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小虎今年剛19歲,高中畢業了響應黨的號召沒有考大學,而是背著父母報名參加了志願軍。在經過了三個月的基本訓練後,便隨著新兵營一起來到朝鮮補充到戰鬥部隊。這時,朝鮮戰爭也進入了五次戰役後的相持階段,志願軍與美軍和南朝鮮軍進行著拉劇戰,雙方的陣線經常發生變化,小的交火也經常發生。 <br><br> <br><br>小虎所在的部隊當時正在二線休整,住在離前線二十多裡的青河村。因為小虎有文化,長得又機靈,營長就把小虎留在身邊當通訊員,並分給小虎一支美式卡賓槍。小虎所在的營部住在一個朝鮮小山村裡,村裡的男人除了上前線和戰死的,只剩下幾個老頭和孩子,村裡的生產和管理全是婦女和姑娘們負責,這些婦女大多數已經是寡婦了。村裡的委員長是一個二十七歲名叫金順子婦女擔任,會說中國話,她丈夫在釜山前線戰死了。小虎和營長住家的房東也是一個寡婦,名叫樸英姬,近四十多歲,大女兒十七歲了,小女兒十五歲了。 <br><br> <br><br>朝鮮的婦女對志願軍真是很好,不但幫助營部的炊事班做飯,撿柴火,洗衣服的事是全包了,小虎和營部的戰士也經常幫助婦女們修補被美國飛機炸壞的房屋,幫助她們忙地裡的活。空閒的時間,小姑娘總是纏著小虎玩,大女兒也甜甜地叫著小虎哥,房東樸英姬幫助營長縫縫洗洗的,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 <br><br> <br><br>一天傍晚,營長安排小虎給團部送信,要求第二天下午返回。心急的小虎一路小跑上路了,任務完成的很順利,第二天中午就回來了。當走到距村子幾裡地小河旁,聽到河裡一陣陣嘻笑打鬧聲,小虎開始沒在意,準備淌水過河,快到河邊時嚇了一大跳,原來是村裡的金順子委員長和兩個婦女在洗澡。小虎不敢過河了,但女人歡樂的笑聲又讓小虎感到一陣陣興奮,小虎偷偷透過灌木叢向河裡張望,真是一幅絕美的春宮圖。金順子的皮膚真白啊,胸前兩個大奶子挺拔著,隨著笑聲不時地顫抖著,大腿根中間一片黑蔥蔥的陰毛,沾著明亮的水滴,圓圓的屁股扭來扭去的,讓人看得心顫。旁邊兩個女人正在相互擦著身體,好像還幫助對方揉著挺挺的大奶子。小虎長這麼大了還是第一次看到赤身衙撉漱k人,一時間自己的雞雞不聽使喚了,開始變大變粗變硬了,小虎連忙用雙手按住,可是越按越刺激,按在雞雞上的手忍不住揉起來了,越揉越快,一陣衝動中小虎咧牙扭嘴地低聲吼了一聲,一股熱流從身體內部順著硬梆梆雞雞一下子射了出來。 <br><br> <br><br>這時金委員長聽見動靜喊了一聲,是誰啊,快出來,小虎紅著臉從樹叢後走了出來,低著頭解釋說,金委員長,我剛從團部回來路過這裡,我沒注意這有人洗澡,我真不是有意的。金委員長看見小虎這副模樣,站在水裡哈哈的大聲笑了起來,兩隻大奶子亂抖起來。小虎啊,我們朝鮮女人洗澡是不避男人的,沒事,你想看就看吧,姐妹們,讓可愛的志願軍戰士小虎好好看看我們朝鮮婦女的身體吧。於是三個女人淌著水向岸邊走來,大奶子露出來了,肚皮露出來了,連下面的陰毛也露出來了,嚇得小虎直往後退,不小心讓河灘上的石頭給拌倒了,流著汗水的頭上沾滿了沙子。金委員長和兩個婦女走上岸來圍住躺在地上不敢動的小虎說︰小虎你看吧,大姐讓你看個夠,你看你褲口都濕了,是不是射精了,說完三個婦女哈哈地笑了起來。小虎見勢不好,連忙爬起來,跌跌撞撞地跑開了,身後傳來婦女們開心的笑聲。 <br><br> <br><br>小虎順河跑了一陣子,回頭見不到金委員長,一下子癱在了河灘上。小虎仰臉躺著看著藍天,回想起剛才見到的那幅春宮圖,心想,朝鮮女人真漂亮,也太大膽了,要不是跑得快,還不得讓她們給強姦了,咳,我這事要是讓營長知道了可不得了,我得趕緊回去。想到這裡,小虎連忙站起來,可一看見自己滿頭沙子,軍褲雞雞口處還濕了一片,這樣回去營長和教導員肯定能看出來,不行,在這河裡洗個澡乾淨乾淨再回去吧。小虎四周看看沒有人,便脫光衣服把槍、子彈袋和手榴彈袋放在樹叢邊,便下河洗澡去了. <br><br> <br><br>好長時間沒洗澡了,小虎邊洗澡邊玩水,忙乎了好一陣子。洗完之後一上岸,發現衣服不見了,槍、子彈袋和手榴彈袋也不見了。小虎頭翁的一聲,完了,這要出大事啊,丟了槍是要關禁閉的,還要給處分的,怎麼辦呢,趕快找吧。小虎也顧不上丟人了,光著屁股沿著河岸找了起來。找著找著,突聽一聲「不陸吽芋A小虎嚇壞了,連忙回頭看,哦,原來是金委員長端著槍對著他,剛才和她一起洗澡的婦女分別拿著他的衣服和子彈袋和手榴彈袋。金委員長嚴肅地說,你還是個志願軍戰士呢,怎麼能把槍丟了呢,這是你的生命,你不知道嗎?小虎雙手捂著嚇軟的小雞雞連忙說,是我的錯,我不對,請你把槍還給我吧。還你?沒那麼容易,丟槍是大事,我要向你們營長匯報。小虎一聽連忙說,金委員長,求求你千萬別告訴我們營長,那我可就完了。金委員長見狀說,還你是可以的,但你要答應我們三個一件事。什麼事啊?你不答應就不還你槍,還要向你們營長匯報,小虎連忙說道,我答應還不行嗎,那好,小李姑娘,先把外衣給他穿上,到前面的窩棚裡去,別在這站著,叫別人看見多丟你們志願軍的人啊。小虎簡單穿上外衣,跟著金委員長三人來到河邊的小窩棚裡。 <br><br> <br><br>進了窩棚,金委員長把槍遞給小李姑娘,告訴小李姑娘,你外面看著點,發現情況馬上報告。然後對小虎說︰你答應嗎,小虎連忙說答應答應。那好,把衣服脫了,躺到地上的稻草上,大姐讓你好好休息放鬆一下。小虎連問你們要幹什麼?金委員長把口氣放緩對小虎說,你們志願軍來我們朝鮮幫我們打仗,大姐我失去姐夫快兩年了,女人兩年沒人來愛了,你們志願軍不能幫助我們朝鮮婦女這個忙嗎?見小虎還在猶豫,金委員長向站在旁邊的樸大姐一使眼色,兩人便上來抱住小虎,把小虎按在稻草上,並對小虎說,大姐要和你弄男女操穴的事,你配合一點,放老實點吧,不然你要吃虧的,也拿不到槍的。說著把自己的衣服先脫得乾乾淨淨的。小虎一見沒辦法了,只好把衣服也脫掉了。金委員長見狀說,樸大姐我先來了,說完一下子撲到躺在稻草上小虎,大大的奶子緊緊地壓在小虎的胸上,雙手抱著小虎的頭,嘴緊緊地親吻著小虎臉、眼、鼻子和嘴,舌頭伸進小虎的嘴裡拚命的攪動吸吮著,下面的肚子和小穴、腿壓在小虎的身上拚命的扭動。在金委員長的扭動刺激下,小虎剛才被嚇軟的小雞雞很快就硬了起來,在金委員長小穴的扭動下不停地隨著左右扭動。這時金委員長掉過身來,一下子把硬硬的雞雞吃到嘴裡,不停地吸吮著從龜頭到立柱到兩個蛋蛋,兩手不停地玩弄著兩個蛋蛋,她自己的小穴頂著小虎的頭不停地在扭,從穴裡流出來蛋青般的淫水沾濕了她的陰毛,也弄濕了小虎滿臉。這時站在旁邊的樸大姐也忍受不住了,把自己脫得光光的,蹲在小虎的旁邊,抓起小虎的手去撫摸她的大奶子,自己另一隻手伸到自己的陰戶裡不停地出出進進,嘴裡發出輕輕的吟呻,好舒服啊。小虎在兩個如虎狼般的女人的強烈刺激下,大腦一片空白,小腹一陣陣緊縮,一股難以控製的熱氣向下推進,一股熱流湧向龜頭,終於在金委員長一進一出的含吐中,小虎怪叫一聲把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全射進了委員長的嘴裡。只見金委員長把嘴裡的精液全部嚥了下去,又把小虎雞雞周圍的精液也全部舔得乾乾淨淨。 <br><br> <br><br>見小虎的雞雞軟了下來,金委員長招呼樸大姐,倆人一起吸裹小虎的雞雞,同時用手抓住小虎的手引向自己的小穴,讓小虎的手指伸進她的小穴裡,教小虎進進出出地玩弄著小穴,並左右扭動地配合著。樸大姐一邊吸吮著小虎的雞雞,一邊把自己的大穴頂在小虎的腳上,左右扭動,一會兒就把小虎的一個腳給吞了進去.看見小虎的雞雞又硬起來了,金委員長扭過身體,把住小虎的雞雞,對準自己濕淋淋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小虎的雞雞頓時進入了一個濕潤溫暖的屋子。特別新鮮特別舒服,刺激著每一個細胞好像要全部張開一樣。樸大姐這時雙手從金委員長身後摟過來摸著小虎和金委員長的結合部,那個大穴已經換到小虎另一隻腳上,很快地又把這隻腳給吞吃進去了。小虎不停地揉著金委員長的大奶子,硬棒棒的大雞子也配合著金委員長大屁股的晃動不停地向上頂著。委員長的大屁股不停地晃動著,時而前後動,時而左右擰,時而正轉反轉地劃著圓,速度忽快忽慢。她還把小虎的手拉過來,按在她的大奶子上,也不停地劃著圈,也是一會兒快一會兒慢,頭仰著後面嘴裡不停地發出啊、啊的聲音,頭髮在腦後左右飛舞著。 <br><br> <br><br>忽然金委員長的動作越來越快越大,小虎的大雞子向上衝擊的力量也越來越有力,雙手近似摧殘式地用力捏著越來越大越來越硬的大奶子,兩人同時發出大聲喊叫,啊、啊、啊,小虎的大雞子裡射出一股有力滾燙的陽精,直衝騷穴,同時小虎也感到一股熱流也從金委員長的騷穴深處衝向自己的龜頭。隨著啊的一聲長歎,小虎的身體軟在稻草上,金委員長也柔軟也撲在小虎的胸上,沒有滿足的樸大姐連忙從後面用嘴舔著小虎半插半露的大雞子和金委員長的大騷穴。 <br><br> <br><br>過了一會兒,金委員長翻身從小虎的身上滾下來,仰面叉開兩腿躺在地上,讓樸大姐把 小虎的軟下來的大雞子給舔硬了,對小虎說,志願軍弟弟,你也是個大男人了,爬起來,像個大男人一樣從上面好好地幹我吧。說完把雙腿抬起來,把大屁股和露著紅陰唇淌著精液的騷穴對著小虎。小虎用力地站起來,跪在大屁股前,把大雞子對準金委員長的騷穴,一用力狠狠地插了進去。想到今天那個丟人的開頭,想到後來享受著的第一次性交所帶來的快感,小虎真的用足了虎勁,就向發動機的連桿一樣猛烈地一進一出地運動起來,一氣幹了幾百下,幹得金委員長全身就像散架一樣。畢竟一個中午射了兩次了,身體有點力不從心了,這時,樸大姐看出小虎有點不行了,便站在小虎的身後,用兩個大奶子頂著小虎的後背,幫助向前衝擊。這時,金委員長的騷穴不停地收縮,全身抖動,頭一歪不動了。小虎一見,連忙把還硬著的大雞子抽出來,喊著委員長你怎麼了。樸大姐說,沒事,她這是來高潮興奮的,沒事,一會兒就醒過來了。志願軍同志,你還沒插我呢,趁這時候好好幹干我吧,說完仰臉躺在稻草上,叉開大腿,把那個陰毛濃濃,騷洞大大的騷穴面向小虎。小虎走過來,把自己的大雞子用力插去。一鼓作氣干了二百多下,幹得樸大姐連聲喊著,喬思米達,喬思米達(好)。 <br><br> <br><br>這時,小窩棚的破門一下子開了,一個人一下子摔進來了,倒在地上,把小虎嚇得大雞子一下軟了,樸大姐也一下子坐了起來,那邊金委員長也一下子光脫脫地站了起來,連說有情況。大家仔細一看,原來是李姑娘摔倒在地上,裙子還穿著,可是內褲卻脫落在腳面上,大腿根濕乎乎的,兩手也濕乎乎的。看到這種情況,金委員長連忙把小李姑娘扶起來,扶到稻草地上坐下,問道,你全看到了,小李姑娘不好意思點點頭,金委員長又說,自己摸了半天了吧,小李姑娘又是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想讓志願軍哥哥和你親熱親熱嗎,小李姑娘不說話也不點頭,頭低得更低了。金委員長把小李姑娘扶著躺在稻草上說,大姐知道你的心思,心裡想嘴上不好說是吧。你看小虎哥哥長得多英俊啊,這仗還不知道打幾年呢,來吧,讓小虎哥哥來愛愛你吧,小虎還楞著幹什麼,幫助小李姑娘脫衣服啊。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小李姑娘給脫光了,小李姑娘剛18歲,小奶子發育很好,挺挺地圓圓的,身體白白淨淨的,陰毛不太多,小穴密實的一點縫都沒有,一看就是處女。金委員長說,我和樸大姐負責上面,小虎你負責下面,最好用嘴舔舔小李姑娘的小穴,那是處女穴啊。於是兩位婦女親著小李姑娘的臉,揉搓著小巧的奶子,撫摸著身體。小虎跪在小李姑娘下身前,用嘴親著小穴,這一親不要緊,剛才小李姑娘自摸時的淫水又流出來了。見狀小虎把又硬起來的大雞子對準小穴,剛要向先前那種猛插方法干進去,金委員長連忙喊住了,小李姑娘是處女,小虎你要慢慢進,千萬別象幹我們那樣發狠幹啊,一定要溫柔一些。小虎把硬棒棒的大雞子小心翼翼往裡進,開始還順利,進了不到一半時被頂住了。小李姑娘啊地叫了一聲。金委員長告訴說,堅持一下,女人都要過這一關的。小虎慢慢地往裡面頂,突然一下子進去了,小李姑娘哎呀一聲眼眾ㄔX來了。小又停了下來,把頭伸過去親親小李姑娘,小李姑娘的雙手一下子緊緊地摟住小虎。小虎又開始往裡進,這次進到底了。見小李姑娘沒有太痛苦的表示,小虎便由慢到快,由快到慢地運動起來。小李姑娘小穴中的淫水越來越多,身體也不斷地開始配合小虎大雞子的進進出出。嘴裡也不斷發出啊啊啊的吟呻,聲音越來越大,基本是朝鮮話,小虎見狀,動作也越來越大越猛,雙方撞擊得拍拍響,小李姑娘的身體全部弓起來了,就像一條蛇緊緊地纏著小虎,動作更大,淫水從兩人的縫中不斷帶出,把稻草都弄濕一大片。這時,小虎的大雞子在小李姑娘小穴的不斷夾擠下,伴著小穴中一股熱烈的淫水的衝出,小虎的精液也猛烈地射到小李姑娘小穴的深處。啊,兩人重重地落在了稻草地上。 <br><br> <br><br>小虎筋疲力盡地躺在稻草上休息,嘴裡喘著粗氣,金委員長和樸大姐為小虎按摩著全身,小李姑娘在金委員長催促下,把小虎大雞子和大腿根處舔得乾乾淨淨,然後大家都穿上了衣服。金委員長幫助小虎把衣服整理整齊,把子彈代和手榴彈代背好,三個女人團團擁抱著小虎,金委員長說,小虎,別怨我們,如果不是你在河邊偷看了我們洗澡,把我們的性慾勾引起來,我們不會起這個念頭的。戰爭打了兩年了,兩年來我們沒碰過一下男人,我們的苦有誰知道呢。今天你滿足了我們的兩年來日夜渴望的性慾要求,大姐真感謝你。戰爭不知何時才能結束,我們也不知哪天就被炸死了,戰爭結束後還能有幾個男人活下來啊,我們朝鮮的男人剩不了多少了。小李姑娘挺喜歡你的,你能照顧她就關照她吧,她父母都在戰爭初期就被美國飛機炸死了,你要是能給她一個孩子也是她的福氣啊,今後多去看看小李姑娘啊。小李姑娘,好好親親你小虎哥哥吧。小李姑娘雙手緊緊勾著小虎的脖子,深深地親吻著小虎,然後用比較生硬的中國話說,哥哥,以後來看我啊。說完,含著眼痔M金委員長、樸大姐走出了這個讓小虎和大家都難忘的小窩棚。 <br><br> <br><br>小虎回到營部後,向營長匯報了執行任務的過程,看著小虎疲倦的樣子,營長以為是一路辛苦了,讓小虎去休息了。這一夜,小虎想得全是小李姑娘、金委員長,還有那讓人難忘的男女之事。 <br><br> <br><br>前方的戰鬥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激烈了,小虎所在營的休整快要結束了,馬上要上前線了。這天營長、教導員在團部開完會後,因為教導員還有事要晚一天回來,營長就帶著小虎先回來了。回到營部,沒趕上晚飯,房東樸英姬便為營長做好了飯,給送了過來。吃完飯,營長告訴小虎去下面三個連送信,明天早上趕回來。小虎背上槍出發了,走到村口碰上了金委員長和小李姑娘,知道小虎要趕夜路去送信,心裡不放心,去三個連儘是山路,最近情況又比較複雜,便拿來一支槍遞給小李姑娘,讓小李姑娘陪小虎去送信,告訴小虎,小李姑娘是村上的民兵,還參加過抓南朝鮮特務的戰鬥呢,有一定的戰鬥經驗,囑咐兩人在路上要小心。這一夜送信還比較順利,但在回來的路上卻發生了意外,與一小組南朝鮮空投特務相遇,經過一番交火,打死了兩個,跑掉了一個,但在交火中,為掩護小李姑娘,小虎右大腿中彈受傷。在經過簡單包紮後,在小李姑娘的摻扶下,找到一個不大的山洞,讓小虎休息,安頓好小虎後,小李姑娘趕回村裡,哪知由於情況緊急,部隊已經提前出發了,留下口信讓小虎迅速趕到新的作戰集結地歸隊,又因為美國飛機根據特務的指點轟炸了青河村,村裡的人都臨時轉移到山上了,只有金委員長帶領幾個婦女拿著槍在村裡留守。聽到小李姑娘的匯報,金委員長尋找到了一些糧食和簡單的草藥,跟著小李姑娘來到了山洞,在給小虎處理了傷口後,金委員長安排小李姑娘暫時陪小虎安心在山洞裡養傷,等傷好點了再送小虎返回部隊。另外又派人去尋找部隊報告了小虎的情況,部隊也同意小虎暫時留在朝鮮老鄉養傷,也帶來了一些西藥。 <br><br> <br><br>在山洞裡,小李姑娘精心的照顧著小虎,由於小虎的傷在大腿根上,為便於換藥,小虎赤裸著下身,挽蛦Q子躺在厚厚地稻草上。看到小虎的虎頭虎腦的小雞雞,小李姑娘經常忍不住脫光身子摟抱著小虎,或是撫摸著小虎的小雞雞,或是用小嘴吸吮著小雞雞,或是讓小虎用嘴吸吮或用手玩弄自己的小騷穴。經常整得倆人高潮迭起,沉浸在性慾的歡樂之中。有時碰到金委員長來看小虎,也與小虎玩這些嘴上和手上的性生活。兩女一男快樂地性生活,愉快的心情,讓小虎的傷口恢復得挺快,不到兩個月就基本痊癒了。 <br><br> <br><br>一天,金委員長來看小虎,正碰上小李姑娘扶著小虎練習走路,看到金委員長來了,小虎竟能夠離開拐仗和小李姑娘的摻扶,迎上前去。看到小虎的傷基本好了,金委員長很高興,看著小虎和小李姑娘說,今天為慶祝小虎的傷基本好了,也為了讓小虎好好感謝小李姑娘近兩個月的精心照顧,今天我們三人好好玩玩。小虎把小李姑娘扶到床上,脫掉小李姑娘和自己的衣服,從小李的臉上一路親吻,眼、鼻、耳、脖,在小李姑娘的日漸豐滿的乳房上親吻著,揉捏著,又親到肚臍,美麗的陰戶上,小虎用舌頭舔開外陰唇,挑開內陰唇,迎著漸漸向外流出來的蛋青色的淫水,在敏感的點上轉著圈舔著,同時吸吮著淫水。小李姑娘拉著小虎的雙腿,把小虎硬棒棒的大雞子拽到自己的嘴前,貪婪地一下子裹在嘴裡,用力地吸了起來。金委員長也脫光衣服,用手指玩弄著小虎的屁眼,用嘴吸吮著小虎的屁眼。啊、啊、啊,小虎身體下沉,用力地把大雞子向小李姑娘的嘴裡插,激動地要把精液射進小李姑娘的嘴裡。金委員長見此,一下子把小虎的大雞子從小李姑娘的嘴裡拉出來,緊緊的掐住大雞子的根部,嘴裡急急忙忙喊著小李姑娘把雙腿翅起叉開,把騷穴張開,金委員長把小虎的龜頭對準騷穴口,小虎連忙一用勁,大雞子一下沒到了根部,再運動了幾十下,精液全部射進了騷穴之中。金委員長從後面趴在小虎的背上,大騷穴和陰毛在小虎的背上蹭,嘴附在小虎的耳邊悄悄地說,多射點,別著急抽出來,讓小李姑娘懷上你的孩子。過了一會兒,金委員長自己挨著小李姑娘躺下,說,小虎,來,狠狠地幹我,來吧。小虎先把軟下來的大雞子讓金委員長用手給玩硬了,雙手玩弄著金委員長碩大的豐滿的大奶子,風差不多了,把大雞子用力插進她的大騷穴中,用力地抽動著,一連幹了一百多下,就在雙方要達到高潮時,金委員長連忙把小虎推到小李姑娘上,小虎明白金委員長的意思,把快要射出的精液又都射到了小李姑娘的小騷穴裡。 <br><br> <br><br>這以後的一周內,小虎天天和小李姑娘操穴,每次完事,小李姑娘就幫助小虎洗澡,給他好吃的,晚上幫他按摩,兩人就像夫妻倆過日子一樣度過了最後一周,雖然小李姑娘的中國話說得還不行不熟,但深情的目光和直接的皮膚語言使他們更默契。一周後,部隊派人來把小虎接了回去,臨別時,小李姑娘的眼裡彷彿是一種絕望的可憐的目光,當著部隊來人的面,小李姑娘一句話沒說,都是金委員長與部隊的人說話。當小虎的身影漸漸遠去,小李姑娘悲痛地撲在金委員長的懷裡放聲大哭。 <br><br> <br><br>小虎的部隊在以後的日子裡離開了青河村所在的地區,轉戰多個地方,小虎再也沒見到小李姑娘。 <br><br> <br><br>朝鮮戰爭終於停戰了,小虎所在的部隊準備回國了。由於先前回國的部隊發生了釵h起令中朝雙方高層非常尷尬的事情,部隊加強了對回國部隊回國前的管理,在部隊集結等候上車的地區,中朝雙方派出了糾察部隊,阻止朝鮮人接近志願軍和火車,同時對回國的汽車也加強了檢查。一天晚上,小虎在火車站附近遇到一位在糾察部隊擔任排長的老鄉,老鄉見老鄉,兩眼疏L汪,兩位老鄉就聊起天來。這位老鄉悄悄告訴小虎,你知道為什麼糾察的這麼嚴嗎,有的部隊亂套了,一些人找到部隊領導要求把自己相好的朝鮮姑娘帶回國去,那哪行啊,朝鮮打了四年仗,男人死玄了,現在是女多男少,再加上戰爭對朝鮮破壞這麼嚴重,一些朝鮮婦女就想和志願軍去中國,這哪行啊,朝鮮方面也不同意。結果,一些部隊的人瞞著領導偷著藏著想往回帶朝鮮女人,還有的感情深了帶不回去,乾脆不辭而別離開部隊留在朝鮮了。聽到這些,小虎不禁想起了日夜思念的小李姑娘和金委員長,為她們擔心起來,真想去青河村去看看她們。 <br><br> <br><br>其實小虎並不知道,自朝鮮停戰後,小李姑娘和金委員長就離開青河村,到處打聽小虎所在部隊的消息,由於金委員長中國話說得挺好,又是村裡的委員長,因此很快打聽到了部隊所在地方,因此她們碾轉走了一個多月,來到了小虎部隊等待回國的集結地區,但由於中朝雙方糾察部隊查得很嚴,一直接近不了火車站。還是金委員長有辦法,不知從哪裡找來一套人志願軍女兵服,憑著一口流利的中國話,來到了小虎營部。見到小虎時,兩人都驚呆了,找了個單獨地方,見四周沒人,緊緊地擁抱親吻。隨後金委員長告訴了小虎歸隊後小李姑娘的情況︰小李姑娘懷孕了,年初生了個男孩,現在已經快一歲了。停戰後,我想你們可能要回國了,當時你們的關係我是極力攢活的,小李姑娘是真心愛你的,現在又有孩子了,怎麼辦啊,聽說現在抓得可緊了,不允扣畯抴舊A女人和你們志願軍回中國。小虎告訴金委員長,肯定是帶不去中國的,起碼目前是很難帶回去的,查得很嚴了,即使到了中國發現了也要遣返回國,一遣返回國就會被關進監獄的。但我走前一定要見到小李姑娘和我的兒子。於是,小虎找到那位糾察排長,還不錯,答應可以離開集結地去見一面,但時間不能太長,絕對不能把那位朝鮮女人帶到部隊來。 <br><br> <br><br>小虎跟營長請假說是上街買點東西,會老鄉,跟著金委員長來到小李姑娘住的地方。小虎見到小李姑娘,緊緊地把她擁抱在懷裡,兩人瘋狂地親吻。然後,又抱起兒子仔細地看和親吻。金委員長和小虎告訴小李姑娘目前部隊的情況,小李姑娘撲在小虎的懷裡痛苦地哭泣起來,小虎和金委員長無奈地勸解著小李姑娘。最後,小李姑娘不哭了,說,我是挺想和小虎哥哥去中國的,但我也做好了去不了的準備。我這輩子不會再嫁人了,我要把孩子好好養大,過幾年管得不嚴的話,我在帶著兒子到中國去看你。希望你別忘了我這個小妹妹,別忘了我們共同的兒子。金委員長你帶孩子出去一會兒,我想和小虎哥哥來一次最後的道別。金委員長出去後,小李姑娘關好門,全身脫得淨光,上來幫助小虎脫光衣服,兩人上床。一個多小時裡,兩人用盡了全部力量,全部技巧,瘋狂了再瘋狂,達到了一種至高無上的精神空間。分別前,小李姑娘剪下來一綹長髮,一撮陰毛給小虎,把小虎全部陰毛全部剪下來收藏起來,並把小孩用的小兜布撕成兩半,做為今後認孩子的紀念。 <br><br> <br><br>分別的時候到了,一家三口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相互親吻後,金委員長扶著小李姑娘,抱著可愛的兒子,踏上了返回青河村的道路。 <br><br> <br><br>後來,小虎再也沒見到小李姑娘,他們共同的兒子也沒有任何消息,若干年後,小虎與一位中國姑娘結婚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