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eavenmd<br />字数:9574<br /><br /><br />  港区的黑色魅影——桑提番外:俄罗斯轮盘赌<br /><br />  “桑提小姐,我想和您玩个游戏”桑提,在一周前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被俘,<br />目前被“囚禁”在属于他麾下的一艘改造的特殊邮轮上,桑提虽然被这个家伙标<br />上了地下流传的服从印记,但是除了第一次以外,科米尔都没有再次使用了。<br /><br />  因此对于这个男人现在的请求,身为天才资本家的桑提自然要提防对面一手,<br />虽然出于试探不应该冒险才是,但是现在桑提手里没有什么底牌,桑提也只好选<br />择放手一搏。<br /><br />  “那么你想做什么?”“很简单,您应该知道俄罗斯转盘赌吧”科米尔倒是<br />不慌不忙,掏出一把装饰有点老旧,还被一些奇怪的符文刻上的左轮手枪排在桌<br />上。桑提行走商界自然明白俄罗斯轮盘赌究竟是何物,只是很不明白为什么对面<br />要用这种诡异的手段来和自己博弈。<br /><br />  “知道,可为什么你要这样?不是有更好的方法拷问我吗”“拿得多亏你的<br />提督,是他提出的这个提案”桑提听到对面提到了提督,立刻感到几分不对劲,<br />皮兰港的提督向来以平和的手段待人,即使有实在迫不得已的事件也会选择雇佣<br />杀手的方式处理。因为提督而震惊的桑提立刻回过了神,快速思考起现在这个局<br />面。沉默一会后,桑提点头代表同意,既然生死由天,那么就去殊死一搏就好了。<br /><br />  俄罗斯轮盘赌是一种残忍的赌博游戏。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br />的性命。俄罗斯轮盘赌的规则很简单: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br />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br />扣动板机;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br /><br />  在桑提的记忆里,理论上的俄罗斯转盘赌应该是如上所述的,但自从科米尔<br />拿出枪开始到自己同意进行游戏这段时间开始,她都没有见到对方掏出一枚子弹。<br />科米尔自然看出对手似乎是带有疑惑的表情,转起左轮的弹仓一边解释了起来。<br /><br />  “不要误会了,为了保证物理子弹不会出现奇怪的问题我才用的这把枪,这<br />把枪是用被击中者的一些「记忆」作为为子弹造成特别伤害,如果谁先支撑不住<br />所受伤害昏迷,谁就算输。毕竟你家提督和我约法三章了,可不能让你命没了,<br />毕竟这次只是作为消遣娱乐罢了。”<br /><br />  “是吗?我看你不是玩的很开心吗,难道是之前你的师傅和大意的敌人们做<br />爱不愉快找到我了吗?”桑提听到提督可能与对方签订的条约也多了几分底气,<br />正好自己从那些嘴巴不牢的看守人员打听的消息就能派上用场了,科米尔却依然<br />是用微笑回应,还顺便追加了一个“奖品”。<br /><br />  “那行吧,我再给您点大出血优惠吧,为防作弊,我不会使用您身上的服从<br />纹章,双方也必须不违反规则。并且你赢了的话,我就给您随意一个愿望的机会,<br />就算是要我的命也可以,当然,相反的就懂得吧。作为演示,从我先开始”<br /><br />  科米尔最后一次旋转了弹仓后,把弹仓按入,随着清脆的接入声响起,周围<br />也升起了环形的光幕笼罩住两人作为场地。而科米尔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br />在一阵不见硝烟的撞针发响后,科米尔就像真的被枪支命中趴倒在了自己的面前。<br /><br />  桑提表情扭曲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因为他的倒下让她一时想到了各种可能的<br />情况,但在一阵吃痛的呻吟里所有的想法都被击碎了,沉默的科米尔揉了揉头,<br />身上飘散出一团表示头部受伤的血红雾气后,把左轮手枪移到桑提的面前。<br /><br />  “……那么我开始了(桑提按下扳机)”桑提并没有墨迹几下,在科米尔自<br />己亲自试验过不会造成生命威胁后也让桑提放心了不少,身为舰娘,比人类对于<br />各类debuff的抗性是有显著的高低之分,就算对面再怎么实力强劲,桑提<br />还是有信心的。当然,舰娘严格来说和人有些地方是也一样的,比如性欲方面…<br />…<br /><br />  扣下扳机,清脆的保险声随之响起,但桑提全身并没有传过痛觉,反而是相<br />当诡异的强烈电流窜过身体,诡异的快感不断在身体里传递出来。桑提不禁双眼<br />迷离,面露红霞,呼吸不断沉重,桑提狠下心来扭起自己大腿内侧的嫩肉以痛止<br />快,咬牙勉强坚持住了身体里的快感。在粉红色的雾气从自己身体里飘散出来后,<br />无言的桑提黑着脸,把左轮甩到对面手上。<br /><br />  “不愧是桑提小姐啊,居然筹到了这么「好」(重音)的记忆子弹。那么这<br />次是我(扣下扳机却无反应),看起来运气比较好,这次没有子弹,那么桑提小<br />姐请吧”“啧……(扣下扳机)”对面的表面敬佩实为拿自己取乐的话语让科米<br />尔在桑提心里的印象分再次下降了几个百分点,虽然对于他空弹的好运气感到不<br />愉快,无奈游戏还是得继续。桑提再次拿起了左轮。上轮运气不佳抽到了快感记<br />忆子弹出了洋相,估计对面心里早就乐得不行了,这次的桑提明显没有上次自信<br />了,紧闭双目在心中默念些什么,不断祈祷着能够时来运转。扣下扳机,然而事<br />与愿违,快感再一次从桑提身体里迸发出来,这次比上次更加剧烈的快感席卷全<br />身。<br /><br />  虽然这次桑提做好了忍耐快感的准备,但剧烈的快感依然让她舒服的快要叫<br />出声来,硬是咬住舌头拼命忍住,双手抱住胸口低下身子,双腿止不住地颤抖来<br />回摩擦着。等到快感逐渐消退,温暖的液体流动感突然逐渐从下体传来,等到桑<br />提回过神来,连自己的黑色丝袜的一部分早已被水渍染得更加深厚了,内裤更是<br />早被打湿得不成样子了。<br /><br />  虽然想提出更换衣物的请求,但对手明显不会答应的,就算答应了估计还会<br />被套上什么更加羞耻的服装,桑提只好忍气吞声。科米尔好像看出了桑提的想法,<br />顺势提出了帮自己更替衣物的想法。<br /><br />  “桑提小姐,需不需要给你准备件衣服更替?当然,不是正经衣服~ ”“继<br />续!我赌你下轮200% 的在我身上的耻辱!(桑提丢给科米尔左轮)”因为愤<br />怒和情欲导致的身体发热,桑提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披肩和里面白衬衫的上面两枚<br />扣子透气,之前的汗水打湿了白衬衫,透明的布料里露出里面稍有起伏的黑色蕾<br />丝布料,随着桑提的呼吸起伏变得十分显眼,像极了穿上男友衣服被浸湿的小女<br />孩,科米尔也很是时宜地吹了声口哨欢呼一声以示嘲讽。怒不可遏的桑提白了对<br />方一眼,直接朝对面面门砸过去那把左轮,左轮反而对方变戏法般穿进扳机环里,<br />转了几圈后被牢牢拿住。<br /><br />  对方戏耍自己的态度再加上内裤的湿润感和紧紧贴合在自己的性器上的触感,<br />双管齐下的羞愤之情让自己十分不舒服,但现在只好咬咬牙继续坚持下。运气不<br />好吃了两发快感记忆子弹的桑提越发期待着对手会手气差劲抽到什么能大出糗事<br />的记忆子弹,当然这副幽怨的眼神代表的意思很轻松的就被科米尔读了出来。<br /><br />  “(科米尔扣下扳机)额啊啊啊啊啊!!!!身体好重!呼吸好难受!我科<br />米尔居然在这里!在这里!(迫真演技)吃到了酸橘子!”“……(桑提看sb<br />一样的眼神)”显然,科米尔这次的运气依旧很好,对面还故意做了个酸到牙齿<br />的浮夸动作给桑提看,当然,桑提依然是一副下一轮就把你给杀了的黑脸。科米<br />尔看到对面这个反应,也没了玩心,摆正了态度。科米尔仔细一想,大概是觉得<br />这样不够刺激,于是把左轮移到桑提面前,对桑提提出了进一步的游戏方案。<br /><br />  “看起来我们的桑提小姐有点不太愉快嘛,那么这样吧,我们就来加速这个<br />流程,我和你一口气开出六枪,谁支撑不住就谁输。不过这次为保作弊现象,由<br />一方对另一方开枪,你先来对我开枪,如何?”“呵……那就不怪我不客气了,<br />如果你真的在这里被打出什么东西嚎啕大哭输给我,就可别怪我嘲笑你个蠢货了!<br />(按动扳机)”<br /><br />  这番提案明显让桑提愉快了点,既然你科米尔敢赌,还敢给自己这么大的优<br />势,那么有绝对优势的自己也不需要多考虑多少了。对准科米尔的胸口,六发子<br />弹全数射出,对于射击相当有自信的桑提确信六发全中,只需要等待对方大露洋<br />相了。<br /><br />  被子弹击中的同时,夸张的雾气特效从科米尔喷薄而出,那团雾气只是看就<br />感到危险和不详的颜色就能给说明这六枚记忆子弹到底表现得如何了。科米尔因<br />为子弹起效突然暴动起来,扭曲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不断狰狞变幻着,完全不像人<br />类的低吼不断传出,他倒在地上不断地挣扎起来。桑提紧张地拿起左轮跳到一边,<br />靠在旁边的光幕上看着对方的挣扎不禁流下不少冷汗,不断地思考着自己如果也<br />被这样命中的话究竟会变得怎么样,而且更糟糕的是对方似乎已经开始逐渐恢复<br />状态了。<br /><br />  此时的桑提心里不断地诅咒对面快点停止挣扎昏迷过去,但对方明显没有这<br />个反应。如果这家伙撑过去了,那么她也八成会变成这个鬼样子,甚至还会更糟。<br />现在仔细想想,那两发快感记忆子弹可能不是巧合,眼前这个男人大概是撑的了<br />那种痛苦,引诱自己上他的套,甚至提出六发齐射的提案都是在他计划内?!回<br />想起那个仓库里自己那副淫乱的样子,对于她来说恐怖的记忆再次笼罩在她身边,<br />这个家伙可能又盯上了自己的身体?!<br /><br />  “……不……不行……必须要想点办法……不然,我接下来……(桑提颤抖<br />地瞄准了科米尔)”<br /><br />  为了自保,桑提此刻心里多了点不太好的想法,因为心中的恐惧和脑子里越<br />线的想法的不安感让她拿枪的手都止不住颤抖。如果要保证自己不受伤害,那就<br />处理掉那个可能性,于是桑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违反规定,再开几枪补刀!<br /><br />  按动这把左轮的扳机,给于回应的只有转轮的旋转和保险发出的清脆声音,<br />没有硝烟味和枪械的声响。那么每一次的按动扳机,能做出被命中回应的只有眼<br />前挣扎中的男人,但无论桑提多么努力再进行着填装射击的行为,也只有左轮那<br />微小的反应。男人挣扎的行为开始越来越弱了,桑提已经慌得不记得打开保险的<br />步骤了,只是不断地扣动着扳机,希望手中的左轮能展露什么奇迹。但奇迹没有<br />发生,身后没有关闭的光幕随时告诉着自己游戏没有结束,更何况自己已经“违<br />反了规则”,惩罚也随之而来。而科米尔才慢慢恢复神智,揉着发晕的脑袋晃晃<br />悠悠地站了起来。<br /><br />  “咳咳……有点不太愉快的记忆,全身痛的要命,这次真是吹牛吹过头了。<br />(看到桑提靠坐在光幕边)桑提小姐你的回合结束了啊,嗯?……额……桑提小<br />姐?”科米尔从桑提手里抽出左轮,提示对方自己要准备对她射击了。但科米尔<br />仔细观察了下此时的她,因为过于恐慌还在不断地碎碎念着什么,卷缩成一团止<br />不住颤抖着,无助地靠在作为游戏场景的光幕上,身下还有一滩迷之液体,也不<br />知道是不是真的外泄了。眼前的家伙完全没有了战意,看着这个样子桑提,本来<br />只是以玩玩的形式套点情报出来的科米尔也不好意思下手了。毕竟自己和皮兰港<br />提督约法三章了,万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自己也不好办,只好装模做样地朝天开<br />了“五”枪,看到桑提还是没有反应,就只好蹲到面前轻轻拍打桑提的脸让她清<br />醒清醒。<br /><br />  “喂,桑提小姐您输了啊,听到的话回我一声啊。不回答我的话,我要解开<br />您的衣服了啊?真的要解开了!……啧,没反应啊”科米尔看着眼前完全没给自<br />己反应的桑提一时也不知道该咋办,连解开她的衣服都没有什么反应,扯了扯桑<br />提的脸皮后还是没见到有啥反应,见到周围代表游戏还未进行中的光幕还没消失,<br />科米尔放弃了。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严格来说是赢了游戏,那么对失败者来点小<br />惩罚应该不算过分吧,反正桑提现在都没什么反应。<br /><br />  “喂喂喂?桑提小姐在吗?(没得到回应)那就偷偷地帮你把那件不正经的<br />衣服换上去吧,湿漉漉的也不好不是吗”这么想着的科米尔快速解开了桑提被各<br />种液体打湿的衣物,把她放在床沿上打理起来,六神无主的桑提在这期间不自觉<br />地抱住了对方的一只手臂,牢牢地固定在起伏不大的胸部里。强行吃豆腐的科米<br />尔只好像安慰宠物一样,一边拿着清洁湿巾帮桑提擦拭着身体一边轻哼着以前镇<br />子流传的歌谣安慰着她,偶尔还会因为科米尔的擦拭而发出轻快的叮咛,磨蹭着<br />夹在胸间的手臂。<br /><br />  虽然清理结束但桑提还是不愿放开科米尔的手臂,想着干脆把豆腐吃到底的<br />原则,为了摆脱桑提禁锢的科米尔把两根手指并作剑状,顺势侵入桑提的两片唇<br />瓣之中,因为之前两次快感记忆子弹而泥泞不堪的腔道因为手指的抽插变得更加<br />活跃起来,呈欢迎的态势不断将其往深入挤去,科米尔也顺势按压着桑提的肉穴<br />内壁刺激着她松开双手。突然加剧的快感让桑提无所适从,在一阵急促的惊声中<br />松开了他的手臂,同时一股潮意从下体喷涌而出,桑提身体一软倒在床上昏睡过<br />去。<br /><br />         “呼~啊~(桑提略有发情的呼吸)”<br /><br />  “睡着了啊,那就好,可以更加方便的换衣服了”科米尔看着熟睡的桑提,<br />放心地把自己所说的「不正经」的衣服给拿了出来:一件绿底缎带的可爱基调短<br />裙女仆装,另外追加的羞耻可开式内衣,作为配饰的兔耳女仆头冠和吊带黑丝也<br />准备了。与之前仓库凌辱桑提不大一样,为了不让这难得的女仆装弄坏,必须得<br />小心翼翼。也得亏桑提是体型中偏小那类,也就和给几等比的人偶或者娃娃装扮<br />差不多,自然轻松省力不少。<br /><br />  不过真到科米尔真的仔细观察起来,才发现原来是桑提犯规导致她一直出于<br />无神状态,不过这个处理起来也是简单,待会自己同意她的作弊行为解除下就行<br />了。<br /><br />  此外近距离触碰桑提,倒是让科米尔发现这个小妮子在调整身形和保养这方<br />面下了不少功夫,除了胸小了点,几个部位都是张弛有度,皮肤也是相当细腻,<br />触感极佳似乎还有点细微的奶香味?自己在给桑提换装的过程里都有点把持不住,<br />不过秉承着好事多磨的做事准则,科米尔还是先完成了对桑提的“女仆装。ve<br />r”装扮。<br /><br />  “这样就大功造成了,那么就以王子的kiss唤醒沉睡的公主方式……啊,<br />是唤醒亲爱的女仆小姐”“……如果你敢这么做我会把你的牙给踢下来,专门做<br />成指虎殴打你。”看着穿着女仆装束的桑提,还没等科米尔准备效仿下童话故事<br />里王子meet公主的桥段,桑提就很是时宜地醒了过来听到了对方的那套「犯<br />罪宣言」,立刻反应过来从床上高高跳起,与科米尔拉开不小的距离。虽然这是<br />桑提第一次(应该)穿女仆装,但这迅捷的动作和标致的落地身形也让科米尔赞<br />叹不已,想必在皮兰港那位“潇洒完美的女仆小姐”的麾下教养也能成为不错的<br />人才吧。不过科米尔是来享受胜利的果实的,虽然桑提的女仆模式很养眼,但终<br />究还是需要点荤菜的,科米尔从来不是那种看了就能饱的善茬。<br /><br />  “我可是堂堂正正地享用自己的胜利果实,倒是你自己输了比赛不是吗?听<br />我的命令好了,很快就好的,数数天花板上的污渍就过去了”“你……刚才不是<br />都给我换上这个羞耻的女仆装了吗?而且你看周围的东西都没有消失,比试还没<br />有结束!我会赢的!”科米尔严格来的确是胜利了,但一方面可能是自己没有完<br />全发射完子弹,导致游戏还在进行中,另一方面自己的确已经先动手了。仔细想<br />想,自己也没有在桑提嘴巴里撬出一些讯息,所以给桑提一个台阶下也不是问题。<br />在桑提紧张的目光下,科米尔爽快地答应了再赛,不过自然需要提及新的规则。<br /><br />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上一次的射击只发射了五枚子弹,那么这次就一枚定<br />胜负,如果你撑得住这颗记忆子弹的影响就算你赢,相反就是我了,这样如何?<br />”“……我同意了,那开枪吧”<br /><br />  桑提虽然很精密地思考着,但如果是对科米尔开枪,能撑住六枚齐射的家伙,<br />桑提可没有信心一发入魂,而自己又不能作弊,不然又要被强制昏迷定身,那样<br />的话说不定又会在这家伙手里露出多少洋相。目前的确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再<br />加上心中的赌徒想法不断地作祟,虽然希望渺茫,但只要自己坚持的住的话就没<br />有问题,桑提咬咬牙答应了这个提案。<br /><br />  科米尔重新拉出左轮的弹仓旋转重置,此时桑提眼中的他动作变得相当迟缓,<br />每旋转一次,仿佛就能在这次旋转中看到自己的未来,无论是胜利还是败北,但<br />脑子里浮现出全是自己失败被科米尔凌辱的惨况,可现在已经无法逃避了。桑提<br />胆怯了,闭上眼睛等待着子弹的发射,科米尔完成了再装弹,打开保险,在保险<br />响起的清脆声响中,打中了胡思乱想中的桑提。<br /><br />  然而桑提突然颤抖起来,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皮肤迅速地染上了绯红,伸<br />出舌头急促地喘着粗气,津液止不住地沿着嘴边流出拉出一条条丝线滴落在女仆<br />装上,在微微的灯光下显得相当色气。桑提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点燃了,<br />身体好像不断地在索求着什么,就算自己解开胸口的布料,打开可开式内衣的开<br />口开始自慰,但无论自己多努力,也只是显得杯水车薪。看着桑提这副无助的样<br />子,科米尔也只能感叹下桑提的运气。<br /><br />  “这……不得不说,桑提小姐你的运气真的是有点差劲了。对了,桑提小姐,<br />你能认输吗,认输的话应该可以解除这个左轮的游戏”可能桑提可能真的是运气<br />不好吧,看到这个反应科米尔明白了第三次的子弹依然是快感记忆子弹,看这幅<br />更加夸张的场景,可能还是效果更「好」的那类。不过就这么坐视不管肯定是不<br />行的,仔细想想看,桑提三次机会都倒霉有点过于可怜了,自己也是有点靠自己<br />的体质作弊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愿赌服输……我也有……自己的原则……<br />(撞到科米尔怀里)”“(科米尔心理)明明只是自己都难以坚持下去了吧,不<br />过真的是太逞强了”桑提凭着一点意志努力地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投进科米尔<br />的怀里,逞强地说出自己的准则想法。科米尔顺势躺倒到床上,让桑提支撑在自<br />己的身上,似乎是双方眼神相互读出了什么,两人逐渐相互靠近,嘴唇相互纠缠<br />起来。科米尔的双手不自觉地穿过桑提的裙内,再次光临了桑提的秘境之内,这<br />次的桑提似乎放开了很多,不断迎合着他的粗暴的行为,两只大腿夹紧了对方的<br />手指,肉穴却不断引诱着手指更加深入,同时用着更加深情的呻吟回应着科米尔。<br />直到桑提再一次高潮,双方才缓缓分开嘴唇,再看桑提的下体,已经是再次溃坝<br />的壮观景色。<br /><br />  “桑提小姐,你难道是特别有需求的那种人吗?这可不是有点夸张的程度了<br />”“啰!啰嗦!你不是很喜欢看人出洋相的吗?怎么现在畏畏缩缩的(拉开科米<br />尔的裤链)再说你也不是这个……额……这个……”看到自己抽出来的手沾上体<br />液的量,科米尔也不禁感叹起桑提的性欲有点过于夸张了,出洋相的桑提本来因<br />为发情显得红润的脸颊又添上了一抹红色,气愤地拉开科米尔的裤链,随之跳出<br />超出桑提印象的夸张肉棒一时让桑提不知如何表达,支支吾吾的盯着这座巴别塔<br />说不出话来。科米尔也顺势抱起桑提,把肉棒穿过桑提的下体摩擦起来,满脸通<br />红的桑提只好一时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好抱住科米尔,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科<br />米尔见势也开起了玩笑。<br /><br />  “我可是一直都在climax状态的,倒是你明明在仓库那次那么亲密的,<br />这次就突然熄火了,还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嗯?(被桑提咬到了耳朵)诶呦!<br />松口!(科米尔又躺倒在床上)”“哼哼,这次可不会让你当主动了,这次可是<br />我的回合”听到科米尔提到仓库那事的桑提一时有点生气,明明是自己在无意识<br />中做出的反应,曾经偷偷预留给提督用的那套模版结果全给科米尔享受了,现在<br />还被拿出来嘲讽。气得桑提一口咬住了科米尔的耳朵,疼的他摔在床上,桑提顺<br />势占据了高地,故意压坐在对方的肉棒上来回摩擦挑衅着科米尔。但桑提遗忘了<br />一件事情,她自己的身形严格来说也就个16岁中偏瘦的少女体型,科米尔要反<br />制起来轻而易举,于是科米尔抓住了她的腰肢。<br /><br />  “哦,桑提小姐看起来是想来电吗?那就必须要插紧插头了(突然抓紧桑提<br />的腰部)准备好了吗?顽皮的桑提小姐?”“等,等一下!我认输!认输!(被<br />插入)啊!咕呜!~ ……”没等桑提还想再说什么,科米尔就把她抬了起来,无<br />论桑提再怎么拍打抗议,科米尔只是调整好肉棒和桑提小穴的位置后缓缓插入了<br />其中。看着粗大的肉棒有点紧张的桑提目送着它不断挤入自己的下体,感觉着自<br />己的下体不断被侵入的扩张感和莫名的满足感,在肉棒完全插入,抵住了自己的<br />花心时,桑提不知觉叫出了声,身体也止不住发软。<br /><br />  没等桑提适应起体内的外来物,抽插的活塞运动便开始了,相比于上次无意<br />识,像活在梦里的做爱,这次相当真实且激烈的痛觉和快感让桑提感觉自己的思<br />绪都快伸往空中。但突然激烈起来的活塞运动的频率又让她落回现实,时快时慢<br />的抽插让桑提在两种状态里不断切换,连她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变得更加难<br />以思考了。<br /><br />  两人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更换了体位,科米尔在上桑提为下,方便接下来的抽<br />插能够更加顺利,而桑提的双腿也不知何时缠紧了身前的这个男人。伴随着噼啪<br />的肉体碰撞声和两人急促的呼吸声中,肉穴不断按摩着肉棒,而肉棒深入浅出的<br />抽插也让桑提的肉穴显得更加兴奋,从肉穴和肉棒结合处流出的液体越发呈喷薄<br />之势而出。<br /><br />  不知道是哪一方的暗示下,双方都开始加剧了身体的反应,肉棒的抽插也越<br />发快速和频率加强起来,带动着桑提的躯体,配合地欢迎着肉棒进一步深入其中,<br />肉棒每次冲击到肉穴深处就激起桑提的一阵惊呼,于是以此为信号,长时间做爱<br />显得有点疲惫的桑提扭动着腰肢,发出好听的呻吟,进一步引诱着科米尔进一步<br />往里侵入。<br /><br />  “哈啊……来吧,再快一点,在里面……”“那么就好好接住了!桑提小姐<br />”在科米尔到达极限后,随之而来的一声低吼和全力冲击为信号,桑提紧紧地抱<br />住了对方,肉棒全力插入了子宫颈内,到达了新的天地。喷薄的精液扑打在子宫<br />内壁不断回卷,炙热的感觉从下体不断传遍桑提的各处,脑子早已变得一片空白。<br />迎接完剧烈射精的桑提双目无神地躺在床上,感觉着下体的侵入感逐渐消失,温<br />热的液体流动感从下体缓缓传出,但科米尔并没有打算这么结束。<br /><br />  桑提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压住,同时脸上突然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是科米<br />尔坐在了自己的身上,企图把沾染着些许精液的肉棒送入自己的嘴内。桑提拍了<br />下科米尔的大腿并指了指自己示意让自己来,不过这也应该是桑提的第一次,科<br />米尔也有点没把握。<br /><br />  不过科米尔很快就打消了怀疑的念头,桑提的舌头不断挑逗着肉棒,虽然技<br />术层面上来说有些稚嫩,但依然给科米尔带来了不小的刺激,其带来刺激的触感<br />甚至不亚于在肉穴里抽插的感觉让科米尔相当愉快,享受着桑提带来的口交特殊<br />体验。桑提在最后允吸了肉棒一会后,感觉到科米尔的射精冲动,再用舌头环绕<br />了肉棒一圈后示意自己将要深喉。科米尔也配合地轻轻按住桑提往下发力,桑提<br />顺势将肉棒往口腔更深处送去,随之而来的轻微的窒息感虽然有点难受,但接下<br />来的精液喷薄才是重头戏。<br /><br />  炙热的液体从喉中爆发,在桑提面露惊讶之余,科米尔把肉棒缓缓抽出了,<br />在轻咳几声后的桑提也缓缓恢复了过来。没过多久,笼罩在周围的光幕也消失了,<br />桑提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后,把一份u盘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br />随后躺在床上休息起来。<br /><br />  “这是我自己的人脉查到的那些家伙的最近安排和一些人物交际关系资料,<br />提督既然没有急着让我回去,那么八成是计划让我来辅佐你了”科米尔拿过u盘,<br />接上了特殊信息传讯器把这些资料全都递送给夕张基地后,笑着坐到桑提的身边,<br />开玩笑的说。<br /><br />  “该说女孩都是「吃面」(看脸)的吗?那我可愉快的接受你提督的好意了,<br />现在甚至可以让你和我做爱这回事都做得到,至于别的东西,想想都带感”“怎<br />么可能……别自我感想良好了,你顶多是个不知道哪来黄段子搞笑艺人”科米尔<br />似乎也是累了,把桑提往床里面挤了挤,轻轻地抱住了对方。似乎是听到对方的<br />有节奏的呼吸声,桑提轻轻地按住科米尔的手,眼中流露着有点复杂的表情。<br /><br />  此时夕张基地里,夕张正在热火朝天的整理着传送来的资料,编辑成一份份<br />计划书和档案资料,看着这些资料里一些熟人的面孔和名字,夕张也不由得发出<br />一阵叹息。如果计划开始的话,那么这些皮兰港的「隐患」一个都跑不了,且不<br />论夕张认识的熟人了,还有几位甚至是夕张曾经的战友,可能是被冷藏或者是被<br />诱惑,但毫无疑问是背叛了提督。<br /><br />  看着距离时间最近的计划的相关人物资料,作为以往战友的夕张也只能为她<br />们的未来稍作祈祷。<br /><br />  “黛朵啊……只能祝你好运了”在夕张无奈的叹气中,她启动了面前机械的<br />启动按钮,而远在那些资本家们在皮兰港建设的大使馆内出于睡梦中的黛朵,似<br />乎接收到了什么,神情不断紧张,汗如雨下,仿佛在遭受着什么惨剧,然而这也<br />只是计划书中对她的第一步罢了。<br /><br />               —ps—<br /><br />  1。最近临近学期末了真的很忙,更新速度明显拉跨了,可能12月甚至不<br />会更新了,请各位海涵。<br /><br />  2。这次番外是我们的资本家桑提,女仆桑提是自己脑子里一直有在构思的<br />东西,估计下次的桑提番外也还是继续“女仆装。ver”的调整性质小黄文。<br /><br />  3。话说之前那些看得人这么少,是不是因为不是热门舰娘的原因?还是单<br />纯写的太烂了……<br /><br />  4。希望读者们能稍微进行点评论下,几章下来没看到回复,我感觉有点找<br />不准定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