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br />字数:7262<br /><br /><br />  舰娘科技发展出来后,海战领域遭到革命性的颠覆。舰娘的战斗力是老式军<br />舰完全无法比拟的,五到六人的舰娘队伍,便能轻而易举地全歼一支规模浩大的<br />海军。然而,能够挺过复杂的身体改造、精神洗脑,甚至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学仪<br />式,成为舰娘的女孩却是凤毛麟角,而且还有严谨的年龄限制:15到24岁之<br />间,连多少几天都会导致失败。<br /><br />  由于舰娘的强力和稀少,各国纷纷大肆掳掠年轻女孩,批量进行残酷的身体<br />改造,以求在军备竞赛中获取领先地位。由罪犯组成的宪兵们挨家挨户拘捕年轻<br />美丽的少女,作为舰娘的原材料。而被掳走的少女们的年轻男性亲属,也被拘留<br />在港口周围。<br /><br />  每天晚上,士兵们都会把死去少女们的尸体推出来供家人们认领。这些如花<br />似玉的女孩被装在尸臭熏天的推车里,有的表情极度痛苦、口鼻喷血;有的惨遭<br />开膛破肚,脏器外露、鲜血横流;有的肚子滚圆,无法合拢的二穴中不停流出粘<br />稠的浓精,显然是被当做了肉便器;更有甚者眼窝被插入内射、阴道被痛苦之梨<br />搅的稀烂,甚至活活被砍下四肢奸淫而死。即使如此,家属们(通常是她们的亲<br />生兄弟或丈夫)也只能绝望且徒劳地收拾好自己的妻或妹的尸体,将其搬回一个<br />个狭窄的窝棚中,花费高额的金钱换取墓地与入殓师。倘若他们不这样做,那么<br />尸体也只能放在蜂巢般的小屋子里,等待着腐烂发臭的命运。<br /><br />  而改造成功后的舰娘们地位极高,并且随时都有恢复记忆、打破洗脑的可能。<br />所以,某个女孩一旦被罪犯盯上,等待她的只有被疯狂侵犯后在其他女孩面前被<br />残暴而屈辱地杀死,如用尖锐的木棍贯穿淫穴、电击刺激她们潮吹到脱水而亡、<br />边遭到绞刑边被轮奸等疯狂做法。另有很大一部分罪犯,由于得知了昔日淫奴如<br />今成为了高高在上的舰娘的消息,慌忙逃入附近的聚集区。这也让周围的贫民窟<br />变得更加动荡不安。<br /><br />  然而在数十年的持续大战之后,民众的厌战度一路高涨,逐渐生长起来的新<br />生代也不像前代般驯顺,有相当规模的港口周边城市里犯罪率一路飙升。再加上<br />维持舰娘军队的开销太大,另外,更是有人发现了舰娘生下来的子代一定为容貌<br />姣好的女性、一定是舰娘适格者;最重要的则是大战中部分舰娘投敌的事实,需<br />要人类对这些超越常识的女孩进行拘束,所有这些原因促使各国政府相继颁布了<br />舰娘慰安法——确立了人类男性地位绝对高于舰娘、舰娘顺从人类一切要求、舰<br />娘应当为港口城的男人们做性处理肉便器的「舰娘定律」。<br /><br />  临近军港的城市里总是无比阴郁,每条巷子都见证了无数的悲惨,厚实的血<br />迹还在港区的隔离门前留着,被雨水不断地冲洗,那是曾经毫无尊严地死去的女<br />孩们最后的残留,以及妄图拯救她们的男人最后的回音。低矮的筒楼是这些城市<br />中的一切,有轨电车缓慢地运载着物资与苦役,焚尸炉的烟囱喷吐着黑烟。这些<br />地方被称作「浮城」,唯一目的便是为军港中的舰娘提供补给,居住其中的只有<br />用作劳动力的男人,更像是集中营。<br /><br />  身着钴蓝长裙的光辉正往车站走去,她从积水的路面上轻盈跳过,小心地拎<br />起裙摆,珍惜着这身昂贵的茶会礼服。<br /><br />  她的一对巨乳尤为瞩目,随着她的步伐不断晃动的乳球,仅被细细的肩带与<br />低胸的礼服悬吊拘束起来,几乎要撑破胸衣弹跳而出。深V露背的钴蓝礼服将美<br />丽的蝴蝶骨与白得耀眼的背部肌肤毫无遮挡展现出来,甚至露出了雪白臀肉挤出<br />的臀沟。修长的美腿也被薄薄的黑色蕾丝袜紧紧包裹。长长的裙摆在她身侧与身<br />后摇曳着,凭借一条束腰的缎带勾勒出她纤细的腰与丰满的美臀,但在正前方却<br />只有薄短的布料艰难地遮住她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就连端庄的行走也会不时走<br />光。但即使衣着如此,她澄澈的碧蓝色眸子里仍带着温和的笑意,微笑更是无懈<br />可击。<br /><br />  而她身旁同为光辉级的可畏,无论身材容貌还是衣着上都不逞多让。白皙的<br />肌肤与黑白色系的华丽哥特长裙构成了绝妙的观感,层层叠叠的蕾丝更是精细非<br />凡,为少女平添起强烈的虚幻感。傲人的胸部被那低胸长裙中的钢丝乳撑与肩带<br />托起,几乎要露出粉红的乳晕,每走一步都像是要挣脱衣物的束缚,在众目睽睽<br />下跳跃出来。就而裙下的长腿则被白色丝袜紧紧包裹,又以黑高跟与蕾丝腿环装<br />点,显得修长更甚。而美丽的容姿也不时浮现出些许迷茫与天真。比起姐姐的成<br />熟,可畏的气质里更多一份梦幻。<br /><br />  跟随在她们身后的是半人马。一头金发的她身材完全不输那对姐妹,一身钴<br />蓝旗袍衬托出她完美的身体比例,细腰翘臀长腿更是被小一号的衣物凸显的淋漓<br />尽致,而一对丰满的乳球虽无光辉姐妹般夸张,但也大到旗袍的胸部完全容不下<br />的程度,不得不在胸口开出孔来,再把原本的布料制成一对胸罩,来容纳那对爆<br />乳。但是这样穿乞求,被胸罩勒扁的白皙乳肉肆无忌惮地展现出来,半人马的身<br />上穿着的不像是旗袍,倒像是故意露出乳球的情趣装扮。<br /><br />  她们的衣着与这座城市的气氛格格不入,但少女们并不在意,欢快地交谈着,<br />向街上偶遇的同僚们点头问好。今天是少有的假期,许多舰娘都选择从港区中来<br />到这里游逛几圈。<br /><br />  原住民们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她们的身体,毫不顾忌这些女孩曾是同患难者<br />的妻或女,而舰娘们也不再记得自己曾拥有的生活,而是将自己放在了比他们更<br />高的地位,将他们视作奴隶——至少在皇家驻地是如此。有的舰娘大声呵斥,如<br />同赶牲口般赶散他们,俨然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人主。<br /><br />  交谈间,巨大的电车伴着迸溅的煤烟缓缓进站。车厢塞满衣服脏破的精壮男<br />人,臭味让上车的三人不由得微微皱眉——要不是借不到提督的车,她们才不会<br />来挤电车。这种电车没有座位,就像运输名为人类的资源的巨大货箱。于是她们<br />只能与男人们挤成一团,双手艰难地抓着头顶的横杆。而男人们则在最初的惊讶<br />之后趁机有意无意地触碰她们曼妙的胴体,或是抚摸丝裙的边缘。有几个男人装<br />作站不稳,用手臂蹭过她们柔软的胸部,甚至有人闻着她们发丝的芬芳,将手伸<br />进了裤裆。还有些人看着怀表,议论着什么。<br /><br />  光辉三人为了躲避四面八方而来的触碰,不得不慢慢向电车深处挪动。然而<br />列车突然颠簸一下,三人分开散进了人群之中。光辉的身边一下被男人的汗味充<br />满,一双双大手愈发猖狂,直接在美妙的少女胴体上肆无忌惮地摸捏一把。生性<br />温软缜密的光辉咬紧牙关,不敢出声。换做以前几声呵斥就能解决的事,却在舰<br />娘慰安法就要出台的当下变得难以处理——据说慰安法会在当日下午公布,若是<br />公布后光辉再进行反抗,便会被判处终身肉便器刑。<br /><br />  而且更令光辉羞于启齿的是,那具奢华的身体竟然在不断的刺激与荷尔蒙的<br />笼罩下燥热起来。粉嫩敏感的下陷乳头已经在陷窝中硬起,在低胸礼服上顶出淫<br />乱的凸起。阴蒂更是兴奋地充血挺立。在那端庄的面容上浮现出醉酒般的红晕,<br />香肩美背更是泛起了荷尔蒙造成的绯红。就连澄澈的眸子都蒙上了浑浊的情欲,<br />朱唇间吐出压抑的喘息,而私处更是燥热难耐,淫水决堤,若隐若现的黑蕾丝内<br />裤与修长大腿的内侧,甚至筒袜的袜口都被横流的蜜汁沾湿。<br /><br />  实际上,光辉的身体在成为舰娘前早就被充分开发过了。虽然她已经忘记被<br />轮奸凌辱的痛苦,但身体的欲望仍强烈无比。这就导致她不得不高强度自慰,最<br />终让身体在压抑的欲望下变得极度敏感。<br /><br />  所以纵使理智在抗拒,但光辉的身体也只能在男人们的触碰下艰难扭动,比<br />起挣扎更像诱惑。而男人们也逐渐大胆起来,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将她挤在中间,<br />呼吸着她的体香,拉扯她的裙子。很快,她的一对爆乳就随着肩带断裂弹跳了出<br />来,在空中肆意摇晃,成为了男人们目光的焦点,而长裙也只能堪堪挂在她身上,<br />露出大片柔嫩肌肤,臀球更是几乎露出了一半,随着她的挣扎果冻般颤抖起来。<br />一双双粗糙的手争先恐后地摩挲起滑溜的肌肤,揉捏抚摸起光辉从上到下的全身<br />媚肉,更是从背后狠狠攥住她的乳根,剧烈的疼痛让光辉的唇间溢出绝望的悲鸣,<br />爆乳也被甩成一片雪白的肉浪,而夹紧双腿之中的骆驼趾阴唇更是被男人的手指<br />来回拨弄刺激到不停流出淫水。<br /><br />  在不断强烈起来的刺激作用下,衣衫不整,的光辉表情迷茫地抬起头,看见<br />可畏与半人马也遭受着同样的命运。<br /><br />  可畏的长裙已经被剥落地下,极度丰满的少女身体搭配要被那美臀撑裂的系<br />带丁字裤与心形乳贴,完全一副痴女的形象。无数双粗糙肮脏的手在不停扭动身<br />体,想要躲避侵犯的银发少女身上肆无忌惮地侵略玩弄,一对爆乳被四五双手又<br />掐又捏,一双下陷乳头与粉嫩的大乳晕更是被反复戳刺,她漂亮的小腹更是被重<br />点照顾,一根根中指玩弄戳刺着她的肚脐,让她不停扭动着同样奢华的身体,一<br />对超越姐姐的乳球更是甩成一片炫目的雪白乳浪。丰满的大腿更是被男人们强行<br />抱住分开,拉成马步般姿态。他们在可畏的白丝美足上又舔又蹭,有的甚至还射<br />在小巧的白丝足上。一对肥厚的阴唇更是被手指不停摩擦抠挖,丁字裤也深深勒<br />入蜜缝之间,搞得淫水横流,有时还伴随着曼妙身体的抽搐喷溅出透明的水花,<br />可畏的理性也早就被荷尔蒙所吹飞,在成为舰娘前就经受过无数奸淫的美妙躯体,<br />更是早就被淫欲所支配,面对四面八方的侵犯,只是本能地扭动身体,发出柔媚<br />的娇哼。<br /><br />  而半人马那身过火的旗袍比基尼更是早就被当做了重点照顾对象。她的双手<br />被反绑在背后,一双双粗糙的大手肆意抚摸戳弄着那被旗袍布料制成的比基尼挤<br />压成饼的雪白酥胸,两颗充血挺硬的激凸更被又掐又拧,让金发精灵少女的身体<br />痛苦地扭动着。性格弱势的她用柔软的语气哀求着,但粗糙的手却从她背后穿过<br />肋下,狠狠紧捏拉扯着丰满的酥胸。她的旗袍更是重点关注的对象,早就被撕得<br />乱七八糟,不光背部一览无余,连下腹与私处的遮挡都被撕的精光,露出保养精<br />致的白皙大腿与兴奋挺立的粉嫩阴蒂,淫穴更是被两根手指大大分开,展览出粉<br />嫩敏感的颤动淫肉。最引人注目的是她旗袍下白嫩的美臀,男人们又揉又捏地分<br />开两瓣颤抖着的丰满臀肉,用曾握在她手中的扇子抽插玩弄着她那粉嫩敏感的尻<br />穴,美艳丰满的身体伴随着柔媚的呻吟扭动不停,忍受着四面八方的亵玩与侮辱。<br /><br />  目睹同伴全都沦陷在了情欲与侵犯中,光辉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但更<br />让她绝望的是,面对被凌辱的同伴,她那具丰满的身体反而涌起了期待。而挣扎<br />的理性也在散发着恶臭的黑根出现在她目前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在雄臭的冲击下,<br />光辉痴笑着盯住那挺在她脸前的流浪汉巨根,夹紧的双腿下意识高抬成接近一字<br />马,被黑丝勒紧的丰满大腿不停颤抖,双手更是握住两根黑根,开始挂着一副彻<br />底人设崩坏的荡妇表情,凑向纷纷弹出裤裆的巨根,大口吸入着空气。接着,那<br />黑蕾丝布片之中突然迸出一股黄浊液体,竟是光辉这已经深深烙下奴隶刻印的身<br />体已经高潮到失禁了。而美丽的樱桃小口更是亲吻着面前人巨大的龟头,香舌灵<br />巧精细地清洁着上面的尿垢,更是用面颊蹭着一根根顶到她脸上的肮脏阴茎。还<br />有无数阴茎不停摩擦她浑身的滑溜肌肤,或者缠绕着那一头柔顺发丝来回撸动,<br />将一发发恶臭的浓精淋在扭动着的女体上。柔嫩的爆乳被一双双大手不停拉伸扭<br />绞,极度敏感的下陷乳头更是被狠狠拉扯出来,每次狠咬猛掐都让光辉身体颤抖<br />不停,淫水决堤,而臀肉更是被带有倒钩的马尾鞭狠狠抽打,布满殷红的伤痕,<br />而光辉也随着抽打哀凄媚叫。<br /><br />  就在光辉沉浸在铺天盖地的快感中时,粗大的麻绳项圈突然紧紧勒住了她的<br />细颈,将颈肉勒得深深凹陷,把她吊在了电车扶手上,进气量只能维持微弱的呼<br />吸。光辉的身体立刻激烈扭动起来,红肿的美臀与一对爆乳翻起夸张的肉浪,双<br />手徒劳地捂住脖颈,碧眸更是绝望地翻了上去,香舌尽吐,露出下流的窒息母狗<br />脸。接着,那白皙平坦的小腹上又狠狠挨了一拳,光辉的身体瞬间向后弯成<形,<br />双手又绝望地捂住柔软的腹部,却抵挡不了接连的迅猛拳击,不堪一击的柔弱女<br />体在泄愤殴打下拼命扭动挣扎,原先白嫩的肚皮变得一片青紫,窒息啊嘿颜也被<br />泪水与精液淋满,大开的双腿间更是不停溅出淫水与尿液。就在拳击终于结束时,<br />一根粗大如壮男手臂的针管又狠狠撞进了光辉的尻穴,深深捅进温暖的直肠,将<br />她布满伤痕的小腹顶起一个帐篷般的凸起。光辉本能地拼命夹紧尻穴,徒劳地扭<br />动着身体,接着,巨量的媚药精液喷进了她的肚子,青紫的小腹就像气球一样迅<br />速鼓起,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挂在纤腰上的精袋,显得无比下流。由于神经媚药灌<br />肠,此时的光辉已经高潮到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虚弱地瘫在男人们身上,<br />任凭他们肆意蹂躏自己的身体。<br /><br />  就在针管抽出肛穴的瞬间,巨根狠狠顶进了紧缩的直肠,温软敏感的肠壁因<br />光辉不停高潮而不停痉挛着,紧紧包缠住那粗大的巨根。光辉一声嘤叫,她那洪<br />水泛滥的前穴也被另一根粗如她大腿的巨根狠狠轰入,顶开不停颤动的温热淫肉,<br />狠狠锤进了子宫口,撞入那弹性非凡的少女子宫。接着,两根巨根同时开始动作,<br />巨大的龟头状凸起伴随着肉体碰撞淫水四溅的啪啪声不停交替出现在光辉的孕肚<br />上。巨根的龟头冠紧紧卡在了子宫口处,导致了每次抽插都几乎要扯出她的内脏。<br />超绝的剧痛与快乐同时冲击着光辉的神经,让绝妙的女体在刺激中疯狂扭动抽搐<br />舞动,泪水与口水不停涌出,淫水更是决堤般随着每次抽插肆意喷溅。就在这时,<br />一双温软的手径直戳入了光辉的下陷乳穴之中,狠狠揪住那极度敏感的长乳头,<br />狠毒地扭绞着向外猛扯,白花花的乳汁喷溅而出。光辉的心防终于在快感与绝望<br />中被彻底击碎,完全沦陷于快感之中,陷入无边的高潮地狱,曼妙胴体如触电般<br />颤抖痉挛,唇间溢出悲哀而淫乱的绝叫——拉扯她乳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被<br />侵犯着不停绝叫的可畏。<br /><br />  梦幻般的黑白少女此刻脸朝下瘫软在地,写满正字的红肿美臀高高撅起,双<br />手揪拽着将光辉极度敏感的乳头,将那对西瓜爆乳揪成长长的锥形,而她自己的<br />一对巨乳则在地上压扁,乳尖朝外,丰满的乳晕与敏感更甚姐姐的凹陷乳头也被<br />狠狠拉出,被男人们狠狠碾压践踏。一圈缰绳般的绳子紧紧勒着她的细颈,另一<br />头握在骑在她身上的一个矮小男人手里,把她的头向上拉起,逼迫她展示出那张<br />母猪窒息高潮脸。她的一头长发更是淋满恶臭精液,头顶上还嘲弄地顶着盛满精<br />液的狗食盆。在她身边散落着大量的针管,撅起的丰满臀肉上还插着几根,上臂<br />更是满是针眼。由于那被中出内射灌满精液的膨腹被压在地上的缘故,每日一次<br />抽插都会从少女那正被巨根爆插的淫穴和被粗如拳头的肛珠塞满的尻穴中挤出精<br />液。少女熟练地扭动着腰肢,吐出舌头的嘴巴里含混地嘟囔着淫荡的乞求,俨然<br />一副堕落荡妇的样子。在不远处的摄像机已经将姐妹俩的痴态实时转播到了全球,<br />作为无数男人自慰的配菜。<br /><br />  而半人马此刻已经被捆住双手吊在半空,一双美腿无力垂下,随着壮男们的<br />前后夹击而颤动着。在巨量药物的作用下,她那漂亮的面容早就崩坏殆尽,成为<br />了被精液浸透的下流崩溃高潮脸,原先碧眸已经完全翻成了白眼,而考究华丽的<br />旗袍也沦为泡满精液的破布,比基尼胸罩和系带内裤更是被塞进她大张的嘴巴之<br />中,也被精液泡透了。一对巨乳的乳头更是被开发成了淫乱的乳穴,塞进了一对<br />折扇,白花花的乳汁从被撑开的乳孔中肆意喷流。她的腹部早就被中出浓精灌成<br />了甩动不停的精液口袋,沉甸甸地悬挂在纤腰之上,上面布满了正字与青紫色的<br />针眼,而翘挺柔嫩的美臀更是被抽打得通红,还扎着数根针管,而饱经蹂躏的二<br />穴却仍然紧致如处女,贪婪地榨取缠绕着巨大的阴茎,每一次抽插都让穴肉一阵<br />激烈的抽搐紧缩,涂抹在她脸上的精液更是让她高潮连连。对她的药物调教已经<br />彻底摧毁了半人马的精神,让她的身体变得没有药物就无法高潮,尊严与人格都<br />彻底崩坏殆尽,沦为了只知乞求肉棒的玩具便器。<br /><br />  就在淫乱的欢宴盛大地进行着时,列车外侧的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光辉那<br />因窒息与疯狂高潮而模糊的视野里,隐隐约约看到人群聚集在镇守府的门口。她<br />绝望地哀叫了一声,徒劳地挣扎着丰满的身体,却只换来了更加残酷的淫虐。其<br />中一个男人在光辉的肛穴中内射后缓缓拔出巨根,接着双手狠狠勒紧了她那充满<br />精液的孕肚,一股混合着精液、肠液与媚药的恶臭液体从她紧致的肛穴喷溅而出。<br />接着,男人们拿出心智魔方,起哄着将通透带电的立体方块缓缓塞入了姐妹俩那<br />红肿外翻、不停滴出精液的悲惨肛穴之中。就在方块触碰到那脆弱敏感的肛肉的<br />瞬间,灼热的电击在少女们的身体之中迸发开来。姐妹那在无尽的高潮中瘫软下<br />去的身体再次紧紧绷起,结果却反而将不断塞入的魔方夹得更紧、让电击更加剧<br />烈如此强大的刺激会把普通女人的大脑烧坏,杀死她们,但身为舰娘的姐妹反而<br />却在疯狂的疼痛中获得了极度的快感,让每一条神经都沐浴在疯狂的痛苦与快乐<br />之中。<br /><br />  随着电车与镇守府高楼的距离越来越近,光辉的理性也越来越稀薄。排山倒<br />海的快感已经让她觉得自己宛如漂浮,连对身体的感知都几乎失去,在耳边回响<br />的自己的淫荡尖叫声也带上了一份陌生。越来越多的方块塞进了她们的直肠之中,<br />在紧致的肠道中被肉壁挤压着相互碰撞,更是迸发出更强的电流。而最让光辉恐<br />惧的是,这些不断灌入她身体的能量正改写着她的一切,否定着她作为「光辉」<br />的一切,把她彻底变成一条低贱淫乱的母狗。于是光辉拼命想要把塞进尻穴中的<br />大堆心智魔方挤出去,但不断加大的刺激反而更加深入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加快<br />了改写的速度。而一旁的可畏早就放弃了抵抗,被心智魔方和白花花的精液灌满<br />的红肿尻穴还在高高翘起,不停抽搐,身上更是淋满了污浊的尿。但恶心的骚臭<br />却让她不停高潮,甚至伸出香舌陶醉地舔舐着浊黄的液体。毫无疑问,可畏的人<br />格已经被彻底改写成了肉便器。<br /><br />  看着沦陷的妹妹与半人马,光辉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但等待她的不是一次次<br />激烈而痛苦的精神冲击,而是一副极度疯狂的景象:在镇守府的大门上,赫然吊<br />着一具身穿白色海军服的男人尸体。那张脸光辉绝对不可能认错——正是她宣誓<br />委托终身之人。昔日英武的提督,如今却被饱受他蔑视的劳工们吊死,而他那些<br />美丽丰满的下属,也全都沦为了他们的玩物。一个男人正把娇小的时雨按在墙上<br />疯狂侵犯,任凭稚嫩的子宫伴随着啵的一声被巨根扯出身体;身穿黑丝连体衣的<br />君主正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夹击,她的身体绝望地扭动着,拼命抵抗着高潮;大<br />凤则被捆在了男厕所的便池上,挂着一副早已经坏掉的娼妇高潮脸,华丽的礼服<br />上被扔满了纸币与精液……<br /><br />  光辉只听见自己在撕心裂肺地笑。接着,剧烈的疼痛从她腹部蔓延开来——<br />狠狠一拳,精液水枪裹挟着心智魔方从那饱经凌辱的尻穴中喷溅出来,滋滋的电<br />流作响和着光辉凄惨的又哭又笑,以及极度扭曲的淫荡绝叫。<br /><br />  光辉的身体终于瘫软下去。在原本人格被电流击溃粉碎的那一刻,她只感觉<br />到了解脱的欢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