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痒奴~圣女的快乐调教(1-2完)<br /><br />作者:拉麵<br />字数:8 千<br /><br />  [#1 :成为痒奴~圣女的快乐调教]<br /><br />  音叶国,是一个位在海斯托立亚大陆的边陲地带的小国。此区人民信奉着欢<br />笑之神,或许是神明的恩典,每隔几十年便有带着巨大魔力的婴儿降生,成为该<br />国家的圣女。若是她愿意将魔力奉献出来,藉由炼金契约,全国人民将会拥有更<br />悠久的寿命和更为富足的生活——而究竟是如何影响和运作的,也少有人想要探<br />究,唯一知道的,便是所有人都会在圣女的影响下变得更好。<br /><br />  “恭喜你!”“没想到梅利斯酱是今年的圣女”“早在看到那个魔力储备量<br />的时候就该猜到了好不好,小诗真是太迟钝了~”“什么嘛~”一群少女们围在<br />梅利斯的旁边打闹着,一边贺喜着。<br /><br />  “哼哼~我早就知道本小姐会成为圣女了!”回话的少女——梅利斯骄傲的<br />抬起头. 远远看着,白皙无瑕的肌肤和穠纤合度的身材,足以让人血脉喷张。<br /><br />  “快看!大人来了!”说着话的诗推了一把梅利斯。“请跟我们走吧,圣女<br />大人”穿着深黑色衣袍,配戴着长剑的侍卫们围住梅利斯,引领着她上了马车,<br />带她前往皇宫.<br /><br />  ***<br /><br />  “圣女,就是这里了。”侍卫将梅利斯带到一个华丽宽广的房间内,地板光<br />洁亮丽,墙壁内处处镶嵌着炼金术士耗费心力的银镜作品,据说可以透过镜子观<br />看外界,抑或是将内部影像传输出去,可谓是讯息沟通的好工具,可惜造价不菲。<br /><br />  而在房间正中央的,却是有着与华丽氛围不同,显得格格不入的长凳、宛如<br />十字架且附有绑带的板架、一个看似舒服却有着奇怪镂空的长椅以及散落一地的<br />工具盒、药水、水晶球和不只用途为何的炼金道具。虽然似乎有着不少东西,但<br />因为房间格外的宽敞,显得略为空荡。<br /><br />  “圣女大人,请换上这套服装,并请您坐在这个椅子上。”侍卫一手拎着服<br />装,另一手指着长椅。其余的侍卫们则是从宫殿他处般来了带有移动滚轮的长架,<br />架上则是垂坠的布幔,可遮挡他人视线,供少女换衣使用。<br /><br />  “我换好了~这件衣服看起来也太奇怪了吧!”梅利斯从布幔后走出。或许<br />是服饰过於大胆,少女看起来不满意的吐槽着,一边拉扯着衣服的下摆.<br /><br />  相比於平时的衣物,这件服装的布料简直少的可怜,无袖的超短上衣,布料<br />口还带着可爱的荷叶边,仅仅遮住胸口的白兔,白皙的腰腹全部露了出来;下半<br />身则是半透明的迷你裙,其长度更是微微掀开就可看到少女的内裤。<br /><br />  在侍卫的引导下,少女略显不满的坐上长椅,任由绑带和锁扣扣住四肢。此<br />时她的双手高举,露出白嫩光滑的腋窝,上衣也一同被往上拉提,裸露出两个半<br />球的下班圆,下摆的荷叶边堪堪遮住少女的两点红樱。她的双腿分扣在两端,无<br />法合拢.<br /><br />  此时有两名侍卫分别跪在少女的双脚旁,他们将少女的鞋袜褪去,将她的脚<br />浸泡在水中,拿起专门的毛刷对准少女的足底刷洗。<br /><br />  “你们在干什……诶嘿嘿嘿好痒啊嘻嘻,等,等一下呀哈哈”<br /><br />  侍卫们听完少女的话,竟真的停下了动作。“圣女……不,未来的圣女大人,<br />这正是成为圣女的必经之路。”<br /><br />  “那么确切来说该怎么做呢?”梅利斯好奇的问到。<br /><br />  “只要圣女大人说出”我是圣女梅利斯,愿意成为大人们的痒奴,请大人们<br />不客气享用我吧?“后,再透过那处的水晶球,便能连结您的话语以达成契约,<br />从此便可可藉由挠痒、使您高潮等等来获得圣女您流出的魔力。当然,若您想要<br />理解这项契约背后炼金作品的魔力回路等知识也是可以的,不过这必须等到您成<br />为圣女之后呢~”<br /><br />  “什么!痒奴!这我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我明明是要成为圣女的!还不给<br />我尊敬……呀哈哈哈哈等一下啊哈哈哈好痒啊脚心痒痒忍不住诶哈哈哈嘿嘿”<br /><br />  少女听完后大惊失色,而后又端起了她高傲的态度,可惜绑在椅子上的她一<br />点威吓力都没有,片刻后便在侍卫的刷洗下露出无可奈何的笑颜,更是没有丝毫<br />吓阻侍卫的可能性了。<br /><br />  “您当然会成为圣女的。”侍卫意义不明的笑了一下,便和另一名侍卫开始<br />攻陷少女的脚. 他们先将水盆移开,再将梅利斯的双脚绑缚在另一刑具上。少女<br />的脚趾无法闭合,宛如盛开的小花。<br /><br />  “那还不恭敬点……呀哈哈哈哈脚心很敏感哈哈哈不能哈哈等一下啊诶嘿嘿,<br />脚趾,脚趾缝不能也一起咕啊哈哈哈哈嘻嘻哈哈,趾缝也痒痒哈哈,我说等一下<br />没听啊哈哈哈,停,停一下啦诶嘿嘿嘿哈哈”<br /><br />  只见其中一名侍卫拿着毛刷,对着少女的足弓毫不留情的来回刷着;另一名<br />侍卫则是沿着脚掌上的纹路慢慢刷过,好似在研究些什么;还有几名侍卫则拿着<br />看似掏耳勺的银棒在梅利斯的足趾间挖着她的趾缝,也有人是拿着羽毛在足趾间<br />来回拉扯。为了躲避痒刑的苛责,梅利斯白里透红的脚丫止不住的颤动着,脚趾<br />似乎想要并拢,却被这个长椅上的绑绳给硬生生的分开.<br /><br />  “不能等一下?没想到圣女大人这么淫荡,其实根本就是很想要嘛!该不会<br />拒绝就是想要更多的挠痒痒吧?”“既然这样我们一定会满足圣女大人的哦~”<br />几名侍卫故意曲解梅利斯的话,一面加大力度和变换搔痒的方式,一面又唤来更<br />多侍卫,竟是攻佔了少女的腰腹和腋窝!<br /><br />  “淫荡什么的才没……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来求求你哈哈哈,只有腋窝<br />诶嘿嘿嘿嘿放过腋窝吧哈哈哈哈,腋窝痒痒啊嘻嘻嘻嘿嘿腋窝不行,太痒了咕啊<br />哈哈哈肚子也痒痒啊哈哈哈,不能全部一起太卑鄙了呀啊哈”<br /><br />  “看你笑的这么开心,果然很喜欢嘛~淫荡的圣女大人~”<br /><br />  “才不是呀啊啊啊~等一下不行要……哈啊”<br /><br />  听到淫荡二字,少女不禁感到羞耻,却又因为羞耻生出了快感;而被称为圣<br />女大人更是与如今屈辱的处境形成对比,在连绵不绝的痒责下,少女腰部弓起,<br />一股黏稠透明的淫水喷涌而出。<br /><br />  “真不愧是圣女大人呢~竟是因为挠痒痒而高潮了呢~如何?只要说出那句<br />话就会稍微放过你哦~”侍卫们看见梅利斯的高潮画面,不禁兴奋了起来。事实<br />上,即使少女说了,想来这个搔痒责罚也是不会停下的。<br /><br />  “才,才不会说呢诶嘿嘿嘿嘿痒痒啊哈哈哈”即使被逼到如此绝境,梅利斯<br />仍然不愿说出口,不肯认输。<br /><br />  “既然如此,看来只能用方案二了。”侍卫们放下了手边的工具,让少女得<br />以喘息,然而他们看起来却是异常的兴奋.<br /><br />  “哈啊…哈啊…你们要做什…呀啊!”<br /><br />  只见少女的上衣被向上掀起,乳尖分别被纳入两人口中,他们有时而吸吮,<br />时而轻咬,布满茧的双手则是大力的揉搓软绵绵的胸脯,瞬间逼出少女可爱的娇<br />喘。<br /><br />  “不能吸哈啊…这样太……哈啊……咿呀等一下呀啊啊!”<br /><br />  少女双颊通红,头部左右甩动,却也无法躲避接连而来的快感,连眼角都被<br />逼到泛泪. 此时另几名侍卫拿剪刀剪开少女的内裤,露出毫无毛发的白虎。他们<br />塞入几颗浑圆的珠子,那珠子的表面还刻画着淫邪的纹路。它们一遇到淫水便不<br />住的震荡着,刮擦着少女内部的微小凸起。过於逼人的快感另少女险些尖叫出声。<br /><br />  “圣女大人,此物名为淫铃,乃是炼金物品,碰到淫水便会到处乱窜,若是<br />不想它乱动可千万不要高潮哦~”侍卫们微笑着,紧接着又把一根不会过於粗却<br />十分长的假阳具插入少女的小穴,认真一看才发现上面都是毛刺!<br /><br />  “古代的时候人们使用羊眼圈,据说能使贞节烈女都变成荡妇;而如今,炼<br />金大师发明了这种肉棒,上面所有的软刺都是仿造羊眼圈而作的呢~换句话说,<br />这可说是满满羊眼圈的肉棒哦~”侍卫们微笑的补充,缓慢的将肉棒塞入少女体<br />内。<br /><br />  “这个不行!!会死的…好痒,好痒,太痒了哈啊,快一点啊!”<br /><br />  “不行呢!这个可是要慢慢来才能体会乐趣哦~”侍卫慢条斯理的将肉棒推<br />进少女体内。和刚才令人发笑的痒感不同,这种痒反覆痒进了心里,挠都挠不着,<br />恨不得能用力摩擦。那软软的毛刺每一根都温柔的刷过少女体内的那几处凸起,<br />而此时的温柔却是最大的残忍,又痒又爽的感觉险些把少女逼疯。<br /><br />  “用力一点!哈啊就是那边,好痒,呀啊啊啊顶到了呀啊啊~”梅利斯使劲<br />的将大腿往外阔彷彿想将小穴打的更开,好躲避那股搔痒,却反而使肉棒更好进<br />入体内。在顶到底端的瞬间,少女又攀上了一个小小的巅峰。此时的她仍惦记着<br />不想高潮这件事,控制着身体的肌肉强忍着。然而当花心被毛刺扫过后,刚被满<br />足的欲望瞬间变得更为强烈,难耐的搔痒感恨不得肉棒在用力多捅几下。她忍不<br />住弓起身体,不自觉的迎合着肉棒的撞击,嘴里咿呀的呻吟着。<br /><br />  见到眼前的景象,一名侍卫像其他人使了个眼色。其他人立即佔据了梅利斯<br />身旁的其他位置。而此时少女仍然身陷快感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周遭的变化。<br /><br />  “好痒,好痒啊,太痒了再用力一点,顶到了呼啊啊好爽……诶怎么突然呀<br />哈哈哈不能是现在啊腋窝也痒痒呀哈哈哈哈脚心也不行阿哈哈哈饶过脚心吧哈哈,<br />等,等一呀啊啊啊啊~”<br /><br />  其他几名侍卫瞬间一起攻击起少女所有的弱点,光滑的腋窝,白皙的腰腹,<br />敏感的趾缝和脚心,瞬间被羽毛,梳子,刷子和手指佔据,无从预测的落点让少<br />女止不住的狂笑。怕痒的大腿因躲避搔痒而向内出力,却反而使小穴紧紧的包覆<br />住肉棒上的软刺,使内部的小穴更加的痒了起来。在肉棒来回的顶撞下,少女被<br />两种截然不同的痒感以及快感给逼上了高潮。少女的头部狂乱的甩着,腰只也不<br />住的弓起又摊下,十几股的淫水接连不断的涌出。<br /><br />  “咕啊哈哈哈哈,全部都好痒啊诶嘿嘿嘿,忍不住了哈啊,又要去了呀啊啊<br />啊,不能,不能再呀啊啊啊”<br /><br />  连续多次的高潮将梅利斯不断推向高峰,过於强烈残忍的快感令少女害怕了<br />起来。『只要,只要停下来就好了……,哪怕只有一分钟……』梅利斯想着,用<br />几乎没有丝毫残存的理智想着契约的内容。<br /><br />  “我梅利斯愿意呀哈哈哈哈成为大人诶嘿嘿嘻嘻哈啊的痒奴,请不能呀啊啊~<br />”<br /><br />  就在说出口的同时,一名侍卫打了一个响指,只见房内墙壁上的银镜竟是一<br />同闪亮了起来;其中有一半映照着少女此时淫乱的姿态,另一半却是可以瞧见会<br />聚於宫廷广场的群众!他们双手交叉,似是望进镜里,紧紧盯着梅利斯。<br /><br />  “不要看呀啊啊哈哈哈,不能认输嘻嘻嘻哈哈哈咕呀啊啊啊~”看着镜中自<br />己淫荡的姿态,少女的穴口不禁又吐出一口蜜液;而被众人视奸的事实使少女的<br />身体不自觉的发热,变得更加敏感了起来,竟是潮吹了。<br /><br />  “圣女大人,这些人可是诚心诚意的祝祷哦~他们正为国家圣女的诞生而感<br />到喜悦呢!现在,请您在他们的见证下说出誓言吧!”<br /><br />  梅利斯听完不禁害怕了起来,仅仅是想像那些群众中有着认识的贵族、不认<br />识的贫民等,从此后对她的印象难道就是这等难以见人的姿态吗?她彷彿听见他<br />们说着,“这就是梅利斯贵女吗?”“真是淫荡啊!”“看啊!她又喷水了!”<br />“真想舔一舔!”<br /><br />  “不要,不要呀啊啊啊~不能舔咕哈哈哈啊啊啊”被快感侵蚀的大脑和身体<br />使的少女难以分辨幻想和现实,身体不停的绷紧又放松的迎来一次次的高潮。<br /><br />  “梅利斯大人明明爽到不能再爽了对吧!看看你的骚奶头和骚阴蒂都硬成什<br />么样子了!”“那些民众正看着圣女大人的穴呢!”“您听到了吗?他们说想狠<br />狠吸您的小穴,喝您的淫水呢!”侍卫们围绕在梅利斯的旁边,兴奋的在她的耳<br />边说着淫词浪语. “不要哈啊,不能再,不要呀啊啊啊~”少女凌乱的摇头,不<br />要、不能的说着,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在背德的羞耻中又迎来了潮吹。<br /><br />  “只要说出来就好了哦~说出誓言吧~”侍卫轻柔的在少女耳边低语.<br /><br />  “我是……哈啊……梅利斯咕哈,愿意成为大人们的痒奴呀啊啊,请大人们<br />不客气的享用我吧。”被快感完全冲散的理智使少女完全忽略了自己曾经的抗拒,<br />如同被操控般的说出了誓言。<br /><br />  就在少女说完的同时,一旁的水晶球忽然亮了起来,少女的语言也具象化成<br />了看不懂的古老文字,在空中金光闪闪,而后冲入水晶球中;一旁空白的契约书<br />也飞了起来,包住水晶球后又掉落,此时上面竟已印满了文字。少女彷彿感受到<br />自己与许许多多、无数的人之间连结着,有一种无形的能量脱离自己的身体,顺<br />着回路流了出去;这种感觉并不会痛或是不适,仅仅是感觉到有东西分离出去罢<br />了。<br /><br />  “咕啊哈……终於完成……咿呀啊?诶嘿嘿啊哈哈哈,咿啊哈哈哈哈怎么变<br />更痒了啊哈哈哈”<br /><br />  “圣女大人,那股力量流失到了一定程度,就会使您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敏感<br />呢~如此就是货真价实的痒奴了!圣?女?大?人,让我们继续吧~”<br /><br />  “不要啊~诶嘿嘿嘿好痒啊嘻嘻嘻,饶过腋窝吧呀哈哈哈对不起啊哈哈饶过<br />身体吧哈哈全部都很痒痒啊”虽然刑罚并未加剧,但由於少女变得更加敏感,高<br />潮的次数更是多了不少。<br /><br />  “咕啊哈哈哈又去了诶嘿嘿,好厉害呀哈哈啊啊,请不要在意的把我痒的乱<br />七八糟吧?就是那边~呀啊啊啊~啊哈哈哈啊哈又来了嘻嘻嘻好痒啊哈哈好爽啊<br />咿呀~”<br /><br />  “好的!一定会努力达成您的要求哦痒奴大人~”<br /><br />  “才不是痒奴是圣女呀哈哈哈好痒啊又去了咕啊哈哈哈,太快了呀哈哈哈不<br />能啊哈哈,脑袋会变得奇怪啊咿哈哈,对不起我是痒奴啊哈哈嘿嘿哈哈”<br /><br />  ***<br /><br />  自此后,梅利斯将被永远监禁在这个房间内,担负起『圣女』的职责,用身<br />体为所有民众们祝祷. 而那股损失的力量不仅仅使她身体敏感,同时也会使她变<br />得无需吃喝却能永保健康,成为除了体会痒感和快感外什么都不需要,真真正正<br />的痒奴。而她也将在余生的岁月里,因为不停的痒责、快感和越发敏感的身体,<br />迎来永无止尽的高潮。<br /><br />  [#2 :用身体接待外国使臣的痒奴圣女]<br /><br />  “怎么……今天怎么停了……”彷彿是感到羞耻般,梅利斯不禁红着脸问着<br />身旁的侍卫们。<br /><br />  在日复一日的痒责和快感之下,少女的双乳变得更加的大了,每每为人民<br />『祈福』之时,便是一阵阵的乳波荡漾,甚至会淫乱的喷出乳汁;而敏感的身体<br />更是禁不住这番调教,仅需随意的搔弄,淫水就会不停的流出,甚至达到数次高<br />潮。然而体会过过於刺激的甘美的身体早已不再满足於少少几次的高潮,而是渴<br />求更多的快感和痒感。<br /><br />  尽管梅利斯的身体早已堕落,她依旧在少有的休息时刻时向周围的侍卫们宣<br />称自己是被逼迫、自己其实是圣女等等,而往往会换来更加淫虐的快乐调教。也<br />不知道少女是为了说服自己己身心灵并未陷落,抑或是其实她本就渴望着更多的<br />淫靡快乐而故意说出这些话语就不得而知了。<br /><br />  而此时,这曾经梦寐以求的休息时刻,少女反而不自觉的抗拒了起来,然而<br />要让她说出自己想要更多实在是一件过於羞耻且难以承认的事。她一如往常的说<br />着被逼迫等等略带挑衅的话语,然而侍卫们仍然没有动作,实在耐受不住了,她<br />才不得不问出那句话。<br /><br />  “今天要接待外国的使臣大人们。”“这就带殿下先去洗漱。”侍卫们倒也<br />没有多说什么,解释完原因就带着梅利斯前往特制的浴室。<br /><br />  脱去衣物后,只听喀的一声,少女多处被延伸出来的机械手臂控制住,她双<br />腿大敞的坐在一处板子上,不得动弹。习於被束缚的少女并未抱怨什么,乖乖的<br />没有晃动等待侍卫们的服饰。<br /><br />  “咿哈哈哈哈好痒哈哈哈!”<br /><br />  只见侍卫们按了墙壁上的某处,便有无数细细的水柱对着少女喷了过来。梅<br />利斯娇嫩的小脚自是耐不住这股痒感,不禁边笑边挣扎了起来。那水柱自然不会<br />因为梅利斯的挣扎而减少,毫不留情的击打着少女的娇躯,甚至还变得更多了些。<br /><br />  “咕啊哈哈……哼嗯……呀哈!咿呀哈哈哈!”<br /><br />  增多的水柱有些温柔的打在少女的双乳上,一对玉兔随着水的冲击不住的晃<br />着;而有些水柱则对准少女大开的花穴向内冲着,不论是击打到敏感的阴蒂,又<br />或是肉壶内的凸起,全部都让少女的笑声夹杂着娇喘呻吟,不多时便达到第一次<br />的高潮。<br /><br />  不待少女喘息,侍卫们关掉喷水机关,拿出沐浴药剂让梅利斯身上沾满泡沬<br />. 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就着泡沫在少女白皙嫩滑的躯体上爱抚着。<br /><br />  “不要摸阿……哈哈哈!诶嘿嘿痒痒啊!”<br /><br />  即使是轻柔的抚摸,那股细微的痒感也让梅利斯忍不住笑了起来。等少女全<br />身都是泡沫后,侍卫们戴上专门的手套,拿起毛刷开始洗刷少女的里里外外。<br /><br />  “咿呀哈哈哈!不能一来就是咕啊哈哈哈!腋下合不起来诶嘿嘿嘻嘻哈哈哈!<br />胸部也……哼阿!不能揉呜啊!”<br /><br />  当那覆满软刺的手套滑过腋下的痒痒肉,梅利斯的笑声陡然增大。另一旁的<br />侍卫也不甘示弱,随即捧着圣女的淫乳爱抚揉弄,不过揉搓数次,梅利斯便尖叫<br />了声,一道细长的乳汁便喷射而出,下方的花穴也是阵阵的紧缩,欲求不满了起<br />来。<br /><br />  “下面也……好痒咿呀啊啊啊!放过咕哈啊!”<br /><br />  原来是那根毛刷深入了梅利斯的体内,也不知上面附着的是何种动物的毛发,<br />不仅又细又长且蓬松;又因为那是炼金作品,自然不会因淫水的湿润而黏成一团<br />. 这可苦了梅利斯,和平常的假肉棒不同,不但少了那种被填满的充实感,那股<br />搔痒的感觉却是加强了许多。那些成千上百细软的毛丝扫过穴内的突起,带来了<br />数不尽的温柔折磨,虽然仍有少少的快感,痒感却是比曾经体会过的强上数倍不<br />止。很快的,受不住的梅利斯便求饶了起来。<br /><br />  “放过下面……哼嗯!痒痒受不住咿呀!饶过它呀啊啊!”<br /><br />  “说清楚,放过哪里呢痒奴大人?”<br /><br />  侍卫们无所谓的调笑着,手上的动作却加快了许多。<br /><br />  “放过……哼呀啊啊!放过骚穴咕咿呀!太痒了呜!”<br /><br />  历经多日的调教赐福,少女心知侍卫们想听到的答案,也知道逞口舌之快也<br />是无用的,当即红着双颊喊出侍卫们想听的话。<br /><br />  “哦?看来痒奴大人觉得不舒服吗?”<br /><br />  “对对对!不舒服嗯呀!骚穴里面痒痒饶过咕哈!”<br /><br />  少女连忙点头,深怕侍卫们不能理解她的不舒服。此时的她身上无处不凌乱<br />的,上半身泡沫奶汁糊成一团,身下则是滴滴答答的留着淫水。<br /><br />  “我看痒奴大人分明是喜欢的紧,看看身下的小嘴这么能吸!连淫液都流了<br />一地!”<br /><br />  本来就没打算停手的侍卫自然是不会放过梅利斯,那蓬松的毛刷仍是在少女<br />的体内旋转摩擦,带出大股大股的淫水。说也奇怪,即使梅利斯十分抗拒,但欲<br />求不满的小穴却不想那物离开体内,紧咬不放,也或许是痒奴体质,即使感到骚<br />痒难耐,梅利斯仍然不停的流着蜜液,高潮连连,甚至比曾经调教时流得更多。<br />也因此,侍卫会说梅利斯其实很喜欢倒也不算是胡乱说说的。<br /><br />  “不阿……不喜欢咿呀呀呀!”<br /><br />  “还敢狡辩!水流得这么多,且让我帮你好好的堵上这穴儿!”<br /><br />  侍卫胡诌了一个理由,更努力地刷洗起来,梅利斯身下的蜜液自然流的越发<br />汹涌,却无法达到想要的、真正的高峰。<br /><br />  “给我……要肉棒哼啊啊啊!要肉棒给小骚穴止痒呜啊啊~”<br /><br />  终於忍受不住的梅利斯开始恳求了起来,想着说些淫词秽语便能暂时结束,<br />换来能真正让女体满足的肉棒。然而那些侍卫看了下时间,却纷纷停下手上的动<br />作,开启刚刚的淋浴装置将梅利斯身上的髒污洗刷,於是又是一轮的笑闹声,远<br />处听来,浴室的气氛十分欢乐。<br /><br />  “哈哈哈哈放哈哈、等、不要打咿啊啊啊!”<br /><br />  “你动手干什么啊!后面还有晚宴!要是赶不上就完了!”为首的侍卫阻止<br />了动手的人。<br /><br />  “嘁。”被制止者听完,虽然仍想继续,却又觉得那番话十分有道理,只得<br />住了手。<br /><br />  原来是有名侍卫看到少女眸含春水,双颊绯红,全身充满淡淡的淫虐痕迹,<br />便忍不住一时手痒对着少女的花户连续拍打了几下。被玩弄一番的梅利斯哪禁得<br />住这番拍打,此时的她脚背都因为快感不自觉地绷紧,嘴里又开始呻吟了起来。<br />况且那拍打力度控制得宜,不仅不会感到痛,反而让少女觉得体内更加搔痒,恨<br />不得被大力的玩弄一番。看见少女此时的癡态,其余侍卫们也不再理会,连忙将<br />少女转交给另一群晚宴的负责人。<br /><br />  ***<br /><br />  “酒足饭饱,不如让我国圣女来招待各位!”<br /><br />  “当然!这是我等的荣幸!”“真的是非常期待!请务必让我们见见贵国圣<br />女!”<br /><br />  经过一天的接待后,音叶国的国主理所当然地为使臣们介绍当地的『特色』。<br />这些使臣对於艳名远播的圣女可说是非常好奇,连声的催促着。<br /><br />  只见国主挥了下手,一群白袍男仆便推着一辆银色的推车前来。特殊的地方<br />在於,这推车的大小不可谓不大,且车上装的并不是精巧甜点或昂贵酒食,而是<br />一名少女!那少女全身光裸,双手双足皆被扣上,双眼被黑布矇住,只得躺在车<br />上。细细看去,她光滑的腋窝、柔软的腰腹被红色的莓果酱勾勒出华丽繁複的花<br />纹;高耸的双乳被绵密的鲜奶油糊住,艳红色的乳尖则是被半透明、凝固的糖浆<br />包覆;而嫩白的脚丫上似是涂了果冻状的物体. 推车旁也附有各式奇形怪状的用<br />具和去皮去籽的葡萄等等。<br /><br />  “不知各位对这份餐后甜点满意吗?”<br /><br />  “当然!”看见眼前的春色,众多使臣们均看直了眼,恨不得马上前去赏玩<br />一番,此时自然无有不应。国主看见众人皆是满意非常,不禁翘起嘴角,随后便<br />藉口身体不适先行休息。<br /><br />  几名使臣见国主回去休息后,便随着个人爱好佔据不同位置,轮流享受起这<br />等美食来。<br /><br />  “咿哈哈哈别舔呀哈哈哈!腋窝咿嘿嘿嘿!”<br /><br />  最先遭殃的便是覆满果酱的腋窝了,每每使臣粗糙的大舌舔过,舌下的娇躯<br />便会不自觉地颤抖,伴随着好听的笑声;那名使臣听见笑声,便更加的卖力了起<br />来,忽而轻轻舔吻,或是重重刮弄,鼻尖也时不时滑过敏感的上臂。却不知果酱<br />中也藏有细细小小的果粒,此时和大舌一同攻城掠地,不须多时便将梅利斯的思<br />绪搅成一团酱糊,只能任人摆布了。<br /><br />  “呀哈哈哈肚子也咿哈哈哈!不能一起咕呀嘿嘿嘿嘻嘻犯规啊哈哈哈哈哈!<br />”<br /><br />  紧接着沦陷的便是腰腹处以及白皙的腿部等等,此时的少女的脑中仅仅被<br />『痒』一字佔据,只能无助的甩着发丝,狂乱的笑着,然而这对於在场的所有人<br />而言,仅是助兴的音符,没有一人对少女生出丝毫怜悯,当然,他们也知道,用<br />不了多久少女便会享乐其中。<br /><br />  “圣女大人这双乳正晃个不停呢,想来是渴望被好好地吸弄一番吧!真不愧<br />是淫荡的圣女大人。”佔据胸处的使臣早已坐不住,当即调笑了一句,便将少女<br />的淫乳纳入口中咂摸舔弄了起来。他倒也不强求将胸口处的奶油全数吃尽,而是<br />一心含着乳首,待凝固的糖浆都化了,便更加用力地吸舔了起来。<br /><br />  “才不是淫荡咿呀哈哈!哼哈哈哈别、别舔呀哈哈!不能吸呀啊会忍不住咿<br />啊啊啊啊去了咿!”<br /><br />  随着一声娇啼,一道细白的乳汁喷出,少女不禁双眼翻白,身下也潺潺的流<br />起水来。虽说多日调教下少女早已丢弃羞耻心,沉溺於享乐之中,但此时陡然换<br />了一群人,便不自在了起来,努力的维护圣女的尊严-虽然本来就没有多少。<br /><br />  “不是?那为何圣女不停地将这对淫乳送入小臣口中?”<br /><br />  “我、我没……咿呀啊啊啊!又去了咕啊啊啊!”<br /><br />  听闻使臣的话,梅利斯本想反驳,但身体却仍然诚实的向上挺起,彷彿恨不<br />得男人吸得更多、更大力一点,不禁心虚了起来,声音也弱了不少。使臣可不管<br />少女口是心非的话语,当即继续吸起乳来,不多时便又让少女喷了次乳。<br /><br />  “呀哈哈哈!咕呀啊啊啊!等、是……甚、甚么东西?好冰咿呀啊啊啊!”<br /><br />  却说另一名使臣看着圣女潺潺流水的花穴,早已忍不住了,当下便拿了一旁<br />冰凉的葡萄果肉塞了进去。然而经过一番浴室玩乐与众使臣玩弄的身体早已渴望<br />到不行,此时碰到葡萄果肉,穴口便一缩一缩的将其吞吃进去。冰凉柔软的果肉<br />一碰到媚肉,立即激的少女害怕的叫了起来,却也同时被区区一颗葡萄送上高潮。<br /><br />  “是会让圣女大人爽到升天的东西呢!”一旁的使臣看见少女美妙的反应,<br />不禁感到越发的兴奋,却也不打算和梅利斯解释,继续塞入了一颗又一颗的葡萄,<br />直到那碗少少的葡萄告罄为止。而后,又拿起一根布满突点和螺纹的阳具对着少<br />女的穴口深处推进.<br /><br />  “好满……好舒服,嗯哈、哈啊咿啊啊啊不能啊咕呀啊啊好涨咿呀啊啊啊!<br />”<br /><br />  “圣女大人,你乱动妨碍我榨葡萄汁了。”<br /><br />  “什、什么葡萄汁咿呀啊啊啊!区区葡萄才不会呀啊啊啊啊!”<br /><br />  听到使臣故作冷淡正直的话,少女的羞耻心久违的冒了出来,又听到仅仅是<br />葡萄,而非各种古怪的炼金物品,就将自己送上高潮,便越发的羞耻了。然而穴<br />内的媚肉却也耐受不住阳具的抽插和果肉的冰凉,在淫邪的螺纹一次次的擦过体<br />内敏感处后又再次被送上高潮。<br /><br />  “不能继续咿呀啊啊啊啊!会坏掉呀啊啊啊!诶、等诶嘿嘿嘿嘻嘻不能是现<br />在啊哈哈忍不住咿呀哈哈!别舔、求、求你咕啊哈哈哈!”<br /><br />  原本逐渐沉溺於肉欲的少女没能看见刚才略略停手的其他人突然又开始动作<br />了,不论是腋窝、腰腹、大腿,甚至是尚未沦陷的一双嫩脚都被唇舌或是双手佔<br />据。突然爆炸的痒感和绵绵不绝的快感不断的将少女抛上更高的天堂又跌落,逼<br />得她只能求饶。一时之间喘息声夹杂着尖锐的笑声,光听着便能想像少女此时的<br />淫乱画面。<br /><br />  “咿啊啊啊!哈啊、痒痒呀哈哈哈不能再去嘎哈哈哈!放过呀啊啊啊啊!”<br /><br />  “又要去了呀啊啊啊!顶到了咿哈哈哈!好舒服咕啊哈!”<br /><br />  “不愧是音叶国的圣女!”“不虚此行啊!”使臣们感叹调笑着。而此时的<br />梅利斯早已无瑕去听他们所说的话语了,只能被一次次的快感和痒感带上更高的<br />高峰,随着他人的挑弄高潮不断,双眼翻白,甚至有口涎溢出,显然是被玩弄到<br />神智不清的样子。当然,这场盛宴仍会持续许久许久……<br /><br />  ________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