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琳一个人向后飞奔,就在悄无声息经过第十个敌军营帐时,一支冷箭凭空射来,箭头不偏不倚地击穿了女孩子的膝盖,直到尖端从另一侧冒出才停止。

  「嗯!」她吃痛发出一声低吟。整个人猛然跪在地上,站也站不起来。

  帕台难抱着长弓,从一个营帐的顶部跳下,他走了几步。在田琳的一丈外停下。他看这个人身材浮凸,一头齐颈短发,虽黑巾遮面,也可看出是个女子,之前那些黑衣人应是她的同伙,一出现就杀了好几个人。他不擅近战,不得不留个心眼。

  「我的弓刚刚俢好,你就出现,刚才的射击又把弦崩断了,女人,你真是贱啊。」

  田琳抬头,却听不懂这个瘦高青年的话,看来对方并没有想到这次行动和北辰军有关。

  很快,十几个虏兵赶了过来,或持大矛或握弯刀,战战兢兢地靠近她。
  「把这娘们的衣服剥光,再绑起来。」帕台难说完就转身缓步离开。

  …………

  「不要!放开我!」

  当田琳和其他五个人的叫声传来时,林子里只剩下了十一个人,看月亮的位置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之前他们三次突袭都以失败告终。

  「出来吧,别躲了,之前有你们的两个同伴被抓住时还杀了我们好几个人,但我们没杀他们,也不会杀你们的,只要你们愿意做我们的俘虏。」

  外面响起了劝降的话语。

  颜菸不为所动。其他人也不置可否。

  叫声停了一会儿,然后又是那个劝降的人说话了,「你们不知好歹,就听听活人剥皮时的美妙声音吧!」

  随即就是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和尖叫声,令人头皮发麻,仿佛是猪被宰杀时所发出,又比那要恐怖百倍……绝不是能假装的。

  颜菸紧握拳头,但仍然站在一棵树旁边岿然不动,她似乎能感受到远处同胞的所有痛楚,即使根本看不清情况。

  方霆看着她的双眼都被怒火和血丝充满,也明白她的为难,毕竟不知敌人会不会言行一致……他对其他蠢蠢欲动的人摇摇头,示意再等等。

  一直过了快两刻钟,也许是剥皮完成,或者是那人已死,惨叫声骤然止息,劝降第三次开始,「你们同伴的毅力也不怎么样嘛,叫得大声不说,还只坚持这么会儿就死翘翘了,现在该出来了吧,别逼我们进来一个个杀光你们。」

  见还是没有回答,那人突然嘿嘿一笑,「这个母猪是叫田琳吧,可惜长了个高个子,奶子屁股都不大,不过好歹也是个处女……你们是想听听她的浪叫吧?」
  声音消失了一会儿,由于距离山脚足有半里,小的动静是听不见的,很快田琳的嘶哑声线就传了过来,「不要……不要插进来……不要抵在我的下面,我……我还是处女啊!不要……」

  那个声音提高了音量,半威胁半表演似的说,「现在这个母猪的屄上,顶着我草原勇士的粗大鸡巴,只要向前一插她就不是处子之身了……小母猪,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让你的同伴们出来,不然——」

  寂静没持续多久,或者说田琳的挣扎没持续多久。林中众人很快就听到了田琳那熟悉的嗓音,「大家……大家快出来吧,他们的那东西太粗了,会把我插死的!呜呜……你们不要看不起我,我也是个女孩子,也不想莫名其妙失身啊……只要不反抗,他们不会乱杀人的,刚才的蒋实强,就是因为乱砍人才被剥皮的……」

  听到这里,颜菸猛地回忆起之前惨叫的那个男人,声音和蒋实强有五六分相似……

  她一咬牙,对身边的部下甩了个眼色。

  然后朗声回应,「行……你们不要伤害田琳,我是这次行动的队长,我需要一点时间说服我的队员……」

  「哈哈哈,你们终于服软了,快出来啊,我的手下可很久没有肏过处女了,要是一不小心没忍住——」

  「别说了!」颜菸不想再听对方的话,将七个人叫到眼前,交头接耳计议了一会儿什么。

  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原路返回,可是无功而返,每个人都无法接受。一直待在林子里,对方知道环境不利一定会采取观望,林里无水无食,又能扛多久呢?
  还不如……

  听了她的建议,方霆当即一皱眉头,「我觉得这样不妥,最好的选择是原路返回,而不是让大家多增伤亡。」

  离他最近的杨忠密始料不及,一向表现英勇的方霆居然会说这种话,怒不可遏地一拳头砸了过去,「你小子怕死是吧?我们出去,拼了命每个人还能杀他两三个草原狗辈!颜将军怎么就选了你呢!我从小到大就梦想渴饮胡虏血,誓死追随颜菸将军!」

  「老杨,住手。」颜菸挥挥手,看向被打得跌倒的方霆,「你说得都对,行动可以说已经失败了……如果有想走的,大可以站出来。」

  方霆之前并未反抗,此刻却站起来大吼,「你们这是去作死!就算能再杀几十个敌人,又有个屁用!兵败如山倒懂不懂?这场战争根本就没有意义,皇帝老儿也不会再出兵为你们报仇啊!」

  他左手举起指向颜菸,「还有你,其实就是想为颜以安和颜鸿基将军报仇吧,可现在没有机会了,你为什么要坚持呢?这一去要是被杀了还好,可要是被活捉了,他们会一个个轮流干你的!你就这么想送上门去!?」

  他所言极是,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沙场杀戮都是各有立场,不能以寻常仇恨视之。若颜菸对兄长是普通亲情就算了,可不知何时她已将哥哥看做了心上人。
  还记得知晓颜以安要成亲时,她一个人躲在屋顶上掩袖抽泣……

  如今心上人已然不在,她只觉得生命变得毫无意义,顾不得那么多了。
  颜菸看他越说越过分,心头一紧,反手拔出了腰间佩刀,「给你脸了是吧?我的事不需要你多管,按照军规,你已经犯了动摇军心、詈言上级之罪,我本该把你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杨忠密和身旁几个士兵都是一阵担心,他们和方霆关系虽然一直不怎么样,可也不想眼睁睁看对方就这样死了。可话说回来,方霆刚才那些话的确是太出格了,单凭『皇帝老儿』,就可以治他欺君辱上了。

  周遭出现了一段时间的静默,一个高挑的女将军,右手握刀,直直指向一丈外一个男人,他满脸颓废,全无对死亡的恐惧。

  片刻后,颜菸将刀收入鞘中,「但是这次行动乃孤注一掷,飞蛾扑火,退缩也是人之常情,还有谁想回去的,我说过让你们走,就一定会做到。」

  「疯女人!我怎么说都不听,你这个疯女人!」方霆只是犹豫了一会儿,脸上没有庆幸也没有惊讶,低吼着向密林深处奔去。

  三个士兵下意识地就踏出一步,想要追回方霆。可忽又一动不动,原来是害怕将军以为自己想临阵脱逃。

  颜菸却是走到这九个部下中间,一一打量这支临时的残余小队,「现在离开还来得及,等会儿虏人可不会给你们机会了。」

  她说着大步走向山下,「不怕死的,就跟上!」

  …………

  田琳几乎要绝望了,她赤身裸体,四肢紧缚的被架于一辆四轮木车上,她的奶子白嫩坚挺,刚好能一手握住一只,所谓的小,也是相对而言。绳子把她的修长双腿分开成一字形,高耸的阴户一览无余,甚至可以数尽上面乌黑的稀疏耻毛。
  而一个髡发大汉半蹲在她身前,一根黝黑丑陋的肉棒正在鲜红色阴户上来回摩擦,随时可能插入肉缝破坏她的处女膜。

  她双眼紧闭,不愿意看见这个丑陋的男人,更是害怕看见身边那个被剥除上半身皮肤的人体……

  「我说至于这么麻烦吗?你们看这妞儿都流泪了,显然是怪我这么久还不给她开苞呢。」髡发男人看向身后,言语十分轻佻。

  木车一共有两个,另一个上绑着三个男人。车南侧,是二十个或高或矮的精壮男人,手持矛、弓、刀,以司护卫职责。呼噶蔑罗却离他们足有几丈,手中把玩着一件银丝软铠,显然对有人提问无动于衷,「敢乱动,我他妈立刻弄死你。」
  这次突然袭击导致数百个士兵死亡,虽然大多数刺客被抓住,但残存的那些人时不时还会出来故技重演,搞得人心惶惶。乃摩对呼噶蔑罗很是信赖,故命他来实行诱降。

  「南狗虽然愚昧,手工却是有一套,居然能做出这么薄的护具,如纱衣般柔软,却火烧不断刀砍不透……啧……」他的感慨戛然而止,因为一抬头就能看见,好几个黑衣人从林中依次走出。

  他们二人并排,前后一个四排,总计八个人。

  颜菸走在最前面,当和对方距离只有五十多丈时,她忽然看了看拿弓的那些人,「把弓箭都丢得远远的,我担心你们耍赖!」

  「好。」呼噶蔑罗点点头,初时只是惊讶她居然是八人里最高的,此时又不由在心里赞叹这个女子面不改色的好胆魄,「你们也带着弓箭的吧?」

  颜菸看对方照做了,舒了一口气,「你们人太多,箭根本不够用,我们就都丢在山里了。」

  之前的突袭,让八人身上的紧身衣都有不同程度破损,颜菸那一对结实健硕而白皙细腻的长腿,都已经暴露出来,只不过左腿只露出三分之二大腿,右腿则是只剩下根部及一半小腿还有布料。

  这种无意识的性感装束吸引了许多目光,好几个远处的虏人都暗自吞了吞口水。

  走得近了些,呼噶蔑罗眉头一皱,「把你们的刀都放下。」

  「你们人多势众,还怕我们的刀?再说了,我们要逃逸就不会来了,有我们的同伴在手,你们还有什么可担心?」颜菸一边说,仍然继续前进。

  呼噶蔑罗足有超过七尺高,这些人和他相比都可以说是侏儒,他向来对自己的力量极有信心,怎么会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听到颜菸的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距离越来越近。

  八个人之间的站位呈现出一种规律,以保证能以最快速度暴起发难,颜菸努力让自己不显露异常,也密切关注着环境。

  进入入群中时,他们一起双手高举,表示投降,

  十几个人拿着绳子过来,就在即将捆绑住身体时,八个人电光火石地拔出腰刀,在旁人反应过来前已经挥动出一片银光,瞬间收割了五个人的性命,其他人也已重伤。

  「他们要拼命!」几乎是在怒吼的同时,呼噶蔑罗拿起手边的铁棒就冲上前去,对着最近一个黑衣人就是一砸。

  这雷霆一击当真不是白给,那人被打得飞起又落地,随即两个虏人扑上来将他乱刃分尸。其中一个黑皮肤虏人显然是怕了,浑身颤抖着跑开,「我去叫人来!」
  「大家保护莫日,援手很快就会到!」呼噶蔑罗只道那叫莫日的虏人聪明,想到了自己忽略处。

  杨忠密本想冲过去砍死离开的莫日,但三个虏人又听令堵了上来,拦住他的去路。

  一个虏人被颜菸手中的扑朔刀横切成两段,在弥散的血雾里,呼噶蔑罗那惊怒并蓄的面容犹如修罗般出现,「出尔反尔的女人!我要碾碎你!」

  双手抱起巨棒就冲了过来。

  战斗就这样进行了近一刻,颜菸的部下只剩下了三个,而虏人那里,也只有七个人依然活着,其中三个轻伤,一个重伤。

  正在这时,不远处一百多援兵终于来临,呼噶蔑罗显然并不太满意这种速度,也是懊悔自身的托大,「狗东西,来得这么慢!」

  「大哥救我!」一声惊呼响起。这声音赫然就是刚才朝林中喊话的那人。
  呼噶蔑罗侧目而视,只见颜菸正双腿跨坐于一个虏人颈部,一双白花花的美腿已经沾满灰尘和血迹,不失为一种别样的美。

  但目睹这一切的这个死鬼根本来不及想这些,因为他双手已被打得骨折,拿不动武器也无法还手。

  而颜菸手中的刀已经高高举起,下一刻就要插入他的天灵盖……

  「喇多!」这个喇多是呼噶蔑罗的义弟,却和他一般高大,二人感情甚好,此刻他狂叫着就赶了过去,铁棒沾血太多,一个滑溜从他手里掉落下去,他也没时间管了。

  他抱住颜菸的腰肢时,一股血泉自喇多口中和头顶喷射而出……已经来不及了,他愤怒地将女体抱起,就想来个冲地掼。

  颜菸紧握住佩刀,借着对手的力量把它从死人颅腔抽出,血液喷洒得更加激烈,染红了她的半张脸。

  双腿反曲向后用力,颜菸纤细的足部踢打在呼噶蔑罗膝盖。万万没想到一个女人也能爆发如斯力量,他疼得踉跄几步就要摔倒。

  毕竟身经百战,他用尽解数终于是稳住了身子。

  经过这种折腾,颜菸已从他怀中向下滑脱几寸,原本左胸衣服的破洞已经让她酥胸露出大半,里面的银丝软铠已在战斗中被抓出褶皱,现在被蹭着一同向上翻卷……

  然后,一只白花花的奶子不可避免地弹跳出来,其他人无暇顾及,他的眼睛看的是真真切切,这奶子泛着动人的光泽,粉红的乳晕、葡萄大小的艳红乳头……在他看来这些都不重要。

  最让呼噶蔑罗震撼的是——它实在是太大了,巨大、硕大都难以形容,恐怕只有庞大这个词才可以体现其之一半。

  颜菸已经汗流浃背,气如牛喘,身上弥散出若有若无的少女馨香。眼见无法挣脱敌人的怀抱,又看对方盯着自己的乳房目不转睛,她顿时怒火上涌,反手一刀就向后搠去。

  「咔!」

  一声脆响,接着一股剧痛。呼噶蔑罗终于从对巨乳的震惊中回过神,「怎么可能……」

  一股鲜血从他腹部流出,颜菸那一刀居然直接击碎了他所佩贴身护甲,将他身体捅个对穿。那可是厚半寸的百锻铁制成,不是人人都能装备的物件……
  因他身形高大宽实,对方又是右手持刀,穿过了他的右腹部。非是要害,不然他就得命丧当场。

  惊骇的同时,他忽的急中生智,左手向上移动,然后用力一握……

  「喔……你卑鄙……」感觉到脆弱敏感的奶子被粗糙大手紧紧捏住,她本能地头颅上仰,娇呼出声。

  呼噶蔑罗可不管这些,随之做出了一个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动作,他手掌依旧紧握一个如山爆乳,食指伸出按在乳头下方,用力向上一弹。

  他比颜菸高了一尺多,已经算是难得一见高挑的女子在他怀里,便与一个孩子相仿,能做到这一点也不足为奇。

  肉对肉的接触,又是女体的敏感部位,一股电流立时从乳头向浑身窜动,她身体再也不能承受如此刺激,他感觉到女人的变化,又用力揉了几下这坚挺的球体,接着才不舍的放手。

  颜菸受乳头快感刺激,没有了支撑后,四肢一软便瘫倒在地。露出的乳房过于硕大,巨大的冲击力把巨乳压得扁平,好似一些地方逢年过节时吃的巨型花馍。
  「奶头怎么又……我还是失败了吗……他们会杀了我吧……」

  身体越来越虚弱,感觉提不起一点力来,她在失去意识前脑子里闪过一连串奇奇怪怪的念头……

  为了给亲人报仇,她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准备,如果这些虏人想把自己当做肉便器那种东西,她会毫不犹豫地咬舌自尽……

  「……哥……我不能给你报仇了……如果在地府相遇,你别骂我……」
  呼噶蔑罗环视四下,和此女纠缠的时间里,剩下几个偷袭者虽然又杀了两个人,但也是强弩之末,很快被来援的弓箭手一阵齐射,一个个都成了刺猬——死得不能再死。

  他看颜菸一动不动,左腿一用力将她身子翻过来,入眼处,下身几乎只有靴子还安然无恙,袖子上都被撕开几条大缝,露出光滑红润的肌肤。

  而脸上溅满的血迹,再结合她紧闭的双眼,很容易让人认为这个女子已经死去。但呼噶蔑罗只看了眼她轻微起伏的胸部,就确认她只是体力不支而晕厥。
  为表示胜利者的姿态,他抬起右脚踩在颜菸那平坦柔软的腹部,吩咐旁边的几个亲卫,「把她绑了带回去,要是有人敢伤了或者日了她,我杀他全家!」
  虽然全身上下蒙尘,但不可否认她是一个绝世美女,此时又如此春光大显,是男人都想将其就地侵犯。但他不愿意操之过急,等回到草原,再用肉棒慢慢地驯服她更好。

  至于会不会有人和自己抢……草原人喜欢高挑美女,可颜菸也太高了,比大多数沁族人都高,过犹不及,那就不会有多少人想要她了。呼噶蔑罗和大挪然关系不错,帮忙把这个女子据为己有也不是难事。

  想到这些,他嘴角露出了一丝淫笑。

  此时,方圆十丈的范围之内散布了几十具尸体。或断肢断头,或遍体鳞伤,身上更是浸满血污,一时间分不清死者里谁是谁了。

  待颜菸被五花大绑放到田琳旁边后,呼噶蔑罗才想起身上还插着一把铁刃,好一个草原汉子,他直接握住皮革刀柄,一声不吭就把整个刀身全数抽出。
  这刀长三尺多,刃身皆如镜子般透亮,手持着横于面前端详,其上的血液还在缓慢低落。弹指之间,只见他忽然哈哈一笑,「好刀!」

  田琳眼见队友们一个个阵亡,颜菸也几近裸体的昏迷不醒,被绑成个大粽子躺在自己左手边……顿时希望全无,泣不成声。

  之前不想队友分心,她一直默不作声,另一个车上的三个人则是因口中塞有破布,根本无从出声。

  一个援兵中的虏人看战斗结束,趁机爬上车子,掏出肮脏的鸡巴就探向田琳胯下。

  田琳大惊失色,「你想干嘛!滚开……」

  那虏人没什么文化,对于她的话纯粹是有听没有懂。只是淫笑着双手按住白嫩的一对大腿胡乱抚摸,硬梆梆的肉棒对准那处鲜红裂缝,全根插入……

  「啊——」

  呼噶蔑罗自然知道这种声音是什么意思,不过事已完了,不需要再克制什么了。

  他只是对那正享受紧致处女肉屄的虏人大吼一声,「快点完事儿,我们还得把车上的俘虏运回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