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序<br><br> <br><br>顯示器?熒光閃爍,熒屏當中有兩個一高一低雪白的肉體纏繞在一體,同樣<br><br> 的長發,修長的四肢,平坦的胸部,同樣的丹鳳雙眼,細長的睫毛,挺直小巧的<br><br> 鼻子和紅潤的雙唇,兩個絕色美女躺在大床的中心。低個美女趴在兩腿叉開的高<br><br> 個美女之間,臀部在不停蠕動著,兩具赤裸不挂的裸體唯一一點點綴的就是兩人<br><br> 穿著款式相同的黑色魚嘴高跟鞋。高個子的魚嘴高跟鞋中透漏著幾根整體玉珠般<br><br> 的腳趾緊緊的蜷縮在一起,鞋子隨著小個子臀部的蠕動上下擺動,發出啪……啪<br><br> ……啪……的聲音。<br><br> <br><br>慢慢的鏡頭變焦到兩人的連接部位,一根雪白的棍狀物體連接在兩人之間,<br><br> 隨著抽動不時的濺出幾滴淫液,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連接的地方已經水花四濺,<br><br> 床單已經有一個橢圓形的濕痕。<br><br> <br><br>低個長發美女慢慢拉起躺在床上的高個長發美女,高個美女的長腿緊緊纏繞<br><br> 在低個美女腰間,兩條玉臂緊緊的抱緊對方頭部,把對方的頭緊摟在自己的懷中,<br><br> 然後挺動自己的小蠻腰S型的蠕動,隨著蠕動的越來越快,高個美女的頸部慢慢<br><br> 擡起,露出他那瓜子般的臉龐,紅唇微微張開,呼吸開始變重,喉嚨間發出喝…<br><br> <br><br>…喝的出氣聲。突然,低個美女,摟緊對方的已經發紅的臀部,用力把對方<br><br> 送進自己的胯下,速度越來越快,高個美女的頸部也太的越來越高,頭部開始無<br><br> 意識的搖動,一頭長發隨著搖動四散飛舞,這場對攻慢慢進入了高潮。<br><br> <br><br>隨著高潮越來越接近,兩人的速度越來越快,高個美女發出高昂的喊叫:<br><br> 「啊…啊…啊…快來了…到了…快到了…快…快…」隻見高個美女的丹鳳突然翻<br><br> 起,紅舌無意識的伸出,隨著兩人的擺動左右的晃蕩,一滴滴口水順著嘴角慢慢<br><br> 流出,傾灑在低個美女的長發上。<br><br> <br><br>「啊……………」隨著高個美女挺胸擡頭的一聲呐喊,身體呈現出後仰的姿<br><br> 勢,兩個美女緊緊摟住對方身體,雙方的玉體隨著雙方的高潮不停的打著寒戰,<br><br> 然後慢慢松開雙臂,躺在床上,而高個美女的胯間,有一跟白色的玉莖直挺挺的<br><br> 頂向天空,玉莖紫紅的頭部正吐出大量白色的液體,灑滿了兩人的腹間。<br><br> <br><br>兩個人慢慢的就保持這樣的姿勢慢慢睡去,然後一個燙著波浪卷的40歲熟<br><br> 婦,走進了鏡頭當著,她的臉頰通紅,右手緊緊的捂著雙腿之間,兩腿中間有著<br><br> 明顯的水迹,從上到下流進亮皮黑色高跟鞋中。她顫顫巍巍的走到兩人旁邊,低<br><br> 下頭看著兩人的還連接的下體,舌頭不停的舔著自己拿厚厚的紅唇,然後慢慢的<br><br> 情不自禁的把頭伸了過去,看著高個美女那根還在吐露玉液的白色肉莖,眼?充<br><br> 滿了渴望的目光。隨著紅唇的接近,舌頭輕輕的纏繞在白色的肉莖上,把流在白<br><br> 色玉莖的玉液全部舔舐幹淨,然後低下頭清理兩人腹間的剩餘玉液。<br><br> <br><br>她輕輕的推了推高個女孩的臀部,高個女孩很配合的向上移了移嬌軀,熟婦<br><br> 把頭部埋進兩人還在連接的地方,細細的吸允,隨著高個美女的嬌軀慢慢上移,<br><br> 低個美女的玉莖已經全部抽出,在抽出的瞬間發出波的一聲,熟婦的香舌馬上堵<br><br> 住了高個美女的菊穴,然後紅唇覆上用力的吸允,喉嚨不停的向下吞咽著吸允出<br><br> 的液體,經過幾分鍾的吞允後,熟婦擡起頭部,紅色舔了舔留在紅唇上的白色液<br><br> 體,又深埋在低個美女的胯下,把已經縮小的白色玉莖全部吞入口中,細細的品<br><br> 味著,仿佛吞裹著什麽美味。<br><br> <br><br>把兩人流出的液體清理後,拿出被子幫兩人蓋好,準備退出房間時,床上的<br><br> 兩位美女同時的睜開了那雙疲憊的丹鳳眼,又同時說道:「老婆晚安」。「老媽<br><br> 晚安」。熟女的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回道:「安!」<br><br> <br><br>第一章<br><br> <br><br>我叫劉慧婷,年齡40出頭,身高1。62,是花牌時尚公司的時裝設計師,<br><br> 雖然乳房微微有些下垂,但是還算堅挺。<br><br> <br><br>老公是孩子學校的體育老師,原來是雜技團,從小練的家傳的體術,名叫李<br><br> 麟龍,雖然是體育老師,名字又霸氣,但是長的卻一點都不粗狂,皮膚很白淨,<br><br> 長的挺秀氣,1。69的身高,四肢很修長,讓人感覺很瘦弱,文文靜靜的,話<br><br> 不多,那個時候姐妹們還說這種男人讓人沒有安全感,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是<br><br> 個標準的小白臉,還準備拆散了我們這對鴛鴦。<br><br> <br><br>直到那次和姐妹們酒吧聚會,才改變了姐妹們對麟龍的看法,五六個姐妹們<br><br> 正在鬥酒,聲音大了些,一群小流氓騷擾就想來占便宜,麟龍挺身而出,就發生<br><br> 了口交,最後直接上演了全武行,一個人拳打腳踢了9個小流氓,讓我們姐妹們<br><br> 大開眼界,閃瞎了她們一群人的钛合金狗眼,閨蜜林虹悄悄的拉著我對我說:<br><br> 「沒想到看你的小白臉看上去那麽瘦弱卻能爆發出那麽強大的力量,就那樣一手<br><br> 掐著小混混的脖子就提了起來哦,直接就扔出去了,簡直現代李小龍啊。」<br><br> <br><br>從此以後姐妹們從此另眼相看,都誇我笑稱:不錯不錯,看來是個扮豬吃老<br><br> 虎的家夥,挂羊頭賣狗肉,長的一張小白臉卻有那麽強的爆發了,找對人了哦!<br><br> <br><br>那個時候自己還很自豪,但是在發現了那件事之後,才發現老公挂羊頭賣狗<br><br> 肉的真正含義了。<br><br> <br><br>家?還有一個上高二的孩子,叫李斐,斐斐很懂事,因爲老公是體育老師從<br><br> 小也愛體育,也不知道是返祖現象,還是從小的飲食搭配營養跟的上,現在已經<br><br> 1。91的身高了,現在在學校的籃球隊打大前鋒,不管從長相還是性格這孩子<br><br> 都像極了他父親,兩個人站一起要不是身高差距簡直就是雙胞胎!<br><br> <br><br>因爲工作問題,每個月都的參加公司的時裝發布會,一去就的一個多星期,<br><br> 回來後也是加班加點,老公常取笑我說你是家?頂梁柱,我是家?小主廚。那是<br><br> 啊,他是高中老師,每年還有寒暑假,大把的休息時間,孩子小的時候都是老公<br><br> 代的,孩子從小就和父親親近,有一次孩子小的時候出差回來,隻認父親不認媽<br><br> 媽,氣的我直掉眼淚,老公安慰我說:「孩子他媽,沒事的,孩子還小,從你身<br><br> 上掉下的一塊肉怎麽會不認你呢?我讓他學會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叫媽媽好不好?<br><br> 我破涕而笑。」<br><br> <br><br>每當我想起原來的種種都會感覺很幸福,傻傻的想到有一個這樣的家真好,<br><br> 夫妻恩愛,兒子懂事…<br><br> <br><br>一個星期前我出差參加一個巴黎時裝秀,因爲天氣預報提醒要有暴風雨,怕<br><br> 飛機延誤,所以提前和同事打了招呼提前一天回國,回到zz的時候已經是晚上<br><br> 了,天上下著小雨,疲憊的坐在出租車上,看著窗外發呆,想著終于可以回家了,<br><br> 心中充滿了激動,想著懂事的兒子和一臉溫柔的老公,呆呆的傻笑起來。<br><br> <br><br>回到小區門口,提著行李往回走著,路上已經沒有人了,靜悄悄的,快到秋<br><br> 天了,晚上溫度也跟著降了下來,心中還想著明天要斐斐多穿點衣服別感冒了。<br><br> <br><br>路過小區花園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兩個身影,依偎在花園中心路燈旁的石凳上,<br><br> 走進一看是兩個女孩,一高一低,高的一個紮著斜的馬尾辮,穿著一件黑沙連衣<br><br> 裙,黑色镂空玫瑰的絲襪,腳踏一雙亮皮高跟鞋,襯托的一雙美腿格外的修長。<br><br> <br><br>另一個女女孩的看好和高個女孩相反,披散著頭發,穿著白沙連衣裙,腳上<br><br> 登著一雙白色的亮皮高跟,腿上的絲襪是镂空的郁金香。兩個人依偎在一起,看<br><br> 起來好像一對情侶。<br><br> <br><br>聽到我過來的高跟鞋的踏踏聲,對著我的低個女孩遠遠的擡頭看了我一眼,<br><br> 突然讓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低個女孩突然抱過高個女孩的頭拉向自己親吻了起<br><br> 來,讓高個女孩的背擋著了我的視線,高個的女孩好像突然沒有反應過來,撒嬌<br><br> 似的捶了兩下低個女孩子,然後穿過對方的腋下兩個人緊緊的摟在一起。我愣了<br><br> 愣,捂嘴掩笑,想到:現在真是社會風氣敗壞啊,玩拉拉也不能在這麽明顯的地<br><br> 方玩哦!我不反對拉拉,在時尚圈見的多了已經習以爲常了。在中國一般拉拉都<br><br> 是一個中性打扮一個正常打扮的,像這樣的打扮的一副勾引男人欲望的拉拉還是<br><br> 很少見的。撇了一眼已經融爲一體的兩人,我順著圓型花壇分開的路走向回家的<br><br> 路,黑暗中還能聽到兩人口水交換的啧啧聲和喘氣聲。聽到這種聲音我臉頰微微<br><br> 有些紅,嘀咕到兩個小鬼真不嫌害臊…<br><br> <br><br>懷著好奇的心情偷偷扭頭又看了一眼,又讓我吃驚的一目發生了,隻見正在<br><br> 撫摸黑衣女孩絲襪大腿的白衣女孩,突然抓過黑衣女孩的左腿,一下搬到自己的<br><br> 雙腿上,然後雙手突然抓著黑衣女孩的臀部往自己懷?一送,黑衣女孩輕哼了一<br><br> 聲就雙腿就熟練的纏繞在白衣女孩的細腰上,就以這樣的姿勢,白衣女孩拖著黑<br><br> 衣女孩的臀部站了起來,扭著胯部哒哒哒的旁若無人的背對著我走向一旁,因爲<br><br> 黑衣女孩的遮擋我看不到對方的臉,遠遠的望去就像一隻白色的猴子抱著一隻黑<br><br> 色的大猩猩,大猩猩四肢緊緊的摟著白色的猴子,雙腿緊緊的纏繞在猴子的腰上,<br><br> 臀部往上一頂一頂,發出哈…哈…的聲音…<br><br> <br><br>我看著這驚人的一目,呆呆的看著兩個人走向花園另一頭的一輛黑色SUV,<br><br> 車停在低矮的樹叢後邊,看到車鎖燈亮了一下,這怪異的一目消失在我的視線中,<br><br> 兩個身影鑽進了車中,然後聽到車輛啓動的聲音,這輛SUV緩緩的離開。<br><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