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不详<br />字数:7504<br /><br /><br />  方菊和肖胜男被罪犯们俘虏到这个地下宫殿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三个罪犯<br />尝遍了两位美艳女警官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在她们的体内不知道射出了多少精液。<br />小穴、菊穴、乳穴、手穴、嘴穴、腋穴、足穴……罪犯们在她们身上尝试了各种<br />play,方菊和肖胜男也一次又一次的在他们的强奸下达到高潮。这一年里即使不<br />被罪犯凌辱,其他的女奴隶也会对她俩施虐。已经彻底沦为性交奴隶的方菊与肖<br />胜男现在哪怕是被稍微碰一下都会达到高潮。这一年的玩弄也让罪犯们对她们的<br />身体不再那么着迷,最后他们决定就在今天让两位女警官的最期到来。?高龙牵<br />着方菊白嫩脖颈上项圈的绳子,她的双手被紧紧拷在背后,另外两个男人则是左<br />右押着肖胜男,他们把方菊和肖胜男带到了一年前方菊刚刚被绑架到地下宫殿的<br />那间房间。房间的墙壁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性器、刑具,曾经束缚住她的石柱和<br />捆绑着石飞的铁十字架还摆放在这间房间里。高龙解开了方菊被铐住的双手,顺<br />便又捏了捏她丰满水润的乳房和屁股,随后把她绑在了曾经拘束过石飞的那个铁<br />十字架上。此时肖胜男也被另外两个罪犯束缚在旁边的石柱上。刘芸等四个女人<br />跪在旁边等待着罪犯们的命令,一场凌虐即将开始。<br /><br />  「还记得这个地方吗,性奴方菊?」高龙有兴致地说道。<br /><br />  「是的主人。」被绑在十字架上的方菊低声回答道。一年前自己受辱还有被<br />罪犯强迫杀死自己的搭档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负罪感再次涌上了<br />她的心中。同时她感觉到一丝恐惧,难道三个罪犯要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她吗?<br /><br />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肖胜男不安的说道。<br /><br />  高龙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抑制的兴奋:「一会你们就会知道了。」随后三个罪<br />犯开始闲聊起来。<br /><br />  「一会我们该怎么处决这两个娘们?」<br /><br />  「你还记得方菊怎么弄死她的搭档的吗?就这么办好了。让她俩也感受一下<br />当初那个小白脸的感觉。」<br /><br />  「对!让她俩也体验一下当初那个男警察的感觉。」罪犯们的笑声极大。<br /><br />  「不要啊!」方菊和肖胜男惊恐地喊道。两位女警官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惨<br />剧,方菊不停地挣扎,但身体只能徒劳的扭动着,根本摆脱不了十字架的束缚。<br />肖胜男也同样被牢牢捆在石柱上,徒劳的挣扎着。<br /><br />  「刘芸、周丽丽,你们去找几块布当背景,江晖,你把摄像机搬过来,蒋雯,<br />你把当初弄死那个小白脸的东西拿过来。」三个罪犯继续命令道。<br /><br />  「是,主人。」几个早就对两位女警官不满的女人们也兴奋起来。<br /><br />  高龙来到了被绑在十字架上的方菊面前。此时方菊的脸上溢满了泪水,极度<br />的恐惧让她忍不住失声痛哭,身体无助的扭动挣扎,但被牢牢困住的她无法摆脱<br />这个曾经束缚过她搭档的十字架。<br /><br />  「不要啊,主人!请不要杀我,我已经是你们的性奴隶了,求求你们了不要。<br />唔唔……」方菊哀求的话还没说完,高龙就把过去买来的方菊被俘时穿的同款性<br />感内衣和丝袜塞到了她的嘴里,然后撕下一截胶带贴在了她的嘴上。<br /><br />  「别怕啊,」高龙凑在方菊耳边小声说道。「很快就结束了,就像你当初杀<br />死你搭档那样。」<br /><br />  「唔,唔……」方菊想要尖叫,想要大喊,但嘴里的内衣和贴在嘴上的胶布<br />只能让她发出模模糊糊的声音。她只能不断地摇头表达自己的恐惧。<br /><br />  「你们这些畜生,你!唔……」愤怒咒骂的肖胜男也被男人用性感内衣和丝<br />袜塞住了嘴,一想到自己和方菊即将被这种残忍的方式杀害,她的心里充满了愤<br />怒、悔恨和恐惧。<br /><br />  「好了,咱们该看看两位美女警官的死亡表演了。」几个罪犯淫邪的笑道。<br /><br />  方菊和肖胜男对视着,她们的美眸都噙满了泪水。罪犯们又找来了一个铁十<br />字架,把肖胜男从石柱上解开后也绑在了上面。随后把两个十字架相对着摆放,<br />让两位美丽女警官面对彼此。明白自己和对方已经在劫难逃,两位美艳的女警官<br />都想说些什么,但嘴被封住的她们只能发出含含糊糊的「唔唔」声。想到自己的<br />生命即将结束,她们只能感觉到深深的绝望。<br /><br />  此时几个女奴隶找来了几块布做背景,摄像机也摆在了两人面前,旁边放着<br />一个密封的容器,几个大小各异的注射器和几根绳子。方菊和看过录像带的肖胜<br />男都明白这就是这些罪犯们的杀人方式了:用强力速干胶封死自己身上所有的孔<br />眼,最后让自己被活活憋死。<br /><br />  「好了,我毕竟也不是什么恶魔,还是给你俩一个留下遗言的机会吧。」高<br />龙解开了方菊和肖胜男嘴上的胶布,随后又拿出了塞进她俩嘴里的性感内衣和丝<br />袜。「我只给你俩一分钟时间哦。」<br /><br />  「胜男姐,我对不起你。」方菊已经哭的梨花带雨。「是我害了你,不是因<br />为我你也不会来到这个魔窟里救我,也不会被这些罪犯俘虏。」<br /><br />  「别这么说,小菊」肖胜男安慰道。「我不能让你在这里受苦,如果我不来<br />救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如果有下辈子,一定要让这些恶魔碎尸万段……唔」<br /><br />  肖胜男还没说完,就被高龙再次用胶带封住了嘴。一旁的李金贵也把胶带贴<br />在了方菊的嘴上。两位女警官用喷火的眼睛怒视着几个罪犯,嘴里发出了「唔唔」<br />的声音。<br /><br />  「好了,让我们开始吧。」高龙狞笑着。他把绑着肖胜男的铁十字架放倒在<br />地上,那边的李金贵也把方菊推倒在地。<br /><br />  「老大,先从谁开始呢?」李金贵问道。他有些迫不及待。<br /><br />  「emmmmm」高龙思考着。他的手指在被捆在躺在地上的十字架上面的两位女<br />警官之间晃动,最后指向了方菊。「先从她开始吧。」<br /><br />  「嘿嘿,也对,让这个娘们也尝尝这滋味。」李金贵和田忠大笑着。「刘芸、<br />蒋雯,就你俩来干这件事把。」<br /><br />  「唔,唔……」被牢牢捆在十字架上的方菊此刻无比的恐惧,她想喊救命,<br />但嘴里被性感内衣和丝袜塞满,只能发出这种更加令人兴奋想要凌虐她的呜呜声。<br />她的眼睛已经蓄满了泪水,眼泪从眼角不停地落下,浸湿了她乌黑的秀发。一边<br />的肖胜男也惊恐的大叫,但同样被封住嘴的她也只能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她想闭<br />上眼睛不去看这惨绝人寰的一幕,但眼皮却被蹲在旁边的女人强行扒开。<br /><br />  「好好看看你的这个下贱的同性恋情人是怎么被处死的吧,一会就轮到你了。」<br />刘芸恶狠狠地说道。她走到方菊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美艳的女警官。<br /><br />  方菊看着刘芸那充满了杀气的眼睛,最后的心理防线被恐惧击溃了。随着她<br />慢慢向自己走来,方菊开始剧烈的挣扎,但被捆在十字架上,她只能让身体来回<br />扭动,让刘芸不那么容易对自己施虐,但她自己也明白,就像岸上搁浅的海豚一<br />样,这只能是徒劳的挣扎。<br /><br />  看着不断挣扎的女警官,刘芸有一种施虐的快感,她突然在方菊的肚子上狠<br />狠地打了两拳。<br /><br />  「呜……」方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被胶带封住嘴的她只能从鼻子里哼出几<br />声鼻音。她的身体因为剧痛而颤抖,但刘芸丝毫不怜香惜玉,又把一只脚狠狠的<br />踏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br /><br />  「嗯……」受到如此严重的攻击,方菊的头不由自主的向上抬了一下,痛苦<br />地呻吟着。她感觉肚子好像是要爆炸一样无比剧痛,有些发蒙,眼前的视线模糊<br />起来,眼泪不停的从她的星眸里溢出。旁边的肖胜男看到方菊被这样虐待,心如<br />绞痛,却也只能「唔唔」的呻吟。<br /><br />  看着方菊的肚子上被自己打出的红印,刘芸满意的微笑着,随后把目光投向<br />了方菊的玉足,解开了穿在她脚上的黑色高跟鞋。<br /><br />  方菊的脚型很漂亮,足部皮肤白皙,第二根足趾略长,是希腊脚型。平日里<br />罪犯奸淫她的时候也没少让她用脚为自己服务,在她的脚上射出了一次又一次的<br />精液。现在知道自己即将被杀死,方菊的玉足紧绷,呈现弓形,玉足上几根晶莹<br />的足趾无助的扭动,让刘芸有一种把它们含在自己嘴里的冲动。<br /><br />  刘芸爱抚着方菊的玉足足背、足趾,用手指在她的脚心上不断摩擦。被刺激<br />的发痒的方菊发出了类似于哭泣的鼻音,她的笑声被胶带和嘴里的性感内衣与丝<br />袜隔绝,听起来就像是痛苦的呻吟。她有一种想要咬舌自尽的冲动,但嘴里的内<br />衣和丝袜根本吐不出去。方菊只能绝望的被刘芸玩弄自己敏感的金莲,眼睁睁的<br />看着她对自己施虐,直到最后身上所有的孔眼被堵住窒息而死。<br /><br />  刘芸用两根绳子分别绑住了方菊的肤如凝脂的脚踝,随后向上拉起,让方菊<br />的双腿朝向空中高高举起,直到下身的小穴和菊穴全部暴露在所有人面前才固定<br />住绳子。方菊知道刘芸现在要堵住自己的下身了,她不顾身上的疼痛拼命地挣扎,<br />可是被皮带牢牢束缚在铁十字架上的方菊根本干扰不了刘芸的行动。她只能看到<br />刘芸从容器里用注射器吸了慢慢一针管的速干胶,向自己走来。<br /><br />  「哒,哒。」刘芸的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现在在方菊看来就像是催命的铃<br />声。可她只能稍微晃动一下身体。眼前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打的模糊,她的内心现<br />在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惧和绝望。<br /><br />  刘芸先是扒开了方菊的小穴,露出了樱红的蜜肉。或许是因为紧张,方菊的<br />大腿拼命地晃动,刘芸一个不注意被方菊砸到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坐在了地上。<br /><br />  「你个臭婊子!」刘芸愤怒的咒骂。看见方菊这么不配合,刘芸大怒,又一<br />次把脚狠狠的踏在了方菊的肚子上。<br /><br />  「唔……」方菊发出了一段痛苦的呻吟,随后晕了过去。她的下身此时不争<br />气的漏出了几股液体,在十字架上向下流淌。<br /><br />  「这娘们居然漏尿了。」罪犯们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其他几个女奴隶也发<br />出了轻笑。<br /><br />  看着自己的爱侣被殴打到昏迷和失禁,肖胜男感觉痛不欲生。她想拼命地叫<br />喊,但同样被封住小嘴的她拼尽全力也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想扭头,但<br />头被一个女奴隶强迫看向方菊躺着的方向,连眼皮也被另一个女奴隶强行扒开。<br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芸用这种残忍的方式虐待方菊。极端的痛苦和愤怒之下她<br />已经握紧了拳头。<br /><br />  蒋雯在方菊的脸上倒了些水把她弄醒。有一部分水顺着她的琼鼻流进了气管。<br />因为嘴被胶带封住,方菊只能痛苦的摇头,不断地咳嗽着想把水咳出来。<br /><br />  刘芸把方菊的双腿再次用绳索固定住,那深色的绳子紧紧缠绕着方菊白皙的<br />肌肤。因为刘芸愤怒之下勒得太紧,方菊忍不住痛苦的呻吟着,她的呻吟声在嘴<br />上的胶布阻拦下变得无比性感,更激发了罪犯们凌辱她的冲动。刘芸再次把注射<br />器吸满胶水,这次她直接扒开了方菊的蜜穴。方菊的穴口还流淌着汁液,散发着<br />淫媚的气息,让刘芸忍不住皱了皱眉。<br /><br />  「你是被我虐出快感了吗?都快死了还这么骚,贱货。」刘芸又骂了一声,<br />随后把注射器里的液体推进了方菊的蜜穴深处,再把准备好的塞子塞进去。以防<br />万一,她用高跟鞋顶住塞子防止它在方菊的挣扎下被甩出。<br /><br />  此时方菊联想到了自己过去杀死石飞的过程,和现在简直一模一样。感觉到<br />下身的蜜穴被什么东西塞进去,她拼命地想把它挤出来,但是刘芸的鞋子顶住了<br />它出去的路。很快,方菊感觉那个东西和自己下身的甬道完全粘在了一起。这种<br />粘黏感让她感觉痛苦无比。可是被封堵住性感小嘴的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哭泣<br />声。<br /><br />  刘芸重复了一遍动作,把方菊的菊穴也完全堵死,随后她解开了捆绑方菊两<br />条肉腿的绳子,把她的双腿重新用皮带捆在十字架上。现在她把工具移到了方菊<br />的身侧,看着被打出红印的方菊的小腹,面带微笑的轻轻抚摸着。<br /><br />  被打出阴影的方菊开始颤抖。她知道刘芸现在要堵住自己的肚脐,但是被束<br />缚住的身体根本无法挣扎。她的身上因为恐惧开始冒汗,极度的惊恐已经要把方<br />菊折磨的不成人形了。<br /><br />  刘芸用几张纸擦干了方菊的小腹,然后把速干胶推进了她的肚脐。看着方菊<br />脸上的那种明白自己即将被杀掉的惊恐表情,她突然又用力打了一下她的肚子。<br /><br />  剧痛之下的方菊扭过头,闭上眼睛呻吟着。看到方菊扭过头,蒋雯顺势用脚<br />踩住了她的脑袋。方菊明白刘芸要把自己的耳朵堵死了,她想把头扭过来,可是<br />被蒋雯这样踩着,方菊根本抗衡不了她施加的压力。很快,她感觉到自己的耳朵<br />被一个塞子塞住了,此时肖胜男的呻吟声和罪犯们、其他女奴隶的嘲笑声减弱了<br />许多。她绝望的睁开眼睛,心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br /><br />  蒋雯的脚从方菊的头上抬起,她蹲下来把方菊的头扭向另一边,然而在方菊<br />不断地挣扎下,蒋雯一时间竟没能扭动。一气之下她突然把方菊的脑袋向地上狠<br />狠磕了一下。<br /><br />  「嗯……」如果嘴没被封住,恐怕方菊会凄惨的叫出来。但是被性感内衣、<br />丝袜与胶布堵住小嘴的她也只能痛苦的呻吟。她的眼泪已经快流干了,如此凄惨<br />的折磨已经快接近了她的极限。<br /><br />  另一只耳朵也被堵住,方菊再也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肖胜男愤怒的「唔唔」<br />声和罪犯们的嘲笑声也离她远去。方菊现在只剩下了视觉和触觉。被强行把头扭<br />向上方的她现在只能通过朦胧的泪眼看着地下宫殿天花板上妖冶的灯光。她感觉<br />往事在一幕幕的闪现,心里只剩下当初一时大意被俘虏到地下宫殿的悔恨和把爱<br />侣也牵着进来,现在要双双殒命的绝望。<br /><br />  刘芸堵住了她的耳朵后把视线移到了方菊的美眸。她的星眸在泪水的映衬下<br />更显得有一种别样的魅力。不过这双眼睛很快就要永远的闭上了。<br /><br />  「好啦,最后再看看这个世界吧。」刘芸轻笑着。不过方菊已经听不到这句<br />话了。她拼命地想摇头,可是身后的蒋雯紧紧地压住她,她甚至连晃动一下身体<br />都做不到,她只能用惊恐和愤怒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刘芸。<br /><br />  刘芸在方菊的眼睛里不知道弄了多少次速干胶才把她的眼睛彻底的粘住,她<br />的那双星眸再也睁不开了。此时的方菊无比凄惨:汗水和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秀<br />发,头发紧贴在脸上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眼睛被强行粘住,方菊原本的美目被<br />强行闭合,十字架上的几处皮带把美艳的女警官的身体紧紧束缚住,而方菊小腹<br />上的红印无声的说明着她遭受的凌虐。方菊现在剧烈的呼吸着,用尽全力想摆脱<br />这个地狱,可是虚弱到这种程度的她只能稍微扭动一下身体了。她明白,自己的<br />最期就要到了。<br /><br />  刘芸吸了满满一针管速干胶,在方菊琼鼻的鼻孔里把胶水灌进去,然后紧紧<br />地捏住了她的鼻子。过了几分钟之后,刘芸松开手,方菊的鼻孔已经完全粘在了<br />一起。现在的她已经是处于完全窒息的状态了。<br /><br />  方菊的身体开始轻轻地颤抖。如今她只能通过嘴里的内衣、丝袜和贴在嘴上<br />的胶带勉强进出空气,意识越来越模糊。旁边同样被紧缚在十字架上的肖胜男已<br />经崩溃了,她拼命地摇头,被胶带封堵住的小嘴拼命地喊出「呜呜」的声音。她<br />想要和这几个罪犯拼命,想解开方菊嘴上的胶带让她得以呼吸,但是同样被束缚<br />的她什么都做不了,能眼看着方菊一步步的走向死亡。<br /><br />  方菊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肺部好像灼烧一样痛苦,她被粘住的眼睑<br />下原本的美眸开始上翻,越来越强的窒息感袭遍全身,往事好像一幕幕的闪现在<br />眼前:和搭档进行诱饵行动,被俘,被轮奸,被罪犯们逼迫杀死自己的搭档,爱<br />人来营救自己却也被俘虏……最后定格在自己全身孔眼被堵住的这一刻。她的身<br />体的颤抖越来越微弱,几个罪犯饶有兴致的看着方菊一步步走向死亡,而那架摄<br />像机正在把这一切都如实记录下来。<br /><br />  方菊原本白皙的俏脸变得发青、发紫,她原本丰满的乳房发涨起来,乳头变<br />硬,甚至流出了奶汁。<br /><br />  「胸部好涨,好痛苦。我终于要死了吗?」这是方菊最后的念头,她的意识<br />随着缺氧在慢慢死亡。时间一点点推移,她的身体颤动的越来越微弱。最后突然<br />震动了一下,头歪向一侧,随后再也没有了动静。更加丢人的是,她的下体又一<br />次失禁了,淡黄色的尿液慢慢的流出。方菊的香魂已经消散,只剩下这具娇躯留<br />在世间,仿佛在阐述她生前遭受的凌虐。<br /><br />  「呜呜呜……」看到这一幕的肖胜男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没法接受心爱的恋<br />人在自己面前被这种残忍的方式杀害的结局。她用力挣扎,几乎把十字架晃动了<br />一下,可是仍旧无法摆脱束缚。肖胜男那婆娑的泪眼怒视着罪犯们和其他的女奴<br />隶,眼中的杀意让几个罪犯和女奴隶不寒而栗。<br /><br />  「好了,这个女奴隶咱们商量商量怎么处理?」高龙随意说道。<br /><br />  「干脆吊起来吧。」田忠回答。「赶紧送她和她的爱人团聚吧。」<br /><br />  「你觉得如何?」高龙看向李金贵。<br /><br />  「我觉得可以。」<br /><br />  肖胜男的命运在罪犯们的商量下也被决定了。<br /><br />  肖胜男的双手被罪犯们背在最后捆的结结实实的,罪犯们把她从十字架上放<br />下来后再次把她拘束起来。他们先在她的上身用绳索绕过脖颈,勒住她的雪乳,<br />然后把绳子拉到后面又在身后打了个绳结,把她的双手牢牢固定在背后。此时女<br />奴隶们已经搭好了一个绞刑架,上面挂着的绳圈正在等待着这位美丽女警官走上<br />绝路。在这个绳套对面的绳圈上则挂着方菊的死体——罪犯们把方菊从十字架上<br />解下来,把她的双手同样绑在背后挂在了绳圈上。此时方菊嘴上的胶带已经被揭<br />开,嘴里被方菊涎液浸湿的性感内衣和丝袜也被拿出来。她的眼睑已经被揭开,<br />双眼无神的注视前方。被挂在空中的女体嘴角流出的血迹和无神的双眸更显这这<br />一场景有一种凄惨的美感。<br /><br />  「小菊……」看着方菊已经失去生气的女体,肖胜男痛苦万分,但她却无能<br />为力。在地下宫殿里被紧紧束缚住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罪犯们对方菊施虐,现在<br />再把自己也杀掉灭口。<br /><br />  男人们押着肖胜男走到了绳套下面,田忠和李金贵蹲下来把肖胜男的大腿分<br />段绑好,高龙把绳套拉下来套在了肖胜男的白嫩脖子上。<br /><br />  粗糙的绳索摩擦着颈部的肌肤,肖胜男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她的身体因为生<br />理上的恐惧开始颤抖。因为几乎男人们被捆成粽子,她只能用愤怒的几乎喷出火<br />的眼睛怒视着面前的罪犯。<br /><br />  「好啦,很快你就能见到方菊了。」高龙摸了摸肖胜男涨红的俏脸,随后把<br />绳子向上拉起。<br /><br />  「嗯!!!」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肖胜男发出了惊慌的悲鸣。粗粝的绳索完<br />全勒住了她的脖子,呼吸的通道被卡死,她惊恐地晃动身体,在空中表演了一场<br />死亡舞蹈。被绑在一起的健美玉腿在空中来回挣扎,两只高跟鞋也被甩脱了一只。<br />她的双眼瞪着前方被挂起来的方菊的娇躯,身体不甘心的晃动。脖子上的绳索过<br />去粗糙,已经磨破了她娇嫩的皮肤。但此时此刻危急关头的肖胜男已经顾不得这<br />些了,缺氧慢慢腐蚀了她的思维,她的脑子里只剩下了挣扎。<br /><br />  时间一点点过去,肖胜男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慢慢的<br />消散,好像去往了高远的天空。面前爱人的躯体也变得模糊起来。她的挣扎逐渐<br />消退。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莫名的燥热,一对雪乳涨的厉害,乳头好像有什么东<br />西要渗出来似的,下身的小穴也涌出了蜜汁。<br /><br />  「我要死了吗?胸部好涨,下面感觉好热。能和小菊死在一起,罢了,这样<br />也好。」肖胜男最后的想法慢慢消散了,她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br /><br />  「这娘们居然也漏奶了,不愧是警署双艳啊。」「tmd ,临死前居然高潮了,<br />可真够淫荡的。」<br /><br />  肖胜男已经听不到罪犯们对她和方菊的奚落了。她的意识已经快要消失,身<br />体只有微弱的神经抽动下的颤动,胸口的奶汁慢慢的流淌,一双玉足不时的轻微<br />颤抖一下。最终,随着一股尿液的排出,肖胜男就此香消玉殒。她的眼睛依旧看<br />着方菊被吊起来的方向,黑色的美目此时已经黯淡无光,像是在控诉自己生前的<br />痛苦和绝望……<br /><br />  方菊和肖胜男被处刑的全过程在摄像机的工作下拍成了一盘录像带,罪犯们<br />欣赏了几遍之后把录像带贩卖到了黑市里。这两位美女刑警被处决的全过程在黑<br />市上卖了一个好价钱,无数xp系统特殊的人士购买了这盘录像,欣赏这两位美艳<br />女警官的最期。方菊和肖胜男的娇躯却被罪犯们特殊处理保存起来,供他们和其<br />他的女奴隶奸淫、发泄。万幸的是,三个罪犯最终因为这盘录像带暴露线索,被<br />警方抓获,但方菊和肖胜男这两位女刑警却再也回不来了。<br /><br />[<i> 本帖最后由 长门有希 于 2021-10-9 16:26(GMT+8) 编辑 </i>]这一种题材的看的有点犯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