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武侠玄幻  »  【夕悦的大冒险(dnf同人)】(15)
作者:天星
字数:5670.
天星这坑货说之前的其实是1到14章emmmm,所以这次更新的是15章
关卡那里没有看到蕾尼的身影,可能临时去做什么任务了吧?夕悦也没有跟关卡的人套近乎询问情报,自己这个假的铁狼骑士团虽然可能比真的还真,但假的毕竟是假的,遇到个鼻子灵敏的可能一下子就暴露身份了。
“诺顿大师,我回来了……嗯,活着的。”
再次踏进诺顿的炼金工坊,从暗黑雷鸣废墟里面完好的归来了的夕悦顿时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么快啊?我还以为你要走一周!”
看来诺顿并没有在忙什么事情,夕悦一声呼唤便看到他那胖胖的身影出现在了里屋的帘子后面。
“收获怎么——呃?”
他的袍子上脏脏的,沾着五颜六色的液体,看来他还是有些事情在忙活着的,不过很显然对他而言暗黑雷鸣废墟探索的结果对他而言更加重要——不过他那笑的如同绽开的菊花似的老脸在看到夕悦身边那个伸手向他打招呼的幼小人影后就立刻消失无形了。他顿了顿,假装无视拉米娅似的僵硬的问:“收获怎么样?”
“有一些收获。”
夕悦瞥了一眼拉米娅,后者朝对着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俩人应该有啥过节在里面了——而且拉米娅怕不是这过节的主导者!
“那个破地方压根就不是人呆的!阴暗、潮湿、通风环境差,的确有一些东西,但是很多都被见鬼的霉菌毁掉了,我只能找到这么点东西。”
说着,夕悦一件一件地把自己从暗黑雷鸣废墟里面捡来的垃圾往外丢,每掏出一件东西都能看到诺顿的呼吸会跟着停顿一下,像什么破烂的弓啊、只剩箭头的箭支啊、快散架的藤筐啊、被菌类生物黏成了一坨废纸的书籍啊之类的玩意儿几乎铺满了炼金工坊的地板,诺顿看起来都要窒息了——夕悦甚至在考虑是不是先不要把留影宝珠给诺顿了,万一这小老头心脏骤停死这儿了她就没工作了……
“这个花纹……我见过!等一下,我去核对下文献资料!”
诺顿用超出他这体型的速度冲进了里屋,紧接着便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
趁着这个机会,夕悦扭头看向喝茶看戏的拉米娅:“你跟诺顿大师有过节?”
“有一些吧?”拉米娅双手一摊:“你要知道,诺顿一直把‘炼金术’这玩意儿当成科学,而很显然这跟我们天界的‘科学’相差甚远,虽然这俩东西最终肯定会交叉,但是毕竟这两东西互相之间存在着冲突的——在学术方面诺顿是相当顽固的家伙,而很显然我也是~”
得,这种文化和技术、科学、魔法百花齐放的世界观下居然也有学术冲突啊。
然后拉米娅下一句话让夕悦差点被口水呛到:“然后我们实在是争论不下的情况下,我干脆把他榨干了,两天多下不了床那种~”
这人没救了……还有诺顿也是!这两人统统的没救了!!
正聊着,诺顿在里屋发出了一声欢呼,捧着一个破旧的书籍就冲了出来:“没错!这个花纹!是消失了的木精灵们使用过的!”
老实说夕悦实在是没法从这个破书上看出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哦哦!这个风格,是精灵们常用的!”
“这个腐蚀太严重了,还有一些没有散去的黑暗气息……”
“可以鉴定一下这个壶的存在时间!”
“太可惜了……这本书没法还原了……”
诺顿就这样在那一堆垃圾之中一件又一件地仔细观察着,还时不时的捞起一个夕悦碰都不愿意碰的脏兮兮的玩意儿放在眼前用放大镜细细研究,干脆连夕悦和拉米娅两人的存在都无视掉了,夕悦不禁为之感叹?:这就是专注起来的研究者的样子吗?
……
诺顿足足在垃圾堆里面晃悠了半个小时才一脸满足的直起腰来,看到夕悦和拉米娅自顾自的在他店里喝茶后眼睛顿时一亮,快步跑到夕悦面前把手一伸:“你的留影宝珠一定记录到了什么吧?快拿出来给我瞧瞧!”
还没够吗?
隐隐感到自己的小腹中有卵状的物体在微微碰撞的夕悦不禁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取出了那颗留影宝珠交给诺顿。
诺顿也没跟夕悦客气,一把抢走宝珠就放在了眼前,仅仅看了几秒钟就发出了惊呼:“哦!天呐!这是木精灵族的建筑残骸!”
而随着他看得越久,呼吸就变得愈发急促,渐渐地满脸潮红穿着粗气的他甚至好像在看活春宫导致发情的处男一般了,对暗黑雷鸣废墟有着不好的回忆的夕悦不禁抱紧自己的胳膊抖了抖……
这人不会真的在看自己主演的活春宫吧?!自己被xxoo的时候留影宝珠好像还在运作的样子?!
夕悦有些慌了,想要伸手要回珠子看能不能想办法把那段记录给删掉,却不料诺顿突然停止了观看,将珠子往自己的兜里一揣就跑进了里屋,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身看起来不算太脏乱的衣服还背着一个大包,看起来是要出门的样子。
眼看情况不太对劲,夕悦赶忙说:“那个,诺顿大师,我有些事情需要您的帮助!”
“没时间跟你浪费了!”
然而诺顿粗鲁的打断了她的发言,用盗贼般的手速将地上的垃圾堆收进自己的空间后便强行将拉米娅与夕悦赶出了炼金工坊:“我需要去炼金术师协会一趟,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言罢,诺顿便粗鲁的关上了工坊的大门,连一句告别的话语都没留下便朝着一个方向小跑着离开了,那模样好像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一双翅膀似的……
拉米娅拍了拍夕悦的肩膀安慰道:“别管他是搞魔法的搞科学的还是搞炼金的,反正搞研究的都这样,你习惯就好啦!”
特喵的跳蛋又不在你丫的子宫里啊!
要不是考虑到现在正在大街上,夕悦是真想这么儒雅随和一下……
见夕悦不答,拉米娅得寸进尺的拍了拍夕悦的屁股:“现在有啥打算?”
夕悦抬手敲了一下拉米娅的脑门:“还能有啥打算啊,找个地儿凑合住呗。”
诺顿本来是提供住处的,问题是这住处是炼金工坊里面的一间卧室……蕾尼也不知道在不在,自己现在这情况也不好去她那儿凑合住,看来只能破费去住店了,也不知道诺顿这家伙之后会不会报销食宿费……
拉米娅这么一听突然兴奋了起来,拉起夕悦的手两眼发光的发出了邀请:“那就跟我一起住吧!反正我租的是双人房,正好咱俩还能多聊聊!”
夕悦一寻思,拉米娅怎么也是跟自己一伙的人了,也没有必要害自己吧?再说老乡见老乡总有说不完的话,自己闲来无事儿也正好跟她一起打发时间啊。
……于是乎,两人买了点吃的喝的,在拉米娅包下的房间里痛痛快快的聊了一晚上……
在这个世界里待了一年半,作为一个逃犯、强盗、叛国者、杀人犯的夕悦,除了在村庄里过过一段安稳的日子以外就一直在过着风餐露宿夜不能寐的生活,现在总算身边有了拉米娅这个实力强大还值得信赖的同伴,夕悦总算是难得的彻底放松自己,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好觉……
总算不用过自己一个人担惊受怕的连睡觉都不敢睡熟的鬼日子了!
嗯,不过,这份好心情只持续到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为止……
“卧槽?发生了什么?”
眼前一片漆黑,夕悦只能用力动了动自己被举过头顶的双手,发觉自己的双手被什么东西铐住了,用的还是金属材料,用做链接的东西也是一种抗拉扯能力很优秀的东西,不会扯伤自己也不会被自己拉开太多……
这怎么感觉像是科技产物啊?
“啊啦,你醒啦~!”
耳边传来了拉米娅的兴奋的声音,夕悦心中闪过一丝不妙,赶忙开口问:“拉米娅,我们遇到敌人——”
遮着夕悦视线的眼罩被唰的一下揭开了,夕悦预想中的两人被什么人绑架到了什么敌方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天花板还是昨天那个天花板,昨晚喝空的酒瓶还竖在一边的墙角,要不是拉米娅穿着一身半透明的性感睡衣趴卧在自己的床边,现在这情况简直会正常得不得了……
不不不……这才不正常啊!
“拉米娅!你要干嘛?!”
夕悦趁机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铁狼骑士团制服还好好的穿着这件事让她微微松了口气,但是手腕、脚腕上铐着的银白色还闪着蓝色微光的蛮有科技感的镣铐还是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这丫头不会是要弄死自己然后单干吧?自己应该跟她说过自己死不掉吧?!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话嘛?”
拉米娅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夕悦的黑丝大腿,有些痒痒的还有些尴尬……
夕悦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把眼睛闭上?”
拉米娅的手直接滑进了夕悦的大腿内侧,夕悦不禁发出了一声轻哼:“好吧,是我表述不清楚了……”
“你问过我为什么会救你对吧~?”
拉米娅的手攀上了夕悦的双峰,然后开始一颗一颗的解开夕悦外套上的扣子:“因为你的长相相当符合我的胃口啊。”
“卧槽!你可没跟我说过你是个双!”
夕悦顿时儒雅随和了,她想了N多种拉米娅找自己麻烦的可能性,然而她唯独没想到拉米娅这个色女居然会对自己动手!她不是喜欢找男人吗!
“我也没说过我不是个双啊~”
“正常人会想到这个吗——呜呜别咬!”
事实证明,讲道理的人跟厚脸皮的任讲道理是没辙的,同样对不讲道理直接动手的人也一样。拉米娅完全就没有听夕悦劝的想法,一边跟夕悦搭着话一边轻轻地一口咬上了夕悦的乳尖,技术纯熟地用牙齿轻轻地磨着夕悦那已经开始变硬的乳头,偶尔还抽空用舌头舔舔来给夕悦制造不同的快感。而仅仅是这么轻松地拨撩、挤压了一下,一些液体便已从乳尖中挤出。
‘有股奶香味儿呢?’
这么想着,拉米娅下巴挤进夕悦的双乳中间笑嘻嘻的盯着对方羞红的面庞,一只手滑进了夕悦被黑丝裤袜包裹着的白色棉质内裤内,纤嫩的中指划过紧闭着的幽谷,再轻轻一拨那颗还未崭露头角的肉芽,汩汩溪水便已如她所想那样涌出了……
“真是没想到呢~嘿嘿~”
拉米娅吃吃的笑着,一点点的挑拨着夕悦的欲望:“你明明看着跟一个大萝莉似得(虽然拉米娅只有不到一米五,但是夕悦只有一米五五……)行为做派也给人一种清纯派的感觉,结果让人想不到的是,年仅18岁的你——
她的手指又滑到了夕悦的子宫的位置:“已经是不知道多少个孩子的妈了呢~?”
“你怎么——”
夕悦又惊又怒,正要喝问的时候双唇已经被拉米娅沾着汁液的手指堵上了:“别的不说,唯独在这一块我相的很准哦。”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的身体没有因为怀孕、生产带来的身材走形松弛啥的,但是你的身体可不会骗人的。”
“也许你自己不清楚,但是人类的乳汁不会有这种奶香味的,女性的阴道分泌液也不会有奇怪的清香……”
夕悦没法反驳,虽然她的确是很多孩子的妈了,但是她可真没尝过……的味道……
“你的身体,被进行了奇怪的改造吧?是女鬼剑那种特有的鬼手改变的吗?还是你自己在主神空间换的呢~?”
夕悦倒是很想跟拉米娅明说,但是这种时候她莫名的有一种完全不想跟拉米娅诉说的情绪……
无论是自己怎么输给莫问,还是怎么脸黑被莫问抽到了大奖这件事,说出来也太丢人了啊!
“没事没事,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强迫你的,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这么说着,拉米娅手攀上了夕悦的双峰,捻住了两粒乳尖轻轻地搓动:“毕竟我们在做快乐的事情呢~”
“你丫——唔……”
夕悦一句粗口还没爆出去,拉米娅已经熟练地吻上了她柔软的唇:“女孩子家家的不可以爆粗口哦~”
“我——”
拉米娅依然没有给夕悦任何机会,再一次堵住了她的嘴,还腾出一只手探进夕悦的内裤里在小缝外一下一下的拨撩着。
这女人,尽整一些歪理!
但是……她的嘴唇好软……还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和妹妹完全不同的感觉……
等下!这是舌头?为什么她要把舌头顶进来啊!
仿佛对方那熟练的吻有什么魔力似的,夕悦的双眼渐渐地迷蒙了下来,微微张开双唇任由拉米娅的香舌对自己展开侵攻,拉米娅立刻抓住机会将中指插入了夕悦那早已湿淋淋的蜜壶,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夕悦的身体猛地一震,防线彻底被拉米娅所攻破,两人的舌头很快地交织在了一起,互相交换着各自的津液以及拉米娅所说的那股带着奶香的母乳。
而拉米娅的手指也并没有闲着,先是一根手指轻轻地探寻着夕悦的敏感点,但是她很快便意识到夕悦的身体完全不需要多此一举,便直接三根手指一起开始了进攻!
“呜呜——”
面对老司姬这种如此纯熟的上下联合侵攻,夕悦没撑多久便在激烈的性刺激下将身体绷得笔直,在拉米娅的引导下相当轻易地迎来了高潮,大量的淫液直接打湿了她下体的衣物与床单,一股从未被夕悦在意过的诡异清香开始散发了开来。
然而拉米娅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夕悦,只是稍稍给了夕悦一点在高潮余韵中享受的时间后便已开始了下一轮进攻,一直到夕悦整整泄了三次后才停了下来。
良久,唇分,拉米娅主动地挑断了两人之间那道有些淫糜的银色丝线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充满了得意:“嘿嘿,你知道嘛,我当初看到你的外表时候就一直在想着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夕悦此刻还没有从高潮的失神中恢复过来,双眼噙泪完全看不到焦点在哪,微张的小嘴不断地喘着气,看着颇有一种娇艳欲滴的感觉……
“啊对了,你说过这是你妹妹的外表嘛!”
心念一动,拉米娅用被夕悦的淫液打湿了的手伸进了夕悦的双唇,开始用熟练的手法玩弄着夕悦的小香舌,在夕悦还没完全从朦胧中恢复过来的情况下将手上的淫液抹进了她每一寸口腔……
‘这丫头的口穴还没有开发过呢,如果好好开发一下的话……’
拉米娅贴到了夕悦的耳边,舔了舔夕悦白嫩的耳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看到你妹妹的那一刻,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夕悦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赶紧摆头远离拉米娅:“所以说你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这么情绪高涨!”
‘这丫头的心是真的大!’
拉米娅稍稍思索了一下,小小的开了个玩笑:“你知道晨勃嘛?”
“你丫哪来的那东西啊!我咬!!”
四肢没法动弹,夕悦唯一的武器就只剩下牙齿了,当然无论她是真打算咬一口还是示威一下,早已做好准备的拉米娅直接一仰头躲开了夕悦那小猫咪般的反击,然后趁机再用手指抹了一把她的嘴唇:“我只是做个比喻嘛~尝尝看,自己的淫液是什么味道的?”
“呸呸……”夕悦刚想反驳,听闻拉米娅把那么恶心的东西抹在了自己嘴上顿时一阵干呕:“搞毛啊!你恶不恶心啊!”
“有吗~?这东西对一些人来说可是珍品哦~”拉米娅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一脸享受的表情:“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果汁那样的香味呢。”
夕悦干脆扭头不再去看拉米娅了,这人的下限是真的超出了夕悦的想象力……
“没事没事,我们正在做快乐的事情呢~你认识这个东西嘛?”
拉米娅从自己的空间中抽出了一条透明软管,软管的一头连着一个装着奇怪的装置的银白色……细针?
“不就是输液的管子嘛!”
“见识可真短啊你。”
拉米娅捏了捏夕悦的乳房,把她的紧身裙拉到腰部再拨下了内裤和裤袜,将夕悦那光洁无毛的下体毫无遮拦的露了出来,夕悦不禁惊呼出声:“喂!别拨我裙子啊!”
她的抗议理所当然的被拉米娅无视了,她用一只手剥开了夕悦的阴唇,朝着湿漉漉的阴户吹了口气:“这个东西,是为了有趣的事情而制造出来的特殊的导尿管哦~”
“等等,你说导尿管?!”
夕悦突然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小悦悦哟~”这时拉米娅朝着夕悦露出了一个如同恶魔般的笑容:“你尝试过饮尿play嘛?”
“我要跟你绝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