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师父的教诲






  「小茶呀,你在外面吗?」 「是,师父,我在这劈柴。」 「进来,柴明天再劈吧!」 进了禪房,我把门关上,师父端坐在睡榻上冥想,屋顶上开的天窗洒下一道 阳光,刚好落在师父身上,髮丝透着光亮,彷彿正在吸取自然精华。


师父坐着没有动,闭着眼睛开口说话了:「今天该教你些新的功课了,以前 教的你还记得吗?」 「徒儿记得。」 「那先温习一遍,等会儿师父教你些新的。」 「是,师父。」 我上前去,把师父的罩袍取下,里面还有一件肚兜,肚兜上绣着非常精美的 花鸟图,一条绑带绑在颈上,还有一条绕到后面绑着。 「肚兜也帮为师脱了吧,不用客气。」 「喔。」 除去了上衣,师父的身体在阳光照耀下像白玉般透着光华;完美无瑕的皮肤 白里透红;那粉颈、香肩、美背,穠纤合度;雪白的酥胸、丰腴的双乳随着呼吸 缓缓起伏;端庄且美丽的面容像佛祖般亲切祥和。我扶着师父,让她慢慢躺下, 再翻过来趴着。 「开始吧,一边做一边说说看。」 「是。」 「要用指腹,不可用指尖或关节按。」 我一边帮师父按摩一边说给师父听…… 「速度要缓慢而稳重,慢慢按下,紮实地将力道贯入,再慢慢放鬆。」「调节呼吸,配合推拿的速度。」 「大面积可用手掌肉……」 「很好,把整套背后做完吧!」 我认真做着,额头开始冒汗了,我的影子落在师父背上,好像一个黑衣人在 师父背后亲她,彻彻底底亲完整个雪白的美背。 「我说小茶呀,你口水不要滴下来可以吗?这也是你要注意的。」


「呃!呃!对不起师父,那是我的汗水,不是口水。」 「汗水、口水都一样,做这行的卫生也是要讲究的,别坏了客人的兴致。」 「是,师父,徒儿记住了。」 「师父,你的手好嫩啊,柔柔软软的,还透着粉红光呢!」 「为师有练内功保养啊,改天会教你的。」 「真是嫩啊,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岁了呢!」 「你给我闭嘴,记得为师对外声称是十九岁!」 「师父,你这手指头真是好看,还有指甲粉红粉红……」 「你闭嘴啦,认真一点。」 「……」 做完上半身,师父要我拿条小毯子帮她盖上,然后要我解开她的裙;那是一 件一片式的百折大圆裙,用一条宽宽的腰带在后面打结,我解开蝴蝶结,向两边 翻开,师父美丽的身体便完全呈现出来,里面没有别的衣物。 「小茶呀,你先把这个穴位图看一下,像这个,在屁股上有这些穴位,按压 下胶穴,配合下面这帖药方,可以强化下腰与改善男性阳痿冷感,以及强健皮肤 代谢,还能改善消化机能,这图面上四穴八点合称八胶穴……这几页你好好背起 来,后天我会验收,现在来用师父实习功课吧!」 「是,师父。」 望着师父完美的下半身,刚才的东西我都忘光光了,那屁股、还有大腿,怎 么会那么迷人?一双腿光滑无瑕,脚丫子白嫩又带着透红,真是让人看傻了,难 怪人家都说美人是妖精,让男人败坏呀…… 「师父,我一边看书一边做可以吗,太多了,徒儿记不住。」 「嗯。」 「小茶呀,你要多用点儿劲道,屁股肉多,力量要大点儿。」 「是!」 「对对对,照这个顺序再做一遍。」 师父今天算是温柔的,我实习很认真,这么美的身体,我要多实习几遍。实 习是很累的,我用嘴巴帮忙呼吸,口水都滴师父屁股上了。


  「我说小茶呀,你口水不要滴下来可以吗?你要我说几遍啊!」 「是、是、是!」 我赶忙用袖子去擦,但屁股上的口水等不及我擦,一溜烟的滑进大腿间的夹 缝里去了,「呃……」我一惊,一把将腿扒开就伸手去抹,这时师父一个翻身把 我顶开,「你呦,调息的功夫要再练练,不是叫你别用嘴呼吸吗?用嘴呼吸会伤 元气的!」 师父侧躺着教训我,接着曲起一条腿让胯下打开,「来,吸回去吧,以后别 再流口水了。」 我爬过去师父的跨间,用舌头把口水舔起来,师父把屁股挺高高让我舔屁眼 上的,再翻过来让我舔前面的草丛间,可是我越舔怎么水越多耶,师父还闭着眼 在骄喘着?! 「咦!师父师父,您不是说别用嘴喘气吗,您这会儿是在喘啥呀?」 「唉呦!唉呦!师父是要你工作或练功时要调息运功,可师父现在不是在工 作也不是练功,你懂不懂呀?」 「是是是,师父,这里水怎么越舔越多呀?」 「你看你流多少口水,是不是在穴穴里很多呀?」 「是啊!」 「那你用舌头进去给师父舔舔干静唄!」 「是。」我舔舔舔…… 「我说小茶呀,弄了一下午了,你饿了吗?」 「谢谢师父,徒儿不饿。」 「为师说你饿了,你便是饿了,懂吗?」 「呃!是,徒儿觉得有点饿了。」 「山上也没啥好吃的,为师让你喝点母奶补补身子……来,慢慢喝,别噎着 了。」 「是,谢谢师父。」 师父躺朋在蹋上,让我伏在她胸前喝奶。 「嗯……嗯……喔……喔……啊……噢……」 「师父!师父!您怎么着了?」 「不是要你喝慢点儿吗?你害师父噎着了。」 「咦!喝奶的是徒儿,怎么会是师父噎着了呢?」 「傻徒儿啊!你没听过喝在儿身噎在娘心吗?师父就当你是孩子呀!」 「欸欸,师父您对我真好,徒儿以后会孝敬您的!」「好孩子,你换一边喝吧!」 「……」 「嗯……嗯……喔……喔……啊……噢……」 「师父,师父,我是不是又喝太快了?」 「接着喝啦,你连喝奶都不专心!」 「是!」我一边喝奶,一边轻轻抚摸师父另一边奶,好白好嫩呀! 「我说小茶呀,你会热吗?」 「谢谢师父,徒儿不会热。」 「为师说你热了,你便是热了,懂吗?」 「呃!是,徒儿是热了。」 「那你把衣服脱了吧!」 「是,师父。」 「我说小茶呀……」 「是。」 「光喝奶营养不够的,昨晚师父吃了两斤后腿肉,你想不想吃点香肠呀?」 「香肠?……」 「来,你躺下来,吶,躺这边。」 「是,师父。」 待我躺好之后,师父过来蹲在我面前,就把屁股对着我的嘴蹲下来…… 「哇哇,师父您别这样,您的鲍鱼闷在我鼻子上,我不能呼吸了!」 「你不会挪一下位子吗?还要师父自己来吗?」 「喔,是,师父。」 「来,嘴张开点,要接好啊!」 我看着师父在我面前张开的胯下,一沱黄澄澄的东西慢慢出来…… 「师父,师父,你确定这个?!……」 「呜……呜……」 「别嚷嚷,快吃!」 「呜……呜……」 「咳!呜……」 眼前一亮,我终于被香肠惊醒了,还好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