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Miosleet<br />字数:6282<br /><br /><br />               竞技处刑<br /><br />             ————零————<br /><br />  港区的一大重点支柱产业,就是港区的舰娘牧场。<br /><br />  这个牧场并不是那种,进行家禽家畜养殖之类的一个通常的牧场。但是与通<br />常的牧场类似,这里的配套食品加工设施同样会每天往外输送出经过初步切分加<br />工好的的肉类、乳品。舰娘牧场的顾客大多是周围的居民,但是其实最主要的买<br />家还是港区自身。<br /><br />  舰娘牧场的「畜牧」对象,则是这个港区的舰娘自身。由于舰娘的特殊体质,<br />无论是多么严重的,甚至于是被摧毁到只剩下一个细胞,都可以轻易用快修吃桶<br />瞬间修复。因此,舰娘甚至是一种比传统肉用动物更加高效的肉类获取来源。<br /><br />  但是,伴随着港区中的舰娘日益增多,港区食堂对于肉食的需求愈发增长,<br />以至于每日正常处理数量的舰娘所提供的肉身已经难以满足港区的需求。<br /><br />  在这个需求下,提督下达了一条指示:扩大舰娘牧场的每日屠宰数量,采取<br />抽签制度,每次抽出一级的舰娘,该一级的舰娘们需要派出一名代表进行处刑竞<br />赛,而竞赛失败的一方,全级舰娘均要被斩杀。如果没有同级舰娘,则至少要有<br />一位关系好的舰娘一起处刑。<br /><br />             ————壹————<br /><br />  得梅因两臂环抱在胸前,托举起自己硕大的胸部。上衣的布料仅仅只能是覆<br />盖住乳头的突起,而那一抹樱红色的乳晕则完全无法盖住。<br /><br />  「区区战列舰,怎么可能和我相比呢?」<br /><br />  在她的对面,狮,双手撑在自己的权杖之上。手臂向中间挤压自己的胸部,<br />将乳沟挤压得更加深邃。<br /><br />  「多说无益!」<br /><br />  看来狮子就像一头狮子一样,非常有自信呢!<br /><br />  第一组,是得梅因级三姐妹,与狮子和圣乔治两人进行竞赛。<br /><br />  我从得梅因的后背偷偷摸上去,用力狠狠将她推了一把。<br /><br />  「唔!」<br /><br />  毫无防备地,得梅因直接冲到了狮的身上。<br /><br />  两人的巨乳,像是气垫一样被挤压,向外瞬间膨胀出去。而后再非常富有弹<br />力地将两人推开。<br /><br />  「哦呀哦呀,司令官您可算来了。」得梅因像是享受这种乳房被挤压的感觉,<br />将全身的重力压在狮的身上。<br /><br />  「妾身可不认为你这是正当竞争。」狮将得梅因推开。<br /><br />  而在二人的乳尖,已经变为深色的布料证明了一点——两人都榨出乳汁。<br /><br />  「哦?那——」得梅因一把抓住我的衣领,然后环绕住我的后脑勺,直接按<br />压到她的乳尖。<br /><br />  顿时,一股暖流涌入了我的口腔。<br /><br />  咂咂嘴,「嗯,好喝!不愧是乳用舰!」<br /><br />  「你——!」<br /><br />  港区专用的乳用舰,需要经过重重的评选,需要从日产奶量、最低榨乳频率、<br />乳质、风味等各个方面进行评选。而维持整个港区300多号舰娘日常乳制品需<br />求的乳用舰娘,至少需要40位。<br /><br />  而面前的得梅因和狮,正是乳用舰们其中之二。<br /><br />  「事不宜迟!」我最后吸了一大口的得梅因的乳汁,「请两位小姐,前往属<br />于自己的搾乳机。」<br /><br />  这两位的竞赛,非常简单,就是简单比较在限定时间内谁的产乳量更大。<br /><br />  坐在搾乳机的座椅上,将两座巨大的胸部放置于前面卡块上类似于断头台一<br />样的豁口。而上方的卡块自动降下锁定,将两人的胸部完全限制在这个豁口中。<br />真空吸乳器自动对准到两对乳尖,而上下滚筒挤压装置也轻轻贴到胸前的皮肤。<br />而座位也并不是普通的座位,而是有两根粗壮的假阳具深深插入小穴与菊穴,上<br />下抽动刺激被榨乳的舰娘。手上有一个控制器,可以自己控制机械对自己乳汁的<br />榨取效率。<br /><br />  然而,这仅仅只是最基础的配置。<br /><br />  搾乳机还可以安装配套组件,而最广泛配置的组件就是——断头台DLC。<br /><br />  支座架在搾乳机的平台上,并不像正统的断头台需要有高耸的刀头挂架,通<br />过重力加速刀头实现斩断脖颈的。更加轻易简单而现代化的断头台,只需要通过<br />简单的液压机构即可实现控制速率的斩杀。甚至有雅兴的话,还可以让刀头下降<br />一半,仅仅切断颈椎与其中的神经,却保留颈动脉静脉减少大量血液喷洒而导致<br />的污染——当然一般并不会这么做。<br /><br />  「那么!」我手里握着一个开关,「开始!」<br /><br />  座位上的两个假阳具开始抽动,粗壮的巨根甚至将两人的小腹撑得突起。然<br />而更加引人注目的,则是吸在乳头上的两个真空吸乳器。<br /><br />  伴随着榨乳滚筒一次一次挤压,两人4个乳头上喷溅出一股一股的白色汁液,<br />被榨乳器抽入面前的一个量筒。量筒中的液面在缓慢而稳定地增长,目前才仅仅<br />是刚刚开始的这个阶段,对专门训练的乳用舰娘并不是什么难事。<br /><br />  「怎么?你想喝吗?」得梅因像是完全不在意穴内抽动的假阳具与搾乳机,<br />显得非常自如。<br /><br />  然而另一边的狮子,却有点脸色难看了。虽然说是为了自己的女王的形象强<br />忍着呻吟,却并不能掩盖住自己憋气的难堪。<br /><br />  「要是我喝这一口让你输了,那不就?」<br /><br />  「没事没事,区区战列舰,不可能——噫啊!」<br /><br />  好像也只是一个更厚脸皮而已。<br /><br />  竞赛时间被限制在了5分钟内,而这也只是正常的乳用舰娘一次榨乳所用的<br />时间。而这次竞赛的精髓则在于,怎么在限制的时间内榨出更多的乳汁。<br /><br />  得梅因率先调大了搾乳机的抽取功率,直接上升到了通常速率的两倍。而旁<br />边的狮也并没有怠慢,同样加大了对乳房的肆虐程度。<br /><br />  但是好像随着时间的累积,狮有点不太能够承受得住下体两根巨型硬橡胶棒<br />的冲击。<br /><br />  「哈——哈——唔——————」<br /><br />  深深憋了一口气。<br /><br />  狮拨动手中控制器,然后肉眼可见地,下体的橡胶棒抽插速度显著增加,而<br />加压充气泵将橡胶棒的直径再度加大。<br /><br />  橡胶棒外侧的颗粒刮擦着狮子的肉壁,一下一下地将分泌出来的淫水抽出<br />「啊啊啊啊啊————」<br /><br />  像是爆发了一样,狮终于憋不下去了。伴随着不知道是惨叫还是淫叫,乳房<br />和下体都喷射出巨量的液体。<br /><br />  在短时间内,狮子胸前的量筒里白色液面就追赶上了得梅因的量。<br /><br />  「这……哈……这就……忍不住了……哈……吗?」<br /><br />  得梅因嘲笑到。<br /><br />  反观得梅因那边,反而并没有着急,真空吸乳器和挤压式榨乳装置维持在高<br />效而稳定的程度,下体抽插的橡胶棒也恰好维持在能够性情高涨而又不达到无法<br />控制身体的高潮的程度。<br /><br />  「看来我们的得梅因女士对这个搾乳机可算是研究深入啊?」<br /><br />  「那是,感谢夸奖~ 」<br /><br />  甚至还能调皮地回应我的话,不愧是顶级的经验丰富的乳用舰啊。<br /><br />  狮的这一波爆发,虽然很快追赶上了得梅因,但是也已经把后劲给用尽了。<br /><br />  再度调大榨乳器的输出功率,直接将控制器调节到了最大值。两根橡胶棒的<br />直径已经扩张到了足足有15厘米,都能够插入进两条手臂而毫无难度。而这橡<br />胶棒深深捅入已经松垮的阴道,继续强行撑开子宫颈,深深地插入到子宫中。<br /><br />  「咿呀!」<br /><br />  这就是最大输出吗,有点意思。<br /><br />  长达30厘米的橡胶棒,直接没入了狮的腹部,将她的小腹撑出了一条坚硬<br />的突起,而后这个突起再度缩回,同时菊花捅入的橡胶棒再度向前突入。<br /><br />  搾乳机也再度冲低气压,甚至让刚刚从乳房喷出的温热乳汁在低气压下沸腾,<br />凝结在透明的真空罩中形成一道半透明的薄雾。而挤压滚筒的挤压力度也再度加<br />大,所过之处柔软的乳房被压出了一道深深的凹陷。<br /><br />  但是即便如此,喷出的乳汁也大不如开始时的那么充足。<br /><br />  狮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性高潮让她难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好在被卡扣固<br />定住的四肢让她不能做过多的抽搐。<br /><br />  时间已经过去了4分钟。<br /><br />  伴随着一声高亢的吼声,狮的乳头里喷出了红白相间的液体。<br /><br />  而后,还挤压出了嫩黄色的脂肪。<br /><br />  挤压滚筒施加的力度已经将乳房里的乳腺、脂肪等等柔软的非流体都挤压喷<br />射出来。<br /><br />  松开,向上贴近身体,加进,向下拉伸挤压。<br /><br />  再一次喷射出混杂了血液、乳汁、脂肪还有各种细胞的液体。<br /><br />  「狮女士,好像这样的话你的产品可算是不合格了呢~ 」<br /><br />  得梅因反倒是开始乐在其中,甚至还能调侃起旁边这位有点力不从心的女士<br />了。<br /><br />  然而狮子并没有回应得梅因,或者说,已经无暇顾及得梅因所说的话了。<br /><br />  搾乳机立刻检测到了狮子的产品质量大幅下降,判断为已经榨干了所有的乳<br />汁——狮子的榨乳挑战结束。<br /><br />  下体两根粗大的橡胶棒缩小,抽出,而长时间吸在乳房上的搾乳机也自动收<br />回。最后榨出的液体也被废弃不用,但是也保留下了被榨取的纯净的乳汁。<br /><br />  「呼哈……呼哈……」<br /><br />  狮的胸腔一上一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而附着在胸腔前面的乳房,却<br />已经被搾乳机给榨得有点干瘪了。<br /><br />  「判断狮失去榨乳能力,开启处理程序。」机械音从搾乳机中传出。<br /><br />  而所谓的处理程序,最快让舰娘恢复身体机能的办法,就是——「哈哈……<br />那,指挥官……哈……再见……」<br /><br />  程序自动进行,固定着刀头的液压杆缓慢降下,贴到了狮的后颈。<br /><br />  被冰冷的斩刀贴住,狮也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动作。<br /><br />               然后——<br /><br />  「咔铛——」<br /><br />  液压杆迅速弹出,巨大的力量将斩刀切入狮的脖子。<br /><br />  甚至来不及发出叫声,狮的脑袋连同她的一头金发,就被冲击力击飞。<br /><br />  而她的身体在失去脑袋的控制之后剧烈抽搐,就算四肢被固定住,四处颤抖<br />的脖子断口喷射出的血液仍旧把场地染得到处都是红色污渍。<br /><br />  「好了,解决掉一个。」<br /><br />  看向得梅因,剩余的时间还有半分钟左右。<br /><br />  「喂,司令官。」得梅因甚至还有余兴说话,「等会我被砍头之后,记得好<br />好照顾我的脑袋呀~ 」<br /><br />  「当然会的。」<br /><br />  她怎么知道无论谁赢谁输,都会死在这个搾乳机配套的断头台上的?只是会<br />放了她的姐妹们一把而已。<br /><br />  不过,谁会在意呢?<br /><br />  在最后的半分钟的时间里,得梅因完全不顾机器对自己的伤害,也将搾乳机<br />的输出功率调到最大。<br /><br />  膨胀的橡胶棒深深没入腹腔中,搅动着里面的肠子等内脏。而我给她了一点<br />特别照顾,更将橡胶棒的长度增长,这样就能直接顶到肺部横膈膜了。<br /><br />  乳汁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从乳房中喷射而出。得梅因的身体被夕张测试过,<br />貌似产乳的能力非常强大,即便被榨干了也能维持边分泌边产出的能力,直到快<br />要装满为止才会减缓产出速度,而不仅仅是储存了一定的量,一次性榨干就没了<br />的模式。<br /><br />  也就是说,得梅因的产奶量几乎是无限的,只要一直挂在搾乳机上就一直会<br />有产出。<br /><br />  「真是神奇。」<br /><br />  乳头喷射出的乳汁像是水龙头一样源源不断产出,挤压装置一次拉扯就能喷<br />出更多的乳汁。几乎是到了最后一刻,才将乳房里储存的乳汁给全数榨出,这时<br />候产出的乳汁才是现场分泌出来的量。<br /><br />  「榨乳限时结束,开始处理程序。」依然是机械音。<br /><br />  没让搾乳机撤走插在两穴的巨根,反而是最大限度地增加了抽插的频率。而<br />吸在乳房的吸乳器也没有停下,而让榨乳滚筒贴在乳头上开始最大速度摩擦乳头。<br /><br />  「唔哦哦哦哦哦!!!!这个爽啊!」<br /><br />  完全放开来的得梅因两眼瞪大,感受机械对她身体的极限蹂躏。而就她的体<br />质,这样的蹂躏反而是最大的快感来源。<br /><br />  仅仅半分钟的时间,下体就开始喷射出淫水,手指脚趾开始僵硬而不规则地<br />运动,身体仅仅贴着下方的床板,时不时弹起来,舌头也不受控制地伸了出来,<br />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br /><br />  看着她这样最尽兴的高潮,我的手摸出了一个控制器。<br /><br />  「司令……司令官……噫啊啊啊啊!!」得梅因维持着最后的一点理智,<br />「杀啊啊啊……杀了我啊!!!」<br /><br />  按下按钮。<br /><br />  伴随着砍刀撞击到下方的凹槽的巨大响声,得梅因的脑袋也向前飞了出去。<br /><br />  整个身体开始抽搐,仿佛蕴藏着无尽的能量。甚至让固定住手腕脚踝的镣铐<br />也开始松动。<br /><br />  我捡起得梅因飞出的脑袋,虽然血液的喷出让脸上的颜色开始逐渐苍白,但<br />是就舰娘的体质,在砍头之后再过5到10分钟才会彻底失去灵魂。<br /><br />  得梅因的眼睛已经彻底翻白,舌头也伸了出来。仿佛还沉浸在自己身体的最<br />激烈的高潮当中。<br /><br />  「怎么样,得梅因?」<br /><br />  她的脑袋在失去了身体的连续刺激后终于缓了过来。<br /><br />  「想让我强奸你的脑袋吗?」<br /><br />  得梅因眨了眨眼,表示肯定。<br /><br />  「那就——」<br /><br />  伸出手,探向她的右眼。<br /><br />  触碰到了一个柔软而有弹性的东西——这就是得梅因的眼球啊。<br /><br />  两根手指从眼球和眼眶中间强行塞进去,疼痛的刺激又对得梅因的大脑开始<br />激烈地冲击。<br /><br />  从后面勾住得梅因的右眼,然后向前一扯。<br /><br />  带有蓝色瞳孔的洁白眼球,连着一缕神经、血管,被扯出了她的脑袋。<br /><br />  「真是美丽啊,这宝石一般的眼球。」我舌尖舔了上去,带有淡淡的泪水的<br />咸味。<br /><br />  「那接下来,就是正戏了!」<br /><br />  失去眼球的眼睛,恰好也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孔洞,将这个孔洞对准我已经<br />膨胀起来的肉棒。<br /><br />  直接捅了进去。<br /><br />  失去身体、无法呼叫的得梅因没法发出任何的呼声,但是她的上下牙齿敲击<br />仍然在表现出她最后的疯狂。<br /><br />  肉棒捅到了得梅因的大脑中,搅动那一堆看不见的脑浆。大脑是人体功耗最<br />高也是最热的部分,而这自带加热的柔软粘稠的半流体也让我感受到了别样的兴<br />奋。就算是平均时间也有半个小时的我也难以顶得住这样一个美人的头颅给予我<br />的刺激。<br /><br />  「唔哦哦哦!这脑子,太刺激了!」<br /><br />  肉棒再度膨胀,几乎就是塞满了得梅因的眼眶。频繁的搅动也将得梅因完整<br />的一块大脑给搅成了一滩血泥。<br /><br />  「要射了要射了!」<br /><br />  大量喷射出的精液好像就是要占满得梅因的大脑里剩余的空间一样,全部冲<br />了进去,久久不想拔出来。<br /><br />  过了好一会,再度将得梅因的脑袋捧起来时,她仅剩的左眼也已经毫无光泽<br />了。毕竟再怎么坚强的脑袋,脑浆被完全搅烂了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再具有生命力<br />了吧。<br /><br />  将得梅因的脑袋放到托盘上,第一阶段也算是到此为止了。<br /><br />  那么,看向在身后的剩下几位舰娘——得梅因和狮的同行舰娘。<br /><br />  「正如你们所见,败者是狮。」我走到圣乔治的面前,「那么,狮的同伴,<br />圣乔治,也将进行处刑!圣乔治,你有什么意见吗?」<br /><br />  「没有,我的指挥官。」圣乔治非常冷静,「我愿意接受狮的竞技失败的一<br />切后果。」<br /><br />  「好,那接下来开始处刑舰娘:圣乔治。」<br /><br />  为了舰娘牧场对于舰娘的高效利用,对于除了进行竞技处刑外的需要宰杀的<br />舰娘,就直接让舰娘牧场的工作人员来进行就好了。<br /><br />  工作人员推来了一个两米半高的挂架,与此同时,圣乔治也非常配合地脱下<br />了自己身上的衣着,仅仅只剩下一双过膝袜——相对而言圣乔治的衣服算是很方<br />便脱下的了。然后工作人员用粗壮的麻绳捆绑住了圣乔治的手腕脚踝,她基本失<br />去了行动能力。同时,一个暗红色的颈环被工作人员扣在了圣乔治的脖子上,然<br />后进行了些许的调试。另外找出一条两边带钩子的橡皮绳,一边挂住手腕的麻绳,<br />另一边直接钩进了圣乔治的后庭当中。最后,将她放躺在一个金属床当中,颈部<br />的下方刚好对准一个水槽圣乔治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全身裸体的害羞,还是<br />后庭被插入的兴奋。<br /><br />  「那么,圣乔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br /><br />  「没有了,指挥官。愿你能享用我和狮后辈的肉。」狮子缓缓闭上了眼睛,<br />呼出了最后一口气。<br /><br />  「那就,再见了!」<br /><br />  工作人员按下开关,圣乔治脖子上的颈环一个绿灯立刻跳为红色。<br /><br />  超纤维切割绳迅速切开圣乔治的皮肤,切断了她的血管气管,最后切断了她<br />的颈椎。<br /><br />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br /><br />  圣乔治的头颅连同着大波浪卷发一起掉落,滚离了她的身体,大量的血液开<br />始从她的脖子断口中涌出。不像是刚刚被斩杀的两位,圣乔治的死相对显得极为<br />平静,并没有任何的抽搐抖动,甚至于是如果挡住脖子的切口,还以为只是一个<br />美人睡着了而已。<br /><br />  不愧是皇室成员,在被斩杀这件事情上也显得非常尊贵呢。<br /><br />  圣乔治的脑袋在简单清洗后被放到狮的脑袋旁边,至于得梅因的脑袋,基本<br />已经失去回收价值了。<br /><br />  「很好!」见证完了最后一位舰娘的宰杀之后,「那么,今天的竞技处刑就<br />到此为止了!」<br /><br />  端出承载着狮、得梅因和圣乔治的脑袋的托盘,「感谢这三位舰娘提供的肉<br />体,如果还有哪位舰娘想要被宰杀的话,欢迎联系舰娘牧场兼屠宰场的工作人员。」<br /><br />  旁边三位工作人员将三位舰娘的身体——现在可以说是美肉——堆放在铺满<br />冰块的拖车中,听到提督的呼叫后对着台下的围观舰娘们和镜头打了个招呼。<br /><br />  「让我们明天再见!」<br /><br />[<i> 本帖最后由 冰凌宇 于 2020-5-19 17:58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