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一)<br>第一次非正式的造爱是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去群家玩,群是我的好伙伴,常和我一起玩,那时他读四年级。<br>到了她家,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两个读二年级的小弟弟玩性游戏。看了一会儿,她问我︰「想不想试一下?」我点了点头。她拉我到房间里,我们各把裤子脱到小腿处,她把我硬梆梆的小弟弟拉到了她的小沟里。我住前项了顶,她说︰「对不准!」再用手扶正我的小弟弟后,她说︰「行了!用力!」那时,她还沒有发育完好,沒有阴毛,更不要说有淫水了。<br>我拼命的往前顶,只觉得她的小沟很窄,我的小弟弟被夹得很痛,可是,我还是用力向前顶。突然,我觉得我的小弟弟痛得厉害,忙抽出来,穿上裤子,喊了一声「痛」就跑。跑回自己家,脱下裤子一看,小弟弟流血了,原来我用力过勐,把小弟弟的「舌根」弄裂了。当然,伤得不严重,过两天就好了。<br>第二天,我碰到群,群问我为什么那天走了。我老实地告诉她,我小弟弟流血了,说完就不好意思地走了,但我一直沒有问她是否也受伤了。<br>懂事后,我也想过,她的处女膜是否也给我弄穿了呢?第一次造爱,不,应说是无知的性游戏,现在想起来真可笑。那时,我才十一岁。<br>(二)<br>第一次正式造爱,是在我读高一的那年暑假。那时,我刚过十五岁。<br>那天下午,我父母上班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大约二点半左右吧,我的女同学阿芳来找我,说有些作业不很明白,要请教我。阿芳是我的同桌,可算是班里长得较好的几个女间学之一,平时对我很好,我们两人也很谈得来。我请他进了我的卧室一一因为那时候我家只有卧室里才有一张小书桌。我请她坐在一张小圆凳上,我就站在她旁边和她研究功课。<br>阿芳穿着当时最时髦的白衬衫(那时的女高中很少穿内衣和戴文胸的),我无意朝她的领口望去,啊,我看到了两团耸起的肉,最引入注目的是那两团肉的最高处竟有两颗像红豆似的东西。「啊,这就是女人的乳房。」我胯下的那东两立即挺了起来。<br>我一边向阿芳解说着,一边把头靠在阿芳的颈部,由好近距离地偷看她的乳房。「女人的乳房真好!」(其实,那时阿劳的乳房刚开始发育,并不高耸。)我的裤裆已撑起了一个小帐篷。<br>这时,阿芳的手移动了一下,手弯刚好碰到了我的小弟弟,阿芳可能感觉有些异样,朝我的裤裆处看了一眼,脸剎时间变得通红。我的心也在「通通」地直跳,让阿芳发现了我撑帐篷,那多难为情啊!可是,刚才阿芳手弯碰到我的小弟弟,我感到非常舒服。我鼓起勇气,装作不经意地用下身碰了碰她的手弯,阿芳身体震动了一下,但却沒有把手移开。<br>阿芳沒表现出反感,我更放肆了,小弟弟不断地在她的手弯处磨着,阿芳依然沒有把手移开。「一不做,二不休!」我想着,把身子转到阿芳的身后,下身顶着她的嵴背用力地磨着,双手绕过她的腋下,抓住了她的双乳。「啊,阿华,不要……」阿芳叫了一声,再也不叫了。<br>「阿芳,我爱你,不要动。」我双手隔着白衬衫搓了一阵,看着阿芳闭着双眼,并沒有反抗,我更大胆了。我腾出一只手来,解开了阿芳白衬衫的钮扣,把阿芳的衣服脱了下来,两团微耸的肉,两颗鲜红的乳头显现在我的眼前,阿芳连忙害羞地用双手护着前胸。我握着阿芳的双手,轻轻地把她的手放下,随即迫不及待地双手抓住了阿芳的双乳。啊,乳房软软的,乳头硬硬的,那感觉真奇妙。<br>搓弄了一阵,我把阿芳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阿芳的乳头,「啊……」突然而来的刺激,使阿芳轻轻地呻吟了一下。我吻了她的双乳一阵,又俯下身子,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嘴唇软软的,湿湿的,很舒服。我试着用舌头伸进她的口里探索着,我的舌头碰到了她的舌头,终于我们两条舌头扭在一起了,那感觉真奇妙。<br>我的裤裆里的小弟弟更涨了,我连忙把她的裤子脱了下来,一个高高的,像馒头一样的阴阜呈现在我的眼前,阴阜上还有几条稀疏的黑毛,啊,这就是女人的阴部了。我把阿芳的双腿分开,啊,我发现了一条小沟。我想,这就是阴道口了吧?我用手摸了摸。「啊!」阿芳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十多年来沒有被人侵佔过的处女地,女人最敏感的地带,一旦给男人搔扰,当然会惊唿起来。<br>我的手指不断地抚弄着她的小沟,奇怪的是,小沟逐渐湿润起来了。阿芳的喘气声粗重起来了,我的小弟弟也涨得发痛了,我马上把全身的衣服脱了,跪在阿芳的双腿之间,扶着涨得发紫的小弟弟对准了阿芳的小沟,缓缓地插了进去。在我的龟头与她的阴唇接触的那一剎那,我明显地感觉到阿芳全身震动了一下。<br>龟头沒了进去,啊,软软的,湿湿的,暖暖的,滑滑的,那感觉奇妙极了。突然,龟头遇到了阻力,进不去了,「啊……痛,小心啊,痛!」阿芳皱起眉头叫了起来。<br>我停了下来。过了一会,我见阿芳再沒有皱眉头了,于是再次发动进攻,我用力把下身朝前一挺,整个小弟弟一下子沒入了阿芳的小沟里。「啊……痛!」阿芳痛得眼泪也流下来了,我连忙停了下来。<br>过了一会儿,阿芳睁开眼睛,含羞答答地对我说︰「可以慢慢动一下了,不过不要太用力啊!」我闻言慢慢抽动着小弟弟,阿芳的小沟把我的小弟弟夹得紧紧的,一股股电流从她的小沟传到了我的小弟弟,再传到我的全身每一个细胞。<br>这是一种我从来沒有体现过的感受,太畅快了。我想,这就是造爱,原来造爱是这么爽的!阿芳也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唇,在体会着造爱的滋味。<br>小沟里的水越来越多了,我抽插的速度也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最后,我龟头一酸,我知道我要射精了,连忙快速地抽动了几下,把小弟弟抽了出来。白色的童子精像机关鎗似的迸射出来了,我连忙用手掌接住,免得弄髒了床单。可是精液太多了,手掌装不了,几滴精液顺着我的手背流到了阿芳的大腿上,顺着阿芳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再看看床单,几滴鲜红的鲜血正呈桃花状的印在雪白的床单上。我知道,这是处女的血,一个女人一生只流一次的血。<br>阿芳连忙下了床,穿好了衣服后,指着我的额头,娇嗔道︰「你真坏!」<br>我抱着她︰「芳,还痛吗?芳,我爱你!芳,下个星期再来,好吗?」阿芳点头答应了。<br>阿芳走后,我把床单上洩有几朵桃花的地方剪了下来。那块布到现在我仍保存着,这是第一个为我献身的女人留给我的血迹,我珍惜它。<br>此后,几乎每个星期天,阿芳都到我家,一起做作业,一起谈心事,当然少不了做爱了。有时,我们也会去公园、郊外打野战。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学习成绩很好,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们。可是,我们也有自己的苦恼,一到阿芳经期将到的曰子,我们就提心吊胆,生怕上天会过早赐予我们「爱情的结晶」。幸亏,这种情况一直沒有出现过。<br>据我的日记记录,一年来,我们共做爱118次,这记录是除了我老婆外的最高记录。尽管以后我认识了不少比阿芳更漂亮的女子,可阿芳是我最怀念的一个。<br>在频密的做爱过程中,我掌握了许多做爱的招式和技巧,这令我终生受用不盡。<br>高考通知到了。我考到了第一志 广州中山大学,阿芳却考到了第二志 復旦大学(我们两人所报的志 都是一样的,当然是希望升上大学后也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知道这个消息,我们都很难过一一我们要分开了。到大学报到前的一天晚上,我们相拥而哭,缠绵了一夜。<br>进了大学,开始,我们还坚持每日一信。后来,我们的书信少了,最后失去了联繫,原因是我们都找到了新的知己。<br>(三)<br>进入大学后,我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个两房两厅的小別墅。在大学里,我认识了不少的新同学,由于我学习成绩突出,外表长得俊秀,对人又很好,所以,得到了教授和同学们的好感,还被选为学校学生会的主席。<br>不久,我还认识了三位校花。这三位女同学分別叫小文、碧怡和苹苹。<br>小文,带着近视眼镜,文静、秀丽,像深谷中的幽兰;碧怡,运动健将,身材高挑健美,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肤色雪白,两眼水灵灵的,样子甜美,活泼可爱,像一株可爱的百合花;苹苹,一米七一的身材,高耸的乳房,纤细的小蛮腰,浑圆的屁股,肤色雪中透红,再看她的脸,美得令人眩目,令人心跳。她是那么完美,气质是那么高雅大方。<br>她们三个美少女「美」味相投,是好得不得了的好朋友。追求她们的男同学不少,可我知道沒有一个有好果子吃的。<br>不知何故,她们竟主动接近我,常常约我去看电影、钓鱼、听音乐会,甚至去旅游。很快,美少女三人组变成了「四人帮」。为此,大学里的男同学们羡慕得我不得了。她们三人同住在学校的一个宿舍里,有时玩得太晚了,学校的大门关了,他们就到我的小別墅里留宿。当然,我自己睡一间房,她们三人睡另一间房。<br>交往多了,我对苹苹产生了特殊的好感。但每次活动,都是四个人一起的,难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br>一天夜晚,大约是23时30分吧,我正在厅里看电视,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是苹苹。只见苹苹全身湿透,白色的连衣裙紧紧地贴着她雪白的肌肤,我简直可以清楚地看得见她的文胸、内裤。<br>我惊讶地说︰「萍苹,什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表姐来了,你去陪她,今晚不回来吗?」<br>苹苹一边走进来,一边笑着说︰「改变主意了。可回来后校门关了,只好在你这里留宿一宵。」<br>我看她冷得全身发抖,马上拿浴巾给她擦头髮,然后进入浴室打开热水炉,把热水放进浴缸,再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衣和一条西裤递给她,说︰「快去洗个澡,暖暖身子,我已放了热水了。这些衣服将就着穿吧。」<br>苹苹微笑着对我说︰「服待得很周到啊!」说着转身向浴室走去,我继续坐在大厅里看电视。<br>大约十五分钟吧,苹苹出来了,我看了她一眼,惊呆了。苹苹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衣,下身竟沒有穿裤子,衬衣只遮住她大腿根稍下一点的地方,也就是说,两条腿几乎是全部裸露的,只是遮住中间那重要的部份。相识相知了近一年的时间,我从沒有这样看过她的腿。这双腿太美了,修长,浑圆,白里透红,沒有一点暇疵。太完美了!而且,我还知道,她的衬衣下面是一丝不挂的。<br>我呆呆地盯着她的腿,细细地在欣赏着。「小色鬼,看什么?」苹苹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br>我被她的手一点,醒了过来了,尴尬地说︰「对不起,你的腿你太美了。」<br>她装着生气的样子说︰「只是腿美吗?」<br>「不,不,全身都美。」停了一下,我正色地对她说,「苹苹,说老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比电视、电影上的那些女明星还要美。」<br>苹苹听了,羞红了脸,转移了话题︰「你的西裤腰围太大了,不合我穿,我只好不穿了。现在,你就当是穿超短迷你裙吧!」<br>我接着她的话题,俏皮地说︰「可是你这么美,穿得又那么少,是引人犯罪啊!」<br>「我真的很美吗?」<br>「美,美得眩目,美得令人动心!」<br>「你动心吗?」<br>「当然。」<br>听了我的话,她收敛了笑容,郑重地说︰「你爱我吗?」<br>我想不到她问得那么直接,一时间不知怎么去回答她的问题,怔住了。<br>「回答我,爱我吗?」<br>我看她严肃的表情,逼视着我的眼神,知道她是认真的。我勇敢地抬起头,望着她说︰「爱,我爱你!」<br>「 意我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爱护我,照顾我吗?」<br>「我 意!」<br>听了我的话,她笑了,笑得像一朵美丽的鲜花。她向我靠了过来,小嘴印在了我的嘴唇上,于是,我们的舌头扭在了一起,双手紧紧地拥着对方。<br>一个长长的吻后,我双手捧着她的脸,带着幸福的笑容对她说︰「苹苹,我爱你!我爱死你了。苹苹,我爱你,我早就想跟你说,我爱你!」<br>苹苹也吻了我一下说︰「华,我爱你,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剎那起,我就爱上你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我找到了一个爱我,我也爱他的男人了。」<br>「是啊,我们都得偿所 了!」又一个长长的吻。