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eavenmd<br />字数:7135<br /><br /><br />  港区的黑色魅影——黛朵(上):二重身少女<br /><br />            ——港区大使馆夜——<br /><br />  “嗯,现在没有什么问题,我会好好休息的,先生您不需要担心,戏服装饰<br />这类东西也已经准备好了”名为黛朵的淡紫发少女坐在相当宽大的床铺上,身为<br />这段时间因为高超的戏剧表演而快速在皮兰港走红的她显得有些憔悴,病人服露<br />出的曼妙身体上却被完全不符合她的格调的医疗仪器所「装饰」,此时面色虚弱<br />的她带着忧愁的表情与电话另一头的人确认着自己的状况。<br /><br />  几具假人模型远远地放置在黛朵的对面,这是几天后将要举行大型戏剧表演<br />所用的服饰:如渺雾朦胧般的轻纱笼罩在微微发光的主体衣物之外,向那点点微<br />光之处看去,华美的珠宝点缀于束胸上,顺着衣物深色纹理伸展出来,连到几束<br />流苏由衣物边沿垂下,遮纳住了一抹深紫色的下身布料,淡紫为主体的裙面层层<br />叠加在下身布料边,大片布料也垂落在地上。那是哪些家伙们为黛朵将要出演的<br />《狄朵与埃涅阿斯》戏剧中准备的狄朵女王服饰(* 1)。<br /><br />  似乎是故意与皮兰港那位高傲的女王:狮的服饰发起挑战的这件服饰,是为<br />了和那部歌剧中的狄朵女王尽可能的靠拢才做出的尝试,不过也有可能是那位高<br />傲的女王正好与几位主力舰娘们正好暂时离开帮助某位皮兰港的“合作伙伴”的<br />原因,这件才到了擅长歌剧演出的黛朵的手里吧。<br /><br />  “是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这次的戏剧表演各位都很期待的,昨天发生<br />的事情可不要影响你几天后的演出”“非常感谢您在那个时候能出手相助,可能<br />是最近排练过于疲劳所以才会那样……今天我觉得调理的很好,几天后的演出应<br />该是没问题的”回想起昨天夜晚突然传来黛朵在大使馆中离奇尖叫求救的事件,<br />的确是让电话这头的那些家伙们吓得不轻,毕竟这段时间以来科米尔一直孜孜不<br />倦地给他们捣乱,搞得他们焦头烂额,草木皆兵。甚至还专门派人再次去确认了<br />皮兰港提督是不是集结了哪来的皮兰港反抗势力,当然他们看到的只有“「重病」<br />”在床的提督罢了。<br /><br />  在确认完黛朵目前的状况之后,电话另一头的家伙好像也放心了,在给了黛<br />朵一些这次戏剧要注意的事情之后,最后留下了一句来自上头的「忠告」。<br /><br />  “啊,上头那里特别提醒你一下,知道那几个皮兰港的家伙吗?你的表现可<br />是决定了她们的未来,要是你出问题的话,桀桀……”“……我知道了,我坚信<br />「神明定会为迷途的羔羊指引光芒的道路的」,她们那方面我也会积极沟通的”<br />对面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声结束了通话,带着复杂心情的黛朵深深的叹了口气,按<br />了床头的需求帮助的提示铃按钮,在门外等待已久的女仆端来了一杯温水,药片<br />胶囊与口服液,并默不作声地帮黛朵更替衣物,解下她头上检测脑波的仪器和身<br />上几片微型体征检测仪后立刻带着这些东西离开了黛朵的房间。<br /><br />  在吃下这些治疗用的药物后,「重病」的黛朵的表情依旧没有好转,一方面,<br />空旷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人,让黛朵无法安心下来。虽然自己不论什么时候按下提<br />示铃都会有专属的仆从来解决她的困扰,但这些仆从大都是上面那些家伙们用来<br />时刻监察自己的。<br /><br />  不过听从黛朵的人并非完全没有,倒是有位名为“贝林达(* 2)”的流浪<br />无姓女孩,因为可怜她,黛朵将其作为自己的贴身女仆让她跟随自己,作为少有<br />的同龄亲近对象,黛朵自然对其爱护有加。但自从上次自己突然「遇袭」的事情<br />后,因为担心她会卷入这个事件中,便暂时拒绝了贝林达的照顾,也不知现在这<br />个可怜的小女孩这一天究竟过的如何。<br /><br />  时间一点一滴地逐渐流逝,黛朵所担心的另一方面的事情随之出现。黛朵努<br />力地回忆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为接下来的可能的再一次「遇袭」作准备:<br />在昨天凌晨这段时间,因为突如其来的“船难”梦境让黛朵尖叫地从睡梦中醒来,<br />但睁开双眼所见到的是穿着那套女王打扮的诡异黑影牢牢抓住自己的手腕,与自<br />己面对面对视着,而对方另一只手还不安分地把握着自己的胸部,黑影也逐渐将<br />身子压了过来,逐渐靠近着自己。<br /><br />  黛朵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突然运用起舰娘的力量摆脱了束缚,推开了对方,<br />按下了提示铃的同时,那黑影就在那些仆从来之前像海市蜃楼一样突然消失了,<br />那套女王衣物也失去了支撑物一样掉落在地上。<br /><br />  但黛朵并没有认为自己就得以摆脱了,此时黛朵紧张地看着对面穿着女王服<br />饰的假人,生怕它像昨天那样突然动了起来。而在一边的落地镜处发出了诡异的<br />声响,时刻开启着雷达的黛朵立刻察觉到了这细微声响,展开了舰装对准了落地<br />镜,随着声响越来越明显,黛朵立刻认出了这是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黑色的<br />样貌逐渐从一点微小的黑影扩大出现在镜面中。<br /><br />  “(黛朵心理)这个时间段,要来了么……”“没错,我来了,黛朵小姐”<br /><br />  对面仿佛能读出自己心声,回应了自己的心理想法,黛朵紧张地看着那个身<br />影从镜中走出:是魔女!尖帽,破旧的巫师袍,诡异的笑容,在其身边环绕的诡<br />异绿光。一切关于魔女负面形象的词汇几乎都在这个家伙身上显现,可能是目前<br />并不能确定对方的目的,黛朵迟迟没有下手。对方也倒是不急不慢地挥转着手中<br />的「魔棒」打量着黛朵,赞叹着黛朵的慎重。<br /><br />  “真是不错反应,黛朵小姐果然相当沉着冷静,但是很可惜,我只是魔女,<br />不过……(魔女手中魔棒突然对准黛朵)”<br /><br />  黛朵立刻反应到了魔女手中的小动作,狂啸的火舌照亮了周边,从炮管倾泻<br />而出的炮弹看似完全命中了对面,却牢牢地被固定在魔女周围的空气之中无法继<br />续前进,随着魔女手中魔棒的下移随之掉落。魔女身边的绿光突然光芒大作,保<br />持在舰装模式的黛朵突然感觉到有片诡异的立场在这间房间里展开,自己的舰装<br />也随之消失,无法再度使用!<br /><br />  “?!怎么回事!”黛朵紧张的看着自己突然消失的舰装,无论自己再怎么<br />链接请求都无法再次使用,不过看着对方的反应似乎也有点惊讶,黛朵还是冷静<br />了下来仔细地听着对方究竟在碎碎念什么。<br /><br />  “没有反应吗?那些家伙们居然拿出了抗体,还是有两下子的嘛”对方丝毫<br />没有在意自己说的话被黛朵听到,黛朵也愈发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决定立刻逃离<br />这里,但想要离开大床的自己却像是撞到墙壁一样弹了回来。注意到黛朵行为的<br />魔女坐在由自己的法袍外摆形成的椅子上摆弄着手中的魔棒,似乎等待着什么到<br />来,而门外也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br /><br />  “哦,黛朵小姐,主角要登场了,您与她的好戏要开演了”随着门外脚步声<br />的越发接近,黛朵心情也愈发紧张,如果魔女目标是自己的话,那么魔女口中的<br />的主角就应该是“贝林达”无误了。门打开了,一位银发的女仆走进了房间,黛<br />朵一眼就认出了那头显眼的银发的女仆:贝林达。此时的贝林达似乎失去了自己<br />的神志,只是走到黛朵对面放置着女王衣饰的假人面前,拿起了那套衣物。见到<br />她这种完全不符合自己印象里的行为,黛朵对着魔女厉声发问。<br /><br />  “你究竟做了什么?!贝林达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什么都没<br />做哦,只是她自己的行为而已,至于为什么这么说你待会就知道了”<br /><br />  自己面前的魔女把帽檐朝下拉了下去,遮住了自己底下掩埋不住的笑意,看<br />着对方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黛朵也不打算再费口舌了,只能努力地对着正在更<br />换着衣物的贝林达呼喊,但完全不见效果。而更换好衣物的贝林达向黛朵走来,<br />无论黛朵怎么努力呼唤都不见成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贝林达爬上了大床靠近着<br />自己。<br /><br />  “(黛朵后退)怎么会……贝林达!回应我啊!”“……”<br /><br />  贝林达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像昨天那样一只手控制住了黛朵的双手,黛朵被<br />贝林达牢牢地压制着。本来就比贝林达力气小的黛朵在不能使用舰装的情况下完<br />全无法摆脱控制,只能做着无意义的挣扎。黛朵睡衣的扣子被贝林达熟练地打开,<br />在睡衣被粗暴的脱下后,黛朵整个上半身只存留着朴素的纯白乳罩,裸露的皮肤<br />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微光,同时无力的请求伴随着黛朵的眼泪流下一齐发出。<br /><br />  “贝林达,我的贝林达……求求你,不要这样……呜……(啜泣)”“……!<br />……”<br /><br />  贝林达仿佛是突然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颤抖了一下,试图扯下黛朵最后一块遮<br />羞布的动作也突然迟缓了起来。黛朵瞥见自己的言语行为似乎有用,心里突然燃<br />起了一点希望的火苗,但不知何时,魔女就已经出现在了贝林达的身后,一只手<br />抚摸着贝林达的的脸庞,一只手捉住了她的乳头摩挲起来。来不及想在说些啥的<br />黛朵被魔女召来绿色的光团形成的口球牢牢地绑住,只能发出一阵阵意义不明的<br />呼声,而魔女带着挑逗的语气对着贝林达的耳畔私语。<br /><br />  “这可不行哦,贝林达小姐,你是最爱黛朵小姐的恋人不是吗?(发动魔力)<br />那就去占有她,在她身上戳下属于自己的鸢尾花标签(* 3)”“呃嗯……是…<br />…我是最a,尊敬……黛朵小姐……的女仆……(受到魔力)咕啊!!!我要占<br />有她,对……我要占有黛朵小姐!!”<br /><br />  贝林达在魔女的爱抚下,呼吸逐渐沉重起来,断断续续地回应着她的问题,<br />魔女看到贝林达这幅快要清醒的样子,松开她的乳房,召来了一团怪异的绿光放<br />置在她的小腹附近。绿光迅速融进了她的身体里,在贝林达突然传出一阵快乐的<br />呼喊后,贝林达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立刻除下了黛朵的最后的遮羞布,如同野兽<br />一样扑入了黛朵的怀中,用舌头钻入乳肉的缝隙中,舔舐起内陷在乳肉内的乳头。<br /><br />  黛朵刚被松开束缚的双手还没来得及抵抗贝林达,又被在一边「观战」的魔<br />女用魔力朝外侧打开固定住。黛朵的胸部此时也被贝林达捕获,并没有多少性爱<br />经验的她一时也无所适从,身体被贝林达完全压制,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自<br />己的乳头因为贝林达的舔舐逐渐挺立起来。但贝林达似乎并不满足,另一只手逐<br />渐朝着黛朵的下体逐渐移去,见到贝林达这个行为的魔女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解<br />除了黛朵的口球,解开口球的黛朵顺势立刻呼喊出来。<br /><br />  “(黛朵的口球被解开)呼……不,不要这样!贝林达!你,(被贝林达吻<br />住)呜!!……”<br /><br />  但刚被解开口球的黛朵还来不及阻止贝林达的行为就被贝林达的双唇阻止了<br />接下来要说的话,贝林达大胆地侵略着黛朵口腔,不断地交换着黛朵口中的津液<br />与空气,一时间黛朵脑子里变成了一团浆糊,不自觉地与贝林达的舌头相互交缠<br />着。可能是沉浸于这种感觉中,又或是缺氧的缘故,黛朵逐渐感觉自己的脑子变<br />得一片空白。<br /><br />  如海潮般一幅幅碎片的场景在黛朵脑内不断闪过:皮兰港提督和其麾下的各<br />位舰娘们的点点滴滴,一处处场景让黛朵感到陌生而又熟悉,直到定格在恐怖的<br />巨大光芒包裹住提督所在的指挥舰这个片段,记忆突然中断了。虽然黛朵还想努<br />力思考这些涌入脑海中的信息,但她现在已经无法思考了,任凭着快感在全身不<br />断扩散开来。<br /><br />  “呼……啊~ 贝林达……”“黛朵小姐……哈啊……”不知多久的长吻终于<br />结束了,双方大口大口的补充着空气,贝林达的手此时也得逞了,魔女顺势帮她<br />把黛朵的睡裤和内裤被拉到腿弯处,顺着连在黛朵内裤上的数条银丝看去,黛朵<br />的下体早已经是湿得一塌糊涂了,两片阴唇还因为充血显得有点红润,微微张开<br />翕动着。贝林达把黛朵的身子往一边倾斜,将紫色的下体布料朝黛朵的阴唇缓缓<br />移动,两片唇瓣紧紧地贴合在布料上,贝林达甚至感觉得到轻微的朝里吸缩的感<br />觉,感受着来自黛朵「邀请」的贝林达开始挪动起身子,和黛朵磨起了豆腐。<br /><br />  两位少女忘我地百合场景,一边看戏的魔女似乎是达成了自己的目的,解除<br />了自己伪装的样貌,抹去伪装的科米尔站在床边,细致地观察着她们的行为,但<br />随着时间流逝,自己目的久久没有完成,疑惑地对照着皮兰港提督传递通讯要求<br />的步骤,自言自语的发着牢骚。<br /><br />  “?到底咋回事?皮兰港的提督不是说这两个人是分成了身为人形(贝林达)<br />记忆体和身为舰娘的肉体的黛朵“二重身”吗?怎么这样还没有进行融合或者记<br />忆交换的行为啥的?”仔细对照了几遍步骤后,科米尔感觉自己也没啥地方做错<br />的,无奈的他只好用自己的办法搞定问题了。科米尔把失去自我意识的两人强行<br />拉开,让她们面朝自己,亮出了藏在袖子里的机械左手按在了黛朵的小腹上。<br /><br />  随着紫光的闪耀,在两人的小腹上蚀刻出诡异的纹路,陷入情迷之中的二人<br />双手互相扣在对方的胸口上,充满水雾的双眼中浮现着爱心的标记,二人期待着<br />来自小腹的诡异快感。没一会紫光大作,二人扭动着自己的大腿,忍耐着巨大的<br />快感,在一阵颤抖和夸张的潮吹中,二人同时完成了蚀刻。<br /><br />  “呜姆……黛朵小姐……(向黛朵索吻)”“贝林达……”二人颇有规模的<br />胸部在科米尔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享受着按摩的黛朵不知觉地翻到了贝林达<br />的身上。贝林达面对着黛朵毫不客气的再次侵占了黛朵的嘴唇,黛朵也丝毫没有<br />抗拒,二人亲热的样子反而因为蚀刻纹章而变得更加变本加厉。见到二人反应更<br />加强烈的科米尔也是十分满意,拍打了几下着黛朵的臀部激起一波臀浪,为了接<br />下来让她能更加有力地夹紧,科米尔可不希望难得的香艳情遇就这么随便敷衍了。<br /><br />  因为羞耻而满脸通红的黛朵半眯着眼睛,忍耐着贝林达与自己亲吻和胸部按<br />摩的快感,还没等自己适应下来,自己就感受到了来自下体异物的接触。灼热的<br />棒状物触感在股间来回穿梭,承受着来自三方面的敏感处的快感,即使是身为舰<br />娘的黛朵也有些招架不住,小穴止不住地流淌着爱液,肉棒的龟头对准了肉穴,<br />仅仅只是稍稍往里发劲,大块龟头就被肉穴牢牢吞下了,科米尔见状牢牢地抓住<br />了黛朵的两只手腕,准备接下来的突刺。<br /><br />  “黛朵小姐,我要来了哦”“啊?啊?!咕!!!!(被插入)”黛朵还没<br />来的及反应过来,伴随着撕裂的痛感,黛朵感觉到巨大的异物捅入了自己肉穴之<br />中,整个身子都因为疼痛感突然僵硬起来。而自己小腹的蚀刻纹章与贝林达身上<br />的那块一齐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贝林达的下体上形成了一只由紫色粒子构成的虚<br />拟肉棒,它重复着科米尔刚才的动作,毫不留情地插入了贝林达的肉穴之中。虽<br />然这是虚拟物体所产生的感觉,但这也不是贝林达能够轻易接受的了,贝林达抓<br />紧了身下的床单,大腿夹紧了趴在自己身上的黛朵,本来应该是失处痛苦的表情<br />却因为蚀刻纹章的原因变得微妙起来。<br /><br />  随着身体里的异物开始来回抽插起来,黛朵与贝林达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沉重<br />起来,看着贝林达痛苦的神情,喘着粗气的黛朵不顾自己的双手被牢牢抓住,将<br />自己的嘴唇印在了对方上,贝林达进一步抱紧了怀中的爱恋对象,寻求着精神上<br />的安慰。<br /><br />  即使黛朵心里怎么惦记着贝林达,但自己的肉穴却饥渴地渴求着科米尔的肉<br />棒更加快速的活塞运动,这种口嫌体正的身体反应让科米尔相当满意,既然对方<br />那么想要这份快感,为了追求更快的速度,科米尔送开了黛朵的手,把握住她的<br />细腰,加快了下身抽插的速度,黛朵也以更加响亮欢快的吟叫回应着欢愉的快感,<br />随之而来贝林达稚气娇弱的呼声增剧了科米尔做爱的快乐。<br /><br />  “姆!~ 哈啊!呜啊!啊啊……(黛朵与贝林达同步)”随着三人一起的做<br />爱的时间越来越长,黛朵和贝林达的反应越来越同步,点点白光从贝林达身上逐<br />渐浮出,融入黛朵的体内。来自精神还是肉体的刺激化作致命的鞭击击打在黛朵<br />的身上,即使是舰娘的黛朵也已经虚弱过头,无法继续坚持下去了,看着已经有<br />些坚持不住的黛朵,科米尔突然发力,加速了身下的抽插,额外的冲击让黛朵彻<br />底失去了力气,瘫倒在贝林达的胸前和她一齐大口大口的喘气,高高的抬起自己<br />的臀部迎合着科米尔的冲刺。<br /><br />  “黛朵小姐和贝林达小姐,这份灼热的情感,不用客气全部接下吧!”“啊!<br />嗯啊啊!!!(黛朵与贝林达同步)”一阵闷哼之下,科米尔的肉棒重重地抵在<br />了黛朵的子宫颈上,相当大量的炙热精液从子宫颈缝中打入了她的子宫内,没一<br />会子宫就被被装的满满的,剩余的精液沿着腔道从穴口喷涌而出。<br /><br />  黛朵和贝林达两人同时在尖叫中失去了意识,杯中出后的身体不断颤抖着,<br />二人互相轻拥着对方沉入了梦乡之中。科米尔顺势把肉棒从黛朵的小穴抽出,一<br />股白浊从两片阴唇中缓缓流出,滴落在身下贝林达的女王装束上,给这份服饰染<br />上了别样的妖艳之感。<br /><br />  “嗯,这样就没问题了,记忆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几天后的事情<br />了,剩下的就看黛朵小姐了”科米尔帮黛朵和贝林达整理好衣服,对黛朵其记忆<br />检查完毕后,把她们好好地安置在了床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科米尔头也不回<br />地对着门口潜藏的人影对话。<br /><br />  “那么你也不需要继续躲藏了吧,皮兰港的提督?特地扮成女仆的样子来看<br />望自己的部下真是好兴致啊”“……(提督从门外走进)”即使是面对着皮兰港<br />的提督,科米尔也丝毫没有丝毫气势上的退让,穿着一家长裙女仆装的提督默不<br />作声地从门外了进来,女仆装上甚至还有几道不祥瑞的红色液体喷溅痕迹。还没<br />等科米尔继续调戏,提督就严厉地对科米尔这一系列的作战进行了批评。<br /><br />  “……说实话,我虽然没有禁止你与她们做爱,但是事情是不是做的太不周<br />全了,连巡逻人员都不清理一下就来面对黛朵了”“毕竟有你们在啊,你可是在<br />黛朵吃药之前就把她们家的人清理的一干二净了。另外,既然你这次来了肯定不<br />只是评定我的行为而是有事想求吧,没有足够利益的事情我可不干”<br /><br />  皮兰港的提督揭开了伪装用的道具,露出了一点里面的真实面貌,即使是随<br />意一瞥,科米尔也突然紧张起来,似乎早就知道科米尔这幅表情的提督提出了自<br />己的报酬说明。<br /><br />  “安心好了,我给的报酬你不会拒绝的,在那之前,我先把定金付了吧(揭<br />下伪装用的脸部道具)具体的新消息会在每天发放给你的”“看起来我是走上了<br />贼船啊,罢了罢了,算我这次倒霉好了,那么祝你接下来生活愉快~ 提督先生<br />(科米尔身形消失)”伴随着科米尔的突然消失,提督也离开了这个房间,空旷<br />的房间里只有黛朵与贝林达还在熟睡,似乎已经改变了什么的黛朵,如何对阵属<br />于她的挑战,那就是下一回的事情了。<br /><br />              ——ps——<br /><br />  (* 1:服饰其实可以参考下战列舰狮的服饰改个颜色,加个束胸* 2:人<br />物名来自于《狄朵与埃涅阿斯》狄朵的侍女* 3:鸢尾花标志主要是以皇室象征<br />为主,这里是科米尔为了衬托当前贝林达的服饰所说的漂亮话)<br /><br />  1。黛朵设计成与游戏内部分相反是有原因的,下章会写的,前提是我写的<br />出来(绝望)<br /><br />  2。本篇为黛朵的原因是我在活动咋都捞不出黛朵,气急败坏拿点数换的,<br />所以写的3。最近忙忙忙忙忙4。明天累累累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