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某不科学的实木君<br />字数:7877<br /><br /><br />  夜,已经深了,在离港口不远的一家大型居酒屋里,年轻的游女们结束了一<br />天辛苦的工作,祭典结束后的生意总是异常红火,不过对于她们来说,只要再和<br />妈妈桑报个平安,剩下的好几个小时就是能够尽情休息的时候了「我~好爱你~<br />嗯……」<br /><br />  「好好,我也爱你,下次再来玩吧。」把最后一位醉醺醺的客人扶上了计程<br />车,强忍着隆冬特有的寒意,密苏里快步跑回了温暖的居酒屋,松了口气,终于<br />可以不用继续哄着这股浓重的酒气了,虽然她早已习惯,并作为这家店的妈妈桑<br />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不得不说,她还是很讨厌这种气味「好了,都快点收<br />拾好,今天到外面来过的都到我这里来,快点快点,做完……」密苏里的雷厉风<br />行被她看见的所打断了,在一个角落里,还有一个男人坐在那里,一口一口地朝<br />嘴里送着酒杯「搞什么啊……居然没有注意到……」稍微有点不愉快,密苏里还<br />是走向了那个男人,站在离他的桌前,清了清嗓子「这位先生?我们马上就要打<br />烊了,想玩的话请明天再来,好吗?」<br /><br />  「……」<br /><br />  低着头,把酒瓶里的液体倒进小杯子里,每次只倒一半,再把小杯子送到嘴<br />边,接着再把空了的小杯子放到桌上重复刚才的步骤,眼前这个一身笔挺海军提<br />督服的男人就这样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行为,根本没有理睬密苏里「这位先生?」<br /><br />  「……」男人冷漠的无视明显有些激怒了密苏里,把音量提高了一个八度,<br />她用力敲了敲男人坐的桌子「这位先生!请不要无理取闹!我们要打烊了!请马<br />上离开!」<br /><br />  「再让我喝一瓶就好……一瓶就好……」<br /><br />  密苏里瞬间感觉额头上的青筋爆了起来,这种答非所问的敷衍让她几乎能喷<br />出火来,她对这种欠抽的回答感到有那么一丝丝熟悉,用力拍了拍桌子,密苏里<br />的言语开始带有了攻击性「你是在找事吗先生!我奉劝你赶紧离开!否则我要叫<br />保安了!」<br /><br />  「怎么了密苏里姐姐?有什么要帮忙吗……莱茵先生?!」从密苏里身后急<br />急忙忙跑来一个身着一套嵌有细碎白花的绀色浴衣的短发少女,越过密苏里的肩<br />膀,短发少女只是看了一眼座位上的男子,便惊讶地捂住了嘴「啊飞鹰啊,来得<br />正好,这个男的耍酒疯呢,去叫……你认识他?」见飞鹰一脸的惊讶,密苏里也<br />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没,没事的密苏里姐姐,交给我就好,来莱茵先生,请走<br />这边……」轻轻抓住了莱茵再一次放到嘴边的手腕,飞鹰一边挡着怒气未消的密<br />苏里,一边伏身准备搀扶起莱茵「我说了我只是想喝点酒!想要钱的话尽管拿去<br />就——」突然暴起,莱茵用力甩开了抓着他的手腕,并反手从外套里抽出一沓钱,<br />正准备摔到面前人的脸上时,他终于弄清了现状「飞……飞鹰……?」<br /><br />  空气一度凝固,莱茵保持着甩手的姿势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比他矮一个头<br />的飞鹰,而飞鹰也被他突然的暴怒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莱茵,就这样过了好几<br />秒,最终还是密苏里打破了沉默「你这家伙发神经啊!想打人吗!敢欺负我家的<br />人你是不是……」<br /><br />  「没事的没事的密苏里姐姐,他只是喝多了而已,真的没事的,我能处理好,<br />来莱茵先生,请走这边。」赶紧拦下了要发飙的密苏里,飞鹰牵起了莱茵的手腕,<br />把还傻愣愣站在原地的他拉开了事发现场「搞什么啊真的是……说起来……这家<br />伙以前是不是来过……」捡起莱茵散落在地上的钞票,随手清点了起来「这可是<br />无理取闹的代价,我收下了。」数着手里的钱,密苏里却并没有记住数量,她还<br />是隐约觉得,刚才一瞬间瞥见的面孔,好像在那里看到过……<br /><br />  在紧挨着居酒屋不远的一座小库房里,飞鹰跪坐在一片柔软的布袋上,腿上<br />则枕着呆若木鸡的莱茵「莱茵先生?已经可以了哦?没什么事的话……」<br /><br />  「就这样就好……」像是回过神来,莱茵一个侧身,把脸贴近了飞鹰的肚子,<br />嗅着少女芬芳的体香,他环住了飞鹰的腰「再等一会儿……味道真好闻……腿好<br />软……」像是在喃喃自语,莱茵自顾自地用脸蹭着飞鹰腿上的衣物,苦笑了一声,<br />飞鹰还是用手慢慢抚摸起了莱茵的头发「真是没出息呢莱茵先生,还是和三年前<br />一样喜欢撒娇……上次醉得这么厉害的时候,是和沙恩霍斯特小姐分手那会儿吧?」<br />仓库里所有的亮光,都由飞鹰背后的一扇小窗里透出的月光带来,莱茵的呼吸慢<br />慢平稳下来,所有的思绪就是洪水一样冲上了他的脑袋,而飞鹰温柔的抚摸又或<br />多或少地带走了这点痛苦「啰嗦……你不也像三年前一样……这么温柔……一点<br />醉的感觉都没有……也不想吐……头也不疼……」闭上眼睛,莱茵躺倒在飞鹰怀<br />里,有气无力盯着她的绀色浴衣发愣,寂静重新占据了仓库,过了良久,莱茵才<br />再次打破了沉默「这件衣服……你还穿着啊……」<br /><br />  「嗯,因为是莱茵先生买给我的啊。」羞涩的微笑出现在飞鹰脸上,稍微拉<br />开领口,绢绣着「飞鹰」二字的红线勾起了那些回忆「是吗……我们也有过一段<br />美好的回忆啊……」<br /><br />  ……<br /><br />  「这位先生?已经没事了哦?请问伤口要紧吗?」四年前的这个时候,也是<br />在这个仓库,飞鹰把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抱进了怀里,轻轻检查着他额头上的抓伤<br />「真是的,居然会惹密苏里姐姐生气呢,先生也太贪杯了,你看被抓得……诶?<br />先生你别哭呀?很疼吗?」望着面前泪如泉涌的莱茵,飞鹰一下子乱了手脚,又<br />是有手去抹眼泪,又是稳住他的身体,好不容易帮他擦干净了脸上的体液,飞鹰<br />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水「抱歉……刚才失态了……」吸了几下鼻子,莱<br />茵恢复了原来的理智,只是眼前这个替他忙里忙外的少女引起了他的注意「你…<br />…真温柔啊……」<br /><br />  「客人就是上帝,怎么可以怠慢了客人呢?这句话可是密苏里姐姐教我的,<br />我有好好记在心里呢!」神气的表情浮现在飞鹰脸上,虽然莱茵很想告诉她,教<br />她这句话的人其实自己并没有做到这些,不过看着少女得意的表情,他还是打消<br />了这个念头「真好啊……你叫什么名字?」<br /><br />  「我叫飞鹰,先生你呢?」<br /><br />  「我叫什么并不重要……姑且叫我莱茵吧。」<br /><br />  「哦~原来是外国人啊……」<br /><br />  「只是名字而已了……」<br /><br />  短暂的交谈让莱茵放松了不少,少女元气满满的话语也多多少少扫除了原本<br />淤积在他心里的阴霾,莱茵这是才注意到,原来这个叫飞鹰的少女,也长着一张<br />可爱的脸庞「呐,飞鹰,可以的话,能再和我聊聊吗?现在身边连一个可以倾诉<br />的家伙都没有啊……」莱茵试探性地询问了飞鹰,后者则是看了一眼他手腕上的<br />手表,一下惊叫起来「啊!都这个时间了!回去又要被密苏里姐姐骂了……」无<br />奈地叹了口气,飞鹰看了看腿上的莱茵,气鼓鼓地把头扭到一边「好……好吧,<br />反正现在回去也要被骂……莱茵先生,要聊天的话就好好坐起来聊哦……」<br /><br />  「嗯……我能不要吗……」<br /><br />  「不行!」<br /><br />  ……<br /><br />  「那个时候的莱茵先生,哭得和一只小猫一样呢……」微笑着,飞鹰注视着<br />安眠在她腿上的莱茵,手里的动作也逐渐轻缓「哪有……在那之后就天天来找你<br />聊天呢……每天一下班就往这里跑……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嘛,虽然<br />一开始吃了你密苏里姐姐不少白眼就是了……」<br /><br />  「嗯哼哼~你那时还真敢来,」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飞鹰索性停下了抚摸,<br />静静地抱着莱茵「不过那时候真是很开心呢……」<br /><br />  「啊……很开心……」<br /><br />  ……<br /><br />  「直到那一天……」<br /><br />  「什!并没有人告诉我这些!这太突然了!」三年前的祭典前夜,莱茵难以<br />抑制内心的震惊,呆立在总督桌前「机会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的,我刚才不是说<br />了么,你的上司因为军务问题被拘捕了,你马上去英国再最后修习一年,回来就<br />能接替他的位置,还是说,」背对着他的总督,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感情,就好像<br />在读一份通知一样「你愿意一辈子当个指挥候补,每个月拿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br />来的工资。」<br /><br />  这番冰凉的言语彻底让莱茵冷静了下来,事关他和她的未来,这让莱茵不得<br />不认真面对这个突发变故,不过,如此突然的决定,他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好好<br />考虑吧年轻人,到明天出发之前,你都有时间给我答复。」<br /><br />  无言地行礼,莱茵退出了总督的办公室,立即赶向了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柜,<br />莱茵面对静卧在面前的东西,深深吸了口气,在确定了包装完好后,带着它冲出<br />了房间……<br /><br />  「干嘛呀这么突然……」被莱茵慌慌张张拉进仓库的飞鹰,有点不解地摸了<br />摸发红的手腕,就这样突然掏钱然后拉着她往外跑,说实话还是他们交往一年以<br />来的第一次,面对着东张西望的莱茵,飞鹰好奇地望了望他背在身后的双手「你<br />……有什么心事吗?莱茵先生?」<br /><br />  「……」又是一阵局促不安,莱茵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把手上捧着的东西交<br />给了飞鹰「这个……送给你……」<br /><br />  「这是……啊……」撕开包装,出现在眼前绀色的布料上,缀着星星点点的<br />白色樱花,雪白的围领也好像瑞雪一般,静卧在衣物上的头饰和手袋,也像是在<br />催促主人赶紧穿上它们一样「喜,喜欢吗……」<br /><br />  「好漂亮……送给我的吗……?」眼角稍微闪出一丝微光,有点难以置信会<br />收到这样的礼物,飞鹰发呆一样的看着面前的浴衣,直到莱茵出声才反应过来<br />「是啊,快穿上看看合不合身吧……怎么了?快穿上啊?」看着面前低头不语的<br />飞鹰,莱茵有点困惑,用手在飞鹰面前晃了晃,飞鹰才终于抬起了满是红霞的脸<br />「那个……莱茵先生……能请你转过去吗……」<br /><br />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莱茵背后响起,莱茵知道那是简朴的游女服正在被飞鹰褪<br />下,那绀色的浴衣正要上身的时候,莱茵脑海里下意识地想象出在原本那套素色<br />的布衣下,飞鹰那属于少女的苗条纤细,雪白而充满活力的胴体,身体立刻给出<br />了反应,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莱茵,只能稍稍弯起腰,缓和了一下裤裆里鼓起的帐<br />篷「那个……莱茵先生……还可以吗……」一只手拉了拉莱茵的衣角,赶紧平复<br />了一下心里的杂念,莱茵转过身,欣赏到了那动人的美景缀满大大小小白色樱花<br />的浴衣,完美勾勒出了少女曼妙的身姿,每一寸布料的裁剪都恰到好处,修长有<br />形,在亮色浴衣的映衬下更显肌肤的粉嫩,纤纤素手提着绿色的手袋,在头上紫<br />色发饰的衬托下,少女原本的清纯变成更加楚楚动人「太,太合适了……」若不<br />是飞鹰在面前晃了晃手,莱茵就这样一直出神地望下去也是可能,收起了跑远的<br />视线,莱茵还不忘来句总结「太美了。」<br /><br />  「……不过为什么莱茵先生会知道我的尺寸呢?」<br /><br />  「我的眼睛是不会错的哦。」<br /><br />  「啊!莱茵先生真是的……」<br /><br />  在一阵欢笑嬉闹后,仓库里又回归了宁静,莱茵略显尴尬的移开了视线,不<br />敢再去看飞鹰的眼睛「果然,是有什么心事吧,莱茵先生。」<br /><br />  「啊……啊……」无言地张了张嘴,莱茵最后还是慢慢叹了口气,转过了身<br />「其实……上级要我去海外……明天就要走……这件衣服……本来是要明天和你<br />一起看烟花的时候再送给你的……现在看来是来不及了……」<br /><br />  「……」<br /><br />  时间就好像在这间小小的仓库里凝固了一样,令人不安的寂静充斥在两人之<br />间,莱茵不敢回头去看飞鹰的表情,他怕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会因为飞鹰的<br />一滴眼泪或者一声鼻息瞬间分崩离析「时候也……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晚<br />了肯定又要被密苏里骂了吧……」抬手看了看表,莱茵打算借此缓和一下尴尬的<br />局面,正当他准备走去开门的时候,飞鹰拉住了他「喂……」一个转身,飞鹰已<br />经紧紧靠在了他胸口,手臂勒住莱茵的身体,阻止了他已经摸到门把的手「今天<br />晚一点也没关系……留一个回忆给我吧……」抬起头的飞鹰,眼睛里蒙上了一层<br />水雾,也仅仅是迟疑了那么几秒钟,莱茵还是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双唇「嗯……<br />嗯……哈……呜……」毫无经验的少女只是单纯地把嘴唇贴在了对方的嘴巴上,<br />享受了片刻的柔软,莱茵就迫不及待地用舌头顶开了少女的贝齿,被沙恩霍斯特<br />调练得极其老练的舌头一下找到了软软的小舌,稍微的惊讶后,飞鹰才一点点试<br />着用舌头去配合莱茵,身体则在他不停的进攻下慢慢朝后退,又被莱茵一把搂住,<br />跟着后退,最终,两人重重的倒在了厚实的棉布上「哈……哈……莱茵先生……<br />真熟练啊……」把通红的小脸别到一边,飞鹰任由莱茵解开了束腰,直到他拉开<br />领口,才象征性地用手挡了一下「呀…别看了……」并没有理会她的请求,莱茵<br />轻吻了一下飞鹰的侧脸,并顺着玉颈一路亲到了锁骨,并最终停留在了硬挺起的<br />小樱桃上嘴唇包住了突起的小点点,轻轻用力了几下,就用舌尖一点点突刺起了<br />小樱桃,再慢慢舔舐,一手则覆上了飞鹰微微突起的酥胸,缓缓搓揉,掌心摩擦<br />着小樱桃,指尖则朝里收拢,并捏着了小樱桃,用拇指和食指捏搓着「呜!呀!<br />莱茵先生!这样!呜我!呜~」初次尝试到甜头的少女不知所措,只能用力抱住<br />了莱茵的头,拼命并紧双腿摩擦,脚上的木屐早就被她踢出老远,裹住白棉布袜<br />的双足胡乱在垫子上蹬踢,掩饰着她的不安「呜——等等!停一下——莱茵——<br />先——呜——」蜷缩起身子,飞鹰拼命忍耐住了身体里第一次掀起的悸动,放过<br />了红肿的小樱桃,莱茵一手顺势拉下了和服下已经粘湿的内裤,并用指肚在白嫩<br />的花瓣上上下摩挲「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呢……」<br /><br />  「别,别说了呀—呼呜……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啊……弄脏了怎么办……」捂<br />住通红的脸颊,飞鹰害羞地别过了头,却没想到莱茵只是双手把缩成一条的内裤<br />扔到了一边,就一下子分开了她的双腿「脏了就再买,你想买几套都买给你。」<br />拉下裤链,准备充分的肉棒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在寒冷的空气里微微抖动,把手<br />指打开一条缝,飞鹰一下瞥见了那从来没有见过的硕物,战战兢兢地触碰了一下<br />肉棒的表皮,炙热的触感让飞鹰马上缩回了玉指「好,好大……」伸出食指,莱<br />茵尝试着挖进了飞鹰未经开发的阴道,只是进了一个指节,温暖和紧实就从食指<br />上传来,花蜜源源不断地从阴道口流出,看来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抽出手指,<br />莱茵挺着肉棒,一点一点用龟头挤开了花瓣,压上了阴道口「准备好了吗?要开<br />始了哦?」<br /><br />  紧张地看了一眼抵在自己下身的硕物,飞鹰紧紧闭上眼睛,犹豫了一下,最<br />终还是慢慢点了点头扶住她的大腿,莱茵的腰开始一点点用力,硕大的龟头开始<br />朝里推进,推开了粘连在一起的肉壁,少女的阴道是那么紧实,以至于莱茵的每<br />一寸推进都变得非常辛苦,同时那微暖的温度和湿滑的肉壁马上就包裹住了侵入<br />部分的肉棒,让莱茵的背脊开始变痒,终于在整个龟头全部插入后,莱茵感觉到<br />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阻隔「呜……好—好痛……咿……嘶……」身下的佳人银牙紧<br />咬,双手死死抓住了身下的布垫,额头上早已是大汗淋漓,望着她痛苦的样子,<br />莱茵决定马上结束她的苦难「坚持一下,马上就不痛了,身体不要绷这么紧,来,<br />要上了!」贴在飞鹰耳边低语着,不等她做出反应,莱茵一下挺动腰部,冲碎了<br />那隐约的阻隔,一下把整根肉棒全部塞进了飞鹰的阴道里,同时紧紧抱住了她开<br />始发颤的身体「呜!呜啊——呃呜呜——呜呜呜——」撕裂般的剧痛从阴道里传<br />遍全身,飞鹰拼命搂住莱茵的身体,脚尖绷得笔直,整个腰瞬间弓了起来,一缕<br />血丝慢慢从两人结合的地方渗了出来,在透明的花蜜里,显得格外刺眼安抚着怀<br />里颤抖的飞鹰,莱茵也在同时忍受着来着肉棒极大的快感,刚刚被开扩的阴道像<br />一张小嘴一样不停啃噬着肉棒,黏滑的肉壁不停地挤压着,按摩着肉棒粗糙的外<br />皮,腰已经发麻,就好像再动一下都有可能喷出精液一样而飞鹰也在倍受着煎熬,<br />经过了一会儿的适应,阴道里的刺痛已经削减了大半,一点的酥麻和瘙痒开始取<br />代了痛觉消失的部分,不安地扭动着身体,飞鹰只感觉到莱茵的肉棒在自己体内<br />越发胀大了「莱……莱茵先生……」怀里的娇人已不再颤抖,莱茵关切地望向了<br />她的俏脸,却看见了一滴泪划过了脸庞「怎,怎么了?很疼吗?要不要我拔出来<br />……」一把搂住了莱茵的脖子,飞鹰轻轻摇了摇头「这是开心的眼泪哦……我终<br />于和莱茵先生留下回忆了呢……已经不痛了哦……莱茵先生想动的话……就动吧<br />……」<br /><br />  像是获得了恩准一样,莱茵慢慢拔出了大半根肉棒,又轻轻塞了回去,伞状<br />的冠状沟剐蹭着沿途的肉壁,给飞鹰带来了宛如电流一样的快感,愉悦的声音从<br />唇间漏了出来,像是兴奋剂一样地提升了莱茵的状态「嗯……啊……嗯……嗯…<br />…咿呀……呜……」莫大的满足感填充着阴道,肉壁也像是舍不得肉棒的每次离<br />去一样紧咬着肉棒不放,肉棒进出时还是会残破的少女膜,一点的微痛反而更增<br />强了刺激,莱茵腰部的运动开始慢慢加快了速度,在花蜜的润滑下,肉棒的出入<br />开始变得畅通无阻,阴道的四壁像海绵一样吸收了肉棒摩擦带来快感,并积蓄到<br />小腹,飞鹰很快就感觉到了小腹酸胀难耐,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喷薄而出一样<br />「嗯~嗯啊啊~咿啊~啊啊~啊~莱茵先生~啊啊~莱茵~先生~啊啊啊~呜啊~」<br />掩饰不住的欢愉从少女口中发出,身体已经开始配合着莱茵的抽插上下起伏,迎<br />合着进出的肉棒,飞鹰的情欲被莱茵引燃,初尝禁果的少女根本经不住莱茵的百<br />般进攻,而莱茵的忍耐也好像达到了极限,背脊酸麻,两腰变得异常瘙痒,腰部<br />进攻的飞快「莱茵先生~莱茵先生~要~要去了呀~啊啊啊~呀啊~嗯~嗯~啊<br />啊啊~」<br /><br />  「我也……一起去吧飞鹰——」<br /><br />  莱茵的进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凶猛,大量的花蜜被进出的肉棒带了出了,沾<br />湿了身下的和服,到飞鹰早已不顾这些,小腹的酸软好像到了一个临界点,全身<br />轻飘飘的,飞鹰就感觉像是飞起来一样,莱茵最后决定性地攻击,把肉棒全部插<br />进了她的身体,撞上了阴道最深处的那团软肉「呜啊啊啊——啊啊啊去了啊啊啊<br />——呜呜啊啊啊——」被肉棒撞开的子宫,喷出了一片暖暖的花蜜,全部淋洒在<br />龟头上,强烈的快感让飞鹰一下子用双腿紧紧缠住了莱茵的腰,把肉棒朝着子宫<br />的更里面压去,被刺激到的莱茵则精关一松,在飞鹰的身体里喷洒出大量的精液,<br />疲惫地趴在垫子上,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结合着,缠绵着穿着粗气……<br /><br />  「那身衣服……实在是对不起……一直没来得及再陪你看烟花……真的,对<br />……」<br /><br />  「这是我一辈子的宝物哦……因为从来不会有人给游女送礼物……」点住了<br />莱茵的嘴唇,收回了视线,飞鹰望着失落的莱茵,浅浅的笑了起来「你也不是游<br />女了吧……」从飞鹰腿上抬起了头,莱茵默默地望着地板发呆,而后长叹一息<br />「莱茵先生也不是见习提督了吧……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呢……」站起了身,飞鹰<br />搀扶起了莱茵,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所以别再像三年前一样爱撒娇了,失去<br />了什么,就靠自己去拿回来吧,」整理了一下莱茵的仪容,飞鹰最后在他胸口拍<br />了一下,给予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如果是莱茵先生的话,我相信一定能做到的。」<br /><br />  时光仿佛倒流了一样,又把莱茵带回了四年前那个寒冷的夜晚,望着样貌几<br />乎没什么变化的飞鹰,莱茵慢慢搂住了她的腰,把嘴唇贴了上去只是这一次,不<br />管他再如何努力,飞鹰的牙关都不会再问他打开了「谢谢……为我留下了最后的<br />回忆……」<br /><br />  「还真晚啊……」等飞鹰回到密苏里的卧室时,后者已经在被炉里端坐了接<br />近一个小时了,面前的茶杯早就已经没有了热气,就算身边的小炉子上还暖着热<br />水,密苏里也并没有给自己换一杯热茶的打算,只是静静地看着飞鹰像一个做错<br />事的小女孩一样在自己面前坐好「又去和客人独处了啊……你还觉得上次罚你罚<br />得还不够吗?」<br /><br />  「对不起……我……」<br /><br />  「还收下了客人送的这么贵重的礼物……你啊……送你这身衣服的是个提督<br />吧?」<br /><br />  「对不起……」<br /><br />  「我也不是想听你道歉……」喝完了杯子里的茶水,密苏里顺势就重新沏满,<br />放着白烟肆起的杯子,密苏里用手肘撑在桌子上,盯着低头不语的飞鹰「我可是<br />朝着新造的身份去培养你的啊……难道你想让我觉得当初设立了一个失败的目标<br />吗?」<br /><br />  密苏里的话句句入心,飞鹰也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默默低下了头「唉……<br />今天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开始好好干……」挥手遣去了飞鹰,密<br />苏里握起了茶杯,刚准备送到唇间时,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那个家<br />伙就是四年前在店里酗酒的醉汉啊,真是不知好歹,居然还敢再来闹事,看他下<br />次再来找你时……」<br /><br />  「他不会再来找我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飞鹰,默默停下了脚步「他永远<br />是个提督,在他心里,我也永远只是个游女罢了。」背对着密苏里,在她看不到<br />的地方,一滴眼泪慢慢从飞鹰的眼角滑了出来「不说这个了,」转过头,飞鹰微<br />笑着望向疑惑的密苏里「密苏里姐姐,能借个火盆给我吗?今晚,格外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