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在第二春遇见舞蹈老师
我是一个30多岁、事业小有成功的职业经理人。由于有在大集团工作并颇有业绩的履历,又有老资格MBA的硬邦邦的文凭,经过几年的奋斗,我在某发达的沿海城市早已拥有了私家车和不止一套住宅,生活富足优裕、工作游刃有余、老婆温柔贤惠、女儿聪颖可爱。沿着这样的轨迹继续发展,稳定自己金领阶层的位置,已经是众人眼红的理想生活了。可是,有一天我却突然厌倦了——厌倦了灯红酒绿,厌倦了按部就班,厌倦了丰衣足食,甚至于厌倦了自己的专业领域。


  于是,我对妻子说:40岁以前,我必须开拓另一番事业,再飘一次。对老板说:40岁以前我必须再充充电,读博士。老板说,是不是嫌工资低了?我给你翻倍!我赶紧陪笑脸:哪里哪里,确实要充电。妻子是最了解我的(我们家不折不扣地执行这样的规则:小事她决定,大事我决策)。于是,她只是默默地收拾好我的行装,叮嘱一番生活上的注意事项,送走了我。


  这样的铺垫是不是太罗嗦了?反正,我就这样来到了北京,正式加入了北飘一族。好了,言归正传了。


  来到北京我才发现了两个事实:我的生活能力确实下降了;北京的服务水准的确太低了。于是,每周使我最烦的事情,就是洗衣服。还好,可以请小时工洗外衣。可4、5双袜子和5、6个内裤总得自己洗呀(这时候就特别想念老婆了)。


  一般是每周都有两座小山,周六泡上,周日万般无奈地搓出来。边搓边琢磨:


  身边有个女孩子就好了,洗洗衣服做做饭,床上缠绵共浪漫,这样的日子才是美好的。可是找女孩要有几个原则:一是后院要稳定,不能破坏家庭;二是各自要独立,不能包养二奶(那样品位太低);三是女人要年轻漂亮、气质高雅、模特身材、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床下淑女、床上淫荡……呵呵,这恐怕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太离谱的话,哪里找去呀?恩,前两条应该是基本原则,对女孩子的要求吗,还是跟着感觉走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在北京我也终于达到了有车有房(公司的)的水准。


  房间两居室一大厅,装修也不错。好象初步实现了小康生活,男人的欲望也开始膨胀了。


  生理需求是正常人的欲望。欲望是要得到适当的满足的。否则,不是在放荡中变坏,就是在压抑中变态。


  工作之余我也加入了采花行列。为数不算少的花边以后再说吧,现在谈谈我原来的一个女网友。因为本故事就是她有意无意地间接制造的。


  她是我在QQ上的一个聊友,名叫小雪,东北女孩。据她说是北京电影学院民族舞系毕业的,现在在一个榜上有名的私人舞蹈辅导机构担任民族舞和瑜伽的老师,聊天的时候我以为她是在为了给我留下好印象自吹自擂,后来她在床上的表现彻底的征服了我,学过舞蹈的就是真的真的真的不一样啊。


我上QQ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是慢慢的就失去了热情,聊天经常不认真,前言不搭后语的。要加我为好友,随便;聊天,我也特随便。就这样,跟她聊天估计不超过20句。当我要来北京工作时,才知道她已经在北京工作两年了,于是就互相留了电话。


  第一次见到小雪时,是因为寂寞和膨胀的欲望。一个周末,打了她的电话,请她吃东北菜。她欣然答应了。


  见面时感觉不错。一个典型的学舞蹈的姑娘,个子高、腿长,腰细,身材丰满,只是有点黑。


  她最吸引我的有两点:能喝酒、也善谈。互相介绍了各自的大概情况。她说刚跟男朋友分手,心情不好;我说一个人在北京孤单寂寞。我们就开始拼酒了。


  这让我兴奋。平时我就把啤酒当作饮料,一高兴起来更是海量了。而且,我这个人平常有点腼腆、内向,喝酒高兴了,就会妙语连珠、风趣幽默。所以,气氛很好,每个人都喝了4、5瓶,而她只是面色潮红,并没有醉态。


  女人不醉,男人能有机会吗?我试探她:「和你喝酒真是爽啊!我一会还要开车,要不我们一起到我家吧,咱们继续拼,看谁先倒下!」她竟然欣然答应:


  「走!」颇有巾帼英雄的味道。我匆匆忙忙结完帐,开车载她回家了。


  如果孤男寡女进了房间,还会以拼酒为目的吗?我们谁也没有再提到酒,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她说有点头晕,就倒在了床上。我赶紧关掉灯,悄悄摸出一个避孕套,和她并排躺到了床上。


  我将一只胳膊轻轻地插进她脖子下面,她嘤呜一声把身体侧向我,头顶在我的下巴上。我也将身体侧向她,另一只手不老实地在她的后背抚摩,从脖子到臀部上下移动着,而她的手也在我的胸部横向轻抚,回应着我。老实说,我并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就有这样的亲密接触。我的身体在瞬间被点着了,在燃烧着、膨胀着……我轻轻地解开她的衣服,手放在她的胸前,手指顺着乳罩边转了几圈,然后从乳罩的上方伸进去,把握了丰满的半球,用两个手指轻轻捻着乳头,感觉到它由软变硬、由小变大。她的手也插进我的衬衣,捏住了我的胸肌。我当然不会满足与此,手顺着她的肚子向下,解开了牛仔裤上的皮带后,手指就象接到了军令一般,快速地冲进了一片芳草地,又去寻找快乐的泉源——已经充分湿润、泥泞不堪了。她的呻吟由小变大,头也在我的身上拱来拱去。我用搂着她的手扳起她的脸,亲吻着她的嘴唇。她一面哼着,一面将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动着……不知怎么回事(因为过程想不起来了),两个人就赤裸裸了。当我要进入时,她用手抓住小弟弟,不允许冲刺,我才想起枕边的避孕套。


  我们都十分投入地连续作爱两次,然后开始聊天。我们互相恭维着。我说,你的身材真好,作爱技巧也高,很多姿势都是你主动变的,真不愧是学舞蹈出身。她说,你的肌肉真棒,我喜欢摸你。然后,她就开始回顾说,自从大学毕业后工作已经两年了,这段时间就是和BF吵架的两年,有时候连作爱都不完整。上个月终于分手了,所以有种彻底解脱的感觉,今天见到你,就想无拘无束地作爱,报复他。没想到吃饭的时候你那么绅士,上了床就象个野兽,嘻嘻。我问她,那你开心么?她说,恩,很棒。对了,我们是不是还没有洗澡?我说,走,一起洗。


  我们互相给对方抹浴液,欣赏对方的身体。然后在细雨一般的水花中接吻。


  我亲吻她的乳头,看着她的脸色慢慢地红润起来。她又用浴液清洗勃起的DD,然后蹲下来,把它含在嘴里。在浴室里,我们又开始从容不迫、又激情四溢的作爱。足足有20多分钟,演绎了所有的我们能想到的姿势。


  此后的两个月里,我们每周都进行这样充满激情的放纵。她的宿舍、我的家、车里、浴室里、甚至山上(八达岭附近)……,这期间,我因为自己的基本原则不会对她有别的承诺,就经常给她买衣服和日常用品作为对歉疚感的补偿。直到有一天,她说跟男朋友又和好了,以后她不能和我经常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