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杨不悔,我爹爹是明教的光明左使,说是光明左使,自打我记事开始就大约是个光杆司令。直到不久前,无忌哥哥当上了明教教主,收服了五散人五行旗和天鹰教,爹爹这个光明左使才开始像模像样起来。

  无忌哥哥和我的渊源可深啦,上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病恹恹的小不点,几年不见已经成长成一个帅气的小哥哥了,而且还武功盖世,当上了我们明教的教主。不过我还记得当年他牵着我的手上昆仑山的感觉,那时他虽然身中寒毒,手心的热度却让我觉得无比可靠。

  一想到这里,我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发烫起来,平复一下心情,对着镜子好好打扮了一番,走出房间,这段时间,无忌哥哥和爹爹他们在前面赶路,我们在后面远远地跟着,主要是要照顾殷六叔,那些男教徒笨手笨脚的,无忌哥哥也不放心,让我好好看着。

  要说殷六叔也蛮可怜的,全身的骨头都断了,下半辈子也许就再也下不了床了,他悲惨的境遇说起来还和我爹娘有点关系,总觉得很对不起他。

  接过教徒熬的药,我问:「殷六叔醒了吗?」

  「好像还没有。」

  「嗯。」我推开门,坐到床边,看到殷六叔闭着眼,眉头紧锁,而且眉间隐隐有一道黑气,怎么回事,难道是中毒了!?

  「殷六叔?殷六叔?」

  他缓缓睁眼:「啊,不悔啊?」

  还真不客气,昨天刚和他说的不用「不悔姑娘」「不悔姑娘」地叫,今天就叫上「不悔」了。

  不过也罢,反正他叫无忌哥哥也是直接称作「无忌」的嘛。

  「殷六叔,我怎么看您气色不太好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哦,没事,今天感觉伤好多了。」

  「那就好,如果我把你照顾的不好,教主会怨我的。」听到这句话,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了?啊,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可不是嫌麻烦的意思啊!

  赶紧转移话题!我连忙说:「来,喝药了。」说着我端过药汤,把药吹凉,一口一口地喂给他。看他神色恢复如常,我才放下心来,要知道,刚救回他的时候,他不知道多少次求死,好不容易劝回来,如果再让他觉得自己是废人,真怕他再想不开。

  喂完药,我和他聊了会儿天,见他有些疲惫之色,我对一旁的教众们说:

  「你们去忙你们的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我知道他是要歇息了,一般这时候我也会小睡一会儿,要是让教众兄弟们在一旁站着看,多不好啊。

  教众们出门后,我看殷六叔合眼睡了,于是找了张椅子趴在桌上休息起来……

  ……

  「晓芙!晓芙!晓芙你别走!」

  我被这声音吵醒,看到殷六叔正在睡梦中嘶吼着:「晓芙!你别走!你别和那个姓杨的走!我要你!我要你!我一定要得到你的!我一定会得到你的!」听到这话我有些生气,不想再听下去了,忙唤醒他:「殷六叔,殷六叔?」他缓缓醒来,目光有些呆滞,痴痴地看着我。

  「殷六叔,您怎么样?」

  「晓芙你好美……」

  怎么又把我认成我娘了,我皱眉道:「殷六叔?您怎么了?」「哦,没事。」他回过神,「我好像又做噩梦了……我没说什么梦话吧?」……你当然说了,而且说得还很不好听呢,不过……算了吧,你都这样了,就当我们一家三口欠你的。

  「哦,没有,您就是在喊我娘的名字。」

  「晓芙……」他嘴里念着娘的名字,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我,那眼神就像是盯着什么猎物一般。

  都说武当七侠光明磊落,这个殷梨亭怎么好像心理有些阴暗。

  还好娘当年没选择他,要是这样一个人当我爹,那真是……娘你真是太英明了。

  回过神来,我发现气氛有些尴尬,连忙说:「好像,客栈里的饭点到了,您也饿了吧?我去拿饭。」

  走到门口,我又听他默默地嘀咕了一句什么,但是没听清。

  「得不到你我也要得到你的女儿。」

  当晚我想了很多,殷六叔看来心里还是恨着爹爹的,不过平日里不显露出来。

  要不要告诉爹爹和无忌哥哥?算了,他都残废了,就算恨又能怎么样呢,我说出来反而会让无忌哥哥夹在中间为难。

  第二天,我去到殷六叔房间,看到他正在招呼教众往房内搬东西。

  「怎么了?」

  殷六叔说:「哦,这是我让他们在早集上买的靠椅,你每天中午趴着休息很累的,躺着就会舒服些了。」

  没想到他还挺体贴的嘛。不过这也太麻烦了,我们又不在这个客栈长住,说不定明天就走了。

  他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说:「无忌和你爹他们今天上少林去了。」「我知道啊。」

  「无忌和空性神僧有约在先,这一切磋武功说不定就要在少林寺停留十天半个月的。你躺上去试试,舒不舒服?」

  我往椅子上一靠,不大不小刚刚合适,而且垫子还很松软,舒服极了。

  「你觉得怎么样?」

  「嗯,很合适。」

  「那就好。」

  照例我服侍他喝完药后,房中只剩我们两人,我看他睡下了,我也躺到了那张躺椅上,你还别说,殷六叔毕竟是内家高手,很懂得怎么让人舒适,这椅子的靠背不高不低,躺在上面就和在床上一般,比趴着舒服得多。加上下午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慵懒的感觉游遍了我的全身。

  真是个午休的好天气啊!

  「不悔,不悔?」

  「啊?」听到殷六叔叫我,我正想起身,「殷六叔,怎么了?」「哦,没事,想和你说说话。」

  没事就好,我恢复了原来舒服的姿势,「您睡不着吗?」「嗯,很谢谢你这几天照顾我,特别是前几天,你每天晚上都给我讲故事,我心情好了很多。」

  「应该的。」我随口答道,那几天他天天寻死,我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就和他讲我从明教的教众们那里听到的故事。

  「你的故事真好。」

  「能让殷六侠夸奖真是荣幸。」

  「我长这么大了都没听过那么好的故事呢。」

  「您在武当派的师兄师弟们都不会讲故事吗?」「武当山那个地方,水清风暖,不用听故事也能睡得着。」「是吗?」武当山,听说是很秀丽的地方。

  殷六叔慢慢悠悠地说:「不悔,你知道吗,我们师兄弟平日里也喜欢像你现在这样,躺在武当山上,晒着暖暖的太阳休息。」「暖暖的太阳……」

  「是啊,武当山云雾缭绕,天蓝树茂,闭上眼想象一下,你躺在云雾环抱之中,阳光悠悠地照在你身上,就像现在这样。」迷迷糊糊间,我仿佛真的看到了武当山上的云雾缭绕……「林间鸟儿在轻轻地啼叫,悦耳动听,云雾把你托起,让你觉得身体很轻,很轻……」

  我真的感到自己身体变轻了……

  「凉爽的微风吹过,摇动着你的身体,一高、一低、一高、一低……」嗯,是啊,穿堂的凉风吹动了我的身体……

  「你最近几天也很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

  嗯,是啊,我最近太累了,是该好好歇一歇……「想象微风吹过你的身体,你的力量消失了……身体变得更放松……」我整个人放松下来……

  「微风吹过你的双脚,你的双脚变得更松弛……」脚没力气了,耷拉在椅子上……

  「微风吹过你的双腿,你的双腿也失去了力量……变得更松弛……」腿也没力气了……

  「接下来是臀部……腰部……都变得很松弛」

  腰后好舒服,没有力气了,松弛……

  「然后是背部……胸部……变得松弛」

  松弛……

  「最后是脖子,头部,很松弛……」

  ……

  「你缓缓地呼吸,呼吸之间,将所有的疲惫排出……呼气……」那些疲劳都吐出……

  「吸气……」

  香甜充满了我……

  「呼气……」

  身体更轻了……

  「吸气……」

  更放松……

  「每呼吸一次,你就更加放松」

  更放松……

  ……

  「现在的你彻底放松……」

  嗯……

  「什么也不用想……」

  不用想……

  「什么也没有……」

  没有……

  「彻底地放松……」

  放松……

  「融化在云雾里」

  融化了……

  「舒服地睡吧……」

  ……

  「不悔……」

  嗯

  「听着我的话。」

  好

  「你会诚实地回答我……」

  好

  「我是谁」

  你是殷六叔……

  「殷六叔是怎样的人」

  殷六叔?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我娘,我娘抛下了他,和我爹跑了……

  「所以你娘对不起他……」

  是,我娘对不起他……

  「你爹对不起他……」

  是,我爹对不起他……

  「你对不起他……」

  我……

  「你对不起他……」

  是,我对不起他……

  「你要补偿他……」

  「他因为你娘失去了一切,所以你要补偿他……」是,我要补偿他……

  「你要用的你的一切补偿他……」

  我要用我的一切……

  「所以,你的一切都属于他……」

  是,我的一切「你的身体」

  我……

  「你的身体属于他……」

  我……

  「难道你不想补偿他吗?」

  我想

  「那么先用你的身体补偿他,你的身体属于他……」身体属于他

  「你的思想属于他……」

  思想属于他

  「你的灵魂属于他……」

  灵魂属于他

  「他是你的主人」

  主人……

  「是你一切的主人」

  主人,是我的主人……

  「是你一切的主人」

  是我一切的主人……

  「殷梨亭是你的什么?」

  殷梨亭是我的主人

  「很好,重复一遍」

  殷梨亭是我的主人

  「记住它,这是你存在的意义」

  是我存在的意义

  「但是平时你不会记得」

  不记得

  「但只要我说到『武当山的故事』,你就会想起来」武当山的故事……我会想起来「你会想起来你现在的想法」我会想起来我现在的想法

  「重复一遍」

  武当山的故事……我会想起来「想起什么」

  我现在的想法

  「你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殷梨亭是我的主人

  「很好」

  ……

  「补偿了他,你就安心了」

  安心了

  「你好安心……」

  好安心

  「现在,安心地睡去吧……」

  ……

  我这一觉居然睡了快两个时辰,殷六叔也没叫我,真是……丢人,我昨晚明明睡得挺好的啊。

  「殷六叔,您怎么不叫我啊?」

  「我看你睡得挺舒服的,你这些日子也累了,就没喊你。」「谢谢您。」殷六叔确实是个体贴的男人,难怪娘当年会喜欢上他,只不过比起无忌哥哥和爹爹,他还是差一些男人味。

  我走出房门,伸了个懒腰,问不远处的教众:「教主和我爹爹他们回来了吗?」「小姐,还没有。」

  难道他们真的要在少林寺待几天?

  那也无所谓,正好我们也不用东奔西走地,眼看已经是饭点了,我去厨房叫了些饭菜端进了殷六叔的房间。

  饭吃到一半,突然听门外动静大了起来,我探出头去张望:「怎么了?」一个教徒回答:「小姐,教主他们飞鸽传书,让我们马上启程去武当。」「为什么?他们人呢?」

  「小姐您看。」说着递上了一张纸条。

  确实是明教的书信,上面说少林被一伙神秘人所灭,而且还留下话要再灭武当派,所以无忌哥哥他们直奔武当了,让我们也立刻上路。

  我把这事给殷六叔说了,他低声喃喃:「还好……」「还好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说还好无忌他们赶到及时,只希望他们也能及时赶到武当增援师父。」

  他嘴上是这么说,不过看起来并不太担心武当的安危,也是,张真人在武林中如同泰山北斗,常人就是能在他手中过上一两招已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战绩了,就连爹爹也说自己远不及他,很难想象有人能危及到他的安危。

  话虽如此,我们还是要连夜赶路,殷六侠是用马车运送,马车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帘子放下就没人能看到里面的情景,教众只在外面围护。如果平时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车,肯定会有旁人说闲话,爹爹也不会同意,但是现在殷六侠身受重伤动弹不得,我才得在马车内照顾他。

  这也是我最讨厌的时候,马车里颠簸,骑马走路又累,我们走了一夜的夜路,第二天我和教众们说:「我进去歇歇,你们小心护卫。」其实教众们反而比我轻松,他们是轮班的,而我一天到晚要照顾一个废人,哎,谁叫我欠他的呢。

  马车里,我斜靠在车厢尾端,发现殷六叔醒着:「您醒着,有不舒服的吗?」「哦,没有。我很舒服。」殷六叔似乎在犹豫,接着道,「就像回想起武当山的故事。」

  一瞬间,一种慵懒感迅速扫过了我的全身,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完全地放松,彻底松弛……

  ……我想起来了,殷梨亭是我的主人。

  主人对我说:「附耳过来。」

  主人说什么我都会照做。

  「……」

  「是。」

  「醒来吧。」

  我在一片树林中醒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好像有什么在阻止我回忆。我的脑袋就像被迷雾笼罩了,要思考一点点都需要花费极大的力气。

  「不悔。」

  我面前出现了一个英俊的男子,迷雾散去,我看清了他的面庞,是主人。

  「主人,您的身体不是……」

  「你不必管我的身体如何。」

  是,主人说不必管,我就不必管。

  「你觉得浑身无力。」

  就像突然力气被抽掉了,我身子一软,烂泥般瘫倒在主人怀里。

  主人手慢慢伸进了我的领口。

  「主人……」

  「你很想要。」

  我很想要,我莫名打了个颤,腹部突然觉得有些空虚,这种空虚感迅速扩大,外围形成了骚痒的感觉,上到小腹,下到大腿内侧都被这种骚痒笼罩了。

  这种感觉沿着背脊往上游,在我的胸口汇聚成两点,我整个胸口闷闷的,但乳房却觉得很胀,乳头很痒,很想伸手去解痒,但是我的双手却抬不起来。

  空虚感继续往上,占领了我的大脑,在我的脑袋中点了一把火,我的脑袋热乎乎的,更是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这时候,我感觉主人的手不断往里探,在我的期待中,终于到了胸口那最痒的一点,主人温柔地握住他,好好地揉捏了一下,舒爽感迅速传遍全身,我禁不住「啊」了出来。

  好舒服……

  「你很舒服吧……」

  是……

  「马上你就会更舒服。」

  主人另一只手一挥,解开了我的腰带,伸进了我的亵裤中,我期待着,小腹下面,会阴上面,那最痒最胀的一点也能被主人恩泽。

  随着主人轻轻一捏,千百倍的快感从那一点源源不断地扩散开来,迅速传遍我的全身,这快乐形成一股无法阻挡的风暴,扫过我的大脑,扫过我的灵魂,眼前是一片模糊,耳边是一片噪声。我的身体像是被触发了什么机关,不断地扭动着,根本克制不了。

  不,不用克制,因为真的好舒服……啊……好舒服……主人……好舒服……我要死了……啊……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重新能看见,听见,慢慢恢复了思维,听到主人在我耳边说:「你爱我。」

  我爱主人?不,我不爱主人,我爱的是无忌哥哥……「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我是你的主人」

  是,他是我的主人,可,那是因为我家亏欠主人的,我用我自己补偿,可我并不爱……

  「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爱也是我的」

  我的爱是主人的?可是我爱的是无忌哥哥,可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我的爱也是主人的……我好矛盾……

  主人低头看着我:「不悔,看着我的眼睛……」主人的眼睛好深邃,就像灿烂的银河,银河不断旋转,吞噬着我,吞噬着我的四肢,我的身体和我的大脑……

  「主人会赐给你无上的快乐」

  是……

  「在同时,你会爱上主人,主人给你多大的快乐,你就爱主人多深……」我……爱……

  一想到爱这个字,我的脑中就浮现无忌哥哥的面孔,不是主人的面孔。

  主人慢悠悠地说:「你不爱张无忌,你对他的感情只是感激」是,我对无忌哥哥只是感激,我不爱他「张无忌没有给过你快乐,所以你不爱他,谁给你快乐,你就会爱上谁。」

  是,我爱快乐,我爱给我快乐的人「如果主人给你极大的快乐,你就极爱主人。」

  是,如果主人给我快乐,我就会爱上他「你更想要了」那种感觉更强了,胸口,腹部,下面的小豆豆肿胀无比,小穴里面充斥着麻痒,蜜汁不断流出来,整个亵裤都被染湿了,但黏黏的不适感比起小穴里的空虚只是小巫见大巫,无比的空虚,我要,我不知道要什么,可是身体如水蛇般无助地扭动着,我想要,好想要……

  主人首先恩泽了我胸口的两点,这两处平时我自己也偶尔会捏着玩的地方,在主人的爱抚下传出一阵阵的酥麻的快感,这次快感没有很快过去,而是不断传来,我感觉铺天盖地的快感涌入脑袋,我要被淹没了……身体无法抑制地绷直,小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憋着,肿胀感迅速增强,根本忍不住,不知道什么液体就像尿水一样喷了出来。

  就在喷出来的同时,那无尽的快感在我脑中爆炸……我仿佛从身体里被解放了……我是谁……我在哪……什么都看不清了……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快乐的轰鸣声……我要化了……

  「这就泄身了吗?我还没动下面呢……」

  主人?主人?我的焦距缓慢恢复,看到主人正低头看着我,我不敢抬头看他,钻到他的怀里,那里无比温暖,那是世上最安全的港湾。

  主人温柔地把我放在地上,解下我的亵裤,然后解开自己的衣服,我感觉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偶尔擦过我的身体,那根东西粗大又坚硬,而且无比火热,我突然明白我到底要什么了。

  进来……

  「什么?」

  我大胆地说出了我内心的想法:「我想主人进来。」只要一想到那么粗那么火热的东西能够进入我的小穴,光是这种想象已经很愉快了。

  主人张开我的双腿,火热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周围画圈圈,更是让我百爪挠心。

  主人,求您快一点……

  「第一次就不逗你了。」

  说罢那火热的肉棒径直挺进了我的小穴。

  啊!!!!!!

  充实……快乐……满足……幸福……愉悦……被爱……所有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有了,我爱主人,我爱主人的肉棒,我爱主人的一切!!!

  岂止是小穴,我整个人都被这股火热贯穿了。

  主人用手覆盖住了我的小穴上方,尤其是小豆豆,不断地被拨弄。

  每拨弄一次,就有一道闪电穿过我的躯体,我不由自主扭动着四肢,大脑中不断电闪雷鸣,把我的一切思维打碎,只剩下纯粹的极乐。

  主人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要动咯。」

  好像有什么更美好的事物在前方等着我,突然我感到主人的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前后运动了起来。

  每动一分,快乐的潮水就将我全身再席卷一遍,我就更爱这种感觉。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那股酥麻极乐化作巨大无比的幸福感和快感,这幸福感和快感包围着我,冲击着我。

  我仿佛置身于幸福的火焰中,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只有幸福,只有快乐……我要死了,我要坏了,我哦哦哦噢噢噢噢……好美妙……好愉快……天堂……这就是天堂……好爽「你就要高潮了」来了来了来了……啊啊啊……

  「马上就要高潮了」

  我要飞了……啊啊啊啊……

  「可是还没有,你还没有高潮」

  哦哦哦……是什么在阻止我飞上天……

  「你的快感聚集在你的小穴中,但是还是没办法高潮」哦哦哦……我的小穴……高潮……

  「只有我同意快感才能爆发,在此之前快感只是不断聚集」哦哦哦……好舒服……求你快点……

  「好,听我的指令」

  主人的指令就是上天的恩旨

  「三,快感越聚越多!」

  要来了……要来了……我要飞了「二,快感就要爆发了!」飞了……升华了……飞了……

  「一,去吧!」

  啊!!!!!!!!!……

  ……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好舒服、好安心,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必想,一切都是空白,一切都不存在,天地不存在,世界不存在,我也不存在……那是唯一存在的东西,那团悠悠的火光,那是我对主人的爱,我爱主人,主人是存在的,主人是我的全部,主人是我存在的意义…………

  过了好久好久,就像从出生到现在一样那么久,高潮的余韵终于逐渐过去,我的大脑终于慢慢回过神,身体的知觉也逐一回来了。

  主人,我爱的主人正同样怜爱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自己身子瘫软在地上,口水流满了脖颈,下体的淫水更是流的满地都是,更糟糕的是溅了主人半身。

  我「哗」地羞红了脸,高潮后我的身体变得极其敏感,主人在我的腹部轻轻地按着,每一案都激起一阵快感的余波,激得我无法控制地胡乱扭动,我身体的控制权其实早已经不在自己手里了。

  「不悔,我是谁?」

  您是殷六叔,是我的主人……也是我的爱人「那你更想我做你的主人还是爱人?」

  这……我都想……

  主人将我抱在怀里,慢慢地说:「你困了。」

  我确实困了,这一番云雨带来了疲倦,让我只想甜甜地睡去「睡吧,睡吧,醒来后,你不会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只记得你对我的爱……」是,不记得……只记得我的爱我爱……

  我爱殷六侠……

  ……

  这是哪,我怎么了?我这是……睡着了?

  我慢慢睁开眼,看清了自己的所在,我慢慢回忆起来了,我在一个车厢中,在去武当山的路上,眼前躺着的是殷六侠……一看到他我就浑身火热,心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我知道,我爱着他,以前我以为我喜欢的是无忌哥哥,其实细想,我对无忌哥哥只是小时候认识,然后我感谢他送我去了昆仑山,别的也没什么了,我很感激他,但是感激不是爱,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一样看待。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不同,我无法想象见不到他的日子,他是那么地温柔、体贴、儒雅、光是看到他的脸,我就无法克制地想象他的下体进入我身体的感觉,我紧缩双腿,感觉又有什么东西从下体流出来了。

  真想不明白娘当年为什么选择我爹,虽然爹爹也是个优秀的男人,但是比起殷六侠总是差了点沉稳和温柔。

  我想明白了,这就是爱,哪怕我们家没有欠他的,我也要当他的女人。

  我这辈子跟定他了,永远也不离开他,我也离不开他。他若是活着,我就照顾他,他若是死了,我也活不了了。

  可是他会答应吗?毕竟我们差了二十多岁,他会不会看不上我这个小丫头?

  想到这里我试探性地问:「殷六侠……」

  「怎么了?」

  「我……」我探到他耳边低声说,「您很爱我娘吗?」「……是。」他苦笑着回答。

  看到他的表情,我既心痛又嫉妒。

  「那如果……如果将来您遇到了别的女人,比如说像我娘那样的女人。」我偷偷用了个一语双关,「您还会动心吗?」

  殷六侠盯着我回答:「如果是你这样的,我会。」我心头巨震,排山倒海般的幸福就快把我击倒了——他是说……他说……他的意思是他也对我有意咯?

  他苦笑:「可是……像你这样好的女孩谁会看上我这么个废人。」「您不是废人!无忌哥哥会想办法治好您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合适,「而且,而且就算您治不好,我也可以照顾您一辈子!」这半句话不由自主脱口而出,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形同表白了心意。

  「不,不悔,你只是可怜我,因怜生爱。」

  「不,不是的,我是真的爱你!」我说到这里有些委屈,甚至有些忍不住哽咽,我最怕的就是他误解我的心意。

  「你不用安慰我。」

  「我怎么才能证明?」说话间我有些急了,一不留神摸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这是……啊,我有法子了!

  「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说话间我解开了他的裤子,其实这些天来他的衣裤我也常常清理,只不过清理下体和大小解还是男教众服侍。

  他虽然筋骨尽断,但是下面的阳具依然完好,此时正一柱擎天。他似乎意识到了我要做什么,连忙制止:「不可,不悔姑娘,万万不可……」他越是制止就越坚定了我证明的决心,就在我正要解自己的腰带的时候,他突然说:「好,我信你,我信你,不过,就算要行房,也当是明媒正娶之后,更何况,现在我们这……不合适。」

  我想想也对,现在首要的是要赶去武当山,我也不是毫不知人事,此时我要是把身子给了他,就怕一会儿连车都下不了了。

  但我也不能逃避责任,是我把它弄大的,我就要负责,我解开了他的裤子,露出了他那坚硬如铁的下体。

  好大……

  这也不奇怪,武当派的纯阳功本来就是是冠绝江湖的……我跪下,轻轻地抚摸起那比我手大好多的铁棒,和它一比,我的手幼小的不成比例。

  很烫,火热火热的……就像明教那圣神的圣火一样。

  恍惚中,我突然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就是这雄伟的巨物,散发着迷人的气味,有点腥,但又十分好闻,让人上瘾。

  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归宿,不论是武艺高强,还是地位尊崇,只要是女人,早晚都会臣服在这条巨龙之下。即便是灭绝那样孤高之人士,一生奉行什么所谓的斩妖除魔,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他的夫君孤鸿子?

  我今天不能把身体给它,但起码可用嘴给它泄泄火气。

  「不悔……」

  我知道殷六侠还是会反对,但我今天必须证明我非他不嫁,证明只有这条巨龙是我的归宿。

  想到这我轻轻含住了它。

  「啊……」殷六叔低声嘶吼出来,似乎很舒服啊?其实我也很舒服,我用舌头和嘴从各方面包裹着它,这本身已经给了我极大的快感,同时我还想象着这硬如钢铁的巨物在我的小穴中缓缓进出,更是让我几乎泄了身子。

  我们都无比快乐,却又不得不放低声音,不让外面的教众听到,这种仿佛偷情的感觉更是让人兴奋。

  不多时,我已经感到巨大的幸福降临了,那想象的巨龙在我身体中游走,我的下体水流不止,裤子已经几乎湿透了,淫水逐渐渗了出来。

  我的身子发软,思维涣散,但还是要集中精力让他舒服,很辛苦的。殷六侠似乎也理解了我的苦心,不再出身制止,只是偶尔发出舒爽的呻吟。

  我口中不停地舔弄,但是因为嘴巴不够大,即便让它深入喉咙,也只能盖住上半部分,于是下半部分只好用手指拨弄,尤其是那巨龙的根部和两颗球的连接处,那最柔软的地方,每次我手指经过那里,殷六侠就会忍不住低吟,看来是个敏感之处,于是我屡屡抚摸。让他舒服,这是我现在必须做的事。他的表情越陶醉,我越是接近成功。

  「喔喔喔喔喔!!!!」

  终于,随着我抚摸和舔弄的频率越来越高,他的呻吟也越来越频繁,巨棒越来越热,突然猛地抽动,一股热流激射在我的口中,铺天盖地的咸味和腥味充斥着我的口鼻,不敢继续品尝,我直接咽了下去。

  这味道……初尝真不怎么样,不过咽下去后回味还是很独特的,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奇特的满足感,就好像我的下体也得到了灌溉一样。

  我无力地摊在车厢一角,体会着那种充斥全身的满足,暖融融的让人迷醉。

  殷六侠也在不停的喘息,就像经历一场剧烈运动。

  待我恢复了力气,慢慢帮他收拾好,穿好衣裤。然后看着他说:「怎么样,这下你相信了吧?」

  殷六侠笑着:「好吧,我相信你了。」

  「那你怎么说,答应了?」

  「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有些失望,只是负责吗?

  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本就很可爱。」

  我知道一时半会之间也不能让他做出更多的许诺,反正来日方长。不过,就算他真的爱上了我,可能也只是把我当成娘的替代品。

  罢了,就算被当成替代品,我也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一股嫉火油然而生,娘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真是个下贱的女人!

  下定决心之后另一个难题就摆在我的眼前:怎么和爹说呢,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可是很想撮合我和无忌哥哥的。

  有了!我可以先去和无忌哥哥说,无忌哥哥一定会同意的,因为他似乎更喜欢那个峨眉派的周姑娘,只要无忌哥哥同意,爹爹就没法反对了。

  希望爹爹有一天能理解我吧。

  想到这里,我推开帘布催促外面的驾车的教众:「快些赶路。」「是,小姐。」

  我似乎又听到背后的殷六侠喃喃自语了。

  「为什么非要让不悔爱上我?她直接让她认我做主人不是更好?」「还不是因为武当山上有张三丰那个臭道士!如果那样控制她肯定会被张三丰发现的,我可对付不了他,但是爱情这东西谁也说不清,张三丰也不会深究。」「我说了,我可以听你的,但你决不可诋毁家师!」「好好好,我不说了。」

  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不过他爱自言自语这点我早就习惯了。

  后记:杨不悔:一个被剧情(?)安排因而爱上殷梨亭的人。

  殷梨亭:因为被杨逍戴了绿帽子,从而道心失守被魔气入体。被打至瘫痪后终于怨念爆发,彻底黑化,在魔气的指引下泡到了杨不悔。

  张三丰:背景人物,b站外号「武林中的修仙者」,道法精深,足以震慑群魔。

  魔气:魔界某大人物,挑战地狱难度副本「武当山」,至于能不能成……谁知道呢?

  金先生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