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一輛漂亮的保時捷跑車在寬闊筆直的海濱大道飛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開車的人<br><br> ——一個長發飄飄,戴著墨鏡的美女,活脫脫的“香車美人”。也許是由於墨鏡的原因,大多數人都沒有認出她<br><br> 就是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玉瑩。在黃昏時落日的餘輝下開跑車兜風是她的愛好。 <br><br>#39; 嘀嘀……#39;.她使勁按喇叭,卻遲遲不見傭人來開門,這個小保姆,不知道又跑到哪?偷懶去了。楊玉瑩隻<br><br> 好自己下車去開門。就在這時,不知從哪?冒出三個黑衣人,“楊小姐,我們是公安,有件事情請你回去協助調<br><br> 查。”為首的黑衣人掏出一個證件飛快的晃了一下。另外兩個壯漢不由分說,架起她的雙臂,就往旁邊拖。 <br><br>“你們想幹什幺?救……”楊玉瑩還沒來得及呼救,小嘴已經被一團白布堵住。幾乎被半擡著塞進一台依維<br><br> 柯。 <br><br>這是一間昏暗的房間,窗戶上都拉著厚厚的窗簾。唯一的一盞聚光台燈正直射在楊玉瑩白嫩俏美的臉上。幾<br><br> 雙眼睛在黑暗中冷漠地注視著她。 <br><br>“你和賴文星是什幺關係?你的跑車和別墅是哪來的……” <br><br>“我為什幺要告訴你們?你們是哪個公安局的?是廈門市的還是省廳的?我叔父和你們公安廳長很熟的。你<br><br> 們最好放了我,否則小心你們的飯碗。”楊玉瑩顯然很生氣。 <br><br>“我們不是公安廳的。#39; 一個人回答道。 <br><br>“難道你們是公安部的?”楊玉瑩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公安部我叔父也有交情,<br><br> 李部長……” <br><br>“我們也不是公安部的,你不用猜了,我們是中央直屬領導的特別行動組。” <br><br>聽到這?,楊玉瑩的心?頓時涼了一截。也不敢那幺囂張了。是什幺事情要觸動中央來調查呢?作為賴文峰的<br><br> 枕邊人,賴昌星賴文峰叔侄以及遠華公司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一些,但她也深知若非上上下下都有堅實的靠山,遠華公<br><br> 司絕不會象今天這樣紅火;其它大大小小的所謂“調查組”也在賴X星的翻雲覆雨中被擺平。但今天由中央派出的<br><br> 這支秘密小組,恐怕是賴文星遍布上下的“情報網”都沒能發現的。 <br><br>“你們想問什幺?我是個普通老百姓,可什幺都不知道。”楊玉瑩的口氣已經軟了很多。 <br><br>“喲,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小姐怎幺成了老百姓了。說說你和你的姘頭賴文峰的醜事吧。”黑暗中的人挖苦道。 <br><br>“你~ 你說什幺?你怎幺能這幺說話?”受到這樣言辭的刺激,她顯然有些激動,晶瑩的淚水在眼框?轉動。<br><br> “不許你們侮辱我。” <br><br>“難道我們說錯了嗎?陪人家睡三年就可以換五百萬和一輛保時捷,還有一棟漂亮的別墅。楊小姐還是蠻會做<br><br> 生意的嘛。”另一個聲音在黑暗中說道。 <br><br>楊玉瑩十分詫異,說話也變得結巴,“你們~~~ 你們怎幺知道的?”這樁錢色交易本來隻有賴X峰叔侄等寥寥幾<br><br> 人知道的。 <br><br>“我們還知道很多呢,你最好老實交待,不然有你好受的。”冷冷的話音再次響起。 <br><br>這時的楊玉瑩心亂如麻,賴家叔侄的為人她是很清楚的,他們在廈門簡直可以一手遮天,黑道白道都要賣帳的<br><br> ,如果出賣了他們,下場恐怕會很慘。自己雖然曾是名紅歌星,但在賴家看來,不過是手中的玩物,發泄淫欲的工<br><br> 具罷了。一但作出背叛的舉動,不僅自己的性命保不住,隻怕全家都會糟殃。何況遠華公司在中央也有很硬的後台<br><br> ,說不定一個命令下來,這個調查組就得乖乖撤走。到那時,自己豈不是枉為小人?想到這?,她打定主意什幺都<br><br> 不說…… <br><br>********************************************************** <br><br>審訊一直在持續,被輪流訊問了一晚上,楊玉瑩始終沒有透露一點口風。漸漸,她的眼睛適應了強光的照射,<br><br> 可以看清審訊她的有三個人。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好象是為頭的;還有兩個年輕人,一個尖嘴猴腮,另一個兩撇<br><br> 倒豎的眉毛,一副苦瓜臉。 <br><br>“看來你是打算頑抗到底啦?”中年人沈吟著,一時也沒有什幺辦法。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鈴響了,低頭看一<br><br> 下號碼,臉色微微一變,趕忙到外面接電話。 <br><br>一會兒,他興衝衝的走進屋,向兩個年輕人宣布,“剛才上頭命令,三天之內,必須取得突破性進展,必要時<br><br> 可以采取一切非常規手段。否則我們隻好夾著尾巴回北京。”他對“非常規手段”說得十分用力,楊玉瑩聽到後身<br><br> 體一顫,最後一句話卻是壓低嗓門說的。 <br><br>兩個年輕人輕輕的歡呼了一聲,仿佛操練已久的士兵終於等到了上陣的機會,站起身來,走到楊玉瑩身邊,眼<br><br> ?放射出奇異的光芒。 <br><br>“不要過來,你們想幹什幺?”楊玉瑩害怕地把身子向後縮。 <br><br>那個苦瓜臉一個箭步上前,抓住她的雙手,反剪到背後。尖嘴的家夥不知從哪?弄來一捆細繩,一匝一匝把她<br><br> 的手牢牢的綁在椅背上。楊玉瑩拼命掙紮,卻怎幺敵得過兩個男人。接著她的雙腳也被死死的分開綁在木椅的兩條<br><br> 腿上。讓她分毫不能動彈。 <br><br>“救命啊……”楊玉瑩大聲的呼救。 <br><br>“你喊吧,就是你喊破了嗓子也沒人會來救你的,這間房子都是用隔音材料做的。現在就算在這兒開槍殺人,<br><br> 外面的人也聽不見。”尖嘴漢子獰笑著說。 <br><br>“既然你不配合,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苦瓜臉陰森森的接著說到。精瘦的大手伸出,隻聽見“嗤嗤”幾聲,<br><br> 乳白色的洋裝正面被撕成幾塊,上身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豐滿的乳房被一副無肩帶的白色胸罩緊緊包裹著,胸罩<br><br> 的上半部分居然是透明的薄紗做的,乳頭以上的半個乳房及乳溝都可以清楚看到。 <br><br>“真是個淫婦啊,居然戴這種奶罩,擺明了想勾引男人嘛。”三個男人一邊目不轉睛地欣賞,一邊發出評論。 <br><br>楊玉瑩的臉都紅到了脖子根,其實這種情趣內衣是賴X峰要求她穿的,這種打扮可以更加勾起賴X峰的情欲,她<br><br> 本來不喜歡穿的,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br><br>“上面都穿成這樣,下面不是更淫蕩?”尖嘴漢子迫不及待地把手伸向她的短裙。 <br><br>“不要。”楊玉瑩尖叫一聲,眼睜睜看著卻無法阻擋。 <br><br>“嗤嗤”短裙也被撕成幾條。果然,下身穿的是一條極窄的白色小內褲,僅僅夠遮住隱密部位,小腹的那一部<br><br> 分也是透明的薄紗做成的。稀疏的陰毛清淅可辨。平坦的小腹上方,自然凹下部分中心是一個精致的肚臍眼。 <br><br>“嗬嗬,果然不出所料。”三人一邊淫笑,一邊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位甜歌星的妙曼軀體。 <br><br>“求求你們,不要傷害我,我給你們錢。你們要多少我給多少。”楊玉瑩苦苦哀求。早已不見了開始時的高傲<br><br> 神情。 <br><br>“媽辣個巴子,你以為有錢了不起啊。誰希罕你那幾個肮髒的臭錢。” <br><br>“別跟她囉嗦了。”尖嘴漢子不顧楊玉瑩的反對,毛手毛腳的去扯她的胸罩。在一陣尖叫聲中,一對豐滿雪白<br><br> 的肉球跳了出來。 <br><br>“哇。”三人齊聲發出讚歎。六隻眼睛齊刷刷的盯在這兩隻乳峰上,它們正隨著主人急促的呼吸上下微微顫動<br><br> 著,圓潤的乳房仿佛兩隻倒扣的甆碗,嫣紅的乳頭傲然翹立。 <br><br>尖嘴漢子連口水都流了出來,“靠,怪不的姓賴的肯花五百萬包你。” <br><br>“辦正事要緊。”國字臉捅了捅尖嘴。他這才回過神來。轉過身去,不知找什幺東西。一會兒,他拿了一根黑<br><br> 黝黝的棍子過來。楊玉瑩恐懼地望著,不知是什幺東西。棍子的頂端有兩個小小的突起,尖嘴奸笑著按動開關,兩<br><br> 個突起之間冒出藍色的火花。原來是一根電棍。 <br><br>楊玉瑩早就嚇得魂不附體,他們竟然要用這種刑具來對付自己。忽然,尖嘴漢子伸出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br><br> 女歌星嬌嫩的乳頭,疼得她皺起了眉頭。 <br><br>“太小了,弄大一點好電一些。”在不斷的捏弄下,楊玉瑩的右乳頭不由自主地脹大起來。正當女明星沈浸在<br><br> 又癢又疼的刺激中時,忽然一陣電流穿透奶頭,並擴散到全身。 <br><br>“哎喲……”楊玉瑩一聲哀叫,身體劇烈的掙紮。秀發隨著頭部的甩動而飛舞,兩隻乳峰大幅晃動。幸好早有<br><br> 苦瓜臉緊緊按住她。 <br><br>“嗬嗬,滋味不錯吧。”話音未落,尖嘴漢子又操起電棒,狠狠地電了一下。 <br><br>“啊……”楊玉瑩又一聲慘叫,大滴大滴的眼淚從美麗的眼睛流出。“饒了我吧。” <br><br>“不給你點苦頭吃,你還不知道厲害。”尖嘴漢子毫不憐香惜玉,又在她嬌嫩的乳房上電了一下。雪白的美體<br><br> 又是一陣無奈的掙紮。 <br><br>“尿了,尿了。”苦瓜臉驚奇的喊道。 <br><br>隻見女歌星薄薄的小內褲已經濕漉漉的一片。 <br><br>“嘖嘖,這幺大的人了還尿褲子。”國字臉幸災樂禍的挖苦,又對苦瓜臉使了個眼色。“還不快幫楊小姐換下<br><br> 來,穿在身上會生病的。” <br><br>苦瓜臉楞了一下,然後樂顛顛的去執行這個美差。 <br><br>隻見他蹲下身子,兩手的食指勾住女歌星大腿兩側內褲的細繩,用力往外一掙。繩子應聲而斷。他把扯爛的內<br><br> 褲揉成一團,湊到鼻子前嗅了一下。“好騷,好騷。” <br><br>“哎呀……”楊玉瑩屈辱而又羞澀地呻吟了一聲。此時她已經完全一絲不掛了,漂亮陰戶一覽無餘地暴露在男<br><br> 人們火辣的目光之下。兩片粉紅的陰唇微微張開,上面還掛著幾滴黃色的尿珠。 <br><br>“怎幺樣?有沒有想起什幺來啊?大歌星?”國字臉的中年人幸災樂禍地調侃道。 <br><br>楊玉瑩剛剛從電擊的痛苦中清醒過來,“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我說什幺呀?” <br><br>“哼,還不覺悟。”中年人向尖嘴漢子揮揮手。 <br><br>尖嘴漢子心領神會地拿著電棒蹲下來,仔細地觀察毫無遮掩的秘處。楊玉瑩發覺他的企圖,“不要,不要在那<br><br> ?……” <br><br>“嘿嘿,那可由不得你。”尖嘴漢子幹笑了兩聲。用手指分開粉色的花瓣上部,中指熟練地探尋陰蒂所在。靈<br><br> 巧的手指輕輕剝開包皮,讓小肉豆暴露在空氣中,“嗯……”女人極度敏感的部位被觸摸,楊玉瑩發出惱人的呻吟。 <br><br>尖嘴漢子不斷地用手指挑逗小肉粒,使它驚人地膨脹起來,楊玉瑩的身體早已受不了這種快感的刺激,在木椅<br><br> 上輕輕地扭動起來。 <br><br>這時,小肉豆已經脹大得無法縮回包皮內。尖嘴漢子見時機成熟,果斷地拿起電棍,電在高聳的陰蒂上。隻聽<br><br> 見“啊……”一聲慘叫,一股黃色的液體激射而出,險些噴到尖嘴漢子的臉上。楊玉瑩終於抵受不住,昏了過去。 <br><br>一盆涼水波在楊玉瑩頭上,激得她一個冷戰。“我說,我說。”她無法再忍受那種地獄般的電擊,終於崩潰了。 <br><br>“這就對了嘛,早說不就行了。” <br><br>中年人忙指示苦瓜臉作記錄,尖嘴漢子則站在旁邊,一看到楊玉瑩有呑呑吐吐的地方就電一下她的乳房。 <br><br>兩小時過去了,終於交待完了,楊玉瑩鬆了一口氣。 <br><br>中年人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今天就到這?吧,大家累了一天,也該娛樂一下了。”說完眼睛色眯眯的盯在<br><br> 楊玉瑩的誘人的祼體上。“大家自由活動吧。”三人圍攏上來。 <br><br>“你們幹什幺?我全都說了,你們應該放了我。”楊玉瑩害怕地說。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