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今天跟林分手是我決定的。我擺著一張臭臉,老早就呆在酒吧等著他,轉著手裡的威士忌,心急火撩的坐著。<br><br><br><br>我叫鄧馨萍,是一家打字公司的文員,要說特長就是打字了。因此惟一值得我驕傲的就是我的樣貌。人說女大十八變,一點不錯,我是上高中後才變美的,直到今日。<br><br><br><br>說我著急,是因為我要向林提分手這件事,只是為了滿足我的虛榮心而已。其實我只是想讓他向我求饒,這樣我就會裝作很難做的樣子再給他一次機會,心裡有點得意,也有點恐慌,他要是很傷心的說分手怎麼辦?此時心裡好像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我可是提前了一個點來的,自然也等了五十多分鐘。突然從櫥窗上看到林那酷酷的臉,不由笑了出來。<br><br><br><br>人家都說,很少有像我和林這樣俊男美女的搭配,記得有個什麼什麼A男配B女和B女配A男的說法。些時林已經要進來了,他同樣從窗子上看到了我,卻不像從前那樣衝我點頭微笑,有點沈鬱的樣子,我也裝出一臉默然。<br><br><br><br>「萍,」林進來,語氣略顯低沈的叫我:「我知道這次是我不好,傷了你的心。你不用在意我的感受,過幾天我就會平復下來的。」我一臉驚奇的看著他,然後眼淚不自覺就掉下來了,他居然根本就不求我,直接了當就分了手,讓我一點轉圜的餘地都沒有。他說什麼他不好之類的都是無稽之談,這次分手本是我心血來潮,根本沒什麼誰對誰錯,要說錯也是我無理取鬧。他這麼分明是故意的,雖然他臉上並未顯出譏諷之色,反而是一臉落默。可我知道他此時的心情不像他表現的那樣,他心裡可能因為甩掉我而輕鬆呢,我恨死他了!<br><br><br><br>此時我已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了起來,倒是他反在一旁說起了不能當情人也可以繼續當朋友之類的話,還試圖擠出幾滴眼淚可是沒辦到。我知道我們的嫌隙由來已久,他每次想跟我親近都被我拒絕了,連胸都不讓他摸。<br><br><br><br>有一次他開玩笑一樣摸了我胸一下,激得我突然爆怒,當街打了他一巴掌,還說了很多惡毒的語言。此時我倒希望他能安慰我的時候扶住我,吃我一點豆腐也沒關係,他有了甜頭,再把我帶回家愛撫我也不反抗,只要不穿越最後那條底線就好。可是他什麼也沒做,只是裝作很無奈的樣子歎了幾口氣,然後還很有風度的把我送回了家。<br><br><br><br>在家呆了一上午,我實在忍耐不住,可女孩子的虛榮心不容許我向他求和,就又來到我們經常去的「真愛」迪廳,我在這裡一邊喝酒一邊想著心事。林是一個很靦腆的人,不會主動向我求和,當初交往也是因為雙方互相喜歡,就自然的在一起了。<br><br><br><br>我突然意識到我可能永遠失去林了,就開始喝酒,希望林能來到這裡,看到喝多的我把我送回家去,這樣我們可以很自然的復合,我又不失面子。又突然想到林今天不可能來這裡,以前都是一周來一兩次的,而且都是兩個人一起來的;現在我又不能到林的學校和家附近轉,那樣意圖便很明顯了。<br><br><br><br>我越想心裡越焦躁,越焦躁越盼奇跡出現,也喝得越多,這樣直到我爛醉如泥為止,倒在了沙發上,卻不知這是我一生也無法忘記的夢魘……<br><br><br><br>我躺了大約一個小時吧(我估計的,事後被人用手機拍了錄像)就有一個二十多不到三十歲的男人過來裝作我朋友的樣子來「關心」我:「小娜,怎麼喝那麼多啊?」然後扶了我一下。<br><br><br><br>開始他也沒敢怎麼動我,我想他是怕我突然醒來或是有朋友來接我。就這樣讓我在他肩上躺了一會,摸了摸我大腿,膽子便大了起來,他認為不會有人來接我了,因為他已經等了半個多小時了,期間幾次去了洗手間,但依然沒法對我上下其手。<br><br><br><br>因為我還有幾分清醒,在他肩上靠著是我默許的(我是側躺著的,有點睡落枕了,自己又坐不住),可能是喝得太多的緣故吧,他摸我大腿我居然沒有去阻止他,只是在他進一步的時候用放在他右手上的左手微微加力來提醒他。<br><br><br><br>突然他跟我說買兩杯酒去,我很奇怪,我跟他素不相識,他如果認為我還清醒,如何還敢佔我便宜呢?我卻不自覺地應了下「啊」,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br><br><br><br>過一會他回來了,很自然地把我摟在懷裡,我想反抗,可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反抗。要不是這個男人有色心沒色膽,我早被吃盡豆腐了,可能那樣比我現在的處境還好很多。<br><br><br><br>他往我嘴邊送酒,我不喝,沒想到他把酒使勁地往我嘴裡灌,我咬緊牙關不喝,一歪頭還把酒灑了他一身。我為我這個自以為報復了他的動作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那個男人雖然很生氣,卻無可奈何,我說他是一個很懦弱的男人。<br><br><br><br>沒想到旁邊一個光膀子、紋了隻老虎的男人看出了門道,他知道這個男人根本不是我朋友,就過來坐在我另一邊,上來就摸我的胸。這邊很猥瑣的男人還有點良知,想以是我朋友的身份把這男人支走:「朋友,你是……」<br><br><br><br>他要是不問得這麼懦弱還好,這麼一問不但沒問住人家,還招來一頓叱罵:「你媽的屄別跟老子裝像!你能摸老子不能摸?不願摸就滾!」還示威一樣狠勁在我右乳房上狠命揉了兩下。<br><br><br><br>這樣那猥瑣男便不敢吱聲了,依舊是默然坐著扶著我,我想反抗,卻只能用胳膊擋,根本擡不起手,這樣怎麼可能擋得住呢?(之後我稱他為老虎)老虎又那麼大膽,在我胸上又抓又搓,我只好往「還有點良心」的猥瑣男那邊靠去,這樣猥瑣男便藉機抱住了我,把手環過來摸我左邊的奶子,老虎在摸右邊,他不敢搶。<br><br><br><br>老虎好像很討厭猥瑣男,用兩隻手抓我兩個奶子,猥瑣男不敢說什麼,只好摸我別的地方。我反抗越來越激烈,老虎就在我耳邊嚇唬我,說要把我衣服扒光了,逼我把猥瑣男餵我還剩半杯的酒喝了。我害怕了,以為這是公共場所,不把他們逼急,他們不敢怎麼樣,只能把酒喝了,卻不知原來猥瑣男為了讓我更不能反抗,他買的是一杯烈酒。我嗆了一下,一會感到有點上不來氣,就渾渾噩噩的睡過去了。<br><br><br><br>老虎可能喝了點酒,畢竟誰來這不喝酒呢!開始一點一點脫我衣服,直到把我脫光為止。此時猥瑣男已用手摸我的下身,他只是摸一摸而已,老虎看到了,就用手把猥瑣男的手擠走,在我下身摳了起來,開始還不往裡,但不一會就摳進去了。<br><br><br><br>此時又來了一個男人加入他們,另一個受老虎影響,也不把猥瑣男當回事,居然硬把猥瑣男擠走,一屁股坐在猥瑣男原來的地方把我摟在懷裡。<br><br><br><br>老虎摳我下面一會不摳了,又搓我的胸,後來的男人就開始摳弄我的陰道,這個男人比老虎還狠,老虎只是摳弄我陰道裡面往上一點點而已,這個男人居然突然把整根中指摳了進去,把我的處女膜摳破了。我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失了身,一點殷紅的血跡從我下面流了下來。<br><br><br><br>老虎看到這裡嘴角抽了一下,可能有點害怕了,瞪了後來的男人一眼,轉頭一看旁邊的人都視若無睹,得意地笑了。他尋思了一下,內心覺得沒幹到我這樣的處女有點可惜,就把褲帶解開將陽物掏了出來,後來的男人看到這,輕蔑的笑了他一下。<br><br><br><br>猥瑣男略有笑意,老虎也覺得自己這個舉動有點傻逼,好像沒見過女人似的(再說我們中國人也不能像日本畜生那樣禽獸不如,在大廳廣眾之下行那苟且之事吧),如果這樣就收回去也有點掛不住,就用手搗了起來,且在我大腿上蹭來蹭去。其實後來的男人是看老虎硬了才將近11公分,嘲笑他陰莖短小;猥瑣男倒是暗恨他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笑他有露陰癖。<br><br><br><br>就這樣,幾個人折磨了我兩個小時,其間還被人用手機拍了下來發到網上。是酒吧老闆打電話,請公安把我帶走的。事後我還不敢告,一是酒吧客流量大,告了也抓不住,最主要是怕家人和朋友知道這件事。<br><br><br><br>之後果然有朋友從網上抓下來這段視頻,威脅我跟他上床。我經過這一件事後也不在乎了,只是有時會默默的想,如果當初把身子給了林該多好,即便日後分手,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