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xuan820915<br />字数:10639<br />---------------------------------------------------------------------------------------------------------<br />我发现论坛只有11章的,这书现在有13章(有没有14章就不知道了,作者消失一年了)<br />我把哪两章转过来<br />--------------------------------------------------------------------------------------------------------<br />               十二<br /><br />  华筝由舒适的沉眠中悠悠转醒,感受着身下传来的晃动、听着耳边车轮滚动<br />的声响,明白自己此时正在某辆进行着的马车之中。<br /><br />  从身体上的各个伤处,包括之前在狱卒的残虐凌辱下受创最重的阴部和菊门<br />上传来的舒适感觉,很是直观地让她知道自己的伤势已经得到了非常有效的治疗。<br /><br />  睁开双眼撑起身子,不远处叠好的崭新衣裙和摆放其上的匕首、铁盒立时映<br />入了华筝的眼帘,同时失去意识前所听所见的情景便也随之再一次浮现在了她的<br />脑海之中。<br /><br />  那个女人居然敢说自己就是黄蓉!!!<br /><br />  华筝微恼地掀开身上的薄毯,起身在衣物堆里翻找起来。<br /><br />  就在她找出亵裤刚刚抬起一条腿塞进裤管中时,原本平缓前行的马车非常突<br />然地一震,猝不及防的华筝在小小的惊呼声中一头栽回到了被褥之中。<br /><br />  坐在马车驾位上既当车夫又当护卫,同时亦如车队中其它的车夫那样搂着一<br />位全裸的美妇舒爽享用着她红唇骚穴的杨过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连忙停下与美<br />妇的亲热回身撩起门帘往里看去。<br /><br />  惊觉到门帘被撩开的华筝赶忙拉起薄毯挡在身上,转头发现外面坐着的是杨<br />过后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她松开手任由毯子重新落回原处脸带羞意地撑起<br />赤裸的身体向杨过抱怨道:「怎么走得好好地突然来这么一下?」<br /><br />  华筝大胆的举动令杨过双目一亮,他对身前美妇交代了一声将缰绳交到了她<br />的手中,带着心底的些许猜测直接裸露着下身钻进车厢扶着华筝站了起来,独手<br />搭在华筝的纤腰上轻轻抚摸着她腰间嫩滑的肌肤。<br /><br />  「我们正走着的又不是官道,路上有些许碎石也是正常,只是我也确实没想<br />到筝姨你这么快就醒过来了,而且正好还在……呵呵呵,不过倒是让我看到了很<br />是不错的风景。」<br /><br />  华筝的身体微微一僵但很快就放松了下来,瞟了眼外面坐着的女人和杨过胯<br />间粗长的鸡巴,稍稍犹豫了一下后将身子依到杨过的胸前抬头在他的嘴唇上轻啄<br />一口,目光投向放在一边的铁盒对杨过说道<br /><br />  「过儿你喜欢就好,别说是看,就是你想……想和我欢爱,那也由着你,是<br />你将我从那些畜生的手里救了出来,但我除了这具被那些人轮番糟蹋过的身子外<br />却也没什么能回报予你的,所以,如果你看得上我这身子的话,那便一切由你,<br />只是这里并不合适……那个里面,是你伯父母亲的骨灰。」<br /><br />  杨过全身一震赶忙回身抄起自己落在驾位上的长裤飞快的穿好跪下身来恭恭<br />敬敬地对着铁盒磕了三个响头,一脸疑惑的向华筝问道:「筝姨,据我所知伯父<br />的母亲不是早已下葬,怎么会……」<br /><br />  同样已经将衣物穿戴好的华筝并没有回答杨过的提问,而是对站起身来的他<br />反问道:「……这事我自然是要告诉你们的,不过你得跟我说实话……昨天晚上<br />的那个女人当真是郭靖的妻子黄蓉?」<br /><br />  杨过也明白华筝为什么会这么问,就如黄蓉对陆轩说的那样,有些事就算说<br />出去也是不会有人信的。<br /><br />  杨过拉着华筝走到车厢后门处轻轻撩起门帘,指着两人视线中那个在光天化<br />日之下赤身裸体跨骑在后面那辆马车车夫的大腿上,一边夹着车夫的鸡巴不停耸<br />动套坐一边口手并用地服侍着身旁另两个男人的美妇向脸上红霞满布的华筝说道<br /><br />  「她是我的妻子,那天房间里的情景想来筝姨你也还记得很清楚,如你所见,<br />我们夫妻之间对这种事并不怎么在意,而伯父伯母他们俩也是如此,伯母的小屄<br />里也没少装我的精液,还有,那可不是昨天,筝姨你可是已经足足睡了近半个月<br />了,那晚帮姨你解毒后伯母就给你上了黄前辈秘制的疗伤药,并封了你的几处穴<br />道好让那太过强劲的药力能在你体内够缓慢发散,滋养你太过虚弱的身体。」<br /><br />  眼前与从记忆中浮现出来的淫靡情景,让在心底觉察到了某个可能的华筝根<br />本没去管杨过话中后半段关系到自己的内容,而是一脸诧异和激动地看着外面在<br />三个男人玩弄下疯狂扭摆着腰肢的骚浪女人向杨过追问道:「那她……你的妻子<br />是不是也和郭靖他交合过?我记得那天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女人,她是不是也……」<br /><br />  对于华筝心中的那份执着杨过很是佩服,他一把搂住华筝的纤腰带着她跳出<br />车厢踩着后车的顶篷向着车队后方几辆车厢特别宽大的马车跃去,「在郭家,女<br />人的身体是被所有男人共享的,这样说筝姨你明白是什么意思的吧?这事要从前<br />段时间的一件事说起,当时我正好……」<br /><br />  反正早前黄蓉已经表示出了要接纳华筝的意思,杨过干脆也就借此机会把郭<br />家之前所发生的事对华筝进行了一番简略的说明,当两人跳进黄蓉所在车厢站稳<br />身体时华筝已经大致上明白了郭家现时的情况和之后的安排。<br /><br />  骑在男人身上夹着硬胀鸡巴摇得正欢的黄蓉很是意外地瞟了一起跳进车厢的<br />两人一眼,眼睛微眯地扫了扫杨过那不知何时攀到华筝一只雄伟乳峰上隔着衣料<br />揉捏起来的独手和华筝面色微红放松身体任杨过施为的模样,吐出口中的另一根<br />鸡巴向华筝调笑道:「怎么,筝姐你这是……啊……准备要对过儿以……嗯……<br />以身相报了吗?」<br /><br />  车厢内七男三女激烈交合着的淫靡景象和乳房上因杨过爱抚而带来的快感让<br />华筝的呼吸变得有些微喘,她的目光先是在黄蓉大张胯间那粘满白浊精渍、阴唇<br />外翻、被鸡巴不停进出肏干着的浪屄上瞟了一眼;又看了看她胸前同时被四只粗<br />糙手掌揉捏把玩着的丰硕巨乳;最终落到黄蓉泛着愉悦放荡神情的娇颜之上与她<br />四目相对。<br /><br />  微微犹豫了几秒,华筝迎着黄蓉戏虐的目光和七个男人包含色欲的视线解掉<br />了自己才系上没多久的腰带、褪下长裙亵裤,裸露着阴毛浓密的胯部蹲到一脸诧<br />异的杨过脚边,拉低他的裤腰一手抓着他正开始发硬的鸡巴轻轻撸动,一手探入<br />自己的胯间按住阴唇撩拨玩弄,红唇轻启对目光由戏虐转为疑惑、眉头微皱的黄<br />蓉回道<br /><br />  「是啊,除了这具身子别的东西我也给不了,既然……嗯……过儿看得上那<br />就给他好了……反正交给过儿和交给你男人又没什么不同……嗯……虽然过儿已<br />经将你们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了,不过我……嗯……我还是要问一句,当初我们在<br />牛家……嗯……村定下的约定是什么?」<br /><br />  华筝此时的模样和反应让黄蓉、杨过的心中泛起了一股浓郁的违和感,在向<br />杨过递去一个问询目光的同时对华筝说出了多年前几人间的约定并对她问道:「<br />筝姐你真得决定了?」<br /><br />  感觉到手中的鸡巴已经硬胀起来,华筝停下手上撸动却蹲变坐,背靠杨过坚<br />实大腿对着车厢内的七男三女张开了双腿展露出胯间已经被撩拨出水光的阴部,<br />在七个男人变得越发灼热的目光中颠了颠自己胸前不比黄蓉小多少的丰硕乳房,<br />侧着头探出红艳的舌头在杨过的龟头上轻点几下沿着火热的茎身一路缓缓下舔,<br />有些含糊的声音从紧贴在阴茎上的红唇间泄出,「当然,虽然……嘶嗯……中间<br />多了许多波折,但这也算是成全……嗯……了我的念想,不是吗?」<br /><br />  收到杨过无声地表示他也没什么头绪的回复后,黄蓉看着华筝那在众多男人<br />们满溢淫欲目光下自然无比的放荡动作眉头再一次不由地皱了皱,心中的疑惑之<br />情越发强烈,身体与纤手上服侍男人的动作也随之一停,她放开双手中握着的鸡<br />巴,转头对身下享用自己屄穴的男人说道:「王公子,容我先离开一会儿,我有<br />些事想要和我这位姐妹说一说。」<br /><br />  身型雄健的王进倒也干脆,他再次大力地挺动了几下腰身后将鸡巴从黄蓉的<br />阴道里退了出来,从身后搂着一脸舒爽神情的黄蓉舔了舔她晶莹的耳垂,眼睛紧<br />盯着不远处华筝那丝毫无遮掩的胯间说道:「没事,不过一会夫人你可得好好地<br />给我介绍一下这位不管上面还是下都不比夫人你差的美人啊。」<br /><br />  黄蓉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倒是华筝轻笑着接上了话头,「呵呵呵,原来您<br />就是王进王公子吗,这次的事真是有劳你们了,还请稍等片刻,我和姐妹叙完旧<br />后自当向各位奉上『谢礼』,与各位好好地『认识』一番。」<br /><br />  听着华筝话语中故意加重读音的那两个词,车厢内其余六个男人都是一脸色<br />相地怪笑起来。<br /><br />  「好!!!哈哈哈哈,夫人真是豪爽,这笔生意接得真是值了,我们几个就<br />先去那边玩着,夫人你可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啊。」王进双眼一亮很是满意的点了<br />点头,拉起身边被自己几个手下肏得欲仙欲死的两位妻子,九人一起移动了到离<br />三人大约有三四米远紧靠马车驾位的地方,在吩咐外面的手下送进了三名身型很<br />是不错的女人后淫靡的声响再一次在车厢内回荡了起来。<br /><br />  在那边传来的响亮浪叫声中,不想作一些无谓猜忌的黄蓉走到杨过身旁在他<br />的脸上亲了一口,蹲到华筝对面纤手抚弄着杨过的阴囊直接开口对面前这个已经<br />被她在心中接纳为自家姐妹的女人问道:「筝姐,你对这些淫乱之事的态度怎么<br />那么的……」<br /><br />  华筝瞄了瞄那一边交缠在一起的七男五女,轻声接过黄蓉的话尾,「平淡?<br />自然?原本有些事我并不准备让你和郭靖知道的,但既然蓉妹你愿意接纳我这么<br />一个来自草原上的不贞女人为姐妹,又知道了你们郭家的男人现时已经不会太介<br />意这方面的问题,那我也就没有瞒着你们的必要了……」<br /><br />  说着华筝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继续小声说着:「呵呵呵……其实我远比<br />你们更加习惯这样的乱淫之事……蓉妹你当初是一来即走、而靖哥他当年也并没<br />有真正地参加过草原上权贵男人间的聚会,实际上在那些宴会中间安排妻女犒赏<br />有功之臣、交换女眷玩弄这些事是很常见的……虽然因为我的身份摆在那里,在<br />成婚前没人敢强夺我的贞操,但在宴席上和其它女人一起用口舌、双乳甚至阴阜<br />侍奉男人的事我也并不是没有做过,有几次还被男人们轮流地肏弄过小屄,虽然<br />只是进去一点并没有夺去我的贞操,但实际上男女之间能做那些事早都已经被他<br />们做尽了……」<br /><br />  黄蓉和杨过均是感到一阵愕然,脑子里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近两个月前耶律齐<br />那大逆不道的言论。<br /><br />  反应过来之后,黄蓉有些感慨的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草原上也……也罢,<br />既然筝姐对这种事并不介意,那自然是更好,毕竟今时家中的那些男人们包括靖<br />哥他可都已经是实打实的色中恶鬼,要是你这么一个美人进了家门却又不让他们<br />碰,天知道他们会怎么闹腾呢。」<br /><br />  说着,黄蓉稍稍地沉吟了一下,看着华筝白皙皮肤上那一道道还未彻底消去<br />的红痕,指了指那边几个不时将目光投注过来的男人对她劝道:「不过,今天筝<br />姐你就在车上休息吧,毕竟你的身子应该还没彻底好全,他们这些家伙可不会像<br />靖哥和家里其它男人那样怜惜我们,你就这边好好地『回报』过儿吧,他们那边<br />我……」<br /><br />  话还没说完,华筝就伸手过来捏了捏黄蓉弹软的巨乳,「要给过儿的我当然<br />会给,但作为以后同闺的姐妹我又怎能独善其身,更不用说这笔『肉债』本身就<br />是因我而起,那由我这个『事因』来还债不也是天经地义的吗?看都被他们看光<br />了还差那么一插?而且我这边也有些事需要先和你们说一下的。」<br /><br />  既然知道了华筝对乱淫之事早已习惯,而她的态度又是如此坚决,黄蓉便也<br />不再劝说,转而拍了拍杨过的大腿仰着头对他说道:「还愣在那做什么,你筝姨<br />一会可是要去和『认识』那些家伙了,你不打算先把『头汤』喝了?」<br /><br />  杨过的目光在两女雪白的乳峰上扫了扫看着黄蓉有些无奈的回道:「筝姨都<br />愿意给了,我哪能不想啊,只不过筝姨准备要跟你说的事实在是不适合边做边说<br />呀。」<br /><br />  「咱们现在这样子就适合了呀?行了,快坐下来,你筝姨我又是看淫戏又是<br />自渎的,这会小屄里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华筝拉着杨过坐了下来,手指轻<br />轻弹了他硬胀如铁的鸡巴一下,直接起身跨骑而上,用布满淫水的湿滑阴唇紧贴<br />住火热肉棒磨蹭了几下后调整好位置缓缓坐下,舒爽的呻吟立时冲口而出:「嗯!<br />好粗、好长……呼……屄穴被撑起来了……啊……连那里都蹭得到。」<br /><br />  看着华筝那熟练的动作,黄蓉轻轻一笑移动到华筝身后紧紧搂抱住她的身体,<br />双手轻缓地揉搓华筝硕大的奶子,红艳的香舌在其雪白的颈项上缓缓舔动撩拨,<br />「呵呵呵呵,看来筝姐确实没说假话,没主动骑过男人的女人可不会有此等骚浪<br />的模样。」<br /><br />  「虽然小屄确实是第一次主动夹男人的鸡巴,不过我倒是没少以这个姿势用<br />菊穴帮一众同族姐妹的公公、夫婿、孩子们发泄,托雷哥哥尚在之时也常常会在<br />享用母亲湿滑屄穴的间隙将鸡巴顶进我菊门里舒爽一番,还动不动地催我快些找<br />人嫁了好让他能早点享受到在亲生妹妹小屄里尽情喷射的刺激快感……咳……」<br /><br />  欲火稍稍得到排解的华筝双脚紧夹着杨过的虎腰静待阴道适应内里粗长巨物<br />的尺寸,双手抚摸着黄蓉的美艳的胴体,一会捏捏丰乳拉扯乳头,一会撩拨阴唇<br />抽插屄穴,嘴里说了一些过去的淫乱之事才反应过来轻咳一声向黄蓉和杨过说起<br />了自己南下的缘由。<br /><br />  「这次我促使独身南下最主要的原因是……郭靖他娘的坟墓被忽必烈派人掘<br />开了,尸骨也……想来也是因多次攻打襄阳皆被郭府阻止,再加上这次蒙哥的事<br />……」<br /><br />  「什么!!这!!」黄蓉浑身一震就要起身,华筝连忙侧过身子将其按住。<br /><br />  「蓉妹别担心……伯母……娘……娘的尸骨我已经在哲别大人的帮助下收殓<br />火化,装入了我带着的那个由大人特意找人铸造的精铁盒子之中,也是他帮着我<br />逃离大都……可哲别大人他却因这事被忽必烈削去官职贬为了庶民,大人送我离<br />开时曾说过,郭靖数次救他性命,他的这一身荣华皆来自郭家,就是搭上这条性<br />命也没什么不可以,忽必烈如此气量狭小居然以死者泄愤也不值得他继续侍奉。」<br /><br />  对那位磊落轶荡的箭神华筝自是崇敬不已,而黄蓉也是发自真心的感激着哲<br />别对郭家的无私帮助。<br /><br />  一直坐在那里轻轻地来回把玩着两女丰满乳房、静听华筝叙述的杨过在此时<br />插话问道:「……伯母,我们是不是需要折返襄阳一趟?」<br /><br />  黄蓉将脑袋抵在华筝的玉背上有些苦恼的皱起眉头,「不了,直接将娘的骨<br />灰带去岛上好了,在埋香冢边为她立个墓吧,也好让娘亲有个伴……这事待我们<br />安排好岛上的事返回襄阳再告诉靖哥吧,也不知靖哥知道了这消息会做出什么事<br />来啊……」<br /><br />  华筝与杨过一听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具愁容,三人抱坐在一起默默无语地思<br />索起来。<br /><br />  不过很快的,思索了一阵毫无所得的杨过便将心思转到了别的地方,闻着两<br />位熟女身上传来的体香,看着她们美艳无比的赤裸娇躯,感受着鸡巴与手掌上传<br />来的温热与弹软,欲火复燃的他终是忍不住轻轻地挺了挺腰身。<br /><br />  「嗯!!」华筝的身体瞬间绷紧,受袭的阴道也是自然而然的随之一缩,鸡<br />巴遭到骤然挤压的杨过也同时发出了一声舒爽的鼻音。<br /><br />  看着两人的模样黄蓉哪会不知道发出了什么,同样暂时没有想出什么妥当办<br />法的她没好气地抬手敲了一下杨过的脑袋,然后拉着他的独手往自己胯间一塞,<br />「你个小色鬼一天到晚想着这样的事……不过……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你……这<br />事等到了岛上大家再一块折磨折磨吧。」<br /><br />  杨过「嘿嘿」一笑,手指在黄蓉的阴唇上撩拨了几下便往阴道内一送,含住<br />华筝挺立起来的乳头舔了舔,正要开始享用这两位眼中波光荡漾的发情美妇,身<br />下的马车却是突然地一停。<br /><br />  「到地方了,我先去安排一下,杨兄弟还有两位夫人,你们可要快点过来,<br />别忘了咱们两家可还要再比上一场的。」车厢另一边的王进撩起他那侧的门帘往<br />外张望了一下,然后抱起正被他肏弄着的女人保持着交合的姿势边说边肏地与杨<br />过三人招呼了一声带着手下和妻子离开了车厢,后面上来的三个女人则是在向黄<br />蓉三人行了一礼后才跟了上去。<br /><br />  杨过看着三个女人直接赤身裸体抱起衣物跳下马车的样子,很是感叹地冲黄<br />蓉说道:「……她们习惯地还真是快啊,已经完全看不到第一天那种遮遮掩掩的<br />娇羞了呢。」<br /><br />  「还不是你们这些色鬼的功劳。」黄蓉白了杨过一眼,拉着华筝站了起来对<br />有些疑惑的她解释道「那三个是我们郭府里侍女……恩……既然筝姐你意已决,<br />那我就和你说一说咱们现时的情况吧,原本那王进是应该在绍兴等咱们的,可没<br />想在知道这次的欠债人是一群貌美荡妇之后他居然日夜兼程地赶到了临安境内,<br />在我们带着你逃离临安的第二天中午就找上来了,那个色鬼见到我们的第一件事<br />就是说要和过儿他比试一番,至于比试的内容筝姐你也应该能想像得到……」<br /><br />  华筝当然想像得到,毕竟这些年在草原上她也没少被男人们玩各种花样,她<br />低头看着坐在那里盯着她和黄蓉小屄猛看的杨过眼带媚意地说道:「过儿,你这<br />就有点胜之不武了吧?」<br /><br />  杨过站起身顺手在华筝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搂上黄蓉的蛮腰对华筝回道:「<br />筝姨你这可就不知道了,要不是因为中过那种淫药的话前天那场比试我搞不好就<br />输了,王进这人玩女人的手段可是比我强多了,除了家里的伯父他们外,他是我<br />在这近三个月的时间里看到的唯一一个能在一次射精的时间里就把伯母、程姨她<br />们肏出高潮来的男人,那天伯母她都爽到手脚发软了还夹着王进的腰不放一个劲<br />叫『小骚屄还要』的骚样姨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br /><br />  黄蓉没好气地拍了杨过一下,不甘示弱的反击道:「你怎么光说我,你的宝<br />贝龙儿后来不也是没撑过一轮就败下阵来了,她那被王进连着肏出两次高潮后主<br />动跑去边上让一群男人轮奸自己、被射到小屄里的精液都多得开始逆流了还趴在<br />那里不停冲着那群色鬼摇晃屁股的放荡模样怎么看都比我更骚吧。」<br /><br />  华筝听着他们相互调笑走到车厢门边探头向外看去,这是一片位于平原与山<br />地交界处由将近二十多辆马车和一道高耸山崖圈出来的宿营地,在围成一个半圆<br />的车队和一道明显经由人手开凿出来的垂直山壁之间是一片小小的林地。<br /><br />  一些衣裳不整袒胸露乳或是干脆赤身裸体的女人正在林子与马车间来来去去<br />地忙着搬送酒水、膳食,不时地能看到某个女人被身着劲装男人搂到身边上下其<br />手一番、有的甚至直接被压在树干或是马车的车厢壁上肏干起来。<br /><br />  注意到华筝模样的黄蓉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指着外面各式打扮的<br />男女继续向华筝解释起来。<br /><br />  「这些身着劲装或是已经脱光玩上了的男人基本都是咱们债主王进的手下,<br />而那些女人里除了少数几个,大部分是准备要跟我们一起去岛上生活的侍女,加<br />上她们的家人以及一些单身的男仆总共有近两百人,在这里的是第一批的四十人。」<br /><br />  「这些人都可靠?毕竟我们以后在岛上的生活搞不好会是相当得……」亲身<br />经历过那种表里两面完全不同生活的华筝学向黄蓉的问道。<br /><br />  黄蓉跳下马车,待杨过、华筝跟着下来后启步往小树林方向走去。<br /><br />  「恩,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从上面几代就开始侍奉着我们另一位姐妹夫家的<br />家仆,在忠诚心这方面不用担心,而且在我离开襄阳不久后家里的几个坏小子和<br />疯丫头就陆陆续续地把这些人全都拉下了水,在知道了只要抛掉人伦常理便能带<br />上亲族和我们一起离开襄阳去岛上生活后,不论是开始对自家小姐、夫人以及憧<br />憬之人的女体生出淫念的男仆,还是那些不得不和丈夫或是意中人以外男人交合<br />侍女都非常迅速的做出了选择。」<br /><br />  看着四周那些或双手撑着树干、或双脚夹紧男人腰身、亦或跨骑在男人小腹<br />上扭腰摆臀一脸愉悦放浪神情的女人们,华筝无言的点了点头。<br /><br />  正说着,杨过上前几步分别轻拍了两女的丰臀一下,抬手指着前方一处传来<br />了响亮浪叫、呻吟之声、在树木掩映下隐约可见的空地对她们调笑道:「伯母,<br />那些问题过会再说也来得及,现在你和筝姨还是先想想……咦……哈哈哈,那个<br />王进还真是……这真可以说得上是绝景了啊,伯母,我们以后在岛上也这样搞一<br />下试试?」<br /><br />  正讨论着仆从之事的两女一开始没有反映过来,但在顺着杨过的目光看往右<br />前方的那片空地后两女不由地一起轻啐杨过了一声:「色胚!!!」<br /><br />  也难怪两女会有如此的表现,虽然她们经历过不少乱淫之事、也没少做多人<br />交奸的淫行,可像眼前这般三四十对男女、将近七十多人集中在一个不算太大的<br />区域内,以各式各样的姿势与配对进行淫乱交合的情景两女也是初见。<br /><br />  视线中皆是交缠在一起蠕动撞击着的赤裸肉体;趴伏在地的青秀少女在高高<br />翘起雪臀部迎合着身后男人有力撞击的同时,嗞嗞有声地吮吸着身前男人硬胀的<br />鸡巴;主动骑到男人小腹上的风韵少妇一边疯狂摇摆腰肢夹弄阴道里的肉棒,一<br />边双手齐动、红唇轻启地侍奉着两侧男人挺到她脸上的阴茎,粘着不少黏滑体液<br />的双乳在他们的玩弄下时圆时扁。<br /><br />  刚刚才被三个男人同时在小嘴、菊穴、骚屄里射精爽得手脚发软的丰满熟妇<br />还来不及体会高潮的余韵,三根同样火热硬胀的鸡巴便顶替上来再一次将她推落<br />淫欲快感的深渊。<br /><br />  耳边尽是由呻吟浪叫、粗重喘息、嬉闹叫好、以后各种淫词浪语之声组成的<br />靡靡之音;挺着鸡巴在母亲阴道里进行着最后冲刺的半大小子以充满了欲望的声<br />音叫喊着那个本应神圣的称谓;舒爽肏干着小姨子才被开苞没几天屄穴的姐夫一<br />边发出满足的鼻音一边调笑着自己那正被陌生男人干上高潮的妻子;平日里安分<br />守己的年小男仆大力地肏弄着自己憧憬已久的已婚侍女,以下流的言词挑逗着身<br />下已完全看不出平时贤妻良母模样一个劲夹弄自己鸡巴、吮吸同僚肉棒、不断发<br />出愉悦呻吟的骚浪荡妇。<br /><br />  正当淫心大动的杨过准备推着同样被这淫靡之极的气氛与景象弄得春心狂跳<br />的黄蓉与华筝进入空地加入那荒淫行列之时,坐在空地另一头搂着程瑶迦靠着完<br />颜萍享受着小龙女口舌侍奉、欣赏着自己两位妻子被手下轮奸时骚浪模样的王进<br />却是先一步注意到了即将抵达在空地的他们,直接开口大声招呼道:「这边,这<br />边,哈哈哈哈,杨兄弟你们来得正好,这酒菜都还温着,咱们边吃边玩。」<br /><br />  王进这么一喊其它人自然也便注意到了杨过三人的到来,一众沉浸在肉欲中<br />的男人们见不但是在这几日里与他们进行了各种「深入」了解的黄蓉,连原本一<br />直躺在马车中不许其它男人过去骚扰的「客人」都赤裸着全身站在那里,明白到<br />其中意义的男人们立时发出了盛大的欢呼和淫笑。<br /><br />  面泛潮红的黄蓉与呼吸有些微喘的华筝相视了一眼,轻笑着一起启步踏入了<br />空地走进了人群往王进那边而去,倒是杨过耸了耸肩沿着空地边缘绕行而去比在<br />人群中艰难前行的黄蓉两女先一步抵达了王进身旁,坐下身子享受起王进除郑云<br />芝、冯馨霖外的另一位妻子荷忘忧的服侍来。<br /><br />  王进以火热地目光看着人群中一边任由男人们上下其手、时不时还会被某些<br />个男人拉倒在地按住纤腰丰臀、拉开双腿肏干一阵,一边在与男人们的调笑中缓<br />慢往这边行来的黄蓉与华筝,目光微微闪了闪对正在从自己妻子嘴里吮吸酒液的<br />杨过说道:「杨兄弟,虽然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我现在还是要再说一遍,的这笔<br />生意我真是接得太值了。」<br /><br />  咽下口中混着人妇香唾的美酒,杨过搂上主动虚坐到自己大腿上以阴唇抵着<br />龟头摇摆起丰臀的荷忘忧,眼睛在场中被男人肏得浪叫不止的郑云芝、冯馨霖剧<br />烈晃荡着的丰乳上一转,落到把小龙女抱到身前将鸡巴顶进她阴道内抽插起来的<br />王进身上,「我也很是庆幸能得到王兄你的帮助,让我一路上能享受到你三位夫<br />人这『无微不至』的服侍。」<br /><br />  王进转过头将带有明显欣赏之意的目光投注到同样开始在荷忘忧小屄里肏弄<br />起的杨过身上,快速挺动着的腰身让小龙女的浪叫一声高过一声,双手也是在旁<br />边程瑶迦、完颜萍的女体上四下游走,嘴里却是说出了让杨过为之一惊的话语。<br /><br />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嗯……我这一行做这么多年,像你们这样对我胃<br />口的『客人』我还真是第一次碰上,如果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我还真想和杨兄弟你<br />结拜成异姓兄弟,可惜……所以我现在打算告诉你一件事,早在半年多前曾有人<br />找上我,以一个我无法拒绝的理由让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要留意一个独臂后生的<br />委托,只要这个青年人和他的女眷愿意接受我的『规矩』那不论他要去哪里,哪<br />怕是要深入元蒙境内我也要妥妥当当地把人送过去,如果他不愿意接受我的『规<br />矩』就要我想『法子』让他接受……杨兄弟,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br /><br />  杨过以及小龙女三女的身体均是一僵,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四周扫了扫,见场<br />内诸人均沉浸在乱淫的快感之中没人关注这边,杨过这才向王进确认道:「你是<br />说在……半年前?」<br /><br />  王进将身子往后一仰,脑袋枕在程瑶迦的大腿上仔细欣赏起小龙女快速耸动<br />着的丰臀,一手轮流托着程瑶迦两只硕大的乳球颠动玩弄,一手滑入完颜萍的胯<br />间按着屄缝细细揉捏,嘴里轻声地回道:「恩,半年前。」<br /><br />  得到回复的杨过微微沉吟了一会,推着身前的荷忘忧往前趴去,独手扶住她<br />的纤腰,小腹开始用力地撞击她雪白的丰臀,一道轻微的话语在同时落进王进的<br />耳中:「多谢王兄。」<br /><br />  然后两个男人没有再就这件事多说什么,他们一边肏干着对方的妻子一边聊<br />起了各种淫靡不堪的话题,小龙女等四女也适时地发出娇嗔、笑骂地与他们嬉闹<br />起来。<br /><br />  「龙弟妹,我算是看出来了,原来你和云芝一样是那种和其它男人肏屄的时<br />候被自家男人看着就会更兴奋、来劲的女人呀,哦,哈哈哈,夹得更紧了,真爽,<br />杨兄弟你可要加把劲了,弟妹他可是快被我搞泄身了啊。」<br /><br />  「啊……啊……杨公子,别……别理我家的色鬼……啊……咱们慢慢……啊<br />……来……大鸡巴肏得我爽死了……嗯……让你荷姐我多爽……啊……一爽……<br />啊……花心又被顶到了……啊……魂都要被肏飞了……姐爱死你了……公子……<br />啊……今天就别拔出去了……嗯……往姐的骚屄里多射几次……啊……用力……<br />嗯……也让我的子宫好好尝……嗯……尝你浓精的滋味!!」<br /><br />  「哈哈哈,龙弟妹你也别忍着呀,这时就是要骚出来,你越骚浪,你家男人<br />玩着才能越爽啊,来,大哥的鸡巴肏得你爽不爽?」<br /><br />  「爽!!!龙儿的骚屄……啊……被肏得好爽……小屄里麻麻的……嗯……<br />痒痒的……大哥你越……啊……是肏我就越还想要……再进去些……大哥,再用<br />……嗯……力地肏进去……啊……花心开给你了……用力……顶到了!顶到了!<br />……啊……受不了了……大哥……我要去了……快射给我、快射进我的……啊…<br />…子宫里来!!!」<br /><br />  「对,就是这样!!!叫得再骚点、再浪点!!你看你家男人多兴奋,忘忧<br />被他肏得连话都说不了了,喔,夹得越来越紧了呢,看弟妹你是真快泄了,那大<br />哥我可就不客气了,来,弟妹接好了,大哥的浓精来了!!喔!!好会吸!!」<br /><br />  「啊……啊……嗯……啊……公子你看……龙妹被射得……多……多爽……<br />不行……公子你快……快……我也要……快给姐吧……啊!!!!……嗯……对<br />……就这样……顶着花心用力地射……好烫……好爽……嗯……小心肝,姐爱死<br />你的大鸡巴了。」<br /><br />  「程夫人,快把屁股翘起来,喔!!!看来今天夫人你过得很开心呀,到现<br />在还在往外流呢,哦,这又黏又滑的也是别有一番风味。」<br /><br />  「真是的,杨大哥你别只顾着荷姐啊,我的小屄你今天都还没肏过呢,可是<br />你说有了亲人我这旧人就准备扔一边……啊……嗯……果然还是杨大哥的鸡巴肏<br />得更爽一些。」<br /><br />  「萍妹就会说好话,这里湿成这样你可别告诉我是干看淫戏看出来的,老实<br />说,今天到现在为止已经被多少男人肏过了?」<br /><br />  这边杨过几个越玩越爽,那边的黄蓉和华筝也已经停下了前行的脚步。<br /><br />  两女并肩趴伏在铺着薄毯的地面上,高高翘起的屁股后各跪着一个抱住她们<br />丰臀飞快挺送着的男人,硬胀的鸡巴在两女湿滑不堪的阴道里高速进出,把内里<br />的大股淫水和前一位男人刚射进去的浓精连续不断地夹带出来。<br /><br />  两人的身前则是跪着四个男人,他们轮流得将鸡巴送进面前骚浪熟妇的红唇<br />中享受她们熟练无比的舔舐和吮吸,撑住一轮口舌侍奉的男人便成为了下一个享<br />用两女屄穴菊门的胜利者。而忍不住在两女嘴里交了货的则只能到身旁其它女人<br />的小屄里去寻求安慰,空出来的位置自然会有别的男人挺着刚从其它女人小屄里<br />退由来的鸡巴补上。<br /><br />  正沉浸在疯狂性爱中的众人都没发现到,在离他们头顶不远处某根随风摇摆<br />着的枝桠上有一道身着白衣的人影稳稳地立在上面,他的目光轮流扫视着下方人<br />群中间那正绷直身体在身后男人的劲射下攀上肉欲巅峰的黄蓉,和边上在将完颜<br />萍肏上高潮后随手拉过一名秀丽侍女便大力肏干起来的杨过,嘴角微翘地露出了<br />一抹很是满意的笑容。<br /><br />[<i> 本帖最后由 7093940 于 2019-11-25 21:14 编辑 </i>]还是看武侠更有感觉引用:<blockquote>原帖由 <i>a331525017</i> 于 2019-11-26 18:51 发表 <br />还是看武侠更有感觉 </blockqu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