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一章楔子<br><br><br><br>遠遠吊著一個人,此刻的我正走在夜市裡,周圍的人擠得我有點心煩,尤其<br><br>是那些牽著少女的白癡樣男生,一臉可笑的表情,就令我有十足衝動,想痛扁他<br><br>們一頓。<br><br><br><br><br><br><br><br>醒醒吧,兄弟!你們難道不知道那些女人只是在玩弄你們!<br><br><br><br><br><br>等到你們沒錢,或是她們找到更好的目標時,就會把你們當垃圾一樣拋棄。<br><br><br><br>難道那麼多前車之監不能喚醒你們嗎?<br><br><br><br><br><br>我很想扁醒這些忘掉女人的卑鄙的蠢男人,可惜我不能,因為現在我還有一<br><br>點事情要做,為了這個目標,我已經隱忍兩年了,我不能失敗。<br><br><br><br><br><br><br><br>我跟監她一個多月了,她的坐息我了若指掌,這個卑鄙的女人害死我唯一的<br><br>哥哥,這兩年居然還可以過得這麼安心,就算老天放過她,我也不會原諒她,我<br><br>一定要毀了她。<br><br><br><br><br><br><br><br>她叫陸欣,是外商公司的總經理秘書,外表是個情純女孩,長相甜美,聲音<br><br>細緻,一副剛畢業的大學女生模樣。<br><br><br><br>身材佼好,160的身高,34-24-35的曲線,就算包裹在公司的制<br><br>服之下,還是可以勾引很多有經驗的男人。<br><br><br><br><br><br><br><br>很多人追求她,我哥也曾經是其中一個。<br><br><br><br>因為我哥的學歷好,長相帥,又是運動員身材,所以她也曾和我哥好過一陣<br><br>子。<br><br><br><br>只是我父母早亡,家境差一些,全憑我哥打零工,養我兩兄弟成人,可以說<br><br>的上是家無恆產。<br><br><br><br>陸欣發現這一點之後,居然馬上翻臉不認人,可惜哥是個疑情種,還想挽回<br><br>她的心,在最後一次,被陸欣叫來的流氓痛打之後,迷糊之餘,被砂石車撞死了<br><br>。<br><br><br><br><br><br><br><br>我哥是我唯一的親人,他用生命教我:女人是多麼可憎的動物。<br><br><br><br><br><br><br><br>我立誓復仇,對陸欣,對全天下的女人。<br><br><br><br><br><br><br><br>我哥出事那年,我正在陸軍特種部隊當連長的最後一年。<br><br><br><br>因為沒錢又不是讀書的料,我一早就進了陸軍官校,那幾年把我磨得光光亮<br><br>亮,所以我現在體能戰技可是超強,如果繼續服役,憑我的績效,以後想升到將<br><br>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選擇另一條路,另一條復仇之路。<br><br><br><br><br><br><br><br>我退伍之後,早想報仇了。<br><br><br><br><br><br><br><br>可是我不能,我不想為了那個賤人賠上我一輩子。<br><br><br><br>所以我選擇等,等風聲過去,等她的心情鬆懈。<br><br><br><br>在等的時候,白天我到小偵探射當助理偵探;晚上則看了一些對計畫有用的<br><br>書:罪犯簡史、犯罪心理學、女性心理學、、偵探小說、針炙、學習中醫中激發<br><br>女性性欲的手法和春藥與翻閱各種淩辱女人的紀錄和方法等等。<br><br><br><br><br><br><br><br>其中我覺得最值得學習的,就是那些變態阿本仔的幻想了。<br><br><br><br><br><br><br><br>只不過,它們是幻想,而我,卻要將它實現。<br><br><br><br><br><br><br><br>我要揭開全世界的女人的假面具,她們只不過是一群披著美麗皮肉的豬!<br><br><br><br><br><br>豬,該回到她們的地方,做她們該做的事。<br><br><br><br><br><br><br><br>陸欣,就是我第一個物件。<br><br><br><br>第一章<br><br><br><br><br><br>等了兩年,機會終於來了。<br><br><br><br><br><br><br><br>我打聽到,陸欣最近有一個年假,而她打算一個人參加一個國外的半自助旅<br><br>行團。<br><br><br><br>這意味著,在她出國的那段時間,不會有人找她,這也將是我最好的機會。<br><br><br><br><br><br><br><br>我用假造的身分證借了一輛計程車,等陸欣拉著旅行箱踏出大樓時,慢慢地<br><br>駛前,她果然上了我的車。<br><br><br><br>賤人,一身白色洋裝配上淡妝的臉龐,明亮大眼,黑直披肩的長髮,兩隻白<br><br>皙細緻的手臂,嘴角一抹微笑,看起來就像是美麗的天使。<br><br><br><br><br><br><br><br>看到想念已久的仇人,我的心裡竟被勾起一絲男人的欲望,想把她摟起來輕<br><br>憐蜜意一番,難怪大哥當年會為她喪失性命。<br><br><br><br><br><br><br><br>想起大哥,我火就上來,一定要你付出代價。<br><br><br><br><br><br><br><br>「司機先生,我要去桃園國際機場。」<br><br><br><br>陸欣不知上了賊船,客氣地說。<br><br><br><br><br><br><br><br>「好,」<br><br><br><br>今天的我故意穿了白襯衫,打領帶,裝的一派斯文:「不過……小姐……要<br><br>上圓山交流道的那條路正在整修,很不容易走……我建議走三重交流道會快一點<br><br>……」<br><br><br><br><br><br><br><br>陸欣考慮了一下子,大概是我的偽裝騙取了她的信任,她答應了。<br><br><br><br><br><br><br><br>就這樣,我用一罐自己改裝的阿羅芳噴劑,迷昏了她,將她帶回我佈置已久<br><br>的地方。<br><br><br><br><br><br><br><br>陸欣,終於落入我的手中了。<br><br><br><br><br><br><br><br>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的。<br><br><br><br><br><br><br><br>我並不想殺她,殺人的方法太多,毀屍滅跡的方法更多,對軍人出身的我太<br><br>容易,我並不想讓她那麼暢快。<br><br><br><br><br><br><br><br>我在山上找了一棟荒廢的別墅。<br><br><br><br>根據我利用偵探關係調查,原來的主人因為車禍死亡,剩下家屬已經出國<br><br>了,短期內沒有回來的打算,所以就被我拿來當成「育奴計畫」<br><br><br><br>的實行地了。<br><br><br><br><br><br><br><br>我將陸欣帶回來為她佈置的房間,一個沒有任何傢俱、外窗的地方。<br><br><br><br><br><br><br><br>用膠帶把她的眼睛貼住,,讓她失去視覺。<br><br><br><br><br><br><br><br>兩隻手臂交叉背後緊緊捆起來,再用一根繩子繞過脖子,綁在升到最高的手<br><br>腕上,這樣她的上半身就無法動彈了。<br><br><br><br><br><br><br><br>再用鋼制頸圈扣住她的脖子,連接一條天花板垂下的皮繩,皮繩的長度最多<br><br>容許她坐在地上,無法躺下。<br><br><br><br><br><br><br><br>這就是我所想到的第一個方法。<br><br><br><br><br><br><br><br>我要她無法看、無法聽、無法睡,我要看她多久才會崩潰。<br><br><br><br><br><br><br><br>一般人對付女人,只以為把她的衣服扒光,硬插進去,女人就會爽的聽話;<br><br>或是拍兩張裸照,她就乖乖就範;或者是拿鞭子蠟燭??<br><br><br><br>一下,女人就會把你當神拜。<br><br><br><br><br><br><br><br>那是完全錯誤的觀念。<br><br><br><br>女人是最強韌最無恥的生物,她們比商人還更能計算出最大得益,她們不會<br><br>在意什麼肉欲、名聲,而是哪邊收多哪邊幹,把身體當工具。<br><br><br><br>不然,演藝圈那麼複雜的環境,怎麼還有人敢說自己是信教的處女;還有,<br><br>那個養了一大堆養女乾女看護的老男人,怎麼沒有女人跳出來說他的不對。<br><br><br><br><br><br><br><br>對女人來說,實力第一呀。<br><br><br><br><br><br><br><br>所以,我要從心理層面下手。<br><br><br><br><br><br><br><br>剛剛為了作業方便,我是摟著她的,把事情安排好了,我用力打她一巴掌,<br><br>把她打醒。<br><br><br><br>然後趁她半醒半昏時,附在她耳邊說:「小白狗,歡迎回家。」<br><br><br><br><br><br><br><br>再將金針插入陸欣的耳朵旁的穴道,封住她的聽覺。<br><br><br><br><br><br><br><br>猛然把她推倒在地,陸欣全沒準備,被推出去的同時,發出了「啊」<br><br><br><br>的半聲。<br><br><br><br>聲音被打斷,因為,連在她脖上的皮繩已經勒緊她的氣管,讓她發不出聲音<br><br>。<br><br><br><br><br><br><br><br>看陸欣跪坐地面,咳嗽不已的樣子,我實在爽的要死。<br><br><br><br><br><br><br><br>「你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對我?」<br><br><br><br><br><br><br><br>「你趕快放了我,我一定不會去報警。」<br><br><br><br><br><br><br><br>「拜託,我家裡的人會擔心,請你放我回去吧,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br>陸欣看不到聽不到,她只能向著自己前方說話,一個人說了半個多小時,沒<br><br>有任何反應,她以為這個房間裡面只有她一個人,不禁開始哭泣起來。<br><br><br><br><br><br><br><br>其實我一直就在她的前面看她表演,看她生動的表情,真不往我這兩年來費<br><br>盡心思。<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