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這禮拜一的事。<br><br><br><br>春節我們出去旅遊,一起去玩的有個女的,看穿著打扮像是個二奶,帶著她<br><br>兒子,挺漂亮一小孩,才上初中,一米六的個兒,但是挺帥的。<br><br><br><br>那孩子嘴特甜,我們很快就混熟了。一到阿根廷我就把腳崴了,結果老公他<br><br>們出去玩,我還去不了,就一個人跟酒店裡呆著,那孩子不知道跟他媽媽說了什<br><br>麼,反正也沒出去,過來陪我,我倆就泡池子喝酒來著。<br><br><br><br>? ? 酒店挺豪華的,房間的陽臺配了個露天小遊泳池,這邊紅酒也挺好的,天氣<br><br>很熱,泡水裡很舒服。<br><br><br><br>我們閒聊,漸漸微醺,那孩子就手腳有點兒不老實,悄悄在水下摸我腿,我<br><br>沒太在意,小孩子對異性好奇唄,不過還是給他推開了。<br><br><br><br>他就狡辯,說堇姨其實我想幫我你揉揉腳,看你崴腳挺難受的,揉開了就好<br><br>了。我說得了吧你別添亂了,再給我腳踝揉壞了,我明天更走不動了,他說那我<br><br>給你揉揉肩膀吧,我在家裡都這麼孝順我媽的。<br><br><br><br>我想了想,答應了,跟他說那你別再亂摸啊,我會告訴你媽的,他說知道,<br><br>您放心吧!<br><br><br><br>他還挺殷勤的,教我怎麼把幾種不一樣的酒摻起來喝,喝著不覺得澀什麼的。<br><br><br><br>我覺得挺逗的,這傢夥跟小大人兒似的,說你還有這調酒的手藝呢,跟誰學的啊,<br><br>他說跟混酒吧的人學的。<br><br><br><br>然後他就給我調酒,我就慢慢呷著酒,躺在躺椅上,閉著眼睛任他揉肩膀,<br><br>漸漸酒勁上來了,覺得人好像在雲裡飄,暈乎乎的,很舒服。<br><br><br><br>這時候他揉著揉著,手就到我肋下去了,時不時輕輕胳肢我一下,我特怕癢,<br><br>笑了幾下就沒力氣了,讓他把手拿開,他說好,然後手就轉我胸去了,把我胸往<br><br>起攏,手指還隔著比基尼掃我乳頭。<br><br><br><br>我想生氣可是氣不起來,覺得挺好笑的,直到這時候,我還覺得他是想佔便<br><br>宜的小孩,而且每到月初,我欲求都特強烈,並不太想阻止他。<br><br><br><br>我撥開他手,懶洋洋說小屁孩人小鬼大啊你,你不怕我告訴你媽媽?他沒回<br><br>答我,笑嘻嘻說堇姨你做過違法的事兒嗎,我說沒有,他說違法的事兒其實才刺<br><br>激呢,咱們做個違法的事兒吧。<br><br><br><br>? ? 我說什麼違法的事兒啊,他特直白說咱們操吧,我今年8月才滿14歲還是<br><br>未成年呢,堇姨你操過未成年人嗎?<br><br><br><br>我當時就聽暈了,說現在小孩怎麼都這樣啊。<br><br><br><br>? ? 他說咱們反正現在不在國內,沒事的,再說了,堇姨你這一輩子有多少機會<br><br>能睡個你一半大的小孩啊,還是我這麼帥的小鮮肉?<br><br><br><br>我就噴了,說你也知道自己是小孩啊?他說我該大的已經大了啊!<br><br><br><br>說著我就發現,他把我比基尼胸衣解開了,我趕緊去防守胸部,可是喝多酒<br><br>的緣故吧,手腳挺慢的,還沒力氣,的這時候他就湊過來想親我,我不讓他親他<br><br>就含我耳垂,然後我一下就軟了。<br><br><br><br>? ? 我想推開他結果他手就鑽進下面比基尼泳褲裡了,把一根手指伸進去了,我<br><br>嚇得去按他手,胸又失守了,被他含著使勁吸,就跟小寶寶吃奶似的,我當時覺<br><br>得頭重腳輕的,手腳都沒勁兒,身子軟成一灘泥了!<br><br><br><br>我這時候已經有點兒放棄了,喘粗氣說這都誰教你的,他含著我咪咪,哼哼<br><br>吃吃說我會的可多了,堇姨你水真多。<br><br><br><br>就這句話擊潰了我的堅持,到了還是做了!<br><br><br><br>這孩子又黑又瘦的,很輕,做的時候被他騎在下頭,幾乎感覺不到他重量,<br><br>就感覺這孩子跟蜘蛛似的,手腳細長,我覺得自己就像被抓住的獵物似的,渾身<br><br>都被麻醉了,被他牢牢抱著,任他一下又一下刺入我最深處,抽插的特別有勁,<br><br>他不是很長也不是很粗,但是已經夠用了!<br><br><br><br>他握著我的腳踝舉起我的腿,把我折疊起來,讓我的大腿貼著身子,然後撲<br><br>在我身上,開始特別快的抽插。那速度簡直太快了。<br><br><br><br>? ? 我跟老公做的時候也做過這姿勢,可是老公很重,壓得我透不過氣,做不了<br><br>多久我就要求換姿勢了。可是這孩子很輕,我一點兒不覺得壓得慌。躺在他細瘦<br><br>的身子下,看著他向我的雙腳伸直竹竿似的胳膊,抓著我腳踝的鉛筆細的手指,<br><br>突然覺得很荒謬,自己怎麼會被這麼不大點兒的小屁孩壓在身子底下的。<br><br><br><br>可他直勾勾盯著我,表情變得特嚴肅,還咬著牙。我眼睛沒一會兒也瞪圓了,<br><br>這個小屁孩,他動的也太快了,我沒想到有誰能動的這麼快,簡直不是人的速度,<br><br>幾乎沒到五分鐘,我還沒覺得怎麼著的時候,突然就高潮了!<br><br><br><br>我哀叫著讓他停,高潮以後再那麼快動就不舒服了,可是他根本不理會我,<br><br>動的還是那麼快,直到全射進來,才拔出來,推著我翻了個身,然後又進來了<br><br><br><br>他喘氣說,堇姨,你的肉夠緊的,我跟別人操逼的時候,她們肚子大腿上肉<br><br>都一波一波的動,操你操不出這效果……你是不是老鍛煉啊,屁股倒是挺肥……<br><br><br><br>我回答不了,因為他又開始動了……<br><br><br><br>我倆做了整整一天,這孩子射的比我老公次數還多,一點兒節制都沒有,到<br><br>後來我都討饒了,他還能不停做做做……老公他們晚上回賓館的時候,我下面都<br><br>水腫了,推說不舒服,躺著沒下床。<br><br><br><br>不僅這樣,這孩子是個精力無限的色情狂,接下來幾天,一有機會就向我求<br><br>歡,他還慫恿我,讓他射在裡頭以後再去跟老公做。<br><br><br><br>? ? 他還想開我後門,我沒答應。<br><br><br><br>真沒想到,出軌就這麼發生了,物件還是這麼小的孩子,讓我特有負罪感!<br><br><br><br>===================================<br><br><br><br>套了套小屁孩的話,他家挺有錢的,家裡有開公司,獨生子,問他怎麼這麼<br><br>有經驗,他說他十一歲的時候就破處了,真是嚇死我了,十一歲!<br><br><br><br>問他怎麼這麼大膽子勾引我,他說他沒想那麼多,看我第一眼就想上我,就<br><br>行動了。我問他要是我沒崴腳他不就沒機會了嗎!<br><br><br><br>? ? 他說頂多晚上一起吃個飯,把我和老公一塊兒灌醉了機會就來了,他說他很<br><br>擅長調酒,跟專業人士學的,別看度數不高,一杯就能放倒老毛子。<br><br><br><br>這小屁孩還特得意,拔了我一根毛!<br><br><br><br>還問我願不願意做他的老婆,他說他已經16個老婆了,都是征服的30+ <br><br>少婦,全手到擒來,還說要收我當第17房。<br><br><br><br>? ? 看他那張得意的臉,我無語問蒼天,明明就是中二小屁孩,偏巧這麼會玩兒<br><br>女人,都什麼事啊,唉!<br><br><br><br>===================================<br><br><br><br>有人問後頭的事,還問小屁孩為什麼說他是小魔鬼,本來不想說,但是轉念<br><br>一想,吊胃口也沒意思。<br><br><br><br>那個小鬼就是個小淫棍,色情狂。我結過兩次婚,也有過幾個男人,自認也<br><br>算一位見多識廣的成熟女性,可這輩子還從沒這麼毀三觀過,算是被生生敲開了<br><br>一扇新世界大門。<br><br><br><br>回到出軌這天吧!<br><br><br><br>當時我們做的時候,我覺得自己都被刺激的亢奮過度了,渾身燙,心跳急,<br><br>血好像都沖到腦袋裡似的,太陽穴跳著疼,甚至還有點耳鳴。<br><br><br><br>偏偏身子酸軟的厲害,下頭氾濫成災,肌肉似乎都化成淫水流掉了一樣,連<br><br>動手指的勁都沒有,只能任憑那孩子氣喘籲籲地擺弄我。<br><br><br><br>我們做累了就喝酒,他就用嘴喂我喝,喝了過一會兒就再做,中午吃飯也沒<br><br>下去,身子明明已經很倦乏了,可就是想的厲害,還特別亢奮。<br><br><br><br>我那時候已經覺得有點兒不對了,這根本不正常,就算我有內分泌方面的毛<br><br>病這也不正常。<br><br><br><br>可是那時候腦子裡麻酥酥的,特別舒服,嗡嗡的耳鳴讓我腦子裡一片空白,<br><br>什麼都忘了,只能隨著那孩子的抽插不停呻吟,呆呆看著他撐在我身上張牙舞爪<br><br>的,黝黑瘦小的身子上全是汗。<br><br><br><br>他又射了一次,全射在我裡面,然後他抽出來,躺在我身邊。我保持姿勢仰<br><br>面朝天直愣愣向上看,其實我什麼都沒看,眼睛根本沒聚焦,也什麼都沒聽到,<br><br>耳朵裡嗡嗡的,耳鳴特別響。<br><br><br><br>過了有好一會兒,我才慢慢回神,那孩子側躺在我身邊,還在吃我的咪咪,<br><br>伸手在我小腹和大腿上很輕很輕的摸,掃來掃去癢癢的,然後我就覺得下面又出<br><br>水,又想要了……<br><br><br><br>我趁自己那時候還算清醒,就問他,你是不是跟酒裡擱東西了,他笑嘻嘻說<br><br>沒有啊,堇姨是你自己想要,幹嘛還要找理由呢!然後翻身在我兩腿之間坐下,<br><br>端著我兩條腿,又用手比著他自己的胯寬往前,手指就戳到我的屁股蛋上,他跟<br><br>我說堇姨你看你大白屁股,都快有我兩個大了。然後又開始動腰……<br><br><br><br>做了一會兒他停下,好像是端不動我腿了,問我堇姨你多高多重啊,我迷迷<br><br>糊糊說我1米68,102,他說他才1米57,體重74。他還說我就喜歡操<br><br>身高腿長奶子大的,有征服感。<br><br><br><br>然後他又親我,嘴裡含著酒嘴對嘴喂我喝了,我那時候已經確信這酒不對,<br><br>可是腦子裡麻麻的,好像還有另一個聲音在說,已經都這樣了,再多喝一點又能<br><br>怎麼樣呢,於是就都喝了,然後我們又做……<br><br><br><br>我暈乎乎的趴在床上,按照小孩子的吩咐,撅高屁股對著他,他說了句什麼,<br><br>我沒聽清楚,然後感覺他進來了,抱著我屁股開始抽插,但是做了幾下他就做不<br><br>動了,他讓我把屁股放低一點,我照辦,但還是不行,後來我才明白,我腿比較<br><br>長,屁股撅起來,他個小腿短,跪在我屁股後頭就夠不到了,他馬步半蹲插了幾<br><br>下就沒勁兒了。<br><br><br><br>說來也奇怪,那時候我想起的第一個念頭是泰迪上金毛!<br><br><br><br>他就讓我完全趴在床上,併攏腿,他坐在我屁股後頭,可能是淫水太多的緣<br><br>故,很容易就插進來了,騎馬一樣騎著,兩隻手分開我的臀瓣,又開始動。那孩<br><br>子的雞雞也就10釐米出頭,不算大,但是跟鐵釘子一樣硬,還很燙,腰跟屁股<br><br>動起來快的跟馬達似的。<br><br><br><br>我們又做了兩次,還是三次,我記不得了,整個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就記得<br><br>他一次又一次射在我身體裡,突然有了個奇怪的聯想,我就像動物世界裡那只天<br><br>牛幼蟲,肥白壯實,小屁孩就像一隻細小的寄生蜂,趴在我身上,用它長針似的<br><br>生殖器深深刺在我裡頭,不停把它的種子種進我肚子裡。<br><br><br><br>最後一次射在我裡面以後,他興奮的直抽著我屁股,語無倫次地胡說八道:<br><br>堇姨你實在太誘人了,你看我把攢的精都射你大白屁股裡了,一滴沒剩全射光了。<br><br>還心滿意足歎了口氣:我操,真他媽操爽了!<br><br><br><br>那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br><br><br><br>之後沒喝酒了,他把我翻過來,給我水喝,過了好久耳鳴什麼的才沒了,耳<br><br>朵和身子也不燙了,心跳也平靜了,就是覺得渾身酸疼,兩條腿散架了一樣。<br><br><br><br>我那會兒連眼睛都睜不動了,頭疼的要命,就把小屁孩轟回他的房間去了,<br><br>掙扎著起來,沖了個澡,然後倒頭大睡,連夢都沒做一個,老公晚上回來我也沒<br><br>醒,一大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br><br><br><br>有老公在呢,那孩子接下來兩天都跟他媽媽在一起,我跟老公安心遊玩,風<br><br>平浪靜的,我本來以為這段插曲到此為止了,誰知道這才只是開始而已,食髓知<br><br>味的小屁孩才是最可怕的牛皮糖。<br><br><br><br>===================================<br><br><br><br>? ? 去烏斯懷亞的兩天都很好。<br><br><br><br>白天我們見面,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也沒有了獨處的機會,這讓我鬆了一<br><br>口氣,就是有時候偶然和這孩子四目相對,他那隱秘的目光總讓我心裡發涼。<br><br><br><br>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絕不會再喝那酒了,即便是沒法倒回<br><br>那麼遠,那麼一切能到此為止,該有多好。<br><br><br><br>可是有些事,就是這麼一點一點接近了,即便你知道你會滑向深淵,但還是<br><br>無可奈何!<br><br><br><br>我們回到布宜諾賽勒斯以後,每天吃完晚餐,閑來無事就在他們母子住的<br><br>套間的會客廳打牌——他們調房間住到我們隔壁來了<br><br><br><br>其實拋開我那孩子的齷齪事不說,我們兩家相處的挺好的。<br><br><br><br>他的媽媽比我大,35了,但是一點兒不顯年紀。蘇州人。1米5出頭,小<br><br>骨架,身材不是很好,那種脖子長、腰長、腿短的古典江南美人,但是臉特別漂<br><br>亮,說話細聲細氣的,聲音非常好聽。不得不說,那孩子繼承了她的高顏值,真<br><br>是帥的一塌糊塗的。<br><br><br><br>我玩的很開心。因為我跟老公手氣不錯,那孩子玩的相當好,怎奈何有豬隊<br><br>友相助,他媽媽玩的差不說,還總是心不在焉的。所以我們一直贏一直贏,看那<br><br>孩子輸的氣急敗壞的,就讓我特別開心。<br><br><br><br>其實最讓我安心的是,老公不喝酒,我更是不會再沾那小孩拿給我的任何飲<br><br>食了。<br><br><br><br>這裡要說一下我們的住房。<br><br><br><br>我們夫妻住的套間,進門是個會客廳,分別通向衛生間和大床主臥室。衛生<br><br>間很大,通向一個單獨的浴室,浴室裡有個超大的浴缸,幾乎可以在裡頭遊泳。<br><br>浴室通向一片露臺。<br><br><br><br>那孩子母子住的也是套間,格局和我們差不多,比我們還多一個小臥室。<br><br><br><br>我跟老公回到房間是晚上快10點,照常洗漱,然後做愛,就睡了。布宜諾<br><br>斯艾利斯很熱,我就蓋了條單子,我跟老公不一樣,他睡覺特死,閉上眼一會兒<br><br>就著,地震都叫不醒他,我睡眠不大好,所以晚上睡覺會戴上睡眠眼罩。<br><br><br><br>半夜裡,迷迷糊糊感覺有人伸手在摸我,一根細瘦的手指,從肛門方向滑進<br><br>我的屁股縫,在會陰和肉瓣之間鑽來鑽去的,時不時還撓撓我的肉瓣,弄的我呼<br><br>吸都變粗了,很有些想要了。<br><br><br><br>? ? 我當時是側躺著,以為是老公醒了又想要了,就蜷起身子,把屁股向他撅了<br><br>撅,讓他滑動的更方便些。<br><br><br><br>然後我一下子就醒了,心跳撲通撲通的,身體都僵硬了,嚇得一身冷汗。<br><br><br><br>我明明是睡在老公的右邊的,現在正面向左側也就是老公的方向躺著,那這<br><br>根手指是誰的?<br><br><br><br>我不敢轉身,老公近在咫尺卻鼾聲如雷,我卻嚇得渾身直打哆嗦。<br><br><br><br>細細的手指很熟練滑進了我的洞口,進進出出的,我突然覺得這感覺怎麼這<br><br>麼熟悉,趕緊翻身把他手推出去,摘了睡眠眼罩一看,就看那孩子縮成一團,正<br><br>蹲在我床頭。<br><br><br><br>我低聲說你怎麼過來了?那孩子也低聲說,我想你了唄!<br><br><br><br>他一下就鑽上了床,挨著我懷裡躺下,我駭然發現他竟然是全裸的,下頭硬<br><br>梆梆的頂著我的大腿。<br><br><br><br>我急了就推他說你快回去,他就抱住我腰說堇姨我這麼想你你都不想我,我<br><br>說別胡說八道了你怎麼跑過來的?他就笑了,說堇姨你沒發現嗎,咱們住的是連<br><br>通房呀。我的小臥室跟你這邊會客廳通的,有道門。我跟酒店說了咱們是親戚,<br><br>讓他們給調的房。<br><br><br><br>我目瞪口呆,突然他在我咪咪尖上舔了一下,我一激靈使勁推了他一把,一<br><br>把把他從床上推下去了。<br><br><br><br>我壓低聲音說你趕緊回去,那孩子說找你玩完了我就回去,那時候我急了,<br><br>低聲說趕緊滾蛋,不然我叫我老公,他會打死你的。<br><br><br><br>? ? 他居然一臉無所謂,說你叫叔叔起來打死我好了,把我噎了個半死。<br><br><br><br>看我說不出話他就在黑暗裡笑了,我都想不出他那麼漂亮的小臉,能笑的這<br><br>麼邪惡,然後他說你不叫,那我叫吧,說著一巴掌抽在我屁股上,特別脆的一聲<br><br>響,在寂靜的房間裡,我聽著簡直就跟炸雷差不多,嚇得魂都飛了。 <br><br><br><br>我驚恐地等著,傾聽老公的鼾聲,結果還是那麼響,這才鬆了一口氣,發現<br><br>他已經趁機又鑽回我懷裡,含住了我左邊的咪咪,跟八抓魚一樣似的纏在我胸腹<br><br>之間……<br><br><br><br>這下我都不敢阻止他了,只能任憑他掛在我身上亂摸,我忍著酸麻低聲說你<br><br>趕緊走吧,不然你信不信我明天告訴你媽去。<br><br><br><br>? ? 他滿不在乎的,說我信,我還未成年呢我怕什麼,堇姨你信不信我報警說你<br><br>強姦我,把咱倆的事都講給大家聽,讓叔叔知道咱倆操逼的事?甭管我做了什麼,<br><br>我媽都還是我媽;堇姨,你覺得咱倆的事兒我要是都說出去了,你老公還會是你<br><br>老公嗎?<br><br><br><br>這話太惡毒了,而且一擊致命。我氣得太陽穴疼,腦袋發暈,手腳冰涼,胸<br><br>口悶,心好像要跳出胸一樣,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問他說,你為什麼要這麼<br><br>對我?<br><br><br><br>他摸著我屁股說因為我愛你啊,你這麼誘人,這麼美!<br><br><br><br>這會兒功夫他手又摸到我下面,夾住我肉瓣來回摩擦,我死死按住,說你要<br><br>抱一會兒就走,我隨你,你要想要脅我跟你上床,我告訴你不可能,大不了魚死<br><br>網破好日子不過了!<br><br><br><br>他也態度軟化了,說那堇姨你讓我摸著,我不要脅你,抱一會兒就回去。<br><br><br><br>我歎了口氣,就默默地躺下,聽著老公鼾聲如雷,任憑這小魔頭在我身上作<br><br>怪。<br><br><br><br>他也安靜了,伏在我懷裡吃我的咪咪,吃著吃著又換一隻吃,掏出手機打微<br><br>信給我看,上頭寫我最喜歡堇姨了。我微信回他說你都快把我氣死了,他說堇姨<br><br>你別生氣,我不會跟你老公說的,我說那看你表現了,你傷透我了,他說堇姨你<br><br>人又美又大方溫柔,做我乾媽吧!<br><br><br><br>我看著就覺得哭笑不得,心說你都下藥把我操了還要我做乾媽,小屁孩真是<br><br>想到一出是一出,可這時候唯恐觸怒這小混蛋,就回復說,好,但是你要聽話。<br><br><br><br>他說乾媽最好了!然後抱住我,吸我咪咪吸的特別用力,我喘著氣,軟在床<br><br>上,我的乳房是我興奮點,有時候自己自慰,玩咪咪都會高潮,被他這麼吸半邊<br><br>身子都酥的,腦子裡也酥的。<br><br><br><br>又過了一會兒,就覺得,他的手指伸進來了!在我裡頭動! <br><br><br><br>我使勁忍著沒叫出來,被他吸了半天咪咪,這時候我再想阻止他已經沒勁兒<br><br>了,想微信讓他停,可手機卻待機了,正手忙腳亂的時候,就覺得他的手指細細<br><br>的,滑進我的腔體,然後彎曲手指往外掏,正鉤到我裡面最敏感的地方,我一下<br><br>就尖叫出來了!<br><br><br><br>老公的鼾聲停了幾秒,而後又繼續響起來,我心臟都要停跳了,小魔鬼在我<br><br>懷裡笑,輕聲說乾媽你喜歡嗎?<br><br><br><br>? ? 我怒了,剛對他說了個你,他的動作突然加快了,我的媽呀,那是我的G點<br><br>肉,他用小手指頭勾住我的G點肉使勁在顫!刺激的我都要翻白眼了,我趕緊閉<br><br>嘴,生怕再叫出聲,身子不由自主蜷成了一團高潮,一次,又一次,再一次……<br><br><br><br>等我從高潮裡平靜下來,我倆的姿勢就已經變了。變成了我蜷縮在他懷裡,<br><br>用手堵著我自己的嘴,臉上都是眼淚。小孩抱著我的頭,另一隻手還在我泥濘的<br><br>陰道裡進進出出的滑動,發出那種戳在泥漿裡卟嚕卟嚕的聲音……<br><br><br><br>老公的呼嚕聲,還有我自己的心跳,都那麼響,臥室裡彌漫著淫水散發的腥<br><br>臊。<br><br><br><br>我疲憊地說你回去吧,他甜甜蜜蜜地說,我不走,我要乾媽。<br><br><br><br>我心裡一顫,我已經沒什麼好威脅他的了,這會兒我筋酥骨軟的,一絲力氣<br><br>都沒了,小屁孩即便現在做什麼我都不能反抗了,我完了,他贏了!<br><br><br><br>我心如死灰,疲憊說,你跟我說實話,今天你是不是一定要操我,他遲疑了<br><br>一下,說是。<br><br><br><br>我就鬆開他,默默地翻了個身,朝老公方向躺著,屁股對著他,蜷縮成一團,<br><br>我輕輕說,那你來吧……<br><br><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