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U酱<br />字数:12706<br /><br /><br />          我的妹妹怎么会这么变态第十五话<br /><br />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故事情节,包括性癖等等,均与现实无关)<br /><br />  在一间放满稀奇古怪的刑具的地下室里,我手里拿着一根烧光的蜡烛头,旁<br />边放着一台铁制三角木马,木马上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她的一颗栗色短发<br />的小脑袋低垂着,显然是晕了过去。<br /><br />  木马的棱看上去很锋利,而且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尖刺,在女孩的双腿腿弯<br />上还分别坠着一个很重的大铁球。<br /><br />  她的双腿折叠着被捆着,双脚被捆在一起,脚底向上放在木马上,脚心覆盖<br />着一层红红的蜡油。而她的两个有C 罩大小的乳房的上半部分,也跟脚心一样覆<br />盖满了蜡油,看上去十分可怜。<br /><br />  欣怡让我用三角木马拷问她,拷问不到昏迷不允许把她放下来,于是就变成<br />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她现在终于晕了过去,木马刑也可以结束了。虽然欣怡现在<br />昏迷不醒,但是我丝毫不慌,毕竟之前拷问妹妹的时候,这种情况见的多了。<br /><br />  我先是把欣怡腿上的两个铁球放了下来,然后从旁边水池舀了一盆水,泼在<br />了欣怡脸上,欣怡被冷水一激,咳嗽了一声,醒了过来。<br /><br />  「呜~ 」欣怡刚刚醒过来就发出了一声呜咽。<br /><br />  「疼不疼?够了吗?」我问到。<br /><br />  「疼疼疼,快把我放下来!」<br /><br />  在我的帮助下,欣怡从木马上滑了下来,然后立刻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拉肢<br />床上。<br /><br />  我看了一下木马,木马棱的钉子上,沾了些许血迹,还有一些黏黏的液体。<br /><br />  「你下面是不是受伤了啊,我看都流血了。」我问欣怡到,同时在她身边也<br />坐了下来。<br /><br />  「呜,下面是不是已经彻底裂开了,好疼啊。」欣怡捂着自己下体直喊疼。<br /><br />  「让我看看,伤的厉不厉害。」<br /><br />  我把手伸向欣怡下体,但是欣怡突然挥起右手打开我的手,同时左手捂紧了<br />两腿间。<br /><br />  「变态啊!你想干什么?!」<br /><br />  「我就帮你看看啊,万一伤口很大怎么办。」<br /><br />  「变态!不要!你绝对是想做什么事情对不对!?」<br /><br />  「哎呀!我没别的意思的好吧!要是我真的想的话不是早就做了吗?」<br /><br />  「呜~ 人家的下面什么的……」欣怡双颊通红,慢慢拿开了捂着自己下体的<br />手,然后坐在拉肢床上,慢慢分开夹紧的双腿,把自己的下体露了出来。<br /><br />  我蹲下身去,往欣怡的两腿间望去。欣怡下体有几根稀疏的毛,颜色浅浅的,<br />不过还是既可爱又色情的那种。小穴口有很多亮晶晶的粘液,附近还有几道红红<br />的血道,想必是被木马上那锋利的钉子划破的,不过已经不流血了。<br /><br />  「没多大问题,就是划破了点皮,等下好好清洗一下。」我说完后就站起了<br />身,欣怡立刻再一次夹紧了双腿,「所以你干嘛非要坐这个带刺的木马啊。」<br /><br />  「我以为不会很疼的啊,谁知道,刚坐上的去那一瞬间的痛感就超出了我的<br />想象。」欣怡带着害怕的目光看着木马。<br /><br />  「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了吧,你先好好休息休息吧。」<br /><br />  我给欣怡拿了一块毛巾让她擦了擦汗,之后她说口渴,毕竟刚才叫了这么久,<br />所以我又给她拿了点水,她很快就喝完了,然后就这样在拉肢床上坐了好一会。<br /><br />  我以为欣怡肯定是玩够了,不会想继续了,结果正在这时,欣怡突然开口说<br />到:<br /><br />  「好了,我休息过来了,我们可以继续了。」<br /><br />  「什么???你还想继续?!」<br /><br />  「没错,这里还这么多刑具呢,这才刚刚试过了两个。」<br /><br />  「可是你身体……」<br /><br />  「我已经没事了,好得很。」说着,欣怡还一下子站了起来,「看,我已经<br />休息过来了。」<br /><br />  「等等,你确定?!明明刚刚都被……」<br /><br />  「咋了,我冉萍姐不是也被你折磨到晕过去好几次吗?她亲口给我说的。」<br /><br />  「呃……」我觉得欣怡跟妹妹两个人的承受能力相差甚远,妹妹忍受能力很<br />强,能忍住那么多刑罚,但是欣怡一点疼都要叫很久。<br /><br />  「我说了,我没事了!快点!!」<br /><br />  「算了,随你了,既然你自己都说没事的话。那你这一次要玩哪一个?怎么<br />玩?」<br /><br />  「这个!」欣怡拍拍身边的拉肢床。<br /><br />  「这个……行吧,那怎么玩呢,到什么程度?还是折磨到晕过去吗?」我问<br />到。<br /><br />  「呃……这个就不必要了。」我能看出欣怡有点害怕了,毕竟刚刚体验过能<br />使人晕过去的痛苦,「拷问密码什么的也不行,我绝对会忍不住的。就……定个<br />时间吧……半个小时。」<br /><br />  「半个小时?」<br /><br />  「嗯。」<br /><br />  我低头看了看那个拉肢床,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上面拉手腕,下面拉脚腕的,<br />没有别的什么特殊的刑具。<br /><br />  「你确定要被这东西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光疼晕就可能会被疼晕过去好<br />几次。」<br /><br />  「啊?呃……当然半个小时不光这个东西啦,那就这样吧,我允许你像刚才<br />那样,用柜子里那些东西,对我身上哪个部位用刑都可以,行了吧。」<br /><br />  我思考了一下,<br /><br />  「那……行吧……」<br /><br />  「不用太手下留情……虽然不是拷问,你就当是惩罚吧,用刑具来惩罚我。」<br /><br />  「惩罚?可是我为什么要惩罚你啊?」<br /><br />  「你咋这么多问题啊!上次我电你乳头那次!你不会忘了吧,电你电的那么<br />狠,你肯定会恨我吧,所以说,就当做是你的复仇,来惩罚我,行了吧?好了,<br />现在闭嘴,不许再问问题了,快点开始了!」<br /><br />  那一次我怎么可能会忘,现在想起来乳头都仿佛还在疼。<br /><br />  「好好好,我知道了,就这样定了,准备开始吧。」<br /><br />  欣怡不用我说就乖乖地仰面平躺到了拉肢床上,然后双手伸直高过头顶,双<br />腿也并齐放在了床上。我拉过绳子,把欣怡的双手手腕牢牢捆住,之后又把她的<br />脚腕处也如法炮制地捆了起来。<br /><br />  一切准备就绪,我来到了头部的绞盘处,转动绞盘,开始收紧绳子。绞盘是<br />一种棘轮结构,向绳子收紧的方向转动可以非常轻松地转,然后把绳子一圈一圈<br />盘在绞盘上,但是向反方向转动则会卡住,所以可以非常轻松地拉紧绳子,把受<br />刑者的四肢拉开来。<br /><br />  「呜!」我正转着绞盘的时候,欣怡发出了一声呜咽,同时身体剧烈挣扎了<br />一下。<br /><br />  「又开始感到疼了?你可要好好忍着点啊,这才刚开始,后面还长着呢。」<br /><br />  我在上面的绞盘转上了一会后,再换到下面的绞盘转,这样欣怡的胳膊和腿<br />都可以拉紧。<br /><br />  随着绳子的拉紧,欣怡的四肢和绑住其用的绳子逐渐绷紧,挣扎的幅度也雨<br />来越小,因为四肢被拉紧,可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br /><br />  「啊啊啊,疼疼疼,轻点轻点~ 」欣怡又开始叫起来了。<br /><br />  「忍不住了吗?这可不行啊,这才刚刚过了两分钟,离结束还要28分钟呢。」<br /><br />  「别,别拉了,胳膊要断了,还有脚……」<br /><br />  「放心,离被拉断还早着呢,接下来之后更疼。」我再一次拉紧绞盘。<br /><br />  绳子深深地勒进了欣怡的手腕和脚腕的皮肤里,足以看出欣怡的四肢正在承<br />受着多大的力。<br /><br />  「啊啊啊啊,停下停下停下!」欣怡现在只能拼命晃动着自己全身唯一可以<br />动的部位,脑袋,同时大喊大叫着。<br /><br />  「既然你说了是惩罚的话,那我问你知道错了吗?」我停了下来,坏笑着看<br />着欣怡,问到。<br /><br />  「哎,怎么这个样子啊,我……我没啥错……诶诶诶!停下停下,疼疼疼啊!」<br /><br />  「这可是你说的,是对上次电我的惩罚嘛,那么正好让我好好报复一下,诶<br />嘿嘿嘿嘿。」此时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的后果。<br /><br />  「你……!!!啊啊啊啊,疼疼疼疼!放我下来!」<br /><br />  「半小时还早着呢,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br /><br />  「你……你要干啥?」<br /><br />  「我问你知道错了没有。」<br /><br />  「我……没……」<br /><br />  我再次转动绞盘。<br /><br />  「啊啊啊啊啊,别拉别拉!别!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啊啊啊啊!」欣怡挣扎到<br />一头的褐色短发都披散了开来,乱糟糟的像顶了一蓬杂草。<br /><br />  「知道错了不就好了嘛。」看着曾经恶狠狠电我的那个女人在我的手下求饶,<br />征服欲满满的,「既然你知道错了,那么。」<br /><br />  我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夹手指用的刑具,刚才就看上这个东西了,这是两根<br />柱子中间套了六个夹棍,然后在两根柱子两边有螺母收紧的那种夹棍,可以省下<br />用刑者的力气,这个东西可比当时给妹妹用的那种拶指专业多了。<br /><br />  「现在就是真正的惩罚了。」我把夹棍拿到了欣怡面前。<br /><br />  「什……什么?刚才那个不算惩罚吗?」<br /><br />  「刚才只是让你认错,你认错了就可以了,现在是惩罚了。」<br /><br />  「啊?你……你想干什么?」<br /><br />  我坏笑一下,来到欣怡的脚边,然后把夹棍一个个套在了欣怡的右脚上。<br /><br />  「你……轻一点……」欣怡没有拒绝让我夹她的脚趾。<br /><br />  「你觉得我会轻点吗?」夹棍已经夹好了,我转动螺母,逐渐压紧六根夹棍<br />和欣怡的脚趾。<br /><br />  「好了好了好了,停下开始疼起来了。」欣怡的五根脚趾才刚刚压紧,她就<br />开始喊疼了。<br /><br />  「这可不行,怎么能你说停就停啊,这可是惩罚哦。」我说着,继续转动螺<br />母。<br /><br />  「诶?好痛!停下啊啊啊!要断了要断了!!!」欣怡开始晃动起自己的两<br />只脚,弄的我都拧不到螺母了。<br /><br />  「别乱动啊,你的四肢现在可是还被拉着呢,你乱动的话可能会扭断了啊。」<br /><br />  听我这句话后,欣怡不敢乱动了。<br /><br />  「可……可是……脚趾……好痛啊!」<br /><br />  「没错,接下来还会更疼!」我抓住欣怡的脚,防止她再挣扎,然后另一只<br />手继续拧螺母。<br /><br />  「诶诶诶!脚趾啊啊啊啊!要坏了!啊啊啊啊!」欣怡不顾自己的胳膊和腿,<br />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但是右脚被我抓住,动弹不得,只有左脚在晃来晃去。<br /><br />  「好了,现在就差不多了。」我停止了收紧夹棍,但是欣怡仍然还在惨叫着。<br /><br />  「疼疼疼,松……给我松开啊啊啊啊……脚趾要坏掉了!」欣怡带着哭腔喊<br />到,她的两只脚放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也许是动一下就会特别疼吧。<br /><br />  「不可能,说好了是惩罚呢。」<br /><br />  我又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套夹棍,这副夹棍要大很多,但是只有两根棍,这种<br />一般是用来夹乳房用的,而且两边的棍子是锯齿状的,把乳房夹在里面,那感觉<br />一定会非常痛苦的吧。<br /><br />  「接下来再夹一个地方啦。」我拿着乳房夹棍给欣怡看。<br /><br />  「什么!不要不要不要!」欣怡晃着脑袋连忙拒绝到,跟刚才的默许完全不<br />一样。<br /><br />  「什么不要,你明明很想要吧。」<br /><br />  「我不想啊啊啊啊!我认错了惩罚也惩罚了,为什么还要用这个东西!!!」<br /><br />  「这个嘛,等下再说,先夹上。」<br /><br />  「诶诶诶!!!」<br /><br />  不等欣怡再说什么,我已经把夹棍套在了欣怡的双乳上,然后像刚才夹脚趾<br />那样开始收紧螺母。欣怡的乳房还真是很适合用这种刑的,像妹妹那样的锉刀,<br />额,就算了吧。<br /><br />  「疼疼疼!!!」锯齿咬上了欣怡的乳房,这时欣怡的乳房才刚刚变扁了一<br />点点。<br /><br />  「好了,就这样了。」<br /><br />  「什……什么意思?」<br /><br />  「我想问一下,欣怡是不是抖M 受虐狂?」<br /><br />  「啊???为什么问这个?!」<br /><br />  「快点回答!」我稍稍收紧了夹棍。<br /><br />  「啊啊啊啊,我我我我……」<br /><br />  「你什么?到底是不是?」<br /><br />  「我不是啊啊啊啊!」<br /><br />  我继续夹紧了夹棍,现在夹棍两边的锯齿已经深深咬进了欣怡那松软的乳房<br />里面,她的乳房从圆形被压成了一个椭圆形。<br /><br />  「到底是不是?!」<br /><br />  「你,呜,你这不是刑讯逼供吗!我说不是你就夹我!」欣怡的眼角流下了<br />一滴眼泪,眼泪顺着欣怡的太阳穴流进了她的头发里面。<br /><br />  「所以我问你是不是!」我又拧了一下螺母。<br /><br />  「我是是是!是抖M ,别夹了,再夹乳房也要坏掉了啊!」<br /><br />  「这样才对嘛。」我伸手擦了擦欣怡脸上的眼泪,「不过,我有个问题啊,<br />既然是抖M 的话,被夹乳房应该挺舒服才对吧?所以为什么让我别再夹了呢?」<br /><br />  「什么鬼问题啊!当然是疼啊!呜呜呜!」<br /><br />  「合格的抖M 不应该喊疼才对啊,所以为了你更舒服,我还是继续夹吧。」<br /><br />  「你!!!你是故意给我下套啊!我是不是抖M 都要夹?!」<br /><br />  「没错!」我继续转动了螺母,两个夹棍上的锯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欣<br />怡的双乳被压地越来越扁了。<br /><br />  「你!啊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啊啊啊啊!松开,别夹了!疼!疼!!!!」<br /><br />  但是我没有在惨叫着的欣怡,仍然还在夹她的乳房,突然,一股液体从欣怡<br />的下体射了出来,溅到了拉肢床上,看来是欣怡被疼到失禁了。<br /><br />  我看了下时间,过去了35分钟了,已经超时了,我赶忙松开了欣怡乳房和脚<br />趾上的夹棍,然后又松开了拉肢床上的绞盘,把绳子解了开来。<br /><br />  「呜!」被解开后,欣怡抽泣着,但是没有动,仍然保持着被拉的那个动作,<br />也许是不敢乱动,怕一动,哪里就会出什么问题。她的右脚也是一样不敢乱动,<br />用没有用刑的左脚蹭右脚抚摸着受刑的脚趾,看起来真是色情的很。<br /><br />  「好啦,没事吧?」我坐在床边拍拍欣怡的肚子,发现她出了一身的汗。<br /><br />  「怎么可能没事啊!你这个大变态!!」她带着哭腔骂到。<br /><br />  我正想狡辩,但是这个时候传来了门铃声。<br /><br />  「诶?是谁?我去看看。」<br /><br />  「诶!等……」<br /><br />  但是不等欣怡说完我就溜上了楼。<br /><br />  「谁?」我打开门,发现外面站着的人是妹妹。<br /><br />  「啊,是大变态啊,你……没事吧?」<br /><br />  「诶?……冉萍……你来干啥?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br /><br />  「哦,那就好,没事了,我绝对不是因为怕老哥被欣怡用重刑虐待走不了路<br />才专门来的,哼。」<br /><br />  「怎么可能会那样啊喂!」<br /><br />  「所以她人呢?你们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br /><br />  「什么奇怪的事情啊!或者说,怎么可能做奇怪的事情啊!」<br /><br />  「她人呢?我要见她。」<br /><br />  「呃……我觉得不太好……如果要见她的话……现在……」<br /><br />  「我就要!」<br /><br />  冉萍一下子从我身边钻了过去,我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br />没有关的地下室门,然后继续钻进了地下室。<br /><br />  「等等我啊喂!」我关过门来,跟着妹妹冲进了地下室。<br /><br />  然后,妹妹站在地下室门口跟拉肢床上的欣怡面面相觑,然后旁边还站着一<br />个一脸懵逼的我……<br /><br />          我的妹妹怎么会这么变态第十六话<br /><br />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故事情节,包括性癖等等,均与现实无关)<br /><br />  「呃……那个……我们……」我慌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妹妹貌似已经脑<br />补出事情的经过来了。<br /><br />  「我还以为欣怡会玩这个大变态呢,结果你是自己来玩的嘛。」妹妹说到。<br /><br />  「才……才没有!我只是试试而已!试试感觉,没有玩!」欣怡连忙辩解到。<br /><br />  「哪里,你明明玩的很开心嘛。」我看事情没有变得更糟糕,舒了口气,调<br />侃起欣怡来。<br /><br />  「你给我闭嘴!快点把衣服给我拿过来!还有!刚才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你<br />给我等着吧!」欣怡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br /><br />  「诶?」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危了。<br /><br />  我也不敢怠慢,马上把衣服拿给了欣怡,欣怡穿好衣服后,站了起来。<br /><br />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了。」欣怡开始收拾东西,拿起那些小玩意准备放回<br />到柜子里。<br /><br />  「等等,哇,欣怡,你们家好多东西啊,我也想试试!」妹妹突然说到。<br /><br />  「诶?姐姐,等改天咱再玩吧……」<br /><br />  「啊?可是我今天就想玩诶?」<br /><br />  「就让冉萍玩玩嘛,欣怡是很忙吗?」我问到。<br /><br />  「忙……倒没有啦,算了,就玩玩吧,先说好,今天就先玩一个,剩下的以<br />后再说。」欣怡说到。<br /><br />  「好!」<br /><br />  「话说昨天刚受了那么多的伤,妹妹就别玩太狠的吧……」我说到。<br /><br />  「那今天就给冉萍姐玩玩这个吧。」欣怡走到水车旁边,拨了一下,水车很<br />灵活地就转了一圈,「正好今天也没有用到这个。」<br /><br />  「好,能玩到就行,诶嘿嘿。」<br /><br />  「那……准备开始吧……」欣怡说到。<br /><br />  冉萍立刻开始准备脱自己的上衣,但是欣怡突然叫住了她。<br /><br />  「等等,你先出去!」欣怡对着我说到。<br /><br />  「啊?为什么?」我有点慌。<br /><br />  「这里不需要你了已经。」<br /><br />  「这……这可不行!我要看!」<br /><br />  「快点!出去!」<br /><br />  「我不!」<br /><br />  「你当真要留下看?」欣怡用非常恐怖的眼神看着我。<br /><br />  「我……当然……」<br /><br />  「好,你可以留下来了,正好……我得报一下仇。」<br /><br />  「诶?」我突然感觉到大事不妙了。<br /><br />  「你可以留下来看,但是,你得骑在那个东西上面看。」欣怡指着三角木马<br />说到。<br /><br />  「哈?!你在逗我啊!我可是男生。」<br /><br />  「怎么了?男孩子又不是不可以坐三角木马,我倒是挺想听一下男孩子的可<br />爱的叫声。」欣怡冷笑着说到。<br /><br />  「停停停!我不看了,我要走!」<br /><br />  「已经晚了,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欣怡一个健步挡在了门口。<br /><br />  「我……我才没有答应!妹妹!救我!」<br /><br />  「切,大变态!我觉得欣怡的建议非常好,我非常支持。」冉萍说到。<br /><br />  好屑的妹妹!<br /><br />  「好了,你妹妹都这么说了,快点吧!」<br /><br />  「我……我还是拒绝……」<br /><br />  「怎么?你在怕什么?只是上去试试不会怎么样的吧!」<br /><br />  「可……可是……会特别疼的吧……」我看了看那木马棱上尖锐的钉子,咽<br />了口唾沫。<br /><br />  「刚才我不是都在上面忍了这么久吗?!你上去试试又怎么啦!快点快点!」<br /><br />  「虽然是骑在木马上,但是可以让你看到欣怡拷问我,这还不行嘛。」冉萍<br />说到。<br /><br />  「我……」我开始有些动摇了。<br /><br />  「好了快点快点快点!先把衣服脱下来!脱光!」欣怡催促到。<br /><br />  「脱光?!停!不行!绝对不行!」我不敢相信不穿任何东西如果坐在那一<br />排钉子上会发生什么。<br /><br />  「快点!」<br /><br />  「可是,在两个女孩子面前……」<br /><br />  「诶?不是都给我看过了嘛。」冉萍说到。<br /><br />  「啊?看过?你们做过什么?!」欣怡问到。<br /><br />  「哎呀,这个有空再说吧,反正……我们两个女孩子的裸体都给你看过了,<br />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俩看。」<br /><br />  「可……可可……可是……」<br /><br />  「现在!快点脱!否则……」<br /><br />  「我我我我知道了!为了妹妹我豁出去了!」<br /><br />  「什么叫为了我啊!明明就是你变态想看嘛!」冉萍说。<br /><br />  「知道就好,快脱,用不着我帮忙吧?」欣怡说到。<br /><br />  我看着正恶狠狠瞪着我的欣怡,知道自己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开始脱衣<br />服。<br /><br />  「内裤也要脱!脱光!」<br /><br />  「知道啦!不用你说!」<br /><br />  我涨红了脸,慢慢把内裤脱了下来。<br /><br />  「真是大变态呢,居然已经硬了,是不是发情了?」欣怡盯着我的下体说到,<br />旁边的妹妹一直在偷笑,我连忙用手遮住。<br /><br />  「不许笑!」我红着脸说到,「不就是三角木马嘛,坐就坐!」<br /><br />  我踩在凳子上,然后迈腿骑在了上面,但是腿还是踩在凳子上的,所以下体<br />还没有支撑太大的重量,尽管如此,我还是感觉到一些微微的刺痛。<br /><br />  「很好嘛,手,背到身后去!」欣怡命令到。<br /><br />  我照做了,然后她拿出绳子,把我的双手在背后捆在了一起,这样我就没有<br />办法挣脱了。<br /><br />  「好,接下来,我要把凳子撤走了哦。」欣怡刚说完,还没给我准备时间,<br />就一把把我脚底下的凳子拿走了,一下子我的双脚就悬空了,全身的重量都直接<br />压在了下体跟木马接触的那个点上。<br /><br />  「诶诶诶,疼疼疼!」<br /><br />  「疼就对了!让你也感受一下我们骑木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欣怡开心地<br />说到。<br /><br />  「我不行了!放我下来啊啊啊啊!」<br /><br />  「听男孩子的呻吟声也真的是好可爱呢,嘿嘿嘿嘿嘿。」欣怡一脸愉悦(偷<br />税)。<br /><br />  「哪里可爱啦!我下面要裂开了!快放我下来啊啊啊啊!」我感觉到密密麻<br />麻的钉子扎在我的下面,痛得要死。<br /><br />  「好了,现在可以正式开始我的复仇了,啊哈哈哈哈哈。快点说,你是不是<br />抖m ?」<br /><br />  我直接当场问号,这是拿我的办法来对付我自己?<br /><br />  「我……当然不会是啦!」<br /><br />  「不是吗?那我就要往你的脚上挂铁球了!」欣怡搬出来一个铁球,放在地<br />上。<br /><br />  「别别别!」我当然很清楚那玩意到底多沉。<br /><br />  「所以,快说!你是不是抖m ?」<br /><br />  我知道我已经别无选择了。<br /><br />  「我是还不行吗!快把我放下来啊!疼死了!」<br /><br />  「放你下来是不可能的,好好忍着,你只能坐在这上面看我拷问你妹妹。」<br />欣怡一脸令人恐惧的笑。<br /><br />  「等等!你们要多久?!我真的一分钟都受不了了啊!」<br /><br />  「闭嘴!给我好好忍着!再瞎吱歪就把你这东西割掉!」欣怡指指我下面那<br />根棍,「然后我留着自慰用。」<br /><br />  「啊?」冉萍跟我同时懵了。<br /><br />  「额……没有没有……说错了……反正我就是会把你那玩意割下来啦!」<br /><br />  欣怡一把握住我那根棍,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撤,结<br />果下体在钉子上一摩擦,带来了一股剧痛,疼的我马上不敢乱动了。<br /><br />  「嘿嘿,其实还是第一次见男孩子的生殖器哦,原来长这个样子。」欣怡握<br />着我的那根棍说到,说的我羞耻到差点要原地爆炸升天了,「是不是撸几下就会<br />射啊,要不要我来帮帮你呀。」<br /><br />  「我证明!确实撸几下就会射!尤其是哥哥的,用脚夹住撸的话会更快!」<br />冉萍立刻抢答到。<br /><br />  「闭嘴闭嘴!别说了我要羞死了啊啊啊啊!」我感觉自己脸热得已经要熟了,<br />还有,被女孩子握住下面,真的是,血直往那里面涌,「放过我吧我求你了啊欣<br />怡。」<br /><br />  「哼,就这样吧。」欣怡终于松开了手,「冉萍姐,我们开始吧,暂时不用<br />管这个家伙了。」<br /><br />  「好!」冉萍很开心地把自己衣服都脱了下来,毫不犹豫地就把内裤扔到了<br />一边。<br /><br />  「接下来……站在水池旁边。」<br /><br />  冉萍照做了,她站在水池旁边,把身体靠在了水车上。欣怡之后用绳子把冉<br />萍双手先绑在了水车上面,然后再把妹妹双脚也绑好,这样妹妹就完全被绑好了。<br /><br />  「对了,拷问什么东西好呢,你的手机密码怎么样,姐。」欣怡看着水车上<br />的冉萍问到。<br /><br />  「嗯,好。」<br /><br />  「那就开始了。」<br /><br />  欣怡把水车转了半圈,冉萍由头朝上变成了头朝下,而且接近水面的位置,<br />她那银白色的头发滑了下来,滑进水里,飘在水面上,就如同许多的白色花瓣一<br />般。<br /><br />  「说不说?你的手机密码是多少?」<br /><br />  「不,不会告诉你的!」<br /><br />  欣怡直接什么也没有再问,直接摇动水车旁边的手柄,把妹妹降了下去,直<br />到她的脖子都整个埋在了水里才停下来。<br /><br />  「我给冉萍用过水刑,她应该挺能抗的。」我提醒到。<br /><br />  「你给我闭嘴,老老实实待在那!」欣怡恶狠狠地对我说到,「除非你不想<br />要你下面那个东西了!」<br /><br />  我只好马上闭上嘴。<br /><br />  「说不说,密码!」欣怡对着水里的妹妹说到。<br /><br />  没有回应,只是水里冒出来了几个气泡。这时,欣怡把冉萍拉出了水面。<br /><br />  「噗~ 咳咳~ 呼~ 呼~ 」冉萍出水后立刻大喘着气。<br /><br />  欣怡只让冉萍喘了两口气,就再一次把她浸在了水里。<br /><br />  「唔!咕噜噜~ 」听不清冉萍说的什么,只能看见水底下冒出来一大堆气泡。<br /><br />  「既然你哥哥说你被上过水刑了,那你可能有点经验了是吗?」<br /><br />  这一次冉萍在水底下停留的时间特别久,冒出的水泡越来越少,直到没有,<br />不知道欣怡在想些什么。<br /><br />  突然,欣怡又一下子把冉萍拉出了水面。<br /><br />  「咳咳~ 咳~ 」<br /><br />  「密码!说不说?!」<br /><br />  「不……不说……咳咳……」冉萍一边咳着水一边拒绝到,同时可以听到她<br />在使劲擤鼻子,很明显是鼻子进水了,那可是非常不舒服的。<br /><br />  「还是不说是不是。」欣怡再一次把妹妹浸入了水中。<br /><br />  这时,欣怡突然从兜里拿出来一个银亮亮的东西,是一个小巧的鳄嘴夹,她<br />扒开妹妹的下体,然后把鳄嘴夹夹了上去,虽然我看不很清,但是我知道,夹的<br />地方绝对是妹妹的阴蒂。<br /><br />  「呜~ 」冉萍叫了一声,同时水底下咕噜噜地冒出来一大串的气泡。<br /><br />  「哼哼,我看你能坚持多久。」<br /><br />  欣怡使劲拽住鳄嘴夹,直接活生生把鳄嘴夹从妹妹下面那里拽了下来。<br /><br />  「呜!呜!」又冒出了一大串气泡。<br /><br />  不是这也太狠了吧,我都有些心疼了,直接把夹子拽下来,这会疼死的吧,<br />还是从敏感部位,我的天。妹妹还叫不出声,因为头被埋在了水里。<br /><br />  「说不说!密码是多少!」<br /><br />  「呜呜!呜!」<br /><br />  「嘿嘿,同时拷问你们兄妹俩,这感觉真爽啊,同时玩着一个男孩子一个女<br />孩子,诶嘿嘿嘿嘿。」<br /><br />  我感觉欣怡彻底疯了。<br /><br />  「呜呜呜!」妹妹又叫了起来。<br /><br />  欣怡把冉萍从水里拉了上来,妹妹一口喷出了好多水。<br /><br />  「说不说?!」<br /><br />  「不……不说……」冉萍想摇头,但是她的头发浸满了水,沉得她摇头的幅<br />度小到几乎看不出来。<br /><br />  「还是不说?」欣怡再一次摇动了手柄,然后直接让冉萍缓慢地在水池里转<br />了一圈,全身都湿了个遍。<br /><br />  一遍过后,见妹妹没有招供,于是紧接着又是一遍,妹妹在水里转了好几圈,<br />结果是,欣怡把自己累的不行。<br /><br />  欣怡她把水车丢在了一边,然后来到我身边:<br /><br />  「好了,下来吧,可以了。」<br /><br />  「诶?可以了吗?」<br /><br />  「要不呢?!你还想再多待上一会是咋地,快点下来,我需要你的帮忙。」<br /><br />  欣怡把凳子放回到了我的脚下,我连忙踩着凳子,从木马上下了来。下来的<br />那一瞬间,我差点以为我的下体完全废掉了,那个疼,实在是无法形容,我可是<br />知道了妹妹跟欣怡骑木马的时候到底有多疼了。<br /><br />  「快点把衣服穿上,然后过来摇水车!」欣怡微微喘着气说,原来是她累了,<br />所以换我来摇,真有你的啊!<br /><br />  我下体还是疼的要死,疼的我浑身都是汗,我都怀疑是蛋蛋被扎漏了,当时<br />特别想坐地上分开双腿看看下面有没有受伤,可是欣怡正盯着我,那么做的话也<br />太羞耻了点,我只好忍痛赶紧穿好了衣服。<br /><br />  「行了,快点,一起来拷问你妹妹了!」<br /><br />  虽然我已经知道妹妹手机密码了,不过,还是不说的好,毕竟妹妹那样的抖<br />m ,肯定很享受受刑的感觉,如果我说了密码不是帮她,反而可能会让她不高兴<br />了。<br /><br />  我来到了水车旁边,抓住摇柄,等待欣怡下令。<br /><br />  「密码,说不说?放下去!」<br /><br />  我连忙把冉萍的脑袋浸入了水面以下。<br /><br />  欣怡又拿出了夹子,然后夹在了妹妹的一个乳头上,很残忍地拽下来,然后<br />再夹在另一个乳头上,再拽下来。很快,妹妹就又不吐气泡了,这一般代表着她<br />用光了身体里储存的空气。<br /><br />  「该拉起来了吧?我看冉萍好久没吐气泡了。」我说到。<br /><br />  「等一下。」<br /><br />  于是又过了一会,冉萍的肌肉绷紧了,被绑住的手脚也挣扎起来,看起来是<br />真的不行了。<br /><br />  「拉起来!」<br /><br />  我连忙把妹妹拉出了水面。<br /><br />  「咳咳咳,咳咳!」妹妹一边咳嗽一边吐着水,一股股水流从她的嘴角甚至<br />鼻子里流出来,流进了她的头发里。<br /><br />  「密码,说不说?再不说我就把你浸更长时间!」<br /><br />  「呜……不要……咳咳……」<br /><br />  「那密码是多少?!快说!」<br /><br />  「我……密码……」<br /><br />  「快说!」<br /><br />  但是妹妹支支吾吾地还是没有说,于是欣怡又下令让我把冉萍浸入水里。<br /><br />  「咕噜噜~ 」<br /><br />  欣怡看着再次浸入水里的冉萍的那颗小脑袋,拿着夹子又夹在了冉萍的阴蒂<br />上,然后再拽下来。<br /><br />  「呜!咕噜!」<br /><br />  这一次,冉萍被水淹了特别特别久,气泡很早前就不再冒了,而看到冉萍已<br />经开始疯狂挣扎时,欣怡仍然没有下令让我把冉萍拉起来,我开始有些担心起来。<br /><br />  「该拉上来了吧?」<br /><br />  「再等等。」<br /><br />  突然,冉萍就像突然僵住了一样,身体不再挣扎,浑身瘫软了下去,同时,<br />她的下体冒出了一股水流,看来是她在晕过去的同时失禁了。<br /><br />  「快!拉起来!」<br /><br />  拉起来妹妹后,她果然晕了过去。<br /><br />  「你先在这里好好看着你妹妹点,我去拿点东西来。」我还没有来得及问,<br />欣怡就窜了出去。<br /><br />  我只好留在地下室,等着水车上的妹妹醒过来。<br /><br />  过了一会,欣怡回来了,手里搬着一个铁制的金字塔一样的东西,金字塔尖<br />端非常尖,整体有一米左右高。<br /><br />  「这……这是什么?」我问到。<br /><br />  「这个你不认识?犹大的摇篮,中世纪的刑具。这东西一直放在楼上,我都<br />差点忘了。」<br /><br />  「你……你家还有这东西,等等,你搞这个东西过来干嘛?」<br /><br />  「给你那个嘴硬的妹妹用!」<br /><br />  「啊?大可不必吧,她昨天刚跟我玩了,肛门……」犹大的摇篮这东西是专<br />门虐肛门的刑具。<br /><br />  「没事,我觉得冉萍姐受得了,她承受能力这么强。别废话了,快点把你妹<br />弄醒!」<br /><br />  我只得舀了一盆水,然后浇到了妹妹脸上,妹妹咳嗽了一声,醒了过来。<br /><br />  「还好吧,来,先从水车上下来。」我解开捆着冉萍脚的绳子。<br /><br />  「呜?结束了?我不是没有说嘛。」<br /><br />  「所以……继续,换刑,快点把冉萍解下来。」<br /><br />  「哎呀,我在解了,你绑的也太紧了吧!」一是欣怡绑的比较紧,二是妹妹<br />刚才挣扎的有点狠,解开绳子后,能看到妹妹手腕和脚腕处十分明显的绳痕。<br /><br />  我把冉萍扶下来,然后扶着她来到欣怡面前。欣怡拿出绳子来,把欣怡双手<br />背到身后绑起来,接着又把她的双腿分开,在两条腿的腿弯上都系了一根绳子,<br />再跟绑住双手的绳子连起来,合成一股。因为我比较高,所以欣怡把绳子给我,<br />让我把这根绳子挂在天花板的水管上,这样通过拉绳子就能把冉萍吊起来,而且<br />是以一种非常羞耻的双腿m 型打开的方式。这样吊起来的话,肛门正好是最低点,<br />等一下就会操控绳子,让冉萍的肛门落在金字塔的尖上,这样就是犹大的摇篮这<br />种刑具的使用方式了。<br /><br />  「来,吊起来!」欣怡命令到。<br /><br />  「我……这绳子可不轻的啊,你想累死我?」我问到。<br /><br />  「那就一起吧。」欣怡凑到我的身边,然后跟我一起拽住绳子,「拉!」<br /><br />  「呜哇!」我们两个一起用劲,冉萍惊呼一声,被吊了起来,悬在了三棱锥<br />椅子的上面。<br /><br />  「放!」<br /><br />  接着我跟欣怡松劲,冉萍从离尖端cm的地方直接掉在了尖上,那个锋利的尖<br />瞬间扎进了妹妹的肛门里面。<br /><br />  「哎呀,疼疼疼疼疼,好疼!下面!下面要坏掉了!」<br /><br />  「说不说?密码是多少?」欣怡不忘了盘问。<br /><br />  「我……我忘了……啊啊啊……」<br /><br />  「你自己手机的密码会忘?来,拉!」<br /><br />  冉萍又被吊了起来,然后再一次摔在了三棱锥上面。<br /><br />  「啊啊啊啊啊!停停停,好痛好痛,真的好痛啊!」<br /><br />  「密码!」<br /><br />  「我我我我……啊啊啊啊,疼疼疼呜呜呜。」<br /><br />  「继续拉起来。」<br /><br />  第三次,妹妹又掉了下来,这一次她喊的更大声了。但是欣怡觉得还不够,<br />拿来了刚才威胁我的那个大铁球,二话不说就挂在了妹妹的脚腕上。<br /><br />  「呜!」铁球的重量加在妹妹脚上的那一瞬间,妹妹发出了一声悲鸣。<br /><br />  「好了,现在,继续拉起来吧。」<br /><br />  妹妹又被吊了起来,这一次因为加了铁球,我们两个用了特别大力气才把她<br />吊起来,我能明显看到悬空的妹妹的身体在微微发抖,应该是害怕的吧,看起来<br />这个酷刑确实很疼。<br /><br />  「放!」<br /><br />  我跟欣怡松开手,冉萍再一次掉在了三棱锥尖上,尖端又扎进了妹妹的肛门<br />里面。<br /><br />  「啊啊啊啊啊!我说我说我说,我投降!疼死了,密码是xxxxxx. 」<br /><br />  「这才对嘛。」欣怡开心地说到,然后抓紧上前,把妹妹脚上的铁球卸了下<br />来,之后我跟欣怡协力把妹妹到了地上。<br /><br />  「呼~ 呼~ 」<br /><br />  妹妹累的立刻坐到了拉肢床上,就像欣怡当时刚从木马上下来一样。<br /><br />  「让我看看,你下面受伤严不严重。」欣怡坐在冉萍旁边说到。<br /><br />  「呜,真的好痛。」妹妹分开双腿,掰开自己大腿的肉,让欣怡正好能看到<br />她的肛门。<br /><br />  「流了点血,不过不是很严重,等下去消一下毒啊,还有最近吃东西也要注<br />意一点。」<br /><br />  「知……知道了……被妹妹这样关心怪不好意思的。」<br /><br />  「呃……没事啦,毕竟都是因为我嘛。」<br /><br />  这俩姐妹关心还挺好的,完全想不到就在刚才其中一个在用酷刑折磨另一个。<br /><br />  「我下面也受伤了啊!为什么不来关心我!我不也是因为你嘛!」我嚷到。<br /><br />  「你?来,把裤子脱下来,顺便,让我看看我那个剪刀呢……」欣怡装出在<br />柜子里翻找东西的样子,这把我吓了一大跳。<br /><br />  「呃……不用了不用了我不用关心谢谢。」我连忙摆手。<br /><br />  「哼哼。」<br /><br />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俩先回家了,欣怡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冉萍说<br />到。<br /><br />  欣怡把冉萍的衣服拿了过来,帮妹妹穿好,然后我扶起妹妹,结果妹妹一步<br />路也走不了。<br /><br />  「还是好疼啊,下面,呜呜。」<br /><br />  「呃……那咋办啊。」欣怡不知所措地说到。<br /><br />  「我抱着妹妹回去吧。」我说完就一把公主抱抱起了妹妹,「好啦,我得快<br />点走了……不然……会……会撑不住的。」<br /><br />  「这样子……没事吧。」<br /><br />  「没……没事……就……就几步路,很快的啦……好啦不说了我得赶……赶<br />紧走了。」呃,说实话,妹妹确实抱不了太久,不过能公主抱妹妹,也实在是我<br />的荣幸。<br /><br />  「路上小心啊!冉萍姐,等你休息好了再带你玩其他的那些东西。」<br /><br />               冉萍的日记<br /><br />               8月21日<br /><br />  呜哇,现在屁股还是好痛,就是肛门口那个地方,疼的像裂开了一样,今天<br />的日记就尽量快点写了吧,要早点睡觉了。<br /><br />  今天去了欣怡家,发现她家果真像她说的那样,地下室放着一堆刑具,呜,<br />真想都试一遍啊,不过欣怡说以后会让我玩的。<br /><br />  今天就体验了两种,是水车和犹大的摇篮。<br /><br />  水车的话,其实我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跟上次哥哥对我用水刑一样的感觉,<br />我又一次在窒息的情况下感受到了奇怪的快感,最后好像还是因为缺氧晕过去了。<br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还失禁了,呜,虽然经历过一次,可是再次经历,感觉<br />还是好刺激啊。<br /><br />  接着是犹大的摇篮,就是一个铁制的尖尖的三棱锥,然后我被吊起来,从空<br />中落在三棱锥上面,三棱锥直接插进了……插进了我的肛门,呜哇!那个感觉真<br />的就是,疼疼疼,好疼好疼好疼,呜呜,感觉整个肛门都坏掉了。就是从刑具上<br />下来之后都还疼的走不了路,呜哇,感觉这种酷刑好可怕哦,不过,蛮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