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的性畜肉便器<br /><br />作者:凤千明<br />字数:9千<br /><br />  【#1:发情期】<br /><br />  男孩个子高挑,年纪小小就超过180 公分,一身肌肉结实精壮,却有张满是<br />稚气的脸孔;像是身体已经完全发育与成人无异,但其实还没真正长大的青少年。<br />肤色棕红黑黝,有如漂亮的燻制皮革,黝亮而光滑,但跟黑种人不同,又透着阳<br />光青春的棕红色。<br /><br />  其实男孩的脸上带着相当长期在户外工作的曝晒与风霜痕迹,但那一双灵活<br />明亮的大眼睛依旧暴露出未成年的青涩稚嫩,只是异色的眼眸自然流露出一种不<br />同凡异的气质. 他穿着旧而乾净的厚棉白上衣,浅蓝色的破旧牛仔短裤站在病房<br />中,单人病房白净安详,一个穿着素白衣袍的纤瘦女子坐在病床上,对着敞开的<br />窗户与洒落的阳光。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子温柔地看着男孩,缓缓地诉说自己近来<br />的情况. 因为男孩话少,也不懂得如何编造关於自己生活的谎言,乾脆不谈,他<br />向来只关心母亲在医院的情况,而母亲也知晓孩子话少口拙,於是淡淡诉说自己<br />的住院日常。<br /><br />  这本是男孩每个月唯一放松与开心的时刻,但今天却特别坐立难安,连安坐<br />在椅上都异常难耐。明明是每个月都会坐上大半天的平凡椅凳,竟像针山般让男<br />孩坐如受刑,刚坐下便差点让男孩跳起来,但椅子看来并无异状,男孩又不想让<br />母亲担心,只尽力强忍,而汗水很快从他黝黑光洁的额头汨汨渗出。<br /><br />  实际上,不单是汗水,浅色牛仔裤的胯间也微微出现了一小块变色的痕迹.<br />男孩的呼吸变得粗重,愈发不敢动弹,因为光是屁股坐在小小的椅子上,就有种<br />被人以舌头反覆舔舐屁眼小穴的错觉,乳头与衣服的摩擦,屁股与牛仔裤的接触,<br />都像是男孩的全身被人以舌头侵犯着,他也曾被人舔遍每一吋肌肤或最隐私的部<br />位,却不像今日这般喘息难耐。<br /><br />  「没事吧?怎么额头流了这么多汗?」母亲关怀地问「没…。没事,大概天<br />气太热了………」<br /><br />  男孩猛地站起身,「我去洗把脸。」然后匆匆走向盥洗室。<br /><br />  跑进盥洗室的男孩用冷水泼脸,试着让自己冷静些,但屁股猛地被一双手抓<br />住揉了一把,让他忍不住发出呻吟,而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居然一抽搐,猛地喷<br />出一股浓白精华,让浅色牛仔裤瞬间变色了一大块. 他低声惊呼,然后转头看向<br />出现在他背后的海医师。<br /><br />  「怎么啦?见你匆忙躲进来。」<br /><br />  「海医师,我…。我…。我不晓得怎么回事…。今天,特别…。」<br /><br />  「特别什么?」海医师斯文的脸上带着略带恶意的笑容。「好好说. 」<br /><br />  男孩黝亮的脸庞微微发红,「特别敏感…。坐在椅子上、衣服摩擦乳头、屁<br />股、身体都像是有人在…。」<br /><br />  「在干嘛?」<br /><br />  「在…。在舔我…」<br /><br />  「舔哪里?」<br /><br />  「舔我的………骚穴…。」男孩咬紧牙关红着脸回答。<br /><br />  「感觉爽吗?」海医师在男孩耳边轻轻地问。<br /><br />  男孩羞耻地点点头,随着海医师在男孩耳垂轻轻一舔,已然勃起的肉棒展露<br />了惊人的尺寸粗猛地从牛仔裤中窜出头来,猛地喷出更多浓白液体,喷在洗手台<br />和镜子上。<br /><br />  「管不住鸡巴的幼兽,连耳垂也好敏感呢。」海医师坏坏地笑道。<br /><br />  男孩羞红了脸,他双手紧握在洗手台边,结实的手臂上青筋鼓凸,却没有制<br />止医生的举动。「可是我…。没办法这样跟妈妈讲话…。我怕会忍不………」<br /><br />  「管不住鸡巴的小骚兽怕喷得自己老母满脸洨吗?哈哈~」海医师恶劣地取<br />笑道,「但我手边也没有尿道塞耶,这该怎么办好?不然…。你用这个?」<br /><br />  医生掏出一卷粗纱布放在男孩粗糙的手掌上,再从口袋拿出一支粗如手指的<br />多色圆珠笔. 「塞好塞满. 」<br /><br />  然后医生退开几步,拿出手机拍摄着男孩,看他如何颤抖地把粗纱布一点一<br />点塞进自己不停流出淫水和精液的马眼中,显然粗纱布塞进尿道的触感也同样刺<br />激了男孩的神经,黝黑男孩的颤抖宛如痉挛一般,但他只能凭着意志努力,用粗<br />扩的圆珠笔进一步把纱布塞入尿道深处,然后再塞入更多纱布。<br /><br />  终於男孩尽力把自己硬到几乎难以隐藏的大屌塞回牛仔裤中,用水乱泼一阵,<br />掩盖浅色裤子上的污渍,才又回到病床旁。<br /><br />  等到探病时间结束,海医师领着男孩离开时,男孩才又怯生生地问:「海医<br />师,这是怎么回事?我变得好敏感,比…。平常还敏感………光是衣服、裤子都<br />………」<br /><br />  「畜生不习惯穿衣服?」医生在男孩耳边吹气道。<br /><br />  男孩停下脚步浑身微颤,下意识地又按住自己的胯下,「不…。是…。」<br /><br />  他们来到停车场的汽车旁,男孩又迟疑地看向医生,「海医师,请问我…。<br />可以在后座吗?」<br /><br />  「喔?大妖怪觉得小医生只能当你的司机吗?」海医师推了推眼镜笑着问。<br /><br />  「不、不是!我…。我不敢坐着………椅子太………」<br /><br />  「去吧。」海医师笑着打开了后车门. 男孩手脚俐落地脱光衣裤,直接钻进<br />后座,当然男孩没穿内裤,四肢撑在椅垫上,就像条大狗,粗长的狗屌与悬垂圆<br />硕睾丸就在两腿之间微甩,甚至牵着一丝透明液体. 海医师坐进驾驶座,一边发<br />动一边问道,「所以是全身特变得特别敏感?还是特别的部位变得敏感?」<br /><br />  男孩终於停止了先前紊乱的呼吸,似乎脱光全裸,维持趴跪真的令他舒服不<br />少。「全身好像都很敏感,然后有点地方特别、特别敏感………」<br /><br />  「哪里?」<br /><br />  「乳头、屁股、狗屌、骚穴………耳垂碰到一下好像都快发疯了…。我生病<br />了吗?怎么会这样?」<br /><br />  「嗯………」海医师想了一会儿,「我觉得可能是你的性徵成熟,进入发情<br />期。」<br /><br />  「性徵?」男孩对这个词彙感到陌生,但似乎可以理解发情期,「发情期?<br />像猫狗那样?春天到了乱叫?」<br /><br />  海医师一边开车一边笑了,「发情期是生物感到交配的欲望,想要满足繁衍<br />的天性。」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人族不会因为季节或身体成长而有发情期,<br />至少并不明显. 也许是你的半妖血统在影响。」<br /><br />  男孩低垂着头,「那…。发情期会多久………我这样要怎么工作…。」<br /><br />  「我也不是妖族专家,我哪会知道…。也许几天,也许几周,也许几个月<br />…。」<br /><br />  男孩沮丧地垂着头,丝毫没有看见海医师脸上邪魅的笑容。<br /><br />  「海医师,小杂种的情况如何?」一个粗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br /><br />  「目前看起来东西非常完美,小杂种傻得可笑,他还真的相信自己是性徵成<br />熟,进发情期了。」海医师笑得邪气十足。<br /><br />  「海医师的本事那小杂种能理解一二?连销魂极乐钉这种宝物都制作得出来。」<br />粗犷的声音吐出谄媚的马屁。<br /><br />  「这不是普通的销魂极乐钉,是我改良过后的新玩意儿,我想想…。叫做虐<br />欲极乐钉更好些,因为疼痛同样可以激发情欲. 把母钉钉在人的欢愉激点的穴位<br />上,子钉会成为母钉的延伸,要是我把子钉钉在那小骚货的手指上,不管是吸吮<br />或摩擦手指,都像是有人在对蜜穴激点又抠又舔,小畜生现在足足有十六个激点<br />呢。」<br /><br />  粗犷的声音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听了老子都硬了,妈的,就等您明天把那<br />小畜生送回来了。」<br /><br />  「耐心等着吧,后续的观察记录也拜託你了。」<br /><br />  「当然,海医师的事情,哪敢不尽心。」<br /><br />  【#2:始】<br /><br />  男孩没有名字,在如今的容身之所,他不配拥有姓名。<br /><br />  「喂!」「小杂种」「小畜生」「骚货」「母狗」「贱种」全是在叫他,更<br />多时候,其他人叫唤他的方式是给男孩一脚、一耳光,或随便拿称手的东西往男<br />孩身上一抽,而胶管抽在身上特别疼。<br /><br />  这全是因为男孩是半人半妖的混血杂种,妖族曾是人族的大敌,但人族在大<br />战中获胜,妖族最终只能躲进蛮荒边疆、深山老林之中。像男孩这样的混血儿甚<br />至无法在人族社会中取得一个合法的身份。<br /><br />  男孩从未见过妖族的父亲,母亲为了生下半妖血统的孩子差点死在生产过程<br />中,也为此跟家族断了往来。妖族血统带给男孩的东西,除了一紫一绿的异色双<br />眸,超凡的坚韧体魄与再生能力之外,只有无尽的艰辛、羞辱与痛苦。<br /><br />  半妖杂种,是男孩生来的原罪。<br /><br />  大户小姐出身的母亲为了生下男孩而孤身离家,撑着虚弱的身体拼命工作来<br />抚养孩子,到了男孩十来岁时,母亲猛地病倒,病来如山崩,几日间变彷彿油尽<br />灯枯。若非海医师出现,男孩就只能孤身一人流浪。<br /><br />  年轻的海医师是母亲的青梅竹马,他把母亲送进华贵洁净如宫殿的医院细心<br />疗养,也把男孩交给雄哥,让他随着工头雄哥做工偿还医疗费,而男孩每个月都<br />能去医院探望母亲一次,这也是男孩最最开心的时刻。<br /><br />  工地的生活很苦,苦得男孩有时几乎活不下去,但他总会想起母亲,母亲慈<br />爱温柔的笑,还有为了养大他所流下的眼泪与汗水,於是他又能多捱一会儿。海<br />医师告诉男孩,这都是业报,妖族的罪业,父亲和自己的罪业,现在吃的苦就是<br />偿还这些罪业,有一天,偿还完了,母亲就会好起来,他就可以跟母亲一起重新<br />生活。<br /><br />  这就是男孩最大也是唯一的期待。<br /><br />  【#3:晨起】<br /><br />  男孩在工寮里没有房间,那怕是一丁点的私人空间,也没有一件私物。不用<br />服侍工头的夜晚,他都会睡在工寮外的铁制狗笼中。超过180 公分的结实高壮身<br />躯,拥挤地蜷缩在笼子里,如同一头困兽. 每天天刚亮,浅眠的工人老侯就会来<br />到铁笼边,展开男孩的一天,加压喷水枪和赶牛用的电刺棒是最常用的工具,尚<br />未清醒的男孩下意识地闪躲着,但在窄小的铁笼中都只是徒劳。等他的惨叫挣扎<br />令老侯满意,老侯就赏男孩一泡鹹酸臊臭的老人陈尿,或当头淋得满脸,或把皱<br />缩的污黑小屌塞进男孩的嘴里,强灌进喉咙。<br /><br />  陪工头雄哥过夜的话,男孩往往昏睡在刑架上,然后被定时的刑具唤醒,电<br />击、鞭打、烧烫、抽插,什么都有可能。最幸运的情况才能睡在床边的地板上,<br />而这种情况二、三个月才可能发生一次。<br /><br />  刚醒来的男孩跪在雄哥的面前,拼命撑大自己的嘴巴好吞下工头的入珠巨蟒,<br />嚥下比老侯更酸臭臊腥的晨尿。<br /><br />  雄哥一边点起香烟,一边清排存了一夜的积尿,满是黑毛的大手抓起男孩吋<br />短的小平头,用力地往自己的粗屌上压,巨蟒轻松地顶进男孩喉咙深处。黑黝精<br />壮的性畜男孩不由自主地挣扎起来,泪涕齐流,他想乾呕,他想呼吸,但雄哥的<br />大手让他无处可逃,男孩青筋浮凸的结实手臂交叉在背后,没有上铐却也不敢动<br />弹。<br /><br />  随着入珠巨蟒横冲直撞,猛击喉咙之底,男孩突然像触电般地抽搐颤抖着,<br />「喔?原来在这里啊,哈哈哈~~真坏~」雄哥粗犷地笑道。没想到海医师把虐<br />欲极乐钉的子钉镶在男孩的喉咙底,等於每一次深喉对男孩而言都是不亚於大屌<br />冲击激点的强烈刺激。<br /><br />  男孩充满活力的年轻肉棒飞快地胀大鼓昂,随着入珠巨蟒在喉咙中的冲撞抽<br />插,一次次抖动抽搐,接着飞快地喷出一股又一股浓浊白液。<br /><br />  「小畜生又发骚啦?真是管不住淫屌的贱狗,随地乱喷的髒东西。」雄哥狂<br />笑着,一边继续肏男孩的嘴,一边用满是黑毛的大脚踢踹着男孩上翘甩动的大粗<br />屌和鼓球般大睾丸。白浓的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地喷出,洒满工头的黑脚,并且喷<br />溅在男孩自己的胸肌和腹肌之上。<br /><br />  佈满硬茧的大毛脚下的肉棒被踩压在半妖少年分明如刀刻的腹肌上,来回踩<br />踏摩擦,男孩受到这样的刺激更加难以自制,触电感越来越强,紧绷的黝黑肌肉<br />不停颤抖,而精液加倍猛烈地涌出。<br /><br />  「越喷越多了呢,淫荡的小杂种. 」然后抽出自己的巨蟒,猛甩了男孩好几<br />个耳光,在他上留下鲜明的五指掌印,「认真舔啊,只等老子出力?妈的,教那<br />么久都教不会吗?蠢狗畜生!」<br /><br />  雄哥重新把粗硬臊臭的入珠屌直捅进男孩的喉咙,不顾男孩的挣扎、咳嗽、<br />眼泪、鼻涕或翻涌的酸水,同时把抽了大半的香菸直接捻熄在男孩的锁骨上,在<br />黝亮的肌肤留下一处黑焦的烫疤。<br /><br />  折腾了十五分钟,工头终於把他的精液灌进男孩的嘴里,然后他继续抽插乱<br />顶着,第二泡臊尿也随之涌入,精液、尿液的混合,呛得男孩直接从鼻孔中喷流<br />出来。<br /><br />  雄哥终於拔出他稍软的粗屌,「舔乾净啊,小骚货。」肥硕的肉棒甩打在男<br />孩狼狈不堪的脸上,工头的浓精和男孩呕吐的污物不止从嘴边涌出,甚至反灌到<br />鼻孔中,全部混合着狂淌的汗水一起下流。而男孩认命地认真舔舐工头的臊臭肉<br />棒,中途第二根香菸又捻熄在宽厚的背胛处。<br /><br />  好不容易舔乾净了雄哥的老二,工头的粗毛大脚直接抬起来踩住男孩的后脑,<br />像踩着畜生般把男孩的脸直接压到地板上,让他继续把地板上外漏的尿液精液全<br />部舔乾净,再搭配用竹篾随性地抽打男孩结实的背肌与圆翘的屁股,过程中男孩<br />精壮的双臂始终交叉在背后不敢妄动。<br /><br />  然而屁股被抽,居然又让男孩呻吟地喷出几股精水,增加了清洁的难度,所<br />幸雄哥大概觉得这实在太浪费时间,於是竹篾全落在男孩宽厚结实的雄背,在汗<br />水淋漓的黝黑背肌上留下交错的鲜红鞭痕。<br /><br />  之后雄哥领着男孩离开房间,正式开始男孩平凡无奇的一天。<br /><br />  【#4:盥洗】<br /><br />  作为一头牲畜,男孩没有一件衣物,只能赤裸地暴露着自己精壮结实的肌肉<br />身躯,光滑黝亮的皮肤与稀少近无的体毛。虽然没有衣物,但一头性畜肉便器,<br />却有不少金属配件,包括沉甸甸的不锈钢手铐、脚镣和项圈,比常人大上二、三<br />成的圆鼓睾丸也被三圈共6 公分的沉重金属睾丸环分开,睾丸环以短铁炼连接着<br />脚镣,让男孩的爬行步伐随时扯动着睾丸。<br /><br />  饱满硕胀的大龟头自然也有穿环,粗如手指的铁环从系带下方穿入,再从马<br />眼穿出,几乎填满整个尿道,铁环挂着一个大如拳头的金属牛铃,沉甸甸地往下<br />扯,还串了四条铁炼,两条铁炼连接男孩的手铐,两条铁炼连着男孩的乳头环,<br />男孩的乳头环穿在粉嫩乳头与乳晕之间. 男孩年纪虽轻,却有着饱满鼓胀的壮硕<br />胸肌,还有浅黑色的大圆乳晕,连同乳头也比常人大,但异常粉嫩;两颗实心沉<br />重的金属铃铛就穿在乳头与乳晕之间,接着铁炼与龟头牛铃相接,随着每一步爬<br />行都发出清脆的声响。<br /><br />  锁住脖颈的金属项圈有数个铁环,颈后连着短粗炼越过男孩的背脊,以一根<br />合金肛钩塞进男孩的屁眼中,窄短的铁炼强迫男孩维持着昂头翘臀的下贱姿势。<br />脖前的长铁炼则是握在雄哥的手上。<br /><br />  「老侯,小贱种今天把自己弄得一团糟,带他去洗洗。」工头把项圈炼子交<br />给污黑乾瘦的老工人。<br /><br />  老侯一扫早上没能玩弄到男孩的郁闷,「好的!老大!」兴沖沖地跳了起来,<br />接过铁炼就扯着男孩往外走。<br /><br />  男孩跪在开始吸收炽阳而逐步升温的柏油地上,汗水从被精液黏结的头发滴<br />落,滑过满是尘土髒汙的脸庞,带出一道道黑浊的线条;粗壮的大腿双膝跪地,<br />结实精硕的上身直挺,青筋纠结的双手抱在颈后。老侯把男孩手铐的扣环固定在<br />项圈上,却没有解开手铐与龟头环之间的短炼,於是长度不足的短炼把男孩的粗<br />屌和沉重牛铃不停往上扯。<br /><br />  男孩皱紧眉头,几乎要发出呻吟,但没说出一句话,因为过去的经验早老教<br />会他,恳请、哀求除了换来更多羞辱与折磨,没有任何用处。<br /><br />  老侯的身旁有一个小锅架在火炉上加热,男孩看不见里面煮着什么,但散发<br />出迷魅的香气。老工人凑上前嗅了嗅,「妈的真臭,臊毙了,小骚货你是几百年<br />没洗澡?还是骚洨喷满身?种猪都没你那么骚臭!」<br /><br />  看到男孩忿忿不驯的表情,老侯立刻甩上几耳光,工头留下的掌印指痕才刚<br />消退,立刻又添上老工人的细瘦掌印。男孩虽然对所有的折磨逆来顺受,但并不<br />表示他真是一头温驯的羔羊,他的忍耐与服从都是为了更重要的目标。而在这个<br />工地中能让他完全服从与打心底畏惧的,只有工头雄哥一人。<br /><br />  而雄哥就在一旁的屋簷下,翘着脚看着报纸,目光偶尔瞥向跪在火热阳光下<br />的黑黝男孩。加压水枪大片地洒向男孩,如同高速喷射的尖针刺在他的身上,男<br />孩忍住呻吟与颤抖,绷紧全身的精实肌肉硬抗水针的无数戳刺,水花在空中溅洒<br />闪闪发光,立刻在男孩黝亮的棕红肌肉留下一点点的紫赤戳痕,像是尖针戳刺一<br />般。<br /><br />  接着老侯切换水枪的模式,集束的加压水柱像铁棍抽击在赤裸紧实的身躯上,<br />每一次飞舞甩动,就留下一道道交错纵痕的青紫淤痕,像是棍棒来回抽打,男孩<br />咬着牙硬捱,但无法维持挺立的跪姿,像是被球棒击倒在地,挣扎地护住自己脆<br />弱的头脸。<br /><br />  老工人发出恶意的淫笑,水柱稍停,却不是怜悯男孩,而是舀起炉火小锅中<br />的滚烫液体,淋在倒地男孩的身上。「洗澡当然要上肥皂啦。」原来铁锅中是被<br />煮滚融化的肥皂,草绿色的液体泼洒在男孩的黝黑肌肤上,立刻烫出大片红肿并<br />且迅速凝固,散发出浓浓的药草香气。<br /><br />  「躲什么!?贱畜!就是你那肮髒下贱的狗屌狗穴才要好好洗乾净!」老侯<br />怒骂,工人用远比男孩身体髒污数倍的黑脚踩住那精壮大腿,把烧烫融化的肥皂<br />淋在男孩拼命想躲藏保护的敏感下体. 男孩终於发出惨嚎,草绿色的火烫液体迅<br />速凝固,包裹着男孩的肉棒与睾丸。然而在众多工人的围观与讥笑中,下体猛然<br />受到的疯狂刺激,竟又让男孩颤抖抽搐地加倍勃起胀大,在众目睽睽下,撑裂了<br />甫凝结的肥皂块,探出红肿发紫的硕大龟头,并且一股一股地喷涌出白浓的青春<br />精华. 「干!小杂种被烫鸡巴也可以喷精,妈的有够贱!」「越烫越喷,越打越<br />硬,下次老子玩啦!」<br /><br />  老侯猛踹男孩的圆硕翘臀,「把狗屄露出来!不要躲!」但男孩死活不肯,<br />拼命闪躲着。<br /><br />  突然老侯的声音停了,男孩被铐在项圈的双手也解开了扣环. 雄哥粗犷的声<br />音在男孩耳边响起。「来,自己把屁股掰开来,小淫兽的骚穴确实需要好好洗洗。」<br /><br />  男孩绝望地服从,噘起光滑鲜美的翘臀,用自己修长结实的棕色手指拨开自<br />己的屁股沟,露出深藏的密穴。工头把金属肛钩一把扯出来,带出粉藕色的嫩肉。<br /><br />  舀杓高举,草绿色的火烫液体如丝线垂落,在男孩饱满硕大的黝亮屁股画出<br />线条与随之而来红肿,雄哥绕着圈滴,像是画图一般,从外而内,一圈一圈往中<br />心的小穴移动,滚烫的肥皂液凝结在敏感颤抖的屁股上,草绿与棕黝,凝固在男<br />孩修长结实的手指,抽搐紧绷,然后是粉嫩无毛的纤细菊花,男孩惨叫、喘息、<br />呻吟,极力压抑浑身的抖动,肉棒却不受控制地一股接着一股地喷涌出精液。<br /><br />  「把狗穴也掰开来,翻出你的小骚屄,里面也得好好清洁。」雄哥的命令不<br />容质疑,也是男孩无法抗拒的。<br /><br />  半妖男孩的修长手指满是凝固草绿色肥皂块和烫肿的红痕,微微发颤的手指<br />一点点塞进自己的嫩穴中,动作稍有迟疑,立刻换来加压水柱的抽打,催促男孩<br />的动作。最终男孩只能咬紧牙关,奋力把自己的蜜穴彻底掰开,裸露出柔嫩艳粉<br />的媚肉,在恐惧中颤抖吞吐着。<br /><br />  火热融化的草绿色汁液从空中直线落下,伴随着男孩的淒厉惨叫,灼烫着最<br />敏感纤细的肛门嫩肉,原本就已然失控的狗屌更像是抽筋般一抖一抖,但从早上<br />醒来男孩已经不知道喷出多少精华,饶是半妖的惊人体魄也被搾得只剩稀淡的精<br />水。而泄洪般的尿水随之汹涌而来,痛到失禁的男孩却依旧不敢放松手指,任由<br />滚烫的草绿色肥皂液体灌满穴口,凝固成块. 接着是加压水柱的无情抽打、大片<br />的水针扫射,剥去凝结在男孩黝黑精实身躯上的草绿色肥皂,泡沫与髒汙被水沖<br />去,露出交错层叠的青紫淤痕,烫肿红痕与被破开的水泡,水针扫射后在肌肉上<br />留下密密麻麻的针点伤痕。<br /><br />  厚壮饱满的胸肌和腹肌佈满了密集的针痕,彷彿男孩被压倒在插花的针山之<br />上,许多针痕甚至渗出血来;如今敏感万分的光滑硕臀像是被松肉用的滚针器反<br />覆犁了一次又一次,让男孩的精水和尿液像是水龙头关不住似的狂泄。<br /><br />  最后雄哥拿着没有发射的水枪,塞进了男孩的蜜穴口。「用加压水柱怕是可<br />能会玩坏,还是用花洒清洁就好了,来,小杂种,自己的狗屄自己清。」工头拉<br />着男孩的手握住加压水枪的扳机. 男孩没有拒绝的权力,颤抖着自己按下扳机,<br />发出撕裂的哀嚎。<br /><br />  【#5:晨间喂食】<br /><br />  工地的性畜肉便器:晨间喂食宠物有属於自己的狗食盆或猫食盆,但工地的<br />牲畜肉便器只有铁笼旁的一小块下凹的地面,因为长期使用而积淀着颜色难分的<br />污垢。<br /><br />  一名年轻工人拎着大包小包走近工寮,「早餐来喽!」那人喊道,满面笑容<br />的晒黑脸庞显得单纯而阳光。<br /><br />  「老大,您的鹹豆浆、馒头夹葱蛋、烧饼油条. 」比男孩大不了几岁的年轻<br />工人恭敬地把食物放到工头雄哥面前。<br /><br />  小工人把早餐食物一一递给工寮中的每个人,然后走到男孩面前,半妖少年<br />的项圈锁在地上的扣环,迫使他只能脸贴地的趴伏着。包子、馒头、烧饼等食物<br />从半空倒在男孩前的地面,份量是成年工人的好几倍。鹹豆浆则倾淋在堆成小山<br />的包子馒头之上,一下子把食物弄得汤水湿淋。<br /><br />  接着髒兮兮的破旧布鞋一脚踩烂地上的包子馒头,来回踩踏把男孩面前的食<br />物践踏得污秽稀烂,男孩的忿忿眼神则换来小工人一踢,但因为脖子项圈被固定<br />在地上,不止闪躲不了,被踢开的头脸还会被项圈硬生生勒扯住。<br /><br />  「畜生还想跟人吃得一样?垃圾母狗!」年轻工人把满是食物烂泥的鞋底蹭<br />抹在男孩稚嫩的脸上。<br /><br />  雄哥的粗犷声音再次响起:「以前养猪都是喂臭酸的馊水,小杂种要感恩。<br />吃三人份的饭,最好能干四个人的活。」<br /><br />  「阿蛮,每天替大家买饭也辛苦了,今天上工前这小畜生就任你玩吧。」<br /><br />  「是老大!谢谢老大!」叫做阿蛮的小工人兴奋地喊道。<br /><br />  工头拿着早餐,临走前抚摸了男孩针痕未消的圆滑硕臀,「烟灰缸的工作不<br />能省,自己掰开骚屄,两只手!」雄哥指挥着男孩颤抖的双手,「扯开点,没吃<br />饭啊?还真没吃饭,马上就让你吃个饱!除了拇指,八根手指全塞去,给我撑开<br />点. 哪根手指偷懒,我下回就拿钉枪把你的手指钉在骚屄上,让它一辈子合不拢<br />. 」<br /><br />  雄哥大笑地说着,手指挟着剩小半截的香菸探进男孩奋力掰开的小穴,冒着<br />闪红火星的烟头按捻在嫩肉的某一点上。男孩惨叫浑身颤抖,狗屌抽搐又失控地<br />喷洒出更多淫水、尿液混杂的液体,而阿蛮早有预备,刚刚拿了一截软管塞进男<br />孩的尿道中,把这些尿水淫液全接进半妖少年的食物凹槽。<br /><br />  工头精准地把香菸捻熄在男孩蜜穴中的激点上,那也是海医师的虐欲极乐钉<br />的母钉位置,把男孩刺激得浑身痉挛,抽搐不止;雄哥抽回手,烟蒂自然留在男<br />孩的狗屄里,带着早餐扬长而去。<br /><br />  「怎样?老子买来的东西还嫌东嫌西?不想吃?」阿蛮的表情带着一丝狠厉,<br />很难想像一个看似阳光纯朴的大男孩会有这样的表情。<br /><br />  工地的性畜肉便器没有答话,男孩很清楚那些人不需要他的回答,他默默张<br />开嘴几乎贴着地板,大口吞嚥咀嚼那些被踩成污秽烂泥的包子馒头. 「等等。」<br />阿蛮抬起脚把破烂的布鞋压到男孩的脸上,「鞋底也舔乾净,畜生可不准浪费饲<br />料!」<br /><br />  男孩羞辱地照办,雄哥的命令无法违抗。平时工人的欺压凌辱有一定的限度,<br />但若是雄哥允许某人任意玩弄,就表示在这段时间中那人可以对男孩为所欲为,<br />恣意玩弄,只要不搞到永久伤残,怎样开心怎样来。於是这也成了工人们营营追<br />求的奖励。<br /><br />  不过阿蛮很快就嫌抬着脚酸,走到旁边把三口两口把自己的早饭囫囵塞进嘴<br />里,几个动作快的工人也走过来,掏出自己的污黑骚屌,对着男孩的头脸和食物<br />宣泄大泡臊尿,顺便或踹或踩添上一脚. 男孩脸贴地趴着吞嚥那些淋满尿水的食<br />物烂泥,同时又必须翘起圆硕饱满的屁股,手指塞进自己的屁眼,奋力掰开柔嫩<br />的蜜穴。任何一个工人都可以随意将烟头捻熄在男孩的身躯,厚实光滑的背肌、<br />圆翘的屁股、掰开穴口的黑黝手指,或是蜜穴内部的粉色媚肉;闪着红光的烟头<br />灼烫只让男孩的粗屌流射出更多浑浊液体,让浑身的肌肉更加紧绷抽搐。捻烂的<br />烟蒂则直接扔进半妖少年掰开的菊穴中,就像烟灰缸一般。<br /><br />  阿蛮蹲在男孩的屁股后头,不太熟练地点燃香菸,他揪住男孩一手无法掌握<br />的粗屌和硕大睾丸,把吸红的烟头烫在半妖少年青筋纠结的肉棒上,颤抖、抽搐,<br />鼓起的水泡又再次被红闪闪的烟头烫破,年轻工人重新点燃被捻熄但还未烧尽的<br />香菸,继续灼烫硕大如棒球的饱满狗蛋,或是男孩胀成紫红色的肥嫩大龟头. 小<br />工人一根香菸要烫上三、四次,才肯扔进男孩的骚穴中,俨然是不想浪费那十分<br />廉价的香菸,却又想尽办法要折磨那半妖少年。<br /><br />  一名粗犷的中年工人走来,随手把嘴里的半截烟捻熄在男孩的穴口嫩肉处,<br />然后把烟蒂弹进男孩的深穴中。他拍拍一旁阿蛮的肩膀,「阿蛮,你也别费太多<br />功夫,要把体力留到今天晚上啊,嘿嘿~」工人猥琐地笑着离开. 阿蛮年轻的脸<br />庞因为羞辱、愤怒、痛苦还有无比的仇恨,扭曲成一团. 埋首於食物烂泥的男孩<br />也理解了中年工人的意思,虽然男孩是工地中的最底层性畜,但多数的夜晚他是<br />专属於雄哥的玩物;而工人最年轻的阿蛮,显然有时也必须满足其他年长工人的<br />扭曲欲望。<br /><br />  「操!狗杂种!骚货!贱畜!」阿蛮对着男孩大骂,把手上的香菸胡乱塞进<br />男孩的狗穴,然后抬起脚对着男孩的屁股、狗屌、狗穴狂踢猛踹。<br /><br />  半妖少年只能咬牙忍耐着年轻工人的狂怒。他听过阿蛮的故事,小工人来自<br />边境山村,父亲是山上的猎户,有天入山狩猎却没了踪影,连去寻夫的母亲也同<br />样没再归来,村子里的人都说,他们招惹了山里的妖族。男孩知道这是妖族的罪<br />业,他的罪业. 「操你妈!」阿蛮大吼着把脚直踹尽男孩勉力掰开的嫩穴,他用<br />力过猛,竟是大半只脚硬生生破入男孩的肛门,半妖少年放声惨叫,引来其他工<br />人的围观. 「吃老子的大脚啦!肏烂你这骚屄!」阿蛮见其他工人围过来,乾脆<br />继续把脚深入男孩的菊穴。<br /><br />  疼得颤抖不已的男孩头趴在食物稀泥中哀嚎,但手指却不敢离开自己的肛门,<br />只能拼命承受着年轻工人的大脚. 「干!臭鸡掰!操!」阿蛮吼着想把脚抽出来,<br />但男孩的蜜穴被塞了许多烟蒂,还有一堆工人对着穴口撒尿,里面髒汙稠腻。阿<br />蛮一个用力,脚是拔出来了,那髒兮兮的破烂布鞋却卡脱在男孩的狗穴深处。<br /><br />  而阿蛮用力过猛,直接跌在地上,光着一只脚,污黑的脚趾上汁水淋漓。惹<br />着围观的工人们哈哈大笑。<br /><br />  阿蛮又羞又气,胀红了脸只想逃。「阿蛮,把另外一只鞋也留下,然后拿这<br />些钱去买双新的。」最后还是工头雄哥给阿蛮解围。<br /><br />  「小杂种,你这骚屄胃口真大,连阿蛮的布鞋也吃得下。」雄哥的打手拍打<br />着男孩又翘又圆的硕臀,「鞋子哪有只留一只的道理?」说着他握起阿蛮的另一<br />只髒布鞋,大手粗拳就直接搥进半妖少年的蜜穴中。<br /><br />  大拳握着鞋子在男孩的肠道中猛力前后冲刺,勾起疯狂的惨嚎,最后雄哥拔<br />出手,把另一只布鞋也留在男孩的骚穴里. 「只塞一双鞋是不是太单调?」雄哥<br />随口问道,但他并不需要男孩回答,拿了两颗比鸡蛋还大的青色圆蛋同样以蛮力<br />塞进男孩的肛门. 最后塞入男孩嫩穴的是一样诡异的器具,乍看像是普通的金属<br />肛塞,圆盘接窄颈及水滴形的末端,但雄哥拿到男孩面前展示,轻轻一转圆盘,<br />水滴形的末端变立刻弹开宛如花开,「这样打开,才不会掉出来。」雄哥笑着说<br />. 但酷刑并未以肛塞完结,只是男孩终於可以放开自己的手指,让撕裂渗血的肛<br />门缓缓合拢,剩下肛塞的圆盘外露在屁眼。不算太大的圆盘有着五个孔洞,周围<br />四个稍小,中间一个较大。<br /><br />  雄哥摊开手掌,掌心是四根竹钉之类的东西,三公分长,木竹材质上面满是<br />毛刺。「老实说,老子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海医师说这可以让你爽到漏尿。」<br />说着工头便协笑着把竹钉插进圆盘周围的四个孔洞,像是用钉子把男孩的穴口封<br />住一般。<br /><br />  男孩疼得满地打滚,像是垂死野兽发出狂野的嚎叫,但只换来工人的讪笑,<br />或有人再次掏出鸡巴,淋了男孩一头尿水,说是替他降降火。<br /><br />  老侯在工头的指示下,替男孩换了一根尿道软管,那是某种植物的茎管,晒<br />乾后又韧又长,同样也有无数的小棘与毛刺,直插深入到膀胱后,露出来的一大<br />截则接进肛塞圆盘中央的孔洞,让男孩涌出的精水全部流进自己的蜜穴。<br /><br />  「这种植物茎管也是海医师准备的,据说泡湿以后会胀大好几倍,你就慢慢<br />享受吧。」<br /><br />  雄哥转头对其他人喝道:「吃饱喝足,准备上工啦!」<br /><br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