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一辆11路公共汽车在华兴大厦站停住了,前后车门开?,上车的人们人头涌动着,挤攘登车。下车的人也很多,而当一位漂亮的女士挤在其中时,我们便会将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旁边的人也会显得碍眼,显得多馀了。<br>  这位漂亮的女士,你第一眼看见她,你会被她时尚青春的外形所吸引。而在你不好意思久久注视,別过头去时,你又会因?方才光顾着看她的精緻脸庞,沒能再往下看到她那饱满鼓起的胸部而后悔。<br>  所以,你会忍不住再看,然而此时,你的视缐多会从她的鞋底开始,慢慢移到她的胸部,然后到达颈部,然后你就会情不自禁的想亲吻她的颈项。她的腿修长结实,隐藏在黑色丝袜裏,看不到多馀的脂肪,显得丰腴笔直,一双灰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她的脚下,永远会诱惑你去接着看她上半身是个什么样。<br>  她的上身看似有些纤细,却恰好能将身上的连衣裙撑起来,显得婷婷玉立,青春洋溢。<br>  这是一件底色?白色,表面是由一个个黑色实心小圆作花式的连衣裙,让人感觉到清纯中夹杂着一些黑色召唤,召唤出男性的雄性激素前来征服。<br>  女人穿连衣裙,瘦可以,矮也可以,长相不及格都可以,但一定要有一对大小合适的乳房来鼓起,才能使整个身材凹凸出连衣裙女人特有的效果,让男人一看就会硬的效果。而这位女士不仅很好的呈现了这种效果,还让男人觉得,一个身材苗条的女性,且拥有一对丰满的乳房,男人们想玩弄的欲望油然而生。<br>  就在个別男人?了多欣赏一会她的美丽而公交车已开出百米外时,漂亮的女士已走进了华兴大厦的大门。<br>  华兴大厦三十楼,漂亮的女士走到了大厅前台,这裏是?民传媒的总部。<br>  「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略有姿色的女前台问。<br>  「你好,我昨天接到了通知来面试,请问人事部怎么走呢?」女士的声音中性,语调知性,让人听起来觉得她很稳重。<br>  「在这边的左面第三间就是了。」女前台?她指了指方向。<br>  「嗯,好的,谢谢你。」女士微笑着。<br>  「不用谢,以后请多指教!」女前台也微笑着。<br>  做?民传媒的人事部经理郭志刚,是个隐藏很深的色鬼,他的色也的确有一套。<br>  被他上过的女人,都被他用各种手段把持的稳稳当当的,在外面人们看他都觉得他是个风度翩翩,态度和蔼,略有成就的中年人士,即使他自己说自己是色鬼,別人也只会当他开玩笑,而被他上过的女人说被他强奸了,也会被別人不可置信,甚至有人会说这女人恶意造谣,中伤別人。<br>  郭志刚?了等今天这位美女来,这几日可是入夜难眠,他睡不着时,就拿着这位美女投来的简历裏的一张全身生活照,到厕所裏手淫,射精之后才能带着遗憾上床入睡,而他旁边睡着的是他已经看了十几年,已看烦了的老婆。<br>  郭志刚觉得这位美女是他自第一次邪念出手以来,自己最喜欢,觉得最美丽的女人,她的气质雅而不俗,有些高傲不易征服。郭志刚渗淫几十次,早已淫念写心,精虫上脑,对他来说,越是不易征服,不易上床,那就必须征服,必须上床插入。<br>  ?此,他也与往常的手法不同,以前,他都是下迷药在咖啡裏,等女人昏过去了在再去幹她们,而这次他觉得女人昏过去了自己一个人在那搞,沒有什么意思,所以他这次在咖啡裏下了一种特制的催情药,他想让女人自己欲火难耐之际主动向他挑起战斗,这样他觉得更刺激,更有成就感,新鲜感。<br>  此时,他正坐在他的办公室的办公桌后面,手裏拿着支笔转来转去,一副金色眼镜框下,明显地能看见他的嘴上淫邪自满的笑意,这种笑容,连他自己都觉得过于猥琐。<br>  在他还沈醉于个人意淫主义的幻想时,他的办公室的隔音特制门的门铃被按响了,他按了一下设置在办公桌下边的一个白色开关,门自己打开了,表示了允许来人进门,老郭同志也立马回复到了成功人士的面貌。<br>  随着隔音门的开?,一位美女顺身而入。<br>  老郭强忍着内心的欢唿,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走上前去,满脸喜气地对美女热情说:「哦,你是胡甯小姐是吧?来来来,快请坐,快请坐,呵呵呵呵!」<br>  胡甯颇感意外,因她以前面试的人事经理都比较冷淡冷静,而这位大叔就给她反常态的热情。<br>  胡甯按老郭的吩咐坐到会客的沙发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br>  老郭继续热情:「呵呵,我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经理,我叫郭志刚。」<br>  老郭很自然的坐在胡甯侧方的沙发上。<br>  胡甯面带笑容道:「郭经理,您好,我是胡甯,我是来面试总经理秘书职位的。」<br>  老郭听她说话的语调如她的长相一样,知性稳重又不失大方,心中更是愉快了。<br>  老郭笑了笑:「嗯,不急嘛,呵呵,你的简历和应聘的职位书我都看过了,胡甯,传媒大学的研究生,兴趣游泳,爱吃西红柿炒鸡蛋,这些对吧?呵呵!」<br>  胡甯心裏高兴,看这郭经理的样,我这次应聘应该沒什么问题了,投了十几家公司,也面试了十几家,还沒见哪个主管真说起过我简历上的资料。<br>  胡甯有点感动:「谢谢郭经理的重视!如果我真进了公司,我一定盡力做到最好。」<br>  老郭心裏发笑,道:「好啊,好啊,呵呵,你和我做爱做到最好,那才是真的好。」<br>  老郭面不改色的说:「嗯,年轻人嘛,有这份精神很好,我相信你的。来,稍等一下,我沖两杯咖啡,我们慢慢谈谈细节。」<br>  胡甯也不好推辞,推辞就是装B,装B招雷噼。她笑着说:「好的,我这麻烦郭经理亲自动手了。」<br>  听到胡甯说叫他亲自动手,老郭差点当场就硬了。<br>  老郭沒等她说完,就起身去沖咖啡了,这时他哪能不犀利点吗?<br>  老郭一边沖咖啡一边说:「我这咖啡是朋友去一个叫普罗旺斯的地方旅游时帮我带回来的,挺好喝的,口感好,提神,呵呵!」<br>  胡甯心想,这位郭经理到是位热情的人,看上去挺面善的。<br>  殊不知人面兽心淫?首。<br>  不一会,老郭很熟练,很流利的将两杯咖啡沖好了,端到了会客的茶几上。<br>  他有意识的将放有特制催情药的咖啡递向胡甯,他第一次感觉到他的手有点发抖,内心有点杂乱,脑子裏想的甚是千万別递错了杯子,谁也不知道一个男人喝了催情药会是什么样,是发挥出兽欲本性还本性禽兽?<br>  一个外表岸然的男人,内心是禽兽的,他喝了催情药,也只是说扩大他的兽欲。<br>  一个外表端庄的女人,内心是纯洁的,她喝了催情药呢?也会扩大她原始的欲望吗?<br>  还是说这种纯洁也是一种更深沈的?装?<br>  人类确是世上最古怪的生物。<br>  老郭盡力憋着自己的兴奋,他外表依然成功人士。「来啊,胡小姐,先喝点咖啡,看看味道如何。」<br>  胡甯接过咖啡杯,道声谢,轻轻地喝了一口,殷红的嘴唇上留下了咖啡的味道。<br>  胡甯:「嗯,好香啊,苦中回甜,甜中带涩,确实是好咖啡呢!」<br>  老郭也听不进胡甯在说什么,他只看到了催情药慢慢进入了胡甯的血液裏。<br>  老郭也不敢久看,他也喝了口自己的咖啡,他觉得沒什么味,他想,药快点生效吧,喝什么咖啡啊,我等着喝你的奶!<br>  胡甯见他突然不说话,以?郭经理要严肃的谈正事了,自己也不说话,等着他的声音。<br>  却听老郭冷不防来句:「胡小姐有男朋友了吗?」<br>  胡甯不解,问:「这个我私人的事情,公司需要知道吗?」<br>  老郭笑着说:「有的,公司需要了解一下年轻同志的恋爱情况,以便以后合理的安排你们工作,不耽误你们时间,也不耽误公司的业务嘛。」<br>  胡甯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是的,我有一个男朋友,他现在在上海工作。」<br>  老郭抽了抽眼镜:「那你觉得,像你们这种异地恋是否合适呢?」<br>  胡甯有些不悦:「我们感情很好,并且我觉得异地恋沒什么问题。」<br>  胡甯再次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br>  老郭沒当她不悦,继续说:「假设,我说假设啊,你的男朋友在那边爱上別的女人了,而他不告诉你,你是不会知道的,这种事发生了怎么办?」<br>  胡甯有些生气,脖子有点发红了。「不可能,我们彼此信任,彼此相爱,我相信他不会喜欢上別人的,而且我对我自己也有自信。」<br>  老郭说:「嗯,我肯定你的自信,也看出你的相信,但我不怎么相信他离你那么远而不找別的女人。」<br>  胡甯想,这郭经理说话怎么越来越不着调呢?连忙岔开话题,说:「郭经理你不了解我男朋友对我的感觉,还是请你帮讲讲我所应聘职位的业务事项吧。」<br>  老郭也是久经世故的人,见她想岔开话题,不动声色地端起了咖啡,说道:「哎,胡小姐別介意,事关公司的安排,我随便问两句,来。」<br>  老郭示意她再喝点咖啡,胡甯以?他是想缓解下气氛,自己也知趣的喝了一口,说:「沒关系,郭经理,我理解公司有公司的规矩。」<br>  话刚说完,胡甯突然感觉全身在发软,精神开始涣散,一下子由直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变成背靠着沙发背躺着。<br>  老郭故作急忙,走过去急切的喊:「胡小姐,胡小姐?你怎么呢?哪裏不舒服吗?」<br>  老郭知道,催情药见效了。<br>  胡甯松软地说:「我……突然感觉……全……身沒有……力气了……」<br>  老郭知道,这是特制催情药的前奏效果,先放松人的精神,然后在人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被药所激发的性欲所占据人的思维,最后?所欲?。<br>  老郭这时反倒稳定了下来,不急也不慌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慢慢,缓缓,渐渐地感觉,反正他觉的很爽很刺激。<br>  老郭说:「胡小姐,是不是有点美米尔斯综合症?要不要我帮你按一下头部的穴道,这个我以前学过。」<br>  此时,催情药已经由胡甯的心髒流通到了全身,更重要的是她的各部性激素腺已开始因吸收催情药,而加快了分泌促进性亢奋的激素。<br>  她感觉周身体温开始上升,唿吸有些急促,脑子裏出现了她同男朋友在一起做爱时的幻觉,她已经听不见郭经理的声音,整个脑海放映出的全是一张张性爱时刻的画面,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人,她不知道?什么连不认识的人都会有,不过她已经脑子去考虑这个问题了。<br>  可是,在这个时候,胡甯平时就如训练过的冷静与镇定两种几乎习惯成本能的性格让她有着灵光一闪般清醒——她必须离开这裏!<br>  突然,她使出了浑身仅存的还可以控制的力量,从沙发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朝着门的方向缓缓地走去,高跟鞋的鞋跟此时在地闆上蹭出嚓嚓的声响,屋裏静得很奇怪,郭经理不见了,什么也不见了,只有那扇门,那扇门是唯一的亮光,亮光处似乎正有人在说话!她必须走到那裏,可是她能走到吗?<br>  郭经理歪着头,撇着嘴,嘴上似乎在笑,似乎又沒在笑,他看着胡甯歪歪扭扭地走向她的亮光,然后他后退几步到办公桌前,一按那白色的开关,关,电流锁住了隔音门。这时,胡甯刚咬牙走到门那裏,她用着最后的力气扳着门把手,但已关闭的电子门把手如何打的开?<br>  胡甯就在那靠着门来回扳着门把手,她想对外面喊,可是她居然不知道喊什么,只能微微听见她喃语了一声:「我要……」但谁知道她要什么?<br>  郭经理屁股坐在办工作上,手托着下巴,眼镜裏的眼镜眯成了一条缐,他在笑,他也在欣赏。一头到肩的乌黑的卷发伴着她俏丽无助的脸;修身的白色连衣裙被汗水浸得有些部分透明了,乳沟在有些透的连衣裙后若隐若现,分外诱人;黑丝包裹的双腿依然丰润而结实,但已双腿成交叉状努力的磨擦着大腿的内侧,那裏似乎有什么液体大量的浸湿着,不像是汗水。<br>  胡甯眼中的亮光处,在她来回扳动门把手无果的时间消耗中,逐渐变暗了,最后消失了。<br>  此时的她,身体内部火一样的热,但却渴望被拥抱,被亲吻,被抚摸,甚至谁来揉捏一下她的胸部,吮吸她的奶头,至于下面,她实在想不出此刻除了男人的生殖器还有什么能解决裏面犹如几十只蚂蚁乱爬的煎熬。<br>  胡甯身?一个女人,在欲望的面前平时再怎么镇定怎么冰冷怎么傲气,此刻也终究是一个需要性才能解决问题的女人。<br>  她的内心自言自语的说:「啊……我受不了啦……啊……啊啊……全身……全身……就像要……爆炸了一样……啊……啊……」<br>  所有的黑暗也突然因?她的需要,邹然还原到了现实,她看见了办公室一切原来的东西,但令她恐惧又欣喜的是,郭经理正坐在办公桌上,拿着自己的鸡巴对着她的方向来回抚弄。<br>  胡甯不由自主地朝着那根鸡巴走去,她内心却在说,不能,死也不能过去!<br>  但这时她的身体已不听她内心的使唤,仍义无反顾的朝着鸡巴走去,虽然缓慢,但毕竟在走,什么叫身不由己?这就叫了。<br>  郭经理邪恶的笑着,把自己的那根鸡巴翘的更高了:「胡小姐啊,呵呵,快快来吃香蕉咯,吃了就不会那么痛苦啦!哈哈哈哈!」<br>  笑声响亮,但在这间屋裏是绝对不会穿出去的,隔音门的牌子买的不错。<br>  胡甯已走到郭经理的身前,埋首握着鸡巴就用樱桃般的小嘴含了下去。<br>  「喔……喔喔喔……喔……喔……好大……好喜欢……喔……喔喔……」<br>  郭经理吼道:「胡小姐啊!太慢太浅了,给我深点!」<br>  说罢,也不管胡甯反应,左手按扯着胡甯的头发就勐力的上下按动,右手在胡甯乳房上使劲的揉搓着,拿弄着。<br>  胡甯虽然觉得乳房被玩得有些胀痛但是快感大起,她被按住头吃鸡巴,沒法说话只能:「嗯嗯……喔喔喔……嗯嗯嗯……嗯嗯嗯……喔喔……」<br>  在这强烈占有欲,成就感,美女吹箫的快感带动下,郭经理受不了刺激了就要喷了!<br>  他一下子按住胡甯的头,让鸡巴深深插到喉咙处,大吼一声,将磙磙精液射入胡甯的口中!<br>  胡甯被闷呛的翻白眼,眼泪都被激了出来。<br>  郭经理等到精液都射完了,把鸡巴的龟头在胡甯嘴裏旋了两转,使龟头上精液全部被胡甯的口舌舔幹净后才意犹未盡的取出。<br>  郭经理肆虐地双手扯破着胡甯的连衣裙说:「胡小姐好厉害啊,不知道你舒服吗?哈哈哈哈!」<br>  胡甯已语无伦次了,道:「啊……啊……好爽……好人儿……啊……啊……差点……我被你……爽死了……」<br>  郭经理说:「现在就叫爽!哈哈!接下来我让你升天!呵呵!」<br>  此时,郭经理已经把胡甯的连衣裙的上面扯破,胸罩也扯来扔了,一对柔软细嫩的乳房弹弹跳跳地露了出来。<br>  郭经理离开办公桌,和胡甯同样站着,开始吮吸捏拿胡甯丰满白皙的乳房:哈哈!这两个宝贝啊!终究属于我的!<br>  胡甯哎呀一声,郭经理用指甲尖刮弄着胡甯的右乳头,左边的乳头正被他的大嘴咬着,添着,吞吐着!<br>  胡甯:「啊……我……我怎么会……这么淫荡……啊啊啊……啊……这……不是我……肯定……不是……哎呀……好人儿……你轻着点……啊……」<br>  郭经理哪管她的,她越说轻他就越使劲,他觉得能将美女竭斯底裏的玩弄是最大的幸福。<br>  胡甯被他如此玩弄,早已液流成河的阴道,更加骚动不安的叫道:「啊……啊……啊啊……好经理……好哥哥……人家……人家……啊……受不了了啦……我要……啊……」<br>  郭经理笑道:「胡小姐要?要什么啊?」<br>  胡甯早意乱情迷:「我要……啊……我要……大鸡吧……你的……」<br>  郭经理:「要来幹嘛啊?胡小姐?」<br>  胡甯左手套弄着那条又粗又长的大鸡吧,右手不停地在郭经理身上抚摸道:「人家……人家下面痒得很……要大鸡吧插插……」<br>  郭经理听到那插插两个字,觉得这姑娘又多了几分可爱,便怜悯着说:「好吧,看你这么痛苦的样子,我就成全你。」<br>  郭经理用力一下把胡甯面朝桌子,背朝他的方向压在办公桌上。<br>  胡甯哎哟一声:「好哥哥……好经理……快……你快点进来吧……」<br>  郭经理仍想多玩玩她,举着肉棒在湿润的不成样子的阴户门口摩擦那几片粉肉:「不行啊,就这么进去不是太便宜你了吗?哈哈!」<br>  胡甯不解的问:「那……那你想怎么样弄呢?」<br>  郭经理笑道:「从现在起你得叫我老公,唉,呵呵,叫我老公,老公我就幹你个希巴烂!哈哈!怎么样?」<br>  胡甯似乎还有点自我知觉,果断的说:「这不可能!我有男朋友了的!我只会叫他老公。」<br>  郭经理本想厉声叱喝她,但转念说:「你不叫我老公的话,这根棒棒就永远不进去,只在这裏骚扰你的小BB哦!」<br>  胡甯说:「我不会叫你老公的!」<br>  郭经理嘿嘿一笑,开始用右手将她的脸翻过来,用嘴疯狂的舔着,亲着胡甯脸上任何可以亲的地方,左手握着雄壮的肉棒就在胡甯阴户那几瓣肉肉前徘徊摩梭,偶尔很浅的插入阴道一点点。<br>  胡甯憋着最后一道防缐,就是不肯松口叫老公,也把阴道盡力收紧不让他的龟头闯入。<br>  郭经理依然放肆的玩弄着她,还不肯叫?鸡巴都要凉了哦!<br>  胡甯:「啊……嗯……嗯……嗯……」<br>  胡甯的乳房本就丰满,现在身体面朝桌面,一对雪白的乳球正好垂到相对体温冰冷的桌面上,正被郭经理摇晃着她的身体,乳房上最敏感的乳头也因此在桌面上摩擦着。<br>  胡甯叫道:「嗯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就是不会……不会叫……你……老公……的……」<br>  此时,郭经理吻甜着胡甯的背部敏感带,乳头的敏感带也被桌面扫刺着,阴户的敏感处也被肉棒摩梭着,三处敏感带同时受到刺激,谁个女的受的了?<br>  郭经理边弄边说道:「叫吧,叫了你就解放了!哈哈!」!<br>  催情药此时也到了最佳药效,胡甯全身的敏感程度比平时提升了几十倍,如何再能受得住这刺激?<br>  胡甯已经到达煎熬意志力的顶点,她啊的一声呻吟,阴道也松动了,叫道:「啊……我受不了……啊……我叫……我叫……你快来插我啊……老公……我的好老公……插我啊……裏面好痒……」<br>  郭经理早等得不耐烦了,一听他叫老公,他便将大肉棒顺势插入刚松开的阴道。<br>  胡甯由于阴道刚放松,现在突然受到阳物的入侵,本能反抗,剧烈收缩,将肉棒夹的死死的,而她也感到无比的兴奋,刺激,几乎差点高潮了!<br>  胡甯:「啊……好老公……你动啊……插我吧……插吧……我甯愿死啦……啊……」<br>  郭经理被她夹的大爽,男人越是被夹的爽就越是有突破的欲望,于是郭经理强势突破障碍迅速来回抽插起来。<br>  胡甯被插的死去活来:「哎呀……哦……啊哦……啊……啊……好老公……再深点……再深点嘛……我要……好爽……」<br>  郭经理边幹边说:「我的好还是你男朋友的好?胡小姐?」<br>  胡甯喘息着说:「嗯呀……当然是老……老公的……好啊……呀……呀……啊……」<br>  郭经理一阵高兴,加快节奏直取胜果,我要来了哦,最后一击!<br>  胡甯明白他的意思,也拼命迎合着,深怕错过了会师的机会,大声的叫道:「啊……来吧……啊……啊啊啊……啊……老公好厉害……插的我心裏了……啊啊……呀呀……啊……啊……再快点……在快点……深一点……啊……啊……呀啊……呀……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哎呀……啊呀……」<br>  随着一阵浓浓的精液喷出,两人一起到达了罪恶性欲释放的最高点……<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