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br><br>一香山布由子,二十四歲,研究生。那是去年底的事情。<br><br><br><br>路上要小心,婆婆裕子把布由子送到川品站附近的公車站,幾乎讓布由子以爲是在監視她。<br><br><br><br>布由子在G市搭長途公交車去北陸的K市,與丈夫靖紀相會。<br><br><br><br>和丈夫結婚才三個月,年齡相同,當然薪水也少所以必須節省。<br><br><br><br>想到明天中午就能和丈夫擁抱做愛,又正值月經前下半身有說不出來的搔癢感。<br><br><br><br>記住要穿那個東西來。<br><br><br><br>聽丈夫在電話里的命令布,由子現在以穿上丈夫的朋友從美國回來送他的紙三角褲。<br><br><br><br>所謂紙三角褲,是一種吊帶式的三角褲,前面只有小蝴蝶的面積,腰是用細帶打結。<br><br><br><br>上一次丈夫見了便說:「嗯,好味道。沒有很髒,表示你在旅途中沒有外遇。」<br><br><br><br>其實,有兩件備份的,根本看不出來有沒有外遇,但因爲是紙三角褲,確實很容易吸收水份。<br><br><br><br>座位在最后面,所以一直在向婆婆行禮時,就快開車時才上車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向布由子點頭寒暄后,把大大的行李放在架子上,然后坐在布由子旁邊的座位上。<br><br><br><br>這個男子又脫去大衣,蓋在腿上,上面還蓋一條毛毯。<br><br><br><br>中年男子好像很落魄。可能是從事勞力的工作,腰圍很大,兩個人的腰不得不靠在一起。<br><br><br><br>上高速公路后,車內的燈光暗了,爲這次的旅行急忙準備的關系,感到疲倦。<br><br><br><br>閉上眼睛,但睡不著。<br><br><br><br>「要不要喝啤酒?這樣比較好睡一點。啊,也許會尿多,不方便,那麽,喝清酒吧。」<br><br><br><br>中年男子的臉皮真夠厚,用大而粗糙的手打開酒瓶,把酒倒在瓶蓋,送到布由子的面前。<br><br><br><br>「哦……是……謝謝。」<br><br><br><br>布由子不是爲了想睡覺,而是對方的強迫態度使她決定喝一杯。<br><br><br><br>酒很香。<br><br><br><br>「這樣就可以睡了。你是高中生嗎?你是美女,小姐。」<br><br><br><br>的確,丈夫和朋友們都說「你的額頭很寬,真好」、「眼睛有如秋天的天空,非常的清澈」<br><br><br><br>等贊美的話。但受到「美女」的贊美,一生中只有這一次吧。布由子感到難爲情。<br><br><br><br>說她是高中生,也感到很高興。<br><br><br><br>布由子像被催眠似的,覺得眼皮沈重。在夢中,丈夫立刻把三角褲……,不知睡了多久,大腿根的內側感到癢癢的。那種感覺不壞,可能是好久沒見的手……。<br><br><br><br>不,這是在公交車上,是鄰座的中年子的手。<br><br><br><br>不知何時,車上準備的毛毯蓋在布由子的下半身上,就在其下撫摸。<br><br><br><br>(怎麽辦……喝了他一杯酒,不好太凶。這個人也許夢到太太了吧……暫時不動吧。<br><br><br><br>不,這個中年男人沒有睡。隔著裙子撫摸布由子的恥丘,好像有很好的技巧。<br><br><br><br>癢癢的,身上起雞皮疙瘩。真大膽,還找到肉縫。<br><br><br><br>布由子不知如何是好,繼續裝睡,心里感到懊惱。<br><br><br><br>這個中年男子很狡滑,一面打鼾,一面用很長的時間慢慢撫摸,從陰部到鼠蹊部。手掌壓在恥丘上,中指在肉縫,小指和拇指在柔軟的大腿根……。<br><br><br><br>(怎麽辦?把他的手拿開又覺得太過分。大聲叫「不可以性騷擾!」又會妨礙到其他的旅客。<br><br><br><br>對了,就這樣假睡,然后夾緊大腿,讓他知道「不可以繼續了」……不然我自己會受不了的。<br><br><br><br>布由子在大腿上用力,想要中年男子的左手不能活動。<br><br><br><br>(哼,看吧,手停止動作了。現在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從我的大腿間把手拔出去。<br><br><br><br>撫摸的方法很巧妙。但這種色情狂的行爲是不可以的。)然而結果是打草驚蛇,形成反效果。男人粗糙手掌的側面結結實實的壓在布由子的肉縫上。<br><br><br><br>(啊……怎麽辦……這個人的手卡在那里反而有性感。月經前的關系,那里火熱。這可不是我的責任,原因在女性身體的構造。)考慮到紙三角褲會摩擦,所以沒穿褲襪,遇到這種情形就發生困難了。<br><br><br><br>這個中年男子好像誤會了布由子的動作,把手收回來,這一次大膽的深入裙內,粗糙的手掌直接在布由子的大腿根上撫摸。<br><br><br><br>(啊……這個人的手真可惡!不行呀。三角褲的紙會破的,又怕水份。)布由子的危機感好像也傳到中年男子的手上,中年男子的手停止不動了。<br><br><br><br>奇怪的是,中年男子的手指沒有動,布由子的下半身反而有一種失落感。<br><br><br><br>這時候,中年男子似乎發現布由子的三角褲是紙做的。可能認爲是很奇怪的女人,這一次是捏住紙三角褲的底部,向左右搖動。<br><br><br><br>(啊……紙和陰唇摩擦了……很舒服。做這樣的壞事,心里竟然興奮的怦怦跳。)布由子知道這樣下去,陰部會濕潤,沾在三角褲上,會使它破裂感到不,安。<br><br><br><br>中年男子繼續裝睡。<br><br><br><br>(他想干什麽?那里是我的肛門……)男人手里的紙三角褲在布由子的肛門上壓迫。<br><br><br><br>中年男子作出重新蓋好毛毯的動作,事實上,在丈夫也不肯碰的菊花蕾上,用手指不停壓迫。<br><br><br><br>(啊……癢癢的……這種奇怪的感覺,真令人受不了。是色情狂的變態欲望感染到我了嗎?)明知道這是不對的,但布由子的身體像遇到緊箍咒似的不能動了。<br><br><br><br>中年男子好像識破布由子的心和后面的菊花蕾在動搖,於是在布由子的屁股上撫摸,還不時的偷偷觀察布由子的表情。<br><br><br><br>紙三角褲靠屁股的布是細柔的紙做的,中年男子可能發現了。布由子的心和中年男子形成共犯心理……對這樣一個沒有愛情,甚至會討厭的中年男人的手指,竟然會産生如此強烈的性感,這是布由子沒有想到的事。<br><br><br><br>(啊……直接在肛門上摸了。洗完澡有七個小時之久了,那里已經髒了。啊……羞死了……可是有異常的快感。啊……不要弄痛了。)布由子拚命的克制自己,不讓呼吸更急促。<br><br><br><br>男人的手指鑽入紙三角褲,直接在肛門上撫摸,布由子發覺自己的肛門向外突出。<br><br><br><br>肛門受到刺激,敏感的快要能判斷中年男人的手指指紋。<br><br><br><br>不知到是否是慣犯,指甲剪得很短,不覺得痛,反而在里面産生搔癢感,讓布由子覺得里面很舒服。<br><br><br><br>覺得肛門更突出了。<br><br><br><br>(啊……把手指插進來了,還在扭動。爲什麽弄得這麽好?和他那落魄的外表正相反,不愧是中年男人。啊,弄得真舒服。)中年男人把肛門拉開,手指插到第二關節。從布由子的肛門産生異常的熱度,是不是肛門也會溢出蜜汁?<br><br><br><br>布由子知道自己的肛門洞口濕濕了。<br><br><br><br>(哎呀……就這樣不要被人發現的玩弄吧……)布由子把袖子壓在嘴上,不讓自己發出哼聲。但無論如何都忍不住的把屁股轉向男人的方向。<br><br><br><br>中年男人的手指又到達會陰部,很巧妙的用手指在肛門和肉洞之間,來回輕輕摩擦。快感從菊花蕾,如海浪般擴散到全身。<br><br><br><br>(啊……肛門和前面的肌肉是相連的,那里開始濕潤了,紙三角褲會破裂的……怎麽辦……)就在此時,男人的另一只手在毛毯下發動侵略。<br><br><br><br>在布由子的肉縫下端揉搓。<br><br><br><br>布由子開始擔心周遭的旅客,但只聽到鼾聲和夢呓,沒有人會注意到這里的行爲。<br><br><br><br>可是有隨時被發現的危機感。反而對中年男人的犯罪行爲産生感情,布由子的性感因而更亢奮,中年男人的色情行爲幾乎有藝術性的程度。<br><br><br><br>「小姐,你沒有睡。」<br><br><br><br>中年男人把有酒臭味的呼吸噴在布由子的耳孔里。<br><br><br><br>布由子的身體對男人手指的反應更明顯,使布由子的羞恥感更強烈。<br><br><br><br>布由子沒有回答,認爲回答會更加難爲情。<br><br><br><br>「我還是第一次碰到紙三角褲,你年紀輕輕的,是不是有一點變態嗜好?還是你的愛人有這種興趣呢?」<br><br><br><br>「看你是有知性感的美女,但是屁眼卻這麽敏感,而且已經這樣軟軟的了。<br><br><br><br>被我這樣醜陋的中年男人玩弄有快感了,對不對?「<br><br><br><br>「這一邊也很敏感吧。因爲已經濕濕黏黏了。小小的陰戶真好,你?起屁股吧,那樣更方便玩弄了。」<br><br><br><br>布由子默默的,好像中年男人下流的話使她的理性麻痹,也彷佛被催眠似的?起屁股。<br><br><br><br>斜坐在座位上感到不舒服,但爲了得到有罪惡感的更大快樂,只好委屈了。<br><br><br><br>「小姐,享受快樂的要訣就是不要發出聲音。能被誤解爲打鼾的程度是最好的,但太難了,不只是用袖口,也可以咬住毛毯,你自己想辦法吧。哦,陰戶夾緊了,真是好陰戶。」<br><br><br><br>中年男人不只用手指玩弄肛門和花蕊,還故意在布由子的耳邊說淫猥的話。<br><br><br><br>布由子的身體在聽到中年男人說到陰戶,就猛力的顫抖。在顫抖中,還是聽到中年男人的話,用嘴緊咬毛毯。<br><br><br><br>男人的手指在肛門內有節奏的活動,還把前面的花瓣左右分開,用手指在肉洞口滑動。<br><br><br><br>(啊……這是未曾有過的性感。只是用手指,我就要泄了。怎麽辦?)布由子不想扭動,但是還是不由自主的扭動屁股,回應色情狂對這兩部份的攻擊。如果在玩弄陰核,一定會達到更強烈的高潮。可是中年男人沒有動那里。<br><br><br><br>撕!<br><br><br><br>男人的手指輕易的把紙三角褲給撕破了。<br><br><br><br>「小姐,你穿這樣變態趣味的紙三角褲,現在已經不能穿了,有更替的嗎?」<br><br><br><br>不知是想折磨她,還是想使她急躁后再玩弄肉芽,三角褲破了,應該很容易弄的,但是中年男人只是撫摸肛門和花蕊。<br><br><br><br>「等一等你可以去廁所,在那里換三角褲。如果不喜歡我,前面有空位,你可以不必回來這里坐。」<br><br><br><br>男人的手指離開布由子的花蕊和肛門,還整淩亂的裙子和毛毯。<br><br><br><br>長途公交車開到休息站停下。<br><br><br><br>因爲受到中年男人的玩弄,布由子不好意思看中年男人的臉,只是用力的站起來。<br><br><br><br>中年男人半張開嘴假睡,是不是習慣坐這種事呢?非常狡滑。<br><br><br><br>布由子感到很疲倦,雙腿無法用力,肛門留下甜美的麻痹感。<br><br><br><br>前面肉縫的蜜汁,涼涼的感到很不舒服。<br><br><br><br>在廁所換紙三角褲,剛脫下的紙三角褲沾上很多的蜜汁,丟在紙簍里。<br><br><br><br>(怎麽辦?如果繼續被玩弄,真的快要瘋了,趁現在停止吧。比起丈夫弄的,舒服百倍,可是這樣又對不起靖紀,我的自尊心也被破壞了。)布由子下定決心,后走出廁所,仰望夜空上美麗的銀河。N+!7*p,aT回到公交車上,按中年男人的話坐在前面的位置。鄰座是位三十多歲的女人,露出疑惑的眼光看著布由子。<br><br><br><br>公交車又開動了,布由子不能入睡。<br><br><br><br>引擎的震動使屁股屁股産生奇妙的感覺,從座位下冒出的暖氣,使布由子感到肛門和花蕊熱呼呼的。<br><br><br><br>布由子想用自己的手指安慰自己,鄰座的女人則發出有規律的鼾聲,大概不會被發覺。<br><br><br><br>回想和丈夫性交的情形,可是只有陰莖抽插的畫面。<br><br><br><br>無論如何腦海里都會出現坐在后面的那個中年男人,對肛門和花蕊的巧妙動作。<br><br><br><br>(既然如此,繼續讓他玩吧。反正是不認識的陌生人,在公交車上又不能破壞我的貞操,經常都受到婆婆和丈夫的監視,所以這一次可能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機會。)布由子悄悄的回到原來的座位。<br><br><br><br>心髒猛烈跳動。<br><br><br><br>「哦,唔……小姐,不,你……」<br><br><br><br>二中年男人還假張剛睡醒,伸個懶腰,讓布由子回到座位上。<br><br><br><br>當布由子坐下,就用毛毯蓋在布由子的腹部以下,還脫去她的鞋子。讓布由子面對他坐下,然后手伸入裙內。<br><br><br><br>「小姐,你不願意的話你可以拒絕。不過,九成的女人都會喜歡的。我對人生不太了解,只是覺得有很多比虛榮更重的東西。」<br><br><br><br>中年男人從架子上拿大大的行李箱放在腳下,沒有脫鞋就面對布由子盤腿而坐。<br><br><br><br>攤開毛毯,蓋在布由子的下半身和他自己的腿上。<br><br><br><br>布由子爲了掩飾自己的羞恥心,將臉轉向一旁。<br><br><br><br>「你把臉和嘴靠在我的肩上,不用擔心,司機看不到這里的。無論如何都要忍住如果要出聲時,請給我一個信號吧。」<br><br><br><br>男人的手伸入毛毯,從布由子的裙內找到紙三角褲的部位,用手掌最后的部份壓迫陰核,同時用中指摩擦肉縫。<br><br><br><br>布由子照中年男人的話,把嘴靠在男人的肩膀,忍住快感。<br><br><br><br>中年男人使用手指的技巧,簡直難以形容。<br><br><br><br>壓迫肉芽后,如按摩師般有節奏的震動。<br><br><br><br>(啊……希望一直這樣玩弄……也許性感離開愛情也能存在。這樣的話,女人的性是很悲哀的。可是,這樣會有說不出的好,背德是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br><br><br><br>)布由子主動的分開雙腿,享受男人的手指在紙三角褲上的感觸。剛換上的紙三角褲破了也無妨,還有一件可以更換。<br><br><br><br>「舒服嗎?我知道你會難爲情。但放松心情會更舒服的,這樣好不好呢男人稍用力拉紙三角褲,輕易的弄破后。手指毫不客氣的插入布由子的肉洞內。<br><br><br><br>布由子的大腦已經不能思考,體內感到怪怪的,知道從自己的肉洞溢出蜜汁。<br><br><br><br>「小姐,這樣是不是很舒服了?」<br><br><br><br>「你不回答,我就要停止了。是不是舒服了呢?」<br><br><br><br>「唔……很舒服。不要停止,請繼續吧。」<br><br><br><br>布由子不由得如此回答。<br><br><br><br>「好,我現在用小手電筒照那里,可以嗎?」<br><br><br><br>「隨便吧……」<br><br><br><br>布由子的嘴靠近男人的耳朵邊說,身體確實感到搔癢。<br><br><br><br>中年男人立刻從行李箱拿出比原子筆粗一點的手電筒。鑽進毛毯里。<br><br><br><br>「小姐,把腿分開大一點。」<br><br><br><br>從毛毯里傳來小而清楚的聲音。<br><br><br><br>布由子把自子的雙膝,盡量分開,好讓男人觀察自己的陰部。<br><br><br><br>中年男人在毛毯下,把急促的呼吸噴在布由子的陰戶上。<br><br><br><br>布由子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陰部受到觀察的快感。這種産生內疚感,心髒卻又要爆炸的興奮,真不知該如何形容。<br><br><br><br>「是粉紅色的,真美。」<br><br><br><br>中年男人從毛毯里抽出身體,在布由子的耳邊輕聲說。<br><br><br><br>看他那種樣子,好像對布由子的陰戶之美確實很感動。除性感外,布由子連自尊心都感到滿足。<br><br><br><br>「小姐,這個手電筒是塑料的,沒有什麽突出的地方,可以插進陰戶里嗎?」<br><br><br><br>中年男人垂下雙眉,說出驚人的話。<br><br><br><br>「可是……可是……」<br><br><br><br>絕不會傷害到陰戶的。我真懷念故鄉的螢火蟲,所以想把小手電筒插入陰戶內,打開電開關,回憶那種情景。<br><br><br><br>意外的,中年男人還提出浪漫的構想。<br><br><br><br>「不好吧……不過,那樣做也可以。」<br><br><br><br>好奇心與期待感,使布由子把嘴巴壓在毛毯上,用很小的聲音表示同意。<br><br><br><br>「謝謝。聰明又美麗的小姐!」<br><br><br><br>聽到牙根會發酸的奉承話,但他好像是真的這麽認爲,使得布由子無法生氣。<br><br><br><br>中年男人連連鞠躬三次后,又把頭鑽入毛毯里。_聽到喀哒的聲音,大概是中年男人在布由子的陰戶附近打開開關吧。<br><br><br><br>沒有什麽痛感,但的確有細長之物插入布由子的肉縫里。<br><br><br><br>塑料制的感觸,使布由子産生被虐待的感覺。<br><br><br><br>「唔……唔……」<br><br><br><br>布由子不由自主的發出快感的哼聲。過去從未如此興奮,陰部如罹患瘧疾般的發高燒。<br><br><br><br>中年男人將手電筒插入到肉洞中段,還在那里旋轉。<br><br><br><br>「唔……」<br><br><br><br>過度強烈的快感,使布由子咬緊牙根,但還是忍不住發出哼聲。<br><br><br><br>手電筒一面旋轉,一面做抽插運動。布由子的肉洞里的肉開始蠕動、收縮。<br><br><br><br>「啊……唔……」<br><br><br><br>突然間,蜜汁如尿尿一般從肉縫里溢出,紙三角褲已經發生不了任何作用了。<br><br><br><br>同時,中年男人粗魯的手指捏住布由子的肉芽。<br><br><br><br>布由子被性感的波濤淹沒,只能拚命的抑制不發出浪叫聲。<br><br><br><br>「小姐,你泄了吧。」<br><br><br><br>中年男人從布由子的肉洞拔出小手電筒,把紙三角褲拿出來。<br><br><br><br>「這……好像很敏感。羞死了,恨不得變成水蒸氣消失掉。」<br><br><br><br>布由子的臉靠在陌生男人的脖子上,陶醉在性高潮的領域里。<br><br><br><br>「你不用感到內疚,或認爲自己是異常的,有七成的女人,只是用手指就會泄了的。」<br><br><br><br>中年男人拍一下布由子的肩膀,以安慰的口吻說。<br><br><br><br>「是嗎?你是不是經常在公交車上這樣玩弄女人呢?」<br><br><br><br>布由子對中年男人的粗糙,但靈巧的手指産生幾許忌妒感。<br><br><br><br>「不,我也有選擇女人的權力。心愛的老婆也在家里等我回去,我已經盡量克制自己了。」<br><br><br><br>「哦。」<br><br><br><br>「你又是特別好的女人,怕受到你的拒絕,感到不安。開始時也是戰戰兢兢的。你從什麽時候決定答應了呢?」<br><br><br><br>「我不告訴你。你很狡滑,這樣不會生病吧?」<br><br><br><br>「不會的,不過,通常直接玩弄陰戶時,手指上會戴上這種東西。老婆若是生病了,我也會難過的,你可以說是特別的。」<br><br><br><br>中年男人從口袋里拿出指套和保險套,還作出難爲情的笑容。<br><br><br><br>「你困了吧?要睡嗎?」<br><br><br><br>「嗯,可是睡不著。」<br><br><br><br>說話時,彼此把嘴放在對方的耳邊,産生迫不及待的感覺,這也是使得布由子的下半身又搔癢起來。<br><br><br><br>「可以用我這個很臭的嘴吻你嗎?」<br><br><br><br>中年男人說出不似色情的話,反而使布由子感到驚訝。<br><br><br><br>肥厚的嘴唇沒有一點血色,還一口黃牙。和丈夫有清潔感的嘴完全不同,可是……。<br><br><br><br>「可以,但周遭的人會不會看到呢?」<br><br><br><br>「不會的。要小心的只有一個司機。但大概以爲我們是夫妻或是父女吧,不用擔心。」<br><br><br><br>「父女?」<br><br><br><br>「對不起,像我這樣的醜男人大概不可能生出你這樣漂亮的小孩吧。」<br><br><br><br>「那里……吻吧。」<br><br><br><br>布由子想到大概需要一點忍耐,於是仰起臉,接受男人的嘴。<br><br><br><br>原以爲是下流而粗魯的吻,但中年男人只把嘴唇壓到似觸非觸的程度,待布由子有點焦急時,這才吸吮布由子的嘴唇,然后把舌頭伸入布由子的嘴內。<br><br><br><br>布由子的下半身又是一陣搔癢。<br><br><br><br>「你的嘴唇很厚,能不能也吻我的下面?昨天才洗澡,也許有味道。」<br><br><br><br>中年男人提出意想不到的要求。<br><br><br><br>布由子還是感到驚慌。<br><br><br><br>「這……可是……」<br><br><br><br>布由子聽了中年男人的話,不由得向四周看。只聽到鼾聲,好像所有的旅客都進入夢鄉。<br><br><br><br>「有什麽關系,可以和愛人比較一下。拜托啦!」<br><br><br><br>這個中年男人厲害的地方就是凡事積極。立刻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又黑又粗,但稍柔軟的肉棒。<br><br><br><br>「不要緊,在毛毯里做就行了。駕駛坐在死角,快一點。」<br><br><br><br>中年男人讓猶豫不決的布由子,在座位上彎下上半身,而他卻盤坐在座位上,用背后擋住通路的方向。<br><br><br><br>剛才給了她那麽強烈的性感,以及對下一步的期待,使得布由子不由得把臉靠近男人的胯下。中年男人把毛毯蓋在布由子的頭上。<br><br><br><br>中年男人的肉棒有強烈的味道,好像是汗和尿的混合味道,但也有強壯男人的讓人心生好感的味道。<br><br><br><br>布由子下定決心,在黑暗中向前伸出嘴時,碰到男人半勃起狀的龜頭。<br><br><br><br>肉棒立刻有了反應,龜頭向上翹起,想到這是靠她的力量時,就産生和對丈夫時一樣的喜悅感。<br><br><br><br>中年男人把手伸入毛毯里,從胸罩上抓住乳房。<br><br><br><br>乳房的疼痛直接傳到下半身,使那里灼熱和濕潤。<br><br><br><br>戰戰兢兢的把男人的肉棒夾在嘴唇之間。<br><br><br><br>那個東西硬如啤酒瓶,而且變粗大,布由子的嘴都快容納不下了。<br><br><br><br>「這麽粗大的東西,插入那里會怎樣呢……最好能中途下車試試看……但不可能的,丈夫會在終點站接我的。」<br><br><br><br>三小時前還無法想像的對於中年男人色情狂的愛意,使布由子産生異常的心情。包括丈夫在內,把男人的東西含在嘴里,這是第三個。爲了表示誠意,布由子不僅用嘴唇,也用舌頭舔肉棒。雖然勉強,但仍然感覺出肉棒冒出來的青筋。<br><br><br><br>「不只是乳房或乳頭,在前后洞都受到玩弄的情形下吸吮該有多好……在寬廣的地方。不,也許是怕有人看到的刺激那才是最好的。沒想到我是這麽淫亂的女人,不,這是女人的性本能。」<br><br><br><br>不由得開始用力,布由子貪婪的吸吮著見面還不到三小時的男人的肉棒。<br><br><br><br>「謝謝羅。這種事是靠心情,最好叫愛人多教你吧。」<br><br><br><br>中年男人隔著毛毯在布由子的肩上拍一拍,用多少有點遺憾的口吻說:「小姐,你肯吞下去嗎?」<br><br><br><br>作爲答應男人要求的信號,布由子更熱情的吸吮肉棒。<br><br><br><br>不久,大量溫熱的液體射在布由子的嘴里。<br><br><br><br>坐在身旁的中年男人發出很大的鼾聲睡覺,大概距離他射精已經有一個小時了。<br><br><br><br>布由子側身,把頭靠在男人的肩上,但無法入睡。全身火熱好,像變成性欲。<br><br><br><br>在過兩個小時半,天就要亮了。心里很急,想體驗更多的色情行爲。很想從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多得到一點性經驗。<br><br><br><br>「啊……靜江……糟了,不是。」<br><br><br><br>中年男人撫摸布由子的乳房,然后手伸到胯下來時醒了過來,說出由布由子傷心的話。<br><br><br><br>射精后睡過覺的緣故,中年男人好像是恢複精神了。<br><br><br><br>「小姐,你還有更換的紙三角褲嗎?」<br><br><br><br>「我已經結婚三個月了,不是小姐了!」<br><br><br><br>「原來如此,我還以爲你是高中生,所以不敢太粗魯。呦!你換了新的三角褲了。」<br><br><br><br>中年男人的嘴巴緊靠在布由子的耳朵,手在毛毯下撫摸仍舊濕潤的花蕊,還把小手指插進去。<br><br><br><br>「你的內褲脫了吧。有再多的備份也不夠用的,在那一邊大概有喜歡忌妒的男人等著吧。你會受到懷疑,哦,原來把手帕放在這里了。」<br><br><br><br>中年男人做了超過懷疑的事,還這樣爲布由子擔心。<br><br><br><br>布由子在毛毯下撩起裙子,脫去三角褲。也拿出怕弄髒紙三角褲擋在花蕊的手帕,收藏在皮包里。<br><br><br><br>心又開始怦怦跳動,好像有很大的石頭壓在胸口上。<br><br><br><br>沒穿三角褲的花蕊溢出更多的蜜汁,不知道那里吹進來的風,大腿根有點涼意。<br><br><br><br>「我要舔你的那里,可以嗎?」<br><br><br><br>「嗯,可是會不會被人看到呢?」<br><br><br><br>「不要緊。這個時候是最安全的,前面的座位不是已經開始了嗎?他們應該彼此不認識的。」<br><br><br><br>向中年男人的眼神所指的方向看去時,確實在前半夜還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坐在那邊,現在卻多了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坐在那里。<br><br><br><br>女人的頭靠在車窗,在布由子看來,那個女人的確接受那個男人的調戲,讓布由子覺得現代有太多的寂寞的男女。<br><br><br><br>不管怎麽說,布由子的下半身是熱情如火。<br><br><br><br>「要你采取很困難的姿勢,我要把腿放在靠通道的扶手上,然后躺下來。」<br><br><br><br>「嗯。」<br><br><br><br>布由子的聲音有點顫抖。<br><br><br><br>「你要面對車窗,撩起裙子,把我的臉當做坐墊坐下來,毛毯要披在肩上。<br><br><br><br>這種樣子比較自然,不會被人看出來。知道嗎?「<br><br><br><br>「嗯,我試試看。」<br><br><br><br>布由子依中年男人的指示,撩起裙子,?起屁股騎在中年男人的臉上。<br><br><br><br>將兩個座位當作床的中年男人,當布由子把毛毯披在肩上時,抓住布由子的屁股,把花唇向左右分開。<br><br><br><br>陰核也受到拉扯,使布由子的下體産生難以形容的搔癢感。<br><br><br><br>「哎呀,他的胡子刺到花蕊了,還在的啾啾吸吮。好哇……啊……不能發出聲音,否則是玩不下去的……」<br><br><br><br>抑制聲音時,帶有罪惡感的快感,在布由子的體內更加速的奔馳。<br><br><br><br>「不只是肉體,希望他能吸吮陰核,對了,讓他先舔肛門吧。」<br><br><br><br>布由子在男人的臉上稍移動屁股的中心時,中年男人立刻看出來布由子的要求,於是把一根手指插入肛門內。<br><br><br><br>「啊……手指在屁股里轉動。他的手技是職業級的,我的蜜汁使這個人的臉完全濕淋淋了。」<br><br><br><br>布由子的手壓在自己的嘴,不讓快感的哼聲露出來,同時扭動屁股。<br><br><br><br>「啊……即使陰核沒有受到玩弄也忍不住了,啊,要泄了……不能發出聲音真難過……啊……到了界限了……」<br><br><br><br>布由子緊咬牙根,拚命忍耐要從嘴里冒出來的快感。<br><br><br><br>男人用手掌壓迫陰核旋轉時,布由子還露出一些淫糜的哼聲。<br><br><br><br>「啊……唔……」<br><br><br><br>就在性感的波浪中,布由子登上快感的絕頂。全身的重量都落在男人的臉上,中年男人的鼻尖和嘴唇對布由子形成溫柔的后戲。<br><br><br><br>就這樣休息一下吧。<br><br><br><br>……雖然短暫,但睡得很甜。<br><br><br><br>東方的天空依舊是黑的。<br><br><br><br>前座的三十多歲女人和五十多歲的男人交換了座位,彼此把頭靠在一起,大概性行爲也進入休息狀態。<br><br><br><br>坐在隔壁的中年男人突然說:「你睡醒了嗎?黎明前就不要睡了。這次真的把肉棒插進好不好?」<br><br><br><br>「好是好,可是能嗎?太冒險了吧。」<br><br><br><br>「我也沒有這樣的經驗。」<br><br><br><br>中年男子也許是當作前戲,從毛毯下把手伸到沒有穿內褲的布由子的屁股下,同時愛撫花蕊和肛門。<br><br><br><br>布由子的下半身立刻開始騷動,距離天明大概只有一個小時了。<br><br><br><br>期待感使陰唇和陰核都開始膨脹。<br><br><br><br>「司機是沒有問題的,這次的問題是通路那邊的座位上的兩個像大學生的女人,不過現在好像還在熟睡中。」<br><br><br><br>中年男人說明那一邊的狀況。<br><br><br><br>「這樣吧。我背對那兩個女人把腿伸直,你也背對著我,坐在我的大腿上。<br><br><br><br>如果有人看到,就作出替我揉腿,女兒照顧父親的樣子吧。「<br><br><br><br>「不,這是年齡相差大一點的情侶。你要有信心才是。」<br><br><br><br>「啊!這種話已經有十幾年沒有聽過了。好,開始吧。<br><br><br><br>中年男人的雙腿在座位上伸直,下半身覆蓋毛毯,開始脫褲子和內褲。<br><br><br><br>布由子的內心幾乎要爆炸,看著窗外的天色逐漸由漆黑變深藍,身上披著毛毯,坐在男人的胯下。<br><br><br><br>座位變高,多少感到不安,可是充滿刺激感。<br><br><br><br>「今天是安全日嗎?」<br><br><br><br>中年男人從背后撫摸乳房,同時輕咬布由子的耳垂。<br><br><br><br>「明天可能有月經來,所以是安全的。」<br><br><br><br>布由子回答時,心想終於有不是丈夫的肉棒要插入花蕊內,下半身微微顫抖,能感覺出溢出和過去不同的更黏的蜜汁。<br><br><br><br>「最怕的是你的哼聲,所以要好好的忍耐。」<br><br><br><br>中年男人用圍巾壓在布由子的嘴上,這樣使布由子産生被強奸的感覺。<br><br><br><br>「要插進去了,你還是快一點泄出來比較安全。」<br><br><br><br>中年男人的龜頭碰到會陰后,立刻滑入布由子的肉洞內。<br><br><br><br>「啊……好!快要死了……能遇到性交的天才真幸運。」<br><br><br><br>布由子能自己控制快慢,有時左右扭動屁股,有時順時針或逆時針的旋轉屁股,性感的波浪就要來臨了。<br><br><br><br>中年男人的手找到陰核揉搓。<br><br><br><br>「唔……啊……」<br><br><br><br>拚命忍耐,還是發出愉悅的哼聲。快感的大波浪一波一波的襲過來。<br><br><br><br>就在同時中年男子龜頭一酸,精門大開大量滾燙的精液射了出來。<br><br><br><br>「太太,不要緊吧!我這里有暈車藥。」<br><br><br><br>聽到年輕女人的聲音時,布由子就昏過去了。<br><br><br><br>等在醒來時,公交車已經快到終點站了,布由子把皮包里的手帕拿出來,把手伸到毛毯底下擦拭那由肉洞里流出來的精液。<br><br><br><br>等擦拭干淨,在把紙三角褲穿上這時車子已經靠站了。<br><br><br><br>大夥紛紛拿著行李起身急忙的走下去,坐在最后面的布由子和那位中年男子在最后才依依不舍的走向車門。<br><br><br><br>就在走下車的同時,那位中年男人是乎非常依戀的把手放在布由子的屁股上,布由子就這樣任由他作最后的撫摸。<br><br><br><br>就在布由子走到車門刹那,已經看到靖紀站在不遠處,這時中年男人才把放在布由子屁股上的手收回,兩人就這樣的各自離去。<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