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xuan820915<br />字数:12692<br />---------------------------------------------------------------------------------------------------------<br />我发现论坛只有11章的,这书现在有13章(有没有14章就不知道了,作者消失一年了)<br />我把哪两章转过来<br />--------------------------------------------------------------------------------------------------------<br /><br />               十三<br /><br />  眺望着视线中那郁郁葱葱,一团绿、一团红、一团黄、一团紫,端的是繁花<br />似锦的岛屿,嗅着夹在海风中传递过来的扑鼻花香,船上的一众侍女们纷纷露出<br />了欣喜的神色,一些正值花季年华的侍女更是兴奋凑到一起嬉闹起来。<br /><br />  反倒是难得回到故乡的黄蓉却是立在船头,默不作声地凝视着前方在晚霞映<br />照下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岛。<br /><br />  由船舱中走出的程瑶迦松松垮垮地披着一件胸襟大开的长衣,在身周一众男<br />仆火热的目光中缓步来到黄蓉身侧,与她并肩而立地眺望着前方秀丽的海景。<br /><br />  「还在琢磨过儿从王进那里得到的消息?」<br /><br />  「那也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们手上没什么有用的情报,再怎么琢磨也都只<br />是瞎想……」<br /><br />  黄蓉转头看着明显刚从某个或是某几个男人身上下来、胯间白浊体液正在缓<br />缓滴落的同闺姐妹,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指了指分散在甲板各处与一部分<br />侍女调笑、亲吻甚至激烈交合着的男仆们。<br /><br />  「……我现在在烦着的是这些家伙,虽然我前几日确实有对他们说过到了岛<br />上之后会在男女之事这方面立下一些规矩,但也说了并不会让他们做到像原来那<br />样循规蹈矩的啊,可结果他们一个个却像是……」<br /><br />  正说着,一个年纪不大男仆就来到了两人面前,搓着手小心翼翼地对黄蓉问<br />道:「夫人,你能不能让我再……那个……」<br /><br />  黄蓉扫了扫不远处的正小心地窥视着这边的另几个男仆,对程瑶迦递去一个<br />「你看就是这样」的眼神,轻轻一扯外衣露出内里与程瑶迦一样不着寸褛的美艳<br />娇躯,双手撑着船帮,向着这个年龄不会比自己小儿子大多少的小男仆摇了摇雪<br />白的屁股「还不快来,船马上就要靠岸了,可不能耽误大家的行程。」<br /><br />  得到充许的少年激动难耐地快步走到黄蓉身后,三两下掏出鸡巴,也不管它<br />还未彻底勃起就直接顶入了黄蓉闲下来十分钟都不到的湿滑小屄里,快速地挺动<br />起腰身让小腹用力撞向黄蓉丰润的翘臀。<br /><br />  「原来如此……」看着这小家丁兴奋的样子,突然想起自己刚刚经过小龙女<br />房间时似乎就有看到过眼前这个小鬼的程瑶迦,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明白<br />了黄蓉想让自己做什么的她快步走到甲板中间,拍了拍手引来在场所有下人们的<br />注意大声地对他们说道。<br /><br />  「我说你们这些色鬼今天怎么像是着了魔一样,爽完一次又来一次地频繁往<br />来着我们姐妹几个的房间,原来是怕过了今天就没得玩了是吧,行了,我也在这<br />里保证一次,我们姐妹之前的许诺不会改变,哪怕是到了岛上,家里的老爷们都<br />过来了,我们的身子你们还是都能继续玩的,但规矩却还是得立的,不然主非主、<br />仆非仆的这日子就没法过了,你们之间也是一样,该分清楚得还是得分清楚,听<br />明白了的就去把行礼收拾起来、里面的人也去叫一下,马上就要靠岸了,呵呵呵<br />呵,不过,正『忙』着的就先『忙』完吧,要是身子落下了毛病以后可就没得玩<br />了哦。」<br /><br />  有了两位夫人的保证,这一群在旅途中对自家夫人以及众多侍女同僚的女体<br />食髓知味的男仆们这才压下了心中的小小猜忌,正巧闲着或是在『中场休息』的<br />开始与一众以各种目光瞪视着他们的侍女一起忙碌起来,而那些还没结束战斗的<br />则是加快了腰间的挺送干得身前的女人们叫得越发骚浪、响亮。<br /><br />  在由波涛声、浪叫声、脚步声混合而成的奇异配乐中,舵楼里的完颜萍熟练<br />无比地驾驭着海船驶入了一个天然的峡湾平稳地靠上了码头。<br /><br />  只是看着停在码头上的另三艘小船,正在享受身后少年最后冲刺所带来的舒<br />畅快感的黄蓉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那两艘是岛上常备的船,另一艘是?按时间来<br />算齐儿应该已经回去了才对,还有谁会来偏远的海岛……难不成……<br /><br />  正当她的心中隐隐浮起某个猜测、得到侍女通报的杨过几人收拾完毕来到甲<br />板之上时,一道身影由峡湾侧边的山崖上一跃而下直往海船的甲板落来,正是与<br />陆无双、耶律齐一起带着李莫愁离开襄阳先一步回岛的程英。<br /><br />  对于一直住在郭府里的程英众仆人自然不会陌生,但她此时全身上下只穿着<br />一条轻薄纱裙,美腿翘臀、丰乳嫩屄都在那一层轻纱下若隐若现的放荡模样,却<br />是让一众在这次旅途中尽情享用了家中几位夫人美艳女体、并且刚刚才从她们那<br />销魂的屄穴中退出鸡巴没多久的男仆们看得一阵口干舌燥。<br /><br />  部分以前就对程英怀有钦慕之心的男仆窥视着她轻纱下雪白挺翘的臀瓣和股<br />沟间隐约可见的肉丘,裤裆上直接搭起了甚是显眼的帐篷,引来了边上在性事方<br />面已经变得很是开放的侍女们一阵包含善意的调笑。<br /><br />  目光在甲板上一扫,立时从人群中认出了几名还算熟悉的侍女,明白到这些<br />人身份的程英看了看船头处胸背紧贴身躯轻颤的黄蓉二人,又对杨过、小龙女点<br />了点头,然后对着程瑶迦盈盈一礼轻声说道:「这样最好,都是自家人,用着也<br />放心些……那件事已经对他们说……啊,原来如此,他们也已经和我们一样了,<br />是吧?」<br /><br />  走上前来的杨过搂着程英在她的唇上轻啄一口,抬手指了指黄蓉又比了比程<br />瑶迦几女,「嗯,就像是你看到的那样,今后你就不用担心我们光靠我和伯父他<br />们几个喂不饱你们了。」<br /><br />  众女不约而同地瞪了杨过一眼,程瑶迦轻轻弹了杨过额头一指,为程英和华<br />筝做起了介绍:「英儿,这位是华筝,她的名字你应该早就听说过的,以后她也<br />是我们家的一员了,筝妹,这位是程英,他是过儿的女人之一,自然也就是我们<br />姐妹。」<br /><br />  待华筝与程英相互行了一礼完毕,黄蓉也完成了用红唇香舌帮小家丁清理黏<br />滑肉棒的工作走了过来,很是奇异的打量了一下程英的着装向她问道:「英儿,<br />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我不觉得你会有这样的兴趣的,还有,那条船是谁驶来的?」<br /><br />  「还不是耶律齐那个色鬼,居然趁着我和无双没醒把我们自己准备的衣物全<br />都带了回去,只给我们留了一些不知他从哪弄来的下作衣裙,我身上这一件已经<br />算好的了。」<br /><br />  程英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神色很是难得地向黄蓉抱怨了几句后,转而看向那艘<br />小船眼中一丝轻微的羞色一闪而过,「那是师父的。」<br /><br />  「爹果然在岛上啊……咦?」虽然没有注意到程英神色中的那一丝异样,但<br />在目光再次扫过程英那一身放荡的着装后,黄蓉终是愣住了:父亲人在岛上,可<br />程英她却依然穿着如此淫荡的衣物在四处走动,这……<br /><br />  心中已经有所明了的黄蓉也不打算试探,直接对程英问道:「英儿,你应该<br />还有事没告诉我们吧?你是不是和爹他……」<br /><br />  程英抬头看了看杨过,目光在身旁小龙女、程瑶迦、完颜萍的身上一转,最<br />后回到了黄蓉身上,吸了一口气压着心中泛起的尴尬之感对她回道:「果然是瞒<br />不过伯母你的……只是这事……伯母你还是直接去问师父吧,此时他正在积翠亭<br />处等着你们。」<br /><br />  听着程英这根本就是默认的回答,黄蓉等人的心脏皆是一阵猛跳,好在众人<br />对这种背伦淫事已经可以说是非常的熟悉,所以很快便将心神平复了下来,杨过<br />轻咳一声有些促狭地向黄蓉调笑道:「伯母,这下家里的辈分可是真得理不清了<br />呀。」<br /><br />  面泛微红的黄蓉没好气的白了杨过一眼,对完颜萍和程英交代了几句,把下<br />人们的安排交给了她们,自己招呼上杨过几人先一步离船登岸快步而去。<br /><br />  可当黄蓉六人来到积翠亭边,看着亭中双手后扬搂着身后男人脑袋飞快耸动<br />着丰润娇躯令胸前饱满的乳房剧烈跳动、大张着的双腿间屄穴不停吞吐着的傻姑,<br />和坐在她身后展露着一身完全不该由一位九十多岁老人所有的健硕肌肉、硬胀鸡<br />巴、将傻姑肏得欲仙欲死的黄药师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br /><br />  反倒是黄药师先一步大大方方地向冲着一众晚辈打起了招呼:「你们愣在那<br />里做什么,这种事你们不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吗?」<br /><br />  反应过来的黄蓉的目光在父亲布满淫水的粗大鸡巴上瞄了瞄,一脸火红的侧<br />过头去尴尬不已的说道:「爹!!!你先停一停,把衣服穿上好不好。」<br /><br />  倒是杨过几步上前走入亭内大大方方的看着依然在交合着的两人,甚至直接<br />伸手抓着傻姑雪白的奶子揉捏了几下,目光在她满头华发与看上去宛如四五十岁<br />富家贵妇一般的容貌、肌肤上转了转很是惊异的感叹道:「原来傻姑的身材和模<br />样都是这么好的吗,以前还真是没仔细注意过呀,这奶子的括可是一点都不比伯<br />母她们的差呀。」<br /><br />  黄药师看着杨过这毫无顾忌地视奸、把玩傻姑身体的举,大笑着托起傻姑的<br />身体将鸡巴从她阴道里退了出来,将她往杨过的怀中一推放到了满意的点着头。<br /><br />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才对,我果然没有看错小友,和你比起<br />来,蓉儿她终归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我那如木头一样的女婿就更不用说了,小友,<br />虽然应该是比不上你身边的这一群天之娇女,但傻姑息的屄穴肏起来却也是相当<br />地让人欲罢不能啊,如何,要来试上一试吗?齐儿他可是玩得很是舒爽愣是连着<br />两天没让傻姑她合拢过腿哦,啊,对了,我给傻姑取了新的名字,曲灵凤,你们<br />以后叫她灵凤便可。」<br /><br />  遭到父亲无视的黄蓉叹了口气,看着前面两个恣意交流着淫靡话题的男人轻<br />声嘀咕起来:「取了新名字有什么用,傻姑她又……」<br /><br />  结果她的话没说完,靠在杨过胸膛上的傻姑便说出了让众人很是吃惊的话语<br />来:「公子,灵凤在此给你请安了,以有什么需要或是事情尽管吩咐便是,灵凤<br />自当有求必应。」<br /><br />  除了程英和华筝外其它熟知傻姑以往模样的人都一下子愣在了那里,只有黄<br />药师颇觉有趣地欣赏着几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几步走出亭子,赤裸着身体来到女<br />儿黄蓉身前直接在她高挺的乳峰上捏了一把,待黄蓉回过神来正要开口嗔怪之时<br />一口吻上女儿的红唇搂紧她的身体与她激吻起来。<br /><br />  被黄药师抱住的黄蓉本能的挣扎了几下,但在得知程英与父亲发生过关系后<br />便预想过自己与父亲之间可能会发生之事,已经有了些许心理准备、并且身体因<br />为最近淫乱的生活中变得很难抗拒男人撩拨的她,很快就停下了无用的反抗,双<br />手搂上父亲的腰身,红唇轻启、香舌前探热情地回应起了父亲的撩拨。<br /><br />  吻了十来分钟黄药师这才放开了面红耳赤有些微喘的黄蓉,看着没有再移开<br />视线直视着自己身体的女儿,很是高兴地捏了捏女儿挺翘的丰臀,「我黄药师一<br />向视那世间常礼为无物,以前你也是古灵精怪无法无天,没想到成婚之后在我那<br />愚忠女婿的影响下反倒却变得如此的循规蹈矩了……真是……早知如此当初还不<br />如把你许给那欧阳克……哦……不行,光是想想要和那老毒物坐在一起把酒言欢<br />……还是这样好些……」<br /><br />  见女儿正用一种很无奈的目光看着自己,黄药师哈哈一笑也不在意,转头看<br />向其它三女,「……所幸,你们现在终是放开了,这舍弃了人理伦常的肉欲之爱<br />你们感觉如何?」<br /><br />  程瑶迦、小龙女与华筝交换了几个眼神后,程瑶迦当先走到黄药师身前奉上<br />香唇与他亲吻了一会后媚声回道:「师公您真是明知故问,就冲着我们这股子骚<br />浪劲,您就能得看出我们对那事是什么感觉了呀。」<br /><br />  黄药师听着这位徒孙之妻那娇媚的声音,抬手解掉了程瑶迦的腰带,欣赏着<br />她胸前破衣而出的高耸乳峰意有所指的问道:「你们真的愿意?」<br /><br />  小龙女站到了程瑶迦的身边,瞟了一眼亭子中正搂着傻姑看着这边的杨过,<br />微微一笑同样凑上前去与黄药师亲吻了一会,解开自己的外衣露出雪白胴体,伸<br />手在黄药师坚挺的鸡巴上抚了抚,本有些清冷的双瞳中泛起妩媚的波光,「为什<br />么不愿意,已经有那么多男人享用过我们的身体了,多前辈您一个又不会怎么样。」<br /><br />  在小龙女开口的同时便轻轻拉开自己衣襟走上前来的华筝,结束与黄药师的<br />亲吻后拉着他另一只手按在自己还未干透的阴唇上,接过小龙女的话尾,「而且<br />您本就是蓉妹的父亲,我们的自家人,既然外面那么多男人都可以尽情享用我们<br />这不守妇道的身子,那您这个家里人还用客气什么。」<br /><br />  看着三女此时这骚浪的模样,黄药师的眼角却是突然一红,但他很快便压下<br />了心中突然涌起的强烈情感,轮流地把玩了一阵三女的丰乳,然后一手搂住小龙<br />女的柔软腰肢,一手抬起她一条雪白的美腿,身体卡入她双腿之间,肿胀的龟头<br />轻轻抵在严丝合缝的白虎嫩屄上,来回看了看杨过与小龙女向他们确认道:「那<br />老夫可就真得不客气了。」<br /><br />  杨过吻了吻怀中的傻姑,目光在小龙女脸上转了转向黄药师回道:「既然她<br />们自己愿意,前辈你自然随意便可。」<br /><br />  黄药师微眯着的双眼中满意与欣喜之色更浓,腰身轻缓地往上一顶,硬胀鸡<br />巴立时挤开小龙女娇嫩的阴唇肏入她窄紧的阴道。<br /><br />  「哦,真是舒服,白虎名器我以前也遇到过两个,不过龙姑娘你的屄穴玩着<br />似乎要比她们的更爽一些啊,呵呵呵呵,里面还有留着不少『存货』啊,看来果<br />然是因为她们所交合过的男人还太少的缘故吧。」<br /><br />  小龙女单脚踮地双手环着黄药师的脖子,纤腰配合着他的顶撞一下下的前挺,<br />主动收缩着本就已经很是窄紧的阴道,夹弄着黄药师胯下完全能和杨过那根相提<br />并论的粗大鸡巴。<br /><br />  「前辈你喜欢就好……嗯……好大,光论粗细的……话似乎比过儿的还……<br />嗯……要大一圈……啊……小屄被塞得满满得……好有感觉……嗯……前辈你感<br />觉到了吗……我这小骚屄很喜欢……啊……你的大鸡巴呢……才挨了这么几下就<br />开……啊……开始出浪水了……嗯……嗯……不是说,白虎名器是世间……啊…<br />…少有的吗,怎么前辈你……嗯……能碰上那么多的?」<br /><br />  小龙女这骚浪的模样和她阴道内娴熟的夹弄让黄药师直觉得身心俱爽,他更<br />为用力地顶动了几次后停下肏弄,附在小龙女耳边说道:「白虎名器在外面确实<br />是万中无一,可在你们古墓派里可是一点都不少见,你的师傅还有师祖可都是白<br />虎之身,当然她们在床上可没有龙姑娘你这么骚浪。」<br /><br />  小龙女浑身一震脸上妖媚的神色立时烟消云散,双目大睁地注视着黄药师难<br />以置信地说道:「师祖她不是已经……不对,师祖多年来一直心系王掌教,最后<br />更是因为这段感情郁郁而终,她又怎会与前辈您……还请前辈自重,虽说我自己<br />对这乱淫事已没有什么介怀,但若您要以虚言辱我师父、师祖的清誉那我……啊!」<br /><br />  黄药师眼中笑意盎然的地用力一挺腰身,轻抚着小龙女的玉背对她安抚道:<br />「是不是虚言过一会你一看便知,你那师祖可是在这桃花岛上活得好好的呢,不<br />过,你师傅倒真是可惜了……」<br /><br />  「……这,师祖还活着?」<br /><br />  黄药师瞥了一眼身边同样一副惊诧模样的黄蓉和程瑶迦,从依然处于混乱之<br />中的小龙女阴道里退她几出鸡巴令她站好,双手分别探到程瑶迦和华筝的胯间按<br />着两女微湿的阴唇揉弄了几下对她们比了比杨过那边,然后转身搂住女儿黄蓉拥<br />着她往这中走去,「蓉儿,你的姐妹们都已经跟为父『坦诚相见』了,你是不是<br />也应该表示一下啊?」<br /><br />  黄蓉白了父亲一眼,转头看了看跟在自己两人身后的三女,再一次无奈的叹<br />了口气解掉腰带、脱去外衣面色微红地向父亲嗔道:「爹你真是,这下满意了?」<br /><br />  「呵呵呵,看样子蓉儿你还没做好准备,明明都已经和女婿、儿子做了那么<br />多次了,却过不了爹我这一关吗?不过,暂时就这样好了,反正过一会你自己也<br />会……」<br /><br />  黄药师微微一笑也不再撩拨女儿,大力地揉搓了几下她傲人的丰胸,走入亭<br />子在一根柱子上轻拍了三下,在由亭子中间古板下传来的轰鸣声中对正在指奸着<br />傻姑湿滑屄穴的杨过说道<br /><br />  「小友先停一下,以后你有的是时间与灵凤她共享肉欲,你们一起跟我去个<br />地方,有些东西我要带你们去看一看,之后,还有些事需要你们的帮忙……」<br /><br />  看着出现在亭子中间一路往下延伸而去的暗道,黄蓉备感奇怪的对黄药师问<br />道:「爹你什么时候在这里弄出这条暗道的,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br /><br />  黄药师似乎想到了什么,就像前对小时候的女儿样那轻轻捏了捏黄蓉的脸颊,<br />拿起自己的衣物当先走入暗道缓缓前行,「这暗道的年龄比你都大了,你当然不<br />会知道,实际上这桃花岛上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来吧,爹带你去见识一下<br />我这『东邪』的起源之地。」<br /><br />  杨过五人面面相觑了一会便压下了心中的诸多疑问,在傻姑的引导下衣裳不<br />整地走入暗道赶上黄药师渐行渐远的身影,各怀心思、默不作声地随着黄药师在<br />阴暗的秘道中七弯八拐地前行了大约三、四里路后,前方终于出现了光亮。<br /><br />  到外面了?五人均感疑惑,毕竟刚才的那一长段路虽拐来拐去可总体来说还<br />是一路向下的,待得走出暗道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看清眼前景象的杨过五人均<br />是目瞪口呆地愣在了那里。<br /><br />  他们的确没有来到外面,而是身处于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中,现在他们正站<br />在洞穴一侧被开凿出来的石梯上,在他们视线的另一头,一座奢华宠大的庄园在<br />数百道经由洞穴上方孔洞投射进来的光线映照下,静静地矗立在洞穴另一侧的宽<br />广岩壁上。<br /><br />  从他们的位置远远看过去,庄园中的建筑大多依着对面的岩壁而建,还有一<br />部分看上去似乎是直接在岩壁上开凿而成,庄园中亭台楼阁、飞檐翘角,中间点<br />缀着红花绿树,在那不知道被从何处涌出的泉水所汇聚成的湖泊上,相互连接着<br />的廊桥、凉亭组成了一道很是风雅的水上走廊,而在山庄后面的岩壁顶上两个潇<br />洒飘逸的白色大字深刻其上——逍遥。<br /><br />  「这……前辈你可真是……」杨过看着洞内的景象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在<br />如此深的地下建起了这样一座庄园而且四周光线充足气流通畅,要不是向上还能<br />看到头上的石顶,他会真得以为自己已经上到地面来了。<br /><br />  「小友,这你可就抬举我了,这桃花岛上除去埋香冢外的一切都是由师尊一<br />手建立的,我只是接手过来而已。」不想被误会的黄药师马上开口否认道。<br /><br />  「爹,你说的师尊是?」从未在父亲嘴里听到过这个尊称的黄蓉一时抛去了<br />心中其它的疑问,很是好奇的向黄药师问道,其它几人也是一起将原本四下巡视<br />的目光投注在了黄药师的身上。<br /><br />  「你这丫头从小到大居然从来没问我为父的师承,要是没有师门,我一身本<br />领从何而来难不成你以为为父是生而知之的异人吗……来吧,我们边走边说吧。」<br />黄药师往前一跃,身子如一片落叶一样轻飘飘向往洞底落去,黄蓉六人相互看了<br />看也只好赶紧跟着一跃而出。<br /><br />  待留在最后,搂着华筝的杨过也安全落地后,黄药师领着六人边走边说地往<br />庄园大门走去:「关于师门其实我也所知甚少,师门之事师尊也从未向我多说,<br />后来也是我自己从师尊的只言片语之中得到了一些线索,经过多方查证之下才得<br />知了一些情况。」<br /><br />  「师尊的门派就叫逍遥派,在创下门派之初他便收下了一男三女四位徒弟,<br />当他们长大成人之后大师兄更被选定成为了下任掌门,可后来因为他们四人间的<br />情感纠葛门派最终四分五裂,师尊一气之下只身离开了门派在江湖上游荡然后遇<br />上了那时尚年幼的我,之后他收我为徒又在这东海世外之岛建起了桃花山庄在此<br />传我技艺。」<br /><br />  「虽然我在艺成之后也多方寻找过门派创建之地,但在宋元境内我没有找到<br />一丝与此相关的线索,江南倒是有门派的另一分支,只是他们似乎也只是从师尊<br />那里得到了琴棋书画四种传承并无其它。」<br /><br />  「师尊为人行事一向百无禁忌,曾不只一次地对我说若不是那位大师兄迂腐<br />之极没有将三位师姐全都收下,后来也就不会生出那些蠢事,亦不只一次的告诉<br />我人生在世短短百年只要逍遥快活则万事皆可,何需管那伦理人常,所以由他一<br />手教导出来的我自然也就有了这『东邪』之称。」<br /><br />  七人很快便来到了山庄之前,黄药师指着那刻在岩壁上的「逍遥」二字说道:<br />「在我学有所成之后师尊就离岛而去周游天下消失无踪,而在离开之前的数年中<br />他在挖出了这巨大的地下洞窟,建起了这座逍遥山庄,并跟我说要是我日后也看<br />不开那世间的伦理人常却又想过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那就来这里,不过我黄药师<br />又岂会被那无聊之极的东西所束缚,所以这逍遥山庄除了一间特别的房间为我所<br />用之外就一直闲置,不过在五十多年前我倒是为它请来过一位娇客,只是不曾想<br />她一住就住到了现在……」<br /><br />  「怎么?这是在嫌我留在这里碍你的事了?」<br /><br />  正说着一道幽幽地女声突然从七人身后传来,黄蓉五人悚然一惊:以自己的<br />修为居然被人无声无息的潜到了身后。<br /><br />  黄药师转头对着众人身后之人淡然地回道:「就算我真有那个意思,你也不<br />会把它当一回事的吧。」<br /><br />  一名身型秀美、华发及臀、身着月白长裙的淡雅女子缓缓地越过杨过六人,<br />走到了黄药师身旁平静看了看他赤裸着的身体回道:「那是自然,毕竟我们间的<br />交易还没有完成,我可不想让自己付了那么多年的定金白白打了水漂。」<br /><br />  黄药师伸手搂上女人的腰肢将她拉到怀中,缓缓吻上她的红唇,另一只手当<br />着杨过几人的面拉开女人的衣襟,撩开内里青色肚兜的一角,揉捏着从中弹出的<br />雪白美乳,待怀中的女人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回应他的爱抚,这才松嘴对着<br />杨过五人说道:「小友和龙姑娘应该是不用我来介绍了,毕竟你们也没少拜她的<br />画像,那么蓉儿、瑶迦、筝儿,这位是古墓派的创始人林朝英。」<br /><br />  然后也不等几人反应过来,转而对身旁的林朝英介绍道:「站在前的这两个<br />是你徒孙和曾徒孙,后面中间的那个是我女儿黄蓉、那两位是她的同闺姐妹程瑶<br />迦、华筝。」<br /><br />  林朝英愣了那么一下,然后看了看同样正在发愣的杨过和小龙女连忙拉好自<br />己的衣物,很是不满地拍了黄药师几下,「你这坏家伙真是……」<br /><br />  黄药师顺势放开林朝英,笑着比了比杨过对她说道:「无妨,无妨,反正迟<br />早都是要给他们看的,毕竟他俩也跟我们一样,是同时修习了九阴真经和玉女心<br />经的救命之人。」<br /><br />  这时小龙女终于回过了神来理好自己敞开的衣襟,拉着杨过一起缓缓跪到地<br />上对着林朝英一拜,「古墓派三代弟子龙倚天,参见祖师。」<br /><br />  杨过也随之说道:「古墓派四代弟子杨过,参见祖师。」<br /><br />  「你这家伙,可真算得上是我们古墓派女人的魔星了……师徒三代居然全被<br />你……」<br /><br />  早已将小龙女之前那袒胸露乳模样看在眼中的林朝英神色复杂的瞪了黄药师<br />一眼,几步上前伸手拉起拜伏在地的两人,「不用如此,我们古墓派本就没有这<br />些麻烦的规矩。」<br /><br />  小龙女起身站好,看了立在前面等着自己几人的黄药师一眼,又看了看面前<br />的林朝英终是没有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问道:「祖师,不是说你在五十多年前就<br />……怎会身此地……而且与黄前辈他……」<br /><br />  对于面前这位看上去清冷无比、又和自己有着相似立场的徒孙,林朝英很是<br />喜欢地轻轻抚了抚小龙女柔顺的黑发,比了比站黄药师对几人说出了自己假死的<br />因由。<br /><br />  「还能怎么样,我和王重阳的事你们想必也都知道,后来无非就是一个为情<br />所困的女人和一个思念亡妻的男人凑到一起喝闷酒,结果越喝越郁闷的两人最后<br />把男女之间能做的那些事全做了个遍,事后我既做不到当此事没有发生,又不甘<br />心为了那个负心人就此自绝,而这家伙又因为某些事需要我们古墓派的玉女心经,<br />所以干脆假死脱身跟着他来了桃花岛,之后因为江湖上发生的某件事我与他做了<br />个交易,将自己的身体和玉女心经全数交给了他……」<br /><br />  说完自己的事,林朝英再次瞪了黄药师一眼,目光微闪地仔细打量了一会站<br />在小龙女身边的杨过对两人问道:「你们和这个老家伙又是怎么一回事?都是自<br />愿来帮他的?」<br /><br />  「帮?」杨过和小龙女很是疑惑地一起看向黄药师。<br /><br />  见两人这样的一副模样,林朝英哪能不明白,转头看向黄药师,「你什么都<br />没告诉他们就……」<br /><br />  黄药师也不多说,对着几人招了招手,再一次启步往庄内某个方向走去。<br /><br />  林朝英见状轻叹了一声,主动拉起小龙女和杨过的手,对身后的黄蓉三女点<br />了点头跟了上去。<br /><br />  经过数条长长的廊道,一行人最终停在了一扇玉制的大门前<br /><br />  「进去吧,我想让你们看的东西就在里面。」<br /><br />  黄蓉几步上前推开了大门,一股寒气立时迎面而来,向内一看,只见房间里<br />面不管是地面墙壁还是屋顶居然全是由玉铺成,房间中央,一个未着寸缕的女人<br />静静地躺在一座正在不断向四周散发着寒气的水蓝色玉台上。<br /><br />  杨过、小龙女和黄蓉几乎在同一时间叫了起来。<br /><br />  「寒玉床?不对,寒玉床没这么大,这是……」杨过和小龙女是看着那个玉<br />台惊讶不已。<br /><br />  而黄蓉吃惊的则是台上女人的相貌,虽然比桃花庄画中女人大了一些但那脸<br />型却极为相似,可要是真是母亲的话她也应该如父亲那样年近九十了怎么会看上<br />去和自己相差无几。<br /><br />  「那是……娘亲?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娘亲不是……而且她的样子…」<br /><br />  黄药师站在女人的身前轻抚着她的脸说道:「没错,她就是你的母亲冯衡,<br />蓉儿,你的母亲并没有死,当年她难产将死时,我试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对她进<br />行有交的救治,直到我在山庄的藏宝库中找到了一种奇果,起初我也只是半信半<br />疑、死马当活马医的冒险一试,可没想到它居然真有如此神奇的效果。」<br /><br />  他说着从边上的玉桌上拿起一个玉盒将它打开,玉盒的里面是两颗型如蚕豆<br />但颜色雪白的果实。<br /><br />  「这种果实是师尊留下的,他游遍大宋才找到了五颗,其中两颗被用作试验,<br />一颗给你娘亲服下,师尊留下的药经里记载着,这种果实名叫天香豆蔻,只要服<br />下一颗服用之人立即就会陷入假死,不论他伤的有多重,病的有多深在这假死状<br />态之下都不会死去,因为服用之人的身体变化都会变得异常缓慢,只要在这种状<br />态之下想办法将人医好,再服下一颗天香豆蔻服用之人就能完好无事的醒来……<br />这的确是寒玉床,不过却不是你们活死人墓中的那一张,虽然之前确实是一体的,<br />当初就是我和王重阳帮着你们的祖师将寒玉从那极北之地挖出带回,之后她只要<br />了那一些而王重阳则一点也不要,所以留下的我都拿了回来却没想到具有用上的<br />时候。」<br /><br />  见林朝英也点头肯定之后,小龙女与杨过便解除了心中的疑惑,目光自然的<br />就移到了在玉床上躺着和赤裸女体之上。<br /><br />  这时黄药师突然对杨过问道:「如何,衡儿的身子小友你还看得上吗?要是<br />喜欢的话你上玩一玩也是无妨。」<br /><br />  「爹!!!你说什么呢!!!」黄蓉上前一步对问出此等问题的父亲质问道。<br /><br />  「没事,你娘不会在意这样的事的……」没想到黄药师笑了笑,伸手过来拍<br />了拍女儿的俏脸说道:「蓉儿,你现在还以为你父亲、母亲是如你一样循规蹈矩<br />的人吗?你认为是什么原因让你的那几个师兄对你母亲一个无法修炼任务武功的<br />女人敬爱有加的,只是因为她的温柔贤淑吗?」<br /><br />  想到了某个可能的黄蓉难以置信地向父亲求证道:「难道……娘亲跟他们…<br />…那父亲你和梅超风……」<br /><br />  「哈哈哈,那倒是没有……你娘亲身子太弱可行不了太过刺激的事,她只不<br />过是经常赤着身子在庄内走动逗得那几个小鬼面红耳赤,最多也就是被他们摸摸<br />奶子、小屄或是用小嘴、双乳帮他们发泄一下罢了……倒是你父亲我和你那超风<br />确实是发生了关系,这也是为什么在她叛逃后我会如此的愤怒的原因,因为那时<br />的我不只是一个被徒弟背叛了师父,更是一个被自己女人背叛了的男人,只是没<br />想到最后她依然愿为我而死……唉……不说这些了,现在我们说说医治你母亲的<br />事,小友,接着……」<br /><br />  黄药师唉了口气从房间一角的玉柜里取出一本书扔给了杨过。<br /><br />  杨过接在手中一看,「《九阴真经》?前辈这是?」<br /><br />  「王重阳那家伙虽说也算得上是个君子,但只要是人就会有私心,那《九阴<br />真经》全部本应有上下内三册,结果他在将经书交给周伯通时就将这本内册隐去,<br />虽这内册上的武功需要习会上下两册里的内容才能学习,但缺了内册却不会影响<br />上下两册的修炼,所以修习了《九阴真经》的你们几人都没有发觉。」<br /><br />  「要不是我因为对他的死有所怀疑而去了他的墓里一探究竟,还真无法知道<br />世上还有这样一门淫邪的武功,我看过书中内容之后发现你们古墓派的玉女心经<br />简直就是由这九阴内经大幅简化之后的版本。」<br /><br />  说着黄药师指了指站在一边一直没出声林朝英。<br /><br />  「而你们师祖林朝英与王重阳之间的问题,有很大一部分也是和此功的修炼<br />有关,是否如此小友你一看便知。」<br /><br />  杨过一听便翻开了书页,而黄蓉、小龙女、程瑶迦、华筝也将头凑了过来一<br />起看,可一翻开封页,几人便被第一页描绘着的男女欢爱春宫图弄得一愣,再看<br />了边上的注解之后,又翻了翻后面的内容,才知道这本九阴内经记载着的是一门<br />采补双修的功法,这门功法可以让人在男女欢爱之时从对方的身上吸取一种叫生<br />力的力量,这生力既可转化为功力提升修为又可滋润身体延长寿命。<br /><br />  但人体内的生力是有限的如果在短时间内大量吸取同一人的生力对方便会因<br />生力流失过多衰弱而死,所以想要修炼下去自然就要去找更多的异性交欢吸取更<br />多的生力,而正是林朝英与王重阳间分歧变得更大的起因。<br /><br />  杨过将书看了一遍之后,瞄了瞄正看着自己几人的林朝英,向黄药师确认道:<br />「前辈,你把这个给我们是想让我吸取生力之后转给夫人?」<br /><br />  「没错,衡儿的身子并不是因伤病侵蚀而使体质变弱,而是因为她本生生力<br />低弱才会病弱不堪,只要有足够的生力在短时间内转大量地输给进她的身体,不<br />但可以将她救回来,她的体质也在此后能得到有效的改善,等到她体质达到可以<br />修炼武功的程度之后身体自己也会越来越强,这是最好的办法。」<br /><br />  说着黄药师激动地指了指自己与林朝英,又指了指杨过、黄蓉和小龙女。<br /><br />  「修为越高的人生力自然是越强,只凭我和朝英两人的生力是医不好衡儿的,<br />但加上你们三个和我那女婿,一共六个修为可以说是当世顶峰的人一起对她进行<br />治愈,结果便会大大得不同。」<br /><br />  「小友你和我那女婿修炼有成之后可以从瑶迦、英儿、无双以及她们这些身<br />负武功的女人那里取得的生力,她们比普通的女人强大的多不怕那点损失,而从<br />她们那里得到生力也比普通人的强得多,而蓉儿和龙姑娘则是可以从别的男人那<br />里将生力吸回来,只要你们以量的确质每个男人少吸一点自然也不会对他们有多<br />大影响,当收集到足够的生力之后经由交合传递给我们三个,再由我们一次过的<br />输入到衡儿的身体里,这样她就……」<br /><br />  从黄药师说到自己准备实行的救治方法时,便开始默不作声地看着他的黄蓉<br />在此时突然插口道:「所以爹你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在过儿退敌的那天晚上利<br />用李莫愁对我们下药了?」<br /><br />  看着怒气勃发的女儿,黄药师也不说话,直接从另一个柜子里掏出一个玉瓶<br />仍给了黄蓉,她接在手里一看玉瓶上三个红色的大字印入眼中:「乱情散」。<br /><br />  明白到郭府下药之事的黑手居然真的是自己父亲后,黄蓉的脑子彻底变成了<br />一团乱麻,愣了许久,目光扫过玉床上动也不动的母亲,黄蓉终是眼角微红地深<br />呼了几口气想要压下心中澎湃的怒意。<br /><br />  「这事,爹你就不能好好地跟我们说吗?用这样的法子……你知道我们当时<br />差点……而且在这之后你女儿我像个人尽可夫婊子一样到处……你……我……」<br /><br />  黄药师抱住女儿的身体轻拍着她的后背,语气中也是透出一股无奈之感。<br /><br />  「没办法,当时我也是不得不为之,要是错过了那天,以后还能不有碰上这<br />种符合条件的人正好全都齐聚一堂的机会了,毕竟我真得需要一个习得了九阴真<br />经的男人来帮我,而你以丈夫那个人的处事原则是绝不会帮我去做的,再加上小<br />友他不但学有九阴真经更是身负玉女心经,对我来说他就再好不过的人选,只是<br />却没想到他也是痴情之人,为了龙姑娘拒绝了所有对你有情的女子,所以才有了<br />襄阳郭府的事,我要让你们看破那世间伦常,迷上那没有任何起束缚的男欢女爱,<br />这样你们修炼起内经来才能水到渠成、融会贯通。」<br /><br />  黄蓉伏在黄药师的怀里,纤手一下一下用力地拍打着父亲的胸膛,已经四十<br />多岁的她此时却像个饱受委屈小女孩一样发出了低沉的抽泣之声。<br /><br />  一众人安静地看着抱在一起的父亲俩,暗自消化着心中因为这个真相而所带<br />来的冲击,十数分钟之后情绪稍稍平复下来的黄蓉低声问道。<br /><br />  「咳……既然是爹你把李莫愁送进郭府的,那那个郭安……不……是陆轩又<br />是怎么回事,他可是皇城司的人,是你假冒他的上司让他做的?」<br /><br />  「蓉儿,你还真是只对外人聪明呀……假冒……为父这里就问你几个问题,<br />你自己想一想就知道了。」<br /><br />  「第一,桃花岛上与这地下如此多的建筑,我那师尊是如何凭一人之力修建<br />起来的?」<br /><br />  「第二,这桃花岛上的生活虽然不用太多花消,但日用之物与食物的补给、<br />修缮房屋以及船只的维护都是要花钱的,宝库中的东西可都是奇珍异宝,我可不<br />会随便将之出售,那这些钱是从什么地方而来?」<br /><br />  「第三,这桃花岛虽远离陆地但却也在大宋境内,可你有在岛附近的航路上<br />见到过军船?」<br /><br />  「第四,你父亲我不时的隐踪消失,真得是全都在周游天下吗?」<br /><br />  「第五,你认为一个商贾之家出生的小鬼,是凭着什么在几年之中便创出了<br />一个能在元宋之间来去自如的势力,并且从来未曾被其它权势找过麻烦的?」<br /><br />  黄蓉很快就从父亲的问话中得到了答案,她瞪大眼睛看着黄药师,「父亲你<br />……朝庭……皇城司……王进……这……」<br /><br />  黄药师在女儿梨花带泪的俏脸上啄了一口,对已经完全恢复过来的女儿调笑<br />道:「看来还没傻到家,那么,乖女儿,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内经的授课和修炼<br />了?」<br /><br />  「爹!!!!」居然更新了,我都记不清上一章是啥时候看的了,幸福引用:<blockquote>原帖由 <i>abc9527andak47</i> 于 2019-11-26 12:21 发表 <br />居然更新了,我都记不清上一章是啥时候看的了,幸福 </blockquote>我的天,终于更新了,总算有最新的一章了,再接再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