃電劃破夜空,她已不是我印象中那個清純靓麗的小妹,而是是個柔若無骨渾放蕩望的子。<br><br><br><br>過后就慢慢的舞曲,整個大廳陷入一片黑暗,薩克斯悠遠綿長的曲調如泣如訴,我摟著她搖晃著體,能到從她單薄的服里散布出體的熾熱,她雙手挽到我的脖子上,一張粉妝玉琢的臉埋在我的肩膀,毫不忌肆地將豐盈的雙緊貼著我。 <br><br> <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