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冴月冷辉<br />字数:4248<br /><br /><br />  晨星久坠,大地疮痍。来自自然的温馨正在抚平这片被无尽硝烟一次又一次<br />践踏过的灰土,直到,它,重焕最初的生机。<br /><br />  星舰之下,原野之上,环绕的丘岭包围着这片生机的林地。脱离了机械与智<br />能无处不在的监控之后,男人将他旅途的终点选择在了这里。<br /><br />  「呼……我们终于到目的地了啊,丽萨。」<br /><br />  将一人高的行囊背袋从肩膀上放下,于这绵柔的枯叶丛中将其小心翼翼地平<br />躺展开——当第一缕阳光从林间的树叶间洒落而下时,一张金发披睨之下的女性<br />娇美容颜伴随着布袋拉链的分合而展露。<br /><br />  若当今世界任何一人在此,都不可能不熟悉她的样貌——毕竟她象征着人类<br />与傀儡战争的转机,如同神明一样率领着「奥托露娜」从苍穹而降,无数战姬的<br />首领,高贵而又神圣的少女。<br /><br />  丽萨·奥托露娜。<br /><br />  当然,纵使这名少女在生前如何高贵,现在的她也不过是一具被男人以复杂<br />目光相望着的尸体罢了。不过纵使少女那苍白的脸颊象征她已失去的生机,在那<br />身白与金的华贵长裙修饰下,她那耀眼金发下的美貌依旧让她璀璨得好似天上繁<br />星。她的两手轻轻搭在胸前那两团浑圆的山峦之上,美目敛闭,好似沉浸于梦的<br />轨迹。<br /><br />  「丽萨……这样的结局,你可满意?我们这些人,只能存活在战争里,一旦<br />战争结束后,将再无我们的容身之地……」<br /><br />  男人深深地看了一眼躺在地面枯叶丛间尸袋中的少女,叹息一声,从随身的<br />行囊中取出一根铲土的铁锹。就在少女躺身的枯叶丛边,他开始挖掘起林间这尚<br />还沾染朝露的湿土。<br /><br />  想当初,他本也是信奉着少女智慧与美丽的一员。她给予他力量,他带给她<br />胜利,指挥无数场人类与傀儡的战役,力量与荣誉让他一时无人可比。<br /><br />  但可惜,即使是这样,他还是背叛了她……不,该说她背叛了他。<br /><br />  飞鸟尽,良弓藏,这样的道理男人不是不明白。直到最后她一边用她的美色<br />去引诱他的欲望,又一边劝导着他饮下那杯象征死亡的毒酒之前,他还怀揣着一<br />丝可怜的侥幸。<br /><br />  所以最终……躺在这里的人还是成了她自己。<br /><br />  「呼……你知道吗,丽萨,若不是你执意要那样做,我一直都是爱你的。」<br /><br />  足以放置下一人的土坑已挖掘完毕,男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手中的铁<br />锹扔到一旁。他跪坐在置放着少女美尸的尸袋边上,并没有急着将少女送往她归<br />宿的地方,而是用手掌从少女丰腴的美腿上轻轻抚摸,掠过她那柔美光洁的小腹,<br />像品鉴一件艺术品般,去触碰她身体上的每一处令他不舍的地方。<br /><br />  他犹还记得在她决定用毒酒赐死自己之前的那一夜,她与他在她住所的宫殿<br />里最后的疯狂。明明在人前是圣洁无比的公主,在与他的床榻之间,却表现得比<br />他所经历过的任何女性都要妩媚积极。<br /><br />  那对盈盈如球的娇乳曾让他攥在口中肆意品鉴美味,那两瓣肥美圆润的丰臀<br />曾在他的忘我冲击下泛起阵阵浪叠。如若不是她的一意孤行将他们分开,说不定,<br />他已与她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不是下属或仇敌,而是以一名丈夫的身份。<br /><br />  「……唉……」<br /><br />  抚摸着少女那丰腴娇美的尸躯,那头仍折射过阳光的金发间传来她所最喜爱<br />的香水香气。即使是死去的此刻,她仍然是显得那么诱人。<br /><br />  「丽萨……马上就要到分别的时候了。请容许我作为你的丈夫,最后送你一<br />程吧。」<br /><br />  那张美丽到令阳光失色的容颜总是让人不知觉间便陷入其中——男人一边喃<br />喃自语,一边伸出手掌去揉按住了少女胸前那两团耸立的丰乳。在白衣内衬的修<br />饰下,这两颗柔美的肉球呈现出良好的弧度。将裹挟着这对乳球的白蕾丝奶罩像<br />剥花生般剥去,两颗粉嫩的樱肉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挺立在了男人的眼前。被少女<br />那两片白粉色的乳晕簇拥着,显得美好而又动人。用手指拨弹,揪着那娇小的肉<br />粒微微旋绕出幅度,又用手掌搓弄,樱肉上的毛孔刮蹭在男人的掌心让我感到一<br />分酥痒。旋即,又将脑袋凑上前去,低头用舌尖对着丰厚乳球上的奶头开始忘我<br />地舔舐吮吸起来。除了属于少女自身香水所带有的气息之外,还有几丝隐隐约约<br />的醇厚芳香,这就是属于丽萨的味道,从与她见面的第一时间开始,便就是如此<br />令男人难以忘怀。<br /><br />  「啵啾,咕啾~ ……」<br /><br />  男人像一个婴孩一样,不知不觉间已将自己的整副身躯压在了躺在枯叶丛的<br />少女躯体的上方。他将他的脑袋埋在那两团丰乳所形成的幽深股沟之间,两只手<br />掌贪婪地把玩着这对属于他的绵软,又用嘴唇与舌头一次又一次去更深刻地品味<br />这对傲人的峰峦。他的牙齿轻咬着少女的乳头,连带着下方的乳肉一同,被他在<br />空气中提揪而起。随后,再看着那颗肉粒弹回如同软床一样的肉乳之间,带着少<br />女的胸脯微微摇晃,泛出层层让人看痴了眼的迷人肉浪。<br /><br />  「哈……丽萨,不论是和你做多少次,我都感觉有些不够啊。所以为什么呢,<br />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愚蠢的决定……」<br /><br />  将少女的胸脯当做枕头一样埋在其中,渐渐地,男人开始了自言自语。她抬<br />起目光看了看少女那张任凭自己的胸乳被如何把玩也毫不见反应的容颜,又看了<br />看自己下身早已顶在少女修长的大腿间燥热而挺拔的坚硬,一丝带着埋怨的不忿,<br />从他心中缓缓升起。<br /><br />  「就用你的这具身体补偿我吧,哪怕你已死去,我也要和你做到满意为止!<br />……来吧,丽萨,你还记得吧,这根曾在那天晚上把你肏到求饶的男性生殖器?<br />现在它又回到你的眼前了,你就不做表示一下吗?」<br /><br />  男人挺直起腰,解开自己的腰带,让胯下那根早已在方才与少女的调情中勃<br />发的阳具在空气间昂扬。随即,他将其臻至少女那垂合着眼睑的美丽面颊上方,<br />让阳光照射过他的阳物在那张娴静的容颜处留下一根棒状的阴影,似是在向少女<br />展示自己对她的征服。<br /><br />  当然,已经失去生机的少女是感受不了这些的……男人似也是知此,故而将<br />少女的两团丰乳抓在手中,让他胯下那根挺立的阳具对准其幽邃的乳沟深处,主<br />动将腰肢一挺,伴随两边乳肉被伞袋状的龟头所撑开的间隙,那厚实乳肉夹弄而<br />成的乳沟所带来的完美包裹感便令男人的阳具尽数深陷其中。<br /><br />  「咕叽,咕叽……」<br /><br />  将两团丰满的乳球向中心按压,让那绵软的乳肉在阳根之上贴合得更紧。借<br />着先走汁的润滑,男人徐徐挺动腰肢控制着自己的男根在这丰厚的乳穴之中抽插<br />起来,让肉浪的压缩声在空气中形成淫腻的响鸣。但单单这样了持续片刻,仿若<br />仍然无法满足男人的淫欲,他又主动伸出双手将少女那颗仰躺着的头颅抬起,用<br />手指撩拨开几丝垂落的金发,把少女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口对准肉棒在乳沟之中戳<br />刺的方向,将她的脑袋徐徐向胸口处压下。<br /><br />  「啵唧……咕~ ……」<br /><br />  「喔……太棒了,丽萨,果然在这方面没人比得上你!来吧,就让我们更深<br />入一些……」<br /><br />  棒根仍在乳肉的波涛中滚动翻搅,但膨大的龟头已经成功顶开了少女粉嫩的<br />嘴唇,在她的舌尖包裹之中徐徐没入。这是一份难以想象的绵密与丝滑,敏感的<br />阳物末端同时被小舌与口腔壁的湿软所包裹,强烈的刺激让男人忍不住一鼓作气<br />挺腰将男根顶至少女喉肉的更深处。看着下身不断吞吐着自己阳物的少女,以及<br />她那脖颈后方伴随自己的抽插而不时凸起的肌肤,在强烈的征服感与满足欲下,<br />男人终于忍不住将自己的第一发精液喷射在了少女喉咙中的最深处。<br /><br />  「啵~ ……」<br /><br />  满布青筋的阳根膨胀收缩,伴随男人扭动着自己将下身从少女口腔中抽出的<br />动作与其喉头的滚动,浓厚的白浊已如男人所愿般一丝不剩地被少女吞咽而下。<br />用手掌捏住丽萨的下巴,将她那副金发披散的面孔在自己眼前缓缓抬起————<br />粘稠的精液在少女的喉咙深处黏腻成线,在她那副失神的面孔中,顺着她的喉壁<br />缓缓向她的食道内部淌下。<br /><br />  「来吧,丽萨,让我们做得更猛烈一些!……」<br /><br />  不过这样,男人的欲望就会就此停歇吗?当然不,哪怕已在少女的喉穴中射<br />出过一次浓精,他胯下的男根依旧鼓胀。借由少女锁骨下两团摇曳的娇乳稍微擦<br />了擦阳根上所黏带着的精液,男人抓住少女那两条在吊带白丝筒袜包裹下让他按<br />捺已久的修长白腿,以M 字的形状将其对着上方大岔开来,少女身下那条衬托着<br />其耻丘形状的白蕾丝边内裤便也在男人眼中暴露无遗,让他舔了舔唇角,手指已<br />急不可耐地去将其拨弄划开。<br /><br />  啪嗒~ 还是那样的美丽,哪怕这只是少女遗留在这世界上一具毫无感觉的艳<br />尸。伴随一声布帛被手指拨开的声音,少女那两片不带一丝赘余的蚌肉正泛着盈<br />盈的水光。粉嫩的豆粒在肉瓣的包裹下若隐若现,与其下多汁的肉褶相叠,散发<br />出媚人的气息。<br /><br />  接下来该做什么?那是自不必说了——见此一幕,男人哪里还按捺得住自己<br />的情欲。只见他迫不及待地调校自己的身姿,让肉棒如钻头的尖端首先顶在那两<br />瓣蚌肉前方将外阴剥开,随后寻找到了那处只有拇指大小的嫩滑穴口,趁它还残<br />留着少女生前的湿润时,挺动着自己的腰肢将下身一瞬戳刺入其内。层层叠叠的<br />肉褶也被坚硬的男根向内缓缓推开,让其如同藤蔓般包裹缠绕住棒根的周围。勇<br />猛的黄龙直捣花蕊的最深之处,与花房前的肉环相亲吻,连带周围两片宫颈瓣膜<br />的夹弄,都让男人感受得一清二楚。<br /><br />  「丽萨……我永远喜欢着你哦,丽萨……」<br /><br />  「啪叽、啪叽、啪叽~ ……」<br /><br />  男人开始轻轻抽送他的肉棒,一边轻轻呼唤着少女的姓名,一边让那滚烫的<br />坚硬能研磨到少女那狭窄腔穴内的每一处。大概是第一次尝试与死去的少女做爱,<br />这份凉软与紧致的触感完全非活人所能比拟,男人感到他的龟头每一次顶到那富<br />有弹性的宫颈肉口时,都似进入了一汪融化的冰潭底部,这种感官温度的差距远<br />比肉壁带来的吸吮与厚重感更令人难以忍受。<br /><br />  「咕~ !」<br /><br />  灼热的卵袋拍打着少女那冰凉的美臀,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感到胯下热烈的<br />男根再也无法承受四周的冰凉所带来的刺激之后,男人终于用力朝少女体内冲刺<br />着的同时将属于自己第二法灼热的浓精喷薄而出。汩汩好似游动的精液穿越过宫<br />颈,浸润在少女那凉透下去的子宫深处,让其沾染上了几分鲜活的色泽。明明已<br />经是第二次射精,但此次射精的浓量远超男人想象,即使他将肉棒从那被搅弄得<br />向外微微翻出的穴肉拔出之时,也有汩汩粘稠从那深邃的腔道顺着穴口之中流淌<br />而出。<br /><br />  「丽萨……呼……虽然有些不舍,但看来也是该道别的时候了……」<br /><br />  紧紧抱着少女的身躯,似是要与其做最后的温存。最后用脸颊不舍地去蹭了<br />蹭那对美好的胸脯,男人用手臂环过少女的背脊与膝盖,将她这具与他方方云雨<br />后的娇躯横抱而起。最终,整理好她的仪态,将她以最安然的方式送入了事先挖<br />掘好的墓穴之中。<br /><br />  夹杂着枯叶与细草的泥土将那具曾被无数人瞻仰,又让无数人疯狂的皮囊徐<br />徐埋没。当那外表的铅华褪尽之后,留给这世界的或许还是只有一抔黄土。<br /><br />  男人深深望了一眼林间的土坟,想了想,并没有将事先准备的墓碑立在其的<br />一旁。他就像是做了一件无比遗憾的事一般叹息着摇摇头,最终,沿着来路的方<br />向徐徐远去。<br /><br />  战火飘飞之后,留下的是曾经战友为了权力而无尽的倾轧。比之于他,或许<br />她还是算幸运的吧。<br /><br />  至少,她还能有人送别,不是么。<br /><br />  ……冷辉大大的作品一直很棒,用词也很漂亮,加油一直喜欢冷辉大大的作品,用词也很漂亮,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